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美人余:第二章(1)

(2019-05-14 14:46:49) 下一个

不看不要紧,一去看,立人反倒隔了三天才回家。

当然是工作需要。可余嘉总觉得丈夫在赌气。

在厨房忙活着,余嘉做了立人最喜欢的酸萝卜老鸭汤,快好了,她让立人来试口味。

立人把头从书里探出来一下,“你试吧。”

“怕咸了。”

还是不动,啃他的《资本论》。来大城市之后,他得知大领导熟读《资本论》,有几位同僚正在恶补,立刻危机感十足,知耻而后勇。入手一套马恩全集,连天加夜细读。余嘉怕他读得辛苦,刚说了一句拣重点看看。立人当即反驳,“治学不严谨怎么行。要全人全作。”

只好由他去。

“她爸。”余嘉举着汤勺。一汪鸭汤悬在那儿,等着被品尝。立人被叫得烦躁,书一盖,过来尝。余嘉问怎么样。立人道:“有什么大不了吗?咸了淡了的。”余嘉知道他还在为那天的事生气,不说开,看来是过不去。他会总在小事上找茬。

立人有这个毛病,在外人面前,大度,对亲近的人,反倒容易计较。余嘉道:“那天不是我要取找,是你女儿看雨太大,非让去给你送伞。”牵强的理由。那么大个单位能没有伞?

立人沉默,斜倚在沙发上,继续看书。余嘉知道这话起作用,继续说:“闭关就闭关,又不说,有什么好猜。”立人当即道:“我忘了,光顾着构思了行么?是死罪?拿刀来砍头。”

胡搅蛮缠。余嘉不理论,收拾桌子,端菜,准备吃饭。立人不动。余嘉到屋里喊思思,叮嘱她洗手,又小声:“叫你爸吃饭。”只有女儿能叫动他。

食不言,寝不语。思思谨记老妈的“教诲”。不过立人回来,余嘉的这条规矩又变了,她希望立人多跟她说几句。不知何时起,夫妻俩话少了。

立人过去是话痨。现在,她不问,他一定不说。她问了,他酌情说。多半是半截子话。惜字如金。

余嘉提出过疑问,立人解释是,工作上的事,很多要保密。可余嘉想聊的不止是工作上的事啊!哪怕家长里短,三姑六婆……生活的趣味。

立人不。他现在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工作。他想借着这波大运,再往上走一走。升官有瘾,欲罢不能。

思思落座,手机拿出来,放在老爸看得到的地方。屏幕裂了个大口子。头一天她跟老妈说想换个苹果。余嘉一口回绝。“心思放在学习上,能接能打就行了。别那么虚荣。”

思思不上诉。她知道,老妈不挣什么钱,是个穷菩萨,小气。老爸才是真财神。这二年她年纪渐长,心眼多起来,老实讲,她愈来愈有点瞧不上老妈。

节俭是美德。可节得过了,就显得小家子气。她最不喜欢跟老妈一起逛街,即便是过年,余嘉也舍不得买件像样衣服。余嘉也不喜欢逛街,她总说浪费时间。可在女儿思思看来,她老妈什么都没有,除了时间。省出时间给谁呢。

老妈的一个“神技”在思思看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每次淘宝上买衣服,余嘉为了避免看走眼,总是同一款式,所有颜色,全下单。买回来,再细挑,留下自己喜欢的颜色,其余的,退货。这干吗呢?玩店主?她老妈不是没空。是闲疯了。

“手机坏了。”立人坐下来,一眼就看到思思的手机。用陈述句。

“不太好修。”思思说。

“重买一个。”立人不假思索。思思不说话,看老妈。立人看看女儿,又看看余嘉。他老婆不动声色,闭着气。立人故意地,“重买。”一言九鼎。

“谢谢爸!”思思欢欣鼓舞。她为自己叫好,挟天子以令诸侯,老爸同意,老妈没二话。老爸才是一家之主。

一顿饭吃得静悄悄地。余嘉从来不在女儿面前反驳丈夫。立人爱面子,她要树立他的权威。晚上睡觉前,两个人照例要说几句。余嘉才把手机的事提出来,她的意思是,不能这么惯孩子。那手机才用了不到三年,屏幕裂了,换一个就是。没必要兴师动众再买。“跟着潮流跑,得累死。”余嘉这么总结。

立人没着急,没发火,他心思向来重,余嘉找大师帮他算过命。日柱丁火,外表开朗,实则阴沉,“多智而近妖”。他嗯了一声,继续看他的书。过了一会,阖上书,他问:“你们来多久了?”余嘉跟不上他脑子。然后才意识到他是说来大城市多久。余嘉说了时间。立人才说:“这不是省城,更不是老家。孩子刚来,见世面,难免会有点自卑。这个虚荣心我觉得得满足。女孩,要自信一点。”

余嘉下意识想反驳:难道自信是从手机来的吗?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丈夫的话不是完全没道理。别说女儿,就是她,刚到大城市,也觉得心里虚。表面看不出那是因为她是成年人,有理智,会掩饰。她强行自信。她相信久而久之,熟悉了,摸清楚了,她便会真的自信。

女儿不行。她还小,没那么强的调整能力。一个手机如果能给女儿带来哪怕一点点自信,不也是好事么。

立人这么说,余嘉只能同意。立人见她有点动摇,乘胜追击道:“那天是我不对,应该打个电话,告诉你们一声。”随后苦笑一下,才说,“我也是着急。”余嘉问他急什么。立人道:“来了才知道,这里的环境有多复杂,人情关系比蜘蛛网还密,现在写材料的机会都少,偶尔抓到一个,还不得好好把握?”

写材料是他的看家本领。

听丈夫这么一说,余嘉反倒有点自责。他在拼事业,呕心沥血,她却因为一点猜疑、担忧给他添麻烦。她知道立人的苦处。在省城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夫妻俩分隔两地,但立人能遇到的困难,余嘉闭着眼都能想到。做官员太太那么久。余嘉多少也点政治觉悟。只是,她没料到立人遇到的困难会这么大,会“英雄无用武之地”。

大城市,谁进来不是沧海一粟。她当时就有点反对再走这一步。可立人上进,有机会来,没有理由不抓住。丈夫有心“封侯”,她怎么能做绊脚石。她如果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说个不字。公公、婆婆、小姑子还有婆家的老老小小,唾沫星子能把她淹了。

她只能支持、必须支持。“贤”不“贤”两说,是“内”,就得“助”。

“我能帮你什么。”

立人笑而不语。停了一会,又说:“不过这种事情,眼不见为净,将来你跟思思一起出去,见见世面,没必要天天在这吸雾霾。”

余嘉瞬间头皮发麻。又是这种把戏。立人总是喜欢做预设——直接把人框进去,好让你服从他的决定。她不希望女儿出国留学,也不想跟过去。她觉得他们夫妻关系需要修补,过去两地分居,离得远。现在好不容易近了,不抓紧时间背靠背,会出大问题。余嘉刚想说话,她不同意思思出国。立人却已经抢先躺下,说了声睡了。伸手关闭他那一侧的床头灯。好像她能帮的,不过是让自己从他眼前消失。

————————

提前先看版:美人余:第二章(2)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1601566/chapter/11401935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