正文

轮椅

(2018-12-15 10:32:00) 下一个

轮椅

20161026日,下午四点半,香港,金钟地铁站,我正站在地铁红线和兰线的交界处,目不转睛地看着兰线地铁的示意图想弄明白地铁往哪个方向是去我所在的酒店。一个突如其来的外力将我撞倒在地,力猛速急,左腿膝盖骨立马被切断成两瓣,当时我并不知,只觉疼痛难忍,根本顾不上看谁撞的我。一位目击者立即打电话给香港急救..另一位目击者告诉我撞我的是位女生,拖着放满蔬菜的拖車,大概是菲佣赶回主人家做饭.....

 

只有几分钟膝盖处立刻肿起来了,但是我心里还是固执地想着可能就是筋扭了,肌肉受伤了,应该不至于骨头断了吧,虽然痛得我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掉,但仍一意侥幸地认为只是伤筋了。 心里并没委屈,也没想哭,泪涌应该是一种疼痛难忍的自然反应吧!

 

香港急救在三分钟左右到达,将我抬上轮椅,拖至地铁站的一个办公室,稍做检查后告诉我应该立即去香港医院。由于我是第二天早晨的飞机,加上不动时疼痛也减轻了,还是决定简单包扎后坐计程车回酒店,第二天到了上海再说。香港急救让我填单申明我不願去医院....然后签字,我竞然无知无畏地签了。

 

我是与我大学的闺蜜一起去香港的。她立刻与她的医生丈夫联系,准备好轮椅到上海虹桥机场迎接我们。

 

到了酒店我立刻与香港航空联系,因为我原定第二天从香港飞上海的。我向香港航空讲述了我的情况,希望申请轮椅。未料香港航空说我应该在飞机起飞的24小时前申请轮椅。我吿诉他们若不是刚刚受伤我才不要轮椅。几轮舌战,要求与香航客服经理讲话,总算申请到轮椅并调整座位到经济舱的第一排,因为膝盖肿得不能弯腿了。

 

第二天坐计程车到机场才知轮椅要在Check in 以后才会有,好在我想出可坐在行李車上的方法,不然下了计程車根本无法走到柜台的,那段路还挺长。

 

到了香港航空柜台,办理了登机手续,又被告之轮椅要在飞机起飞前一个小时内才能来,让我坐在椅子上等。左腿平躺着放在椅子上,虽然有点痛,但不动时这种疼痛是完全可以忍受的。

 

离飞机起飞只有一个小时了,轮椅还没来,我开始担心他们早就忘了要为我准备轮椅的事,问了几次均被吿之耐心等待。离飞机起飞只剩二十五分钟了,登机口的旅客已经开始登机了,我还没出关也没过安检呢!我象热锅上的蚂蚁害怕上不了飞机。又过了五分钟,轮椅来了,推轮椅的地勤人员是象菲律宾人或越南人,反正是东南亚国家的,讲一口流利英语。时间太紧了,要上下电梯,又要坐机场环铁,过安检,一路小跑,由于关节肿得腿不能弯,我把受伤的左腿放在右腿上,并将右腿伸直减少对左腿的震动,其实要保持这个动作的平衡很难的,我咬牙坚持着。推轮椅的地勤人员三步并两步地赶,几次差点将我的伤腿撞上电梯的墙壁...

到了登机口已经过了原定飞机起飞的时间,他们知道我根本是脚不能着地,也才意识到要換小轮椅才能推我上飞机进机舱。于是又忙着去找小轮椅,没想到拿个小轮椅竟化了十五分钟之久!

 

结果,飞机晚了整整45分钟才起飞,全体乘客都在等我一个人。我覚得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心里不免又委屈又觉得对不起大家,但这真的不是我的错!不知道香港航空是怎么想的,这么小的亊就影响到飞行起飞是不应该的。

 

上海,飞机刚降落在虹桥机场,地勤人员己将小轮椅,大轮椅都准备好在机舱口等着,等所有旅客下了飞机,他们进机舱来推我,看到我实在行动不便,稍稍移动腿就很痛,就建议说不要在出了机舱时从小轮椅換到大轮椅了,就直接推小轮椅至出口处以减少移动时的痛苦。其实机场是有规定的,由于小轮椅不够稳定,仅限于用在从登机口至进机舱那段路,但上海地勤人员是很灵活的。

 

在上海医院急诊室,X光后就知道骨头完全断开了。上了从脚踝至大腿根部的直筒石膏,上了石膏的腿连做一个五度弯曲都不可能了。我的上海朋友送来了拐杖,使移动在瞬间容易了很多。接下来就是改签机票准备回美国了。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刚办完登机手续地勤人员就推着轮椅来了,由于时间充裕,让旅客心中没有等待的焦虑感,加上一路绿色通道,早早地就到达了登机口。因为人椅捆绑,即轮椅包给推椅的地勤人员,服务人员則在登机口陪我直到我上了飞机。

 

我一动不动地忍受十几小时的飞行,总算到了洛杉矶机场。一出机舱门就見轮椅在等着我,地勤人员举着写有我名字的牌子。一路換了三位推我轮椅的人,先是在下飞机时等我的人,然后在出关前换了另一位女士推,她对出关手续很熟悉,拿了我的护照,两分钟就办完了出关。后是在出关后换了一位黑人大哥,推我到行李提取处等我的箱子。拿到行李后推我出来等接我的車子到达。

 

三个机场,对轮椅的安排和部署是不同的:

在香港机场,了解到推轮椅的地勤人员和轮椅都有限,他们把地勒人员的工作负荷安排到极致,一个工作人员配备一个轮椅,听从机场推轮椅总调度来工作。这种包車到人的缺点是有百分之五十的机率推空椅,从而造成忙于奔波效率不高的状况,如果推轮椅的人员配备不多的话,造成飞机晚点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

 

上海机场,同样是轮椅分配至人使用并保管,与香港不同的是推轮椅的人多,每个人的工作量相对减少,需要坐轮椅的人不需等太久就能享受到服务。同样是包車到人,但中国人工比较便宜,可雇比较多的人推轮椅,从而不耽误旅客上飞机。

 

 

洛杉矶机场,轮椅的数量是推轮椅的地勤人员的三倍以上,分别存放在每个航站。轮椅停放在各航站存放地点,轮椅就是一个公用工具不包给任何人。地勤人员可随时取,随时用,随时停放。但推轮椅人员分管辖区域,这样,每个推轮椅的人只管自己这块区域,不必跑太远。

所以从下飞机至出机场,坐在轮椅上的人可能换由好几个人推,象是接力赛。每个推轮椅的人在自己管理地段对地形特别熟悉,对出关的手续和绿色通道也熟知。如果旅客登机,推至登机口,让旅客仍保持坐在轮椅上,推轮椅的人离开,等坐轮椅的旅客可以登机时,地勤人员会再回来(或许是原先的那位,或许是换了就近的)。同样听从轮椅调度统一安排,但调度工作量大一些,特别在美国,胖子太多,行动不便的人乘飞机都申请轮椅,调度每隔几分钟就要输入轮椅所在位置及推轮椅人工作状态进电脑,并启动调度程序,程序会根据飞机起飞,降落的最近信息重新排列最需服务的一览表,调度根据该表进行调度。我设想若以后各轮椅上装上GPS 会省去调度人员的工作量。但现状是工作效率髙,旅客获得及时的照顾,更不会出現耽误飞机起飞的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随缘无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谢谢到访。没在香港治疗的原因是当时我认为骨头没断,到上海我看医生方便。
qun0 回复 悄悄话 香港机场这么差劲啊,难为你了。怎么不在香港做手术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