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府纳言

闲暇时喜欢舞文弄墨。偶有所得,贴上网,自娱自乐。若能给网友一点儿乐趣,也不枉所劳。
正文

俺认识的几个党员

(2019-01-14 07:05:52) 下一个

俺出生的晚,没有赶上战争年代,所以也没能亲自见到过那时的共产党基层党员。见到的共产党员都是在电影里或小说中,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在敌人的刑场上最后都要高喊一句:共产党万岁。象是红岩里的姐姐,形象老高大了,虽然后来有人写回忆说了一些姐姐不好听的事,不过俺认为不能相信。第一,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第二,现代的人总喜欢往别人身上泼脏水,尤其是有名的人。第三,俺喜欢弱小时候的共产党。所以红岩姐姐在俺的心目中仍然是一个好姐姐。不过俺今天想说的是俺曾经遇到过的一些共产党员。

大概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文化大革命还没有如火如荼,俺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屁孩,随父母生活在一个小火车站,平时除了上山下河撒野外,另一大爱好就是到小火车站迎来送往经过的客货运列车,所以有机会遇到过不少的事。小火车站再往西去不远就是甘肃地界,俺虽然没去过那里,但听说甘肃有些地方很穷,所以经常会有些甘肃地方的人民扒上敞棚的货车到东边八百里秦川谋些生活。小车站上有一个共产党员,积极分子,经常在他休班的时候仍来上班,不过是为了检查过往的货车,戴着红袖标,查看是否有人在车上,然后把人家赶下来。按任何法律这些人都没错,最多说他们搭了顺风车,又不是乘客运列车不买票 ,这些人风歺露宿,忍饥挨饿 ,要不是生活所迫,没有人愿意受这种罪,所以稍有人性的人都不会为难他们。虽然俺人小,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扒火车,也不懂"民主"、"人权"之类的事,但看着那些衣衫褴褛,被驱赶和哭啼的男女,心里也很不好受。也好奇那个党员把他们赶下车后,最后他们又去了哪里?后来才逐渐弄明白,赶人下车不是主要的,没收 ( confiscate ) 人家的东西才是主要目的。譬如,那些人从东边五块钱一只买的小猪苗,被那个党员给没收了,然后再二块钱一只卖给小火车站附近的农民。下一趟货车来时再让这些人扒火车回甘肃的家,所以那个党员积极查车的动机清清楚楚。有一年冬天差点儿弄出人命,一个被驱赶的年轻人情急之下跳进渭河爬上中间的一块孤岛,那党员也傻了,怎么劝年轻人都不肯回来,眼看他穿着湿衣服冻的快不行了,那党员请当地的驻军干部出面保证,才把年轻人用绳子拽回岸上•••

十七岁时俺被赶到农村自生自灭。生产队长没有读过书,但是个共产党员。会上他说:鹅是党员,不听鹅的话,就是不听党的话。明知道他说的有问题,但又挑不出毛病,因为他说的话完全符合逻辑。再说俺们是来接受再教育的,当然不能被人扣上 "不听党的话 "的帽子。后来发现队长虽然没有文化,但为人挺精明,也并非他自己宣称的那样很有党性。譬如说,想请个长一点儿的假,买给他几盒烟就搞定了。反正听他的话就是听党的话,他又听香烟和点心的,香烟和点心又听钱的,大家就是这么互相听着。粉碎四人帮后不久,有一天俺和另一个知青在一个小火车站上等火车,在看橱窗里的政宣图片时来了一个戴红袖标的积极分子,八成也是个共产党员,因为他给俺的感觉太象小时候见过的那位共产党员,严肃而霸道 , 满眼看到的都是阶级敌人。他嫌我们对图片指指点点,并凶恶的说:信不信把你们抓起来。俺已经不是小孩子,也见过了不少共产党员,也学了些共产党员的精神,于是回答说:好呵,我们正发愁没地方吃饭呢。这个家伙缺乏共产党员的智慧和坚定性,没有再坚持抓我们,悻悻的走了。真是哪儿跟哪儿,俺又不是四人帮的爪牙,干吗吓俺 ?

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又遇到了一个共产党员积极分子。古时候的清士是无竹不居,无魚不食,俺这同事哥们是无领导在场不笑,无进步词汇不开口说话。后来作为交换学者被公派到美国南方的一个大学进修,不到三个月就失踪了,不但党他不要了,就连他在国内的老婆也不要了。这是俺认识的共产党员中最有学问,最有心机的一位,也是最有魄力的一位,更是做事最绝的一位。俺在瞎想,他要是生在红岩姐姐的年代,也许就是甫志高第二,因为他没有坚定的党性 (其实他还不如甫志高,甫志高对党不好,但对老婆还是挺好的 )。如果运气好,不被国民党抓到,能活到新中国诞生,还不弄个市长或市委书记干干,不过也未必,因为他的人品差点儿。

俺孤陋寡闻,阅历少。是不是因为俺运气太差,怎么比较不好的共产党员都让俺遇到了 ?

网络图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yazimoi 回复 悄悄话 党员, 可作自私自利、心机婊的代名词。。从家人到单位,党员都是势力人儿。俺家心机婊大姐都说了,“不入党什么好事都没你的份儿”所以即使要退休也要求入了党的。。
西府纳言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各位的支持和关注。
SCNC 回复 悄悄话 太好笑了,笑得我喘不過氣來。給個好評。
SCNC 回复 悄悄话 太好笑了,笑得我喘不過氣來。給個好評。
Quarx 回复 悄悄话 ”无领导在场不笑,无进步词汇不开口说话。。。“, 我小时候的学校里女同学,高中就是共青团总支书的,记忆中她也是这样,15岁孩子,对老师拍马屁,对同学厉害。

现在她在我们中学同学里面不受人待见,大家知道她老底,她也只和大学同学好,因为大学里外地同学多,不知道她老底,嘿嘿。
Quarx 回复 悄悄话 文笔幽默! 这个太逗了 - ”俺这同事哥们是无领导在场不笑,无进步词汇不开口说话。。。“, 我小时候的学校里也有这样一位同学,女的,家里挺左,她也积极 - 高中就是共青团总支书,是校级的,各个班的支书的头;上大学一年级就积极入党,当时是64事件过去不久的90年代初啊,后来又出国,当然她申请美国签证的时候不会写自己党员身份的。

老共在战争年代入党的,当然有好人,有爱国的,是战争和血考验过的。后来老共变性,入党的投机分子冲着钱/权力去了,当然也有了素质差的多了。
nasdaq100 回复 悄悄话 铱 发表评论于 2019-01-14 11:51:44
江姐姐的儿子现在在她最痛恨的美帝做教授呢。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D%AD%E4%BA%91/11599
彭云,革命烈士彭咏梧和江竹筠(江姐)的儿子,在考取了第一批公派留学生,赴美国,先后在密歇根韦恩州立大学和马里兰大学学习,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现定居美国,任马里兰大学计算机系终身教授。

--

What you said doesn't mean anything

She died in 1940s and hated the America of that time. Her son is an independent adult , why would her son do the same thing as his mother ? Plus, everything including countries are changing, the America she hated wasn't the same one her son knows. There is no point to do such comparison.
山乡不仕 回复 悄悄话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就像中国的奶粉,雷人的称号一大堆,还时不时一本正经检测蛋白质,哪个吃了豹子胆敢科普此氮非彼蛋就抓人。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呵呵呵,赞幽默的文笔。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有点辛辣,哈~
回复 悄悄话 江姐姐的儿子现在在她最痛恨的美帝做教授呢。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D%AD%E4%BA%91/11599
彭云,革命烈士彭咏梧和江竹筠(江姐)的儿子,在考取了第一批公派留学生,赴美国,先后在密歇根韦恩州立大学和马里兰大学学习,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现定居美国,任马里兰大学计算机系终身教授。
迴澜阁 回复 悄悄话 党员,呵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