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府纳言

闲暇时喜欢舞文弄墨。偶有所得,贴上网,自娱自乐。若能给网友一点儿乐趣,也不枉所劳。
博文
(2019-01-17 07:45:23)

小时候生活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小火车站,有多偏僻?说一个故事你就明白了。已经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山里的农民经常要到俺生活的小火车站来,主要是到小商店补给盐之类的生活用品,他们当中经常可以见到一些留着一根长辫子的老人。那时候俺虽然还小,但也还明白留辫子是女人的装扮。大人们解释说那是清朝的习惯,后来再大点儿读了书才知道,男人留辫子是清代皇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1-14 07:05:52)

俺出生的晚,没有赶上战争年代,所以也没能亲自见到过那时的共产党基层党员。见到的共产党员都是在电影里或小说中,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在敌人的刑场上最后都要高喊一句:共产党万岁。象是红岩里的姐姐,形象老高大了,虽然后来有人写回忆说了一些姐姐不好听的事,不过俺认为不能相信。第一,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第二,现代的人总喜欢往别人身上泼脏水,尤其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01-12 06:18:42)

小时候生活在一个非常小的山区火车站,周围不到一百户人家几乎相互都认识,街上走过一只狗都知道是谁家的。然而就是这么小的地方,俺们这些小屁孩都知道分成帮派,那时候还没有开始文化大革命,这种人性特征赖不到文革头上,应该是从老祖宗那里遗传过来的。为铁路工作的职工子弟结成一派,周围农村的孩子结成另一派,基本上单独不敢进入对方的地界,以免被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1-10 07:52:06)

教人学开车最考验一个人的耐心。 先说一个真实的故事,那一年,俺家所在地的当地电视台报道:有一个驾驶学校的教练在教一个十六岁女孩开车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扇了女孩一巴掌。很同情这哥们的遭遇,如果不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歩,没有人会为了工作上的事扇别人巴掌,然后弄丢自己的饭碗。其实他还不是最倒霉的,七年前,奥克拉荷马有一对华人夫妻,丈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1-07 08:03:29)

国内的医学检测相当进歩,我说这话是有根据的。第一,方法简单方便,抽一管血就行。第二,涵盖面广,可发现胎儿到终老的各种疾病。第三,费用不菲。第四,检测结果三赢,受检者心理安慰,供检者赚钱,又无责任风险。今天聊一下肿瘤标志物的检测和血液循环肿瘤细胞(CTC)的检测。只就事实进行归纳转述,到底有多少价值(尤其是对病人)看官自己判断。 什么是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1-04 07:55:08)

鸡年末老朱的老婆走了,狗年中老朱找了个女朋友,很快进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猪年来了,老朱的婚事又黄了。俺和老朱走的不是很近,天生也不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所以详情不是很知道。好像俩人分手的主要原因与老朱和前妻留下的几百万共同财产有关,老朱主张弄一个婚前财产公证,女朋友不同意,认为那是老朱没把她当自己人•••,与其这样,干吗还要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12-31 07:54:41)

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古时候有一个人住在河西,有一天他家的母猪下了一窝小猪,其中有一个是只黑白相间的花猪,他很惊奇又很高兴。惊奇的是他们这里的猪都是黑色的,从来没有见过花猪。他高兴的是这个小猪一定是个宝贝,献给皇帝肯定可以得到很多奖赏。于是他和老婆商量着要去京城一趟把花猪献给皇帝。先得做好保密工作,不能让村里的人知道,怕他们使坏。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大江大河"所起的波澜左右着人的命运,改变着社会的进程,也折射出一个怪异而真实的历史现象:同一块土地,同一群的人,在同一片天空下,由于阳光的暴虐或温暖,由于风雨的疯狂或温柔,人会被压迫的苟延残喘或是充满着生机勃勃。而这阳光和风雨不是上天所赐,却是人为所造。我们应该诅咒还是应该庆幸?小文无意对这个无解的问题进行探讨,只想为东宝和运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12-27 07:53:29)

人为什么喜欢炫耀? 要回答这个问题,俺觉得先从俺养的鸡说起比较容易些。一开始俺有一只公鸡,四只母鸡,它们过着一夫四妻的美好生活,那只公鸡挺有绅士风度的,每次发现食物都是招呼它的老婆们先吃,好象也不似人类有那么多花花肠子,譬如说,厚此薄彼偏心眼儿。它对每一个老婆都一样的爱,哪个老婆先到就把食物奖给谁。母鸡们也都挺争气,隔三差五下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2-24 07:50:07)

俺为什么喜欢告子?因为他是一个性情中人,因为他不装腔作势。告子最著名的观点莫过于“食色,性也。”把性提高到和饮食一样的重要地位,为天下的饮食男女的性福生活提供了理论上的支持。要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在二千多年前,那时候虽然也“百家争鸣”,但多数学派对“性”的问题要么视而不见,要么躲躲闪闪,尽管他们每天都在实践着这个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