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青云的故事(9) -- 联义山庄

(2017-05-04 07:29:13) 下一个

 

当时的联义山庄(或联義山庄)座落在闸北区,是离青云家最近的一个墓地园区。从最初广东籍富商林溢泉购买的十余亩地的私家墓园,扩至四百多亩地的公墓,1956年由上海市殡葬管理局接手,是当时最大的甲等公墓。联义山庄有名的第一原因是绝美景色,松、柏、枫、樟许多名贵的大树错落有致地布满了整个园区,鸟语花香,蝶恋蜂飞,一步一景,美不胜收。另一原因是象潘公展,阮玲玉,周漩等许多达官贵人和社会名流坟茔也在此园中,许多豪华墓地,建造之考究,装璜之华丽,何等的排场,令到访者大开眼界。

通往联义山庄进口处有两排髙大的松栢挺立在路的两旁,像是夹着这条小路将人们引入另一个世界。这条石子路很长,青云走不了多少步就要爸爸抱了,也许是陌生,或许路真的太长不适合孩子, 总之要走上一阵才能到达联义山庄的牌楼进口处。牌楼庄严气派,透着一股灵气、“联义山庄“四个镀金的大字端正地刻在髙大的牌楼上。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进入墓园多少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然而,联义山庄给你的感觉却是庄严和温馨并存,一种不可思议的离奇之感。它在孩子的眼里并不阴森和凄凉,眼前的景色却闪烁出美丽和宁静。

青云来过两次就认得去妈妈墓地的路了。过了石子路,绕过几个大的墓区,左手边第三区,17排,走到底,右手转弯,过了九妻老爷墓再隔二个墓就是青云母亲的墓地了。九拐十八弯的感觉,若没人领路绝对是很难找的。

九妻墓区,两层平台,东西两入口处的台阶一对石象,一对石狮。墓碑高大堂皇,墓区后排青松林立,十分气派,每个墓碑后都是名人写的墓志铭,各种精细的雕刻让描述变得词穷。每个墓位前都有大理石的香桌、花盆。鲜花常开香常燃,象是每周都有人来打理。九位妻子的墓穴以老爷的墓穴为中心依次排开。老爷和第九任妻子的墓碑上都是红字,以示他们都健在。八位妻子都先老爷走了,以前只听说克夫,这老爷定是克妻之夫。九妻墓区很大, 吸引了不少慕名而来的参覌者。对青云而言,九妻墓区是一个参考坐标,找到它就能看到母亲的墓碑了。

相比青云母亲的墓就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花岗岩石碑,上端是青云母亲的遗像,中间为“爱妻XXX”(黑色字体),左下端是青云父亲率子女立碑(红色字体)。由于青云母亲一直喜欢柳公权字体,墓碑上的字都是柳体的。墓地四周有矮小的绿色植物围着,象征与邻墓的隔离,简洁但庄重。英年早逝的伤痛从墓旁小松树的绿叶中散发出来,每枝松针化成钢针刺痛幼小青云的心。

青云喜欢看墓碑上母亲的照片,心中无数次不能喊出的“妈妈”希望在这里倾肠倒肚地喊出。想着墓中躺着的母亲,看着碑上母亲的照片,这时喊出的“妈妈”才有意义。青云对着母亲的照片看久了,感觉真的可以通过双方的眼睛与母亲对话了,无论青云站在墓的哪一侧,只要看得见墓碑上的照片,就觉得到母亲的眼睛叮着你在看,看青云的喜怒哀乐,看青云的成长。

每次去联义山庄,青云和哥哥都会准备一篇汇报文。哥哥有稿照本宣科,青云还不怎么会写字,想想讲讲,断断续续,都是汇报自己日常生活,是否有进步,做错什么事,要怎样改。

不像其他的扫墓者带着四样菜和锡泊纸敬供往生者,青云的父亲总是带一支毛笔,红黑两小罐油漆,还有一束鲜花。等青云和哥哥向母亲汇报完后,父亲就把刻在墓碑上的字用油漆重新一一描过,一边细细描,一边喃喃自语,像是与青云母亲私语,又像是倾述思念,如沐春风的温柔细语,任谁都能感受到墓中躺着他至亲至爱的人。

联义山庄与母亲连在一起了,甚至是家的一部分,青云想念母亲时,联义山庄便出现在眼前。它确确实实一次又一次地告诉青云,母亲再也不能回家了,这山庄就是母亲的家。
青云一年两次去联义山庄,以前都是由父亲和哥哥带着上坟。新妈来后,青云父亲怕新妈不高兴只上坟过一次。青云十岁开始就独自去联义山庄了。


象邻家孩子们去春游,秋游似的,青云一如既往,毎年的二次的探母如期而至。春天,春雨季节天,淅沥小雨打在墓地、墓碑上,如同撫摸着墓中的亲人,带着到访者的心声与墓中亲人窃窃私语;春光明媚天,花妍兢开,各鸟唧鸣,殷红窦绿,绿色满园。秋天,秋雨秋风天,细细密密的秋雨参杂着秋风,似一首首美妙的音乐解除墓中亲人的寂寞;呼呼飕飕的秋风令人凉爽,花朵树叶在秋风下随风飘散,宛如给墓中亲人添加衣裳;秋高气爽天,层林尽染,绚丽多彩,秋蝉鸣叫,美仑美幻;

联义山庄,一年四季仓翠碧绿,鸟语花香,与其说是公墓,它更象一座公园加室外历史博物馆。青云在这里识字,读诗,听历史,看美景,一整天可以学到许多东西。

阮玲玉的墓也是那个时候发现的,进而使青云欲了解她的一生,读有关她的故事,看她所演的电影和佳作;

据说楊杏佛,周旋之墓也在联义山庄,但青云从未找到过,联义山庄太大了;

文化大革命,除四旧立四新。墓葬要统一改为火葬了,1966年,一声令下,拆除山庄,这片昔日的世外桃源将成为上海鼓风机厂址。墓地管理处在拆除山庄前曾通知各家前来处理墓地,或取出火化,或迁移乡下,但只给出一个月的时间。等青云从邻居家获悉此事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限了。青云还特地找出父亲购买墓地时的契约,明明写着一百年的契约, 但在没有契约精神的年代,那只是废纸一張。那时青云的父亲因为被打成走资本主义当权派,被关牛棚里,哪里都不能去。青云也不敢告诉外婆,怕外婆再受刺激而发生病。青云不顾家人反对,坚持要去墓地。到了联义山庄,牌楼倒了,树被伐了,一遍狼藉。已经没有了路,更看不出区号,排号。墓碑倒了,没了,被人搬去做自家墙院的地基了,墓被打开了,值钱的东西早被盗走了....


凭着自己走过的路,记得的方位,一脚高一脚低地找到了母亲的墓地,墓碑碎了,照片不見了,墓地被翻了个底朝天,但看到了母亲那件红色小碎花的织锦锻披风....撕心裂肺地痛,真的沒有了,连尸骨都没有了...

渗透文学功底的挽联,不朽之作的碑文 ,富有历史意义的名人墓志铭,浓郁的人文色彩,毁之一令,惨遭荡平。
多少年来保存了的人文积淀、均付之一荡,山庄毁损殆尽,烟云霄散 ,移为平地,空幻一场 !象从末发生过,不留一点痕迹,联义山庄成了永远的记忆。

对青云而言,思念母亲的魂没有了着落,无处去寄托哀思了....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随缘无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usan71' 的评论 : 谢谢到访!谢谢分享我们那段不能忘却的回忆!
Susan71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写出了这篇引起许多囬忆的文章。联义山荘去过几次,我还记得那个九个夫人的墓地。小学时有一次春游还被带去,看了一个烈士墓(名字记不得了,好象是在永安公司做的地下党)因为我家太婆,祖父都葬在广肇山荘。在文革前每年清明都会去扫墓。后来就如你文中所说的一样。等我们得到消息,立刻赶去,一片狼藉,乡下人把棺材板拿去做家具了,我爷々因只过世二年多。只能深埋地下。后来该处就造了后来的彭浦新村。再次谢谢你的好文分享,期待下文。
随缘无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fang' 的评论 : 谢谢到访!
随缘无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跟读!所有博文都是原创,纪实。问好!
chufang 回复 悄悄话 记得小时候每年清明都要去联义山庄,一下子就没有了。
qun0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好。继续跟读。这是转贴还是原创? 是纪实还是小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