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死三生 -- (三) 球場意外

(2017-07-03 12:14:21) 下一个

三死三生 - 球場意外

美国各地高尔夫球场多如牛毛,至少一万多个,还有资料显示有两万个球场。

南加州的气候非常适合高尔夫运动,而橙县又拥有数个全美知名的高尔夫球场,因而被誉为“加州高尔夫海岸”。老虎·伍兹 (Tiger Woods) 从小就在 Anaheim’s Dad Miller 高尔夫球场等当地公开高尔夫球场练习,许多家长在孩子两岁时就带孩子进出球场,橙县的高尔夫球传统可见一斑。

大多优秀高尔夫球场对公众开放,其中包括由 Tom Fazio 设计的鹈鹕山高尔夫球场 (Pelican Hill Golf Course),它位于新港海滩以南,以海为邻,可边挥杆边观赏海景。鹈鹕山高尔夫球场的南球场 更以座落在太平洋峭壁之上而闻名。此外,橙县也有许多内陆高尔夫球场,如由 Ted Robinson 设计的 Tustin Ranch 高尔夫俱乐部,可欣赏优美的山麓和高山。

球场有高级的,也有便宜的,便宜的到处都是。高尔夫球对美国民众来说是大众运动。

我家附近的一个橙县高尔夫球场从家开車仅两分钟。原球场由两个十八洞球场组成,后去劣保优地改为只有一个十八洞的球场,因而场地很大,山峦起伏重叠,百年老树比比皆是,风景很美,还是一个十分难得的由橙县政府拥有的球场。

每天练球、下场成了退休生活的一部分。低廉的球场费用更牢牢地吸引着大众,一个月39美元会员费包括了每天几小时的练习费(场地加无限制用球),每周六有一个小时的教练上课,不仅教挥杆要点还纠正姿势,有时教带大家下场等,再加上会员下场时百分之五十的折扣优惠,真的是便宜到不去都不好意思。来打球的人中,小到两岁,老到94岁。上班时没时间打球,退休了可以尽情地打。打球的人有的耳聋,有的眼睛不好,有的身体欠佳,更有人还在癌症康复期,但这些都不能阻止人们对练球养生的欲望。

我退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报名参加学打高尔夫球。每天学打球,晒太阳,交球友,看风景,乐此不疲。半年下来,进歩不小,心里美滋滋的,对打求更喜欢了。

危险常常在不经意时到来。一想到打球就开心的我,完全沒有意识到球场也有危险。我每次都以练一大筐球为限,偶尔会练两个中筐球。
一天在练球场,我后面的人临时有事,把一筐未打完的球给了我。看到在我前面的人球快用完了,我就想分一些球给他。趁他刚打了一球的空隙,我一面说"我给你加球”,一面弯腰往他的球筐里加球,未想他有听力障碍,没有听到我讲话,一个回挥杆,杆头正好打到了我前额,当时只听“砰”一声响,什么叫血流满面?
什么叫当头一棒?
什么叫眼冒金星?
在那一刻,我都体会了!

球友立即拨打急救电话911,急救接线员一边立即派車,一边询问详情并指导怎么躺下,要注意什么,球场办公室立刻送来急救包,帮我取下血已浸湿了帽子,将一大块医用毛巾捂住我的前额。只觉得头晕身软,象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地倒在球场的休息长椅上。急救接线员不停地与我讲话,一面安稳我的情绪,一面不让我昏睡。

三分钟左右,救护车就来了,将我平移至担架,三个人,二个护士,一个司机,一个护士打电话联系就近任何医院急诊部看哪家医院能接受我,另一个护士为我量血压,并开始吊针,医院急诊部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我的血压多少。当时我血压跃升至190, 通常医院急诊部会跟据当时急诊部是否繁忙来决定是否接受我,对于这种意外,如果血压又高,急诊部倾向不接受。只听护士连讲几次,稳定血压很重要,车子一边往有医院的方向开,一边等待能接收我的医院。总祘血压降至150了。有两家医院可收我,我选择了离当前位置最近的一家医院。

十分钟后,救护车到了医院,医生己在等我了,看了下伤口,立即叫护士清理伤口,并将我推入CT房作脑部CT, 关键要知道脑壳是否有裂,颅内是否出血。
谢天谢地,我沒大事。医生说我是非常幸运的。象我这带被球杆击中头部,93% 的机率脑壳裂开,95%机率颅内出血,我是既没有开裂又没有颅内出血,幸运到极点。也要感谢我戴的那顶帽子,帽子里有一片铁皮保护了我。医生为我缝了七针,配了些药就可回家了。不幸中的万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