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美人余:第一章(10)

(2019-05-13 15:06:37) 下一个

一整个晚上余梦都在变着法儿地了解白元凯的“底细”。不过她手腕高明,不直接问,而是话里有话,曲里拐弯,趁其不备打游击。

问了跟没问似的,但想知道的都已经尽收囊中。

余爽在神游。余梦在谈话中了解了白元凯的脾气,专业,目前的职位。并且知道他单身。她唯一没深入探寻的,是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小白,留点心,给余爽介绍一个。”余梦开玩笑。越是不着边际的越可以摆在台面上说。

余爽嗔,说又不是买白菜。白元凯想了想,说那有点难度。余爽不满,质问:“你什么意思?”她跟元凯是老铁,不掖着,脾气直发。

“你不是要找钟汉良么?”元凯认真地说玩笑话。

“哎呦!”余梦轻叫。惊诧。

白元凯补充:“不过不一定啊,这是五年前的标准。”

余爽直接纠正,“现在是王凯。”

余梦笑说:“那得小蕊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余蕊混娱乐圈。

白元凯当然知道余梦的意思。余爽妈去世后,余爽的状态令所有人担忧。元凯也跟余爽建议过,“谈个恋爱吧。”“我不想结婚。”余爽怼。元凯发消息,“不是结婚,先恋爱。”余爽回:我不需要男人。元凯纠正:你不需要男人,你需要人,需要精神沟通。

说到点子上。

物质上,余爽独立。但精神上,老妈的去世,让她缺了一大块。她同意相亲,也是看看能否出现个女娲,来补补她的天裂。

元凯纠正:男娲。

余爽再怼:男就不叫娲。那叫什么?男神,她回复。

饭吃了一半,余蕊还没到。仿佛节目预告了十遍,却迟迟没能播出。余爽不解释。余梦却不得不为蕊说几句,说她真有事,在赶剧组,试镜。

抬高身家。

白元凯问:“你们不是有四大美女么。”

余爽答:“还有个嘉姐。”

元凯手比在胳膊上,问:“是不是短头发那个。”

余梦敏感,“你怎么知道。”

“那天收钱的。”

“孩子小,家里忙,男人当官,忙不开。要不今天也来。”余梦几句话交代清楚。意思你别多想。能上的菜,只有余蕊这道。

吃得差不多余蕊才来。白元凯觉得不像样,非要再点一轮。余蕊矜持,说不饿。余爽道:“让他点,一年也宰不了几顿。”余梦拿菜单给余蕊。余蕊点了两道不算太贵、也不算太便宜的。白元凯接过去,加了条鱼,又要点鸡。

被余爽制止。她的原则是:不浪费。不过有意思的是,余蕊来了。几个人说话反倒有点放不开。除却葬礼那次,这回算第一次、正儿八经见面。

余蕊吃不准该怎么表现,索性做淑女,无功无过。

女方一矜持,元凯也不好怎么放肆。无非一问一答,说说演艺界的事。余蕊讲了几个无伤大雅的圈内八卦。余爽听得打哈欠。时间差不多,元凯结了账。余梦张罗着合照。两两配对,然后找服务员来个集体的。

拍出来,除了余爽,其他三个神采奕奕。

餐厅门口。余爽已经上车。

白元凯问怎么走。

余梦站在车门外,她没喝酒,可以开车。“我和爽还有点事,去医院拿个东西。”又故意问余蕊怎么走。余蕊先是一愣,瞬间领会梦姐的意思。

她在给她制造机会。

元凯绅士,表示要送。余蕊推了一下,元凯坚持,蕊便恭敬不如从命。上车后,余爽问蕊呢。余梦道:“后面车。”

爽没多问。车刚开出两个红绿灯,车里便起了轻鼾声。“喂!”余梦叫。爽不醒。

“真行!”余梦感叹。她为爽担忧,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能要呢。

余蕊坐在副驾驶位子上。除了偶尔指路,她不说话。时空变换太迅速。刚才还在良才那,一转眼,就上了元凯的车。余蕊紧张。从进入餐厅第一刻起,她便患得患失。在白元凯面前,她无法从容地做自己——也难怪,她自己什么样?现实,直接,虽然也有文艺的部分,但生活不允许她矫揉造作,表面上貌美如花,内心早皮糙肉厚。她命不好。没生在好家庭。

可他不。跟她比,他才真正是鲜嫩的人。余蕊甚至有点害怕自己污染他。她恪守一个原则,尽量不说假话。她怕谎言太多,影响两个人后续的接触。

“戏试得怎么样?”白元凯谈在饭桌上没谈的。

“梦姐说的?”

“唔?”

“我没跟她们说。”

元凯笑笑。

“刚去见了个朋友。”她坦言。

元凯不知道怎么接话。继续开车。

“迟到很不好意思。”她继续。

“没关系。”

“托朋友这个事做做,上班。”

白元凯又哦了一声。

“我不太会演戏。”又是直言。

“看出来了。”元凯笑。余蕊也跟着笑了。元凯从后视镜里瞟了余蕊一眼。“耳环很漂亮。”

余蕊一怔。又说:“谢谢。”

良才的礼物受到白元凯的夸奖。余蕊心里总感觉怪怪的。他只看到眼前的漂亮。她害怕有朝一日他知道了这漂亮背后的丰富历史,会望而却步。

一天“处理”两种男人,余蕊感觉有些疲惫。

八项规定后,公务员的酒局少多了。余嘉为立人高兴。起码对身体有好处。过去立人没少喝,喝得膀大腰圆。到省里之后,强行瘦下来。

越往上走,身体、形象越重要。他不能不为自己的仕途考虑。只是余嘉苦恼的是,立人不喝酒,但也没有因此早回家。她来的这些日子,有时候连大周末立人都加班,一弄弄到十一二点,干脆住宿舍。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他让余嘉早睡。可立人不回来,余嘉睡不踏实。

吸取上次凤仪阁的教训,余爽叫饭,她拒绝了。她不喜欢晚上出门,总怕有事。而且眼下她和立人的分歧很大。思思已经兴冲冲开始准备材料,努力学习英语,考雅思。今天还拿回了材料,吃饭的时候跟她说申请流程,还说以她这种特长生,有很大机会申到好学校。

余嘉听不下去,不得不拿出妈妈的威严:“食不言寝不语。”思思闭嘴。她现在喜欢爸爸多过妈妈。她觉得爸爸是木星,给人带来幸运,妈妈是土星,压抑。晚上十一点,思思上床休息。余嘉忍不住给立人打电话。

手机没人接。

再打办公室电话,通了两下之后便转为忙音。

难道出事了?余嘉胡思乱想。傍晚说了加班。但办公室分明没人。外面有点滴答雨,余嘉拿了雨伞,开车往立人单位去。下雨更好,无论发生什么,好歹有个退路、借口——假送伞之名,名正言顺。

大路畅通,一会到地方。不好直接开进去,余嘉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停车。雨还在下,她右手撑伞,左手拿着另一柄,往立人办公地址走。她第一次来。立人升职后,办公地点壁垒森严,是个高大上的所在。

余嘉为丈夫骄傲。

立人总是劝她谨慎。高处不胜寒,不能行差踏错半步。“找狄立人。”她说。传达室的工作人员道:“对不起现在不是工作时间。”

坚决不让进。

余嘉表明身份,希望传达室的人能进去看看,她说她丈夫可能在加班。孩子生病了。说得十万火急。两个人说着,里头出来个人,是个年轻小伙子,他听到狄立人三个字,忙问余嘉来意。余嘉表明身份。小伙子让她稍等。

余嘉在传达室坐了二十分钟,小伙子回来了。领着她到一处局里下属的招待宾馆。在这里,余嘉见到了狄立人。

他和两个同事在宾馆开了房间,正在闭关写材料。余嘉感觉自己有点打扰了丈夫,立人一出来,她连忙递上伞,解释说下雨了,老不见他回来,怕路不好走,雨太大云云。

立人脸色阴沉,接过伞,只说:“你先回去。”仿佛她见不得人似的。

————————

提前先看版:美人余:第二章(1)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1601566/chapter/11382731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