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小敏家(37)不落下风

(2019-02-09 14:09:14) 下一个

一夜,迷迷糊糊,李萍梦到很多以前的事。包括和陈卓争吵。离婚之后,李萍始终持一个观点。她认为自己是学校,陈卓是从她这里毕业的。事实上,陈卓也的确是在跟她离了婚之后,才开始“发迹”。陈卓是钢,是她这把火淬炼出来的。

既然打算创业,估计原来的工作得丢掉。次日,李萍找了几个太太拐弯打听,才知道陈卓现在混得得到燕郊上班。李萍心情有点复杂。他得意的时候,她看不惯——总不能混得比她还好。李萍向来是不愿意落下风的。

他失意呢,她反倒有点同情,想着能拉就拉一把。毕竟他们有一段共同的过去,哪怕不愉快,也是历史。

李萍没给陈卓打电话,硬约,太刻意。她突然想去燕郊看看,那地方新闻上经常出现,她从未到访。哪怕燕郊房子炒得最热的时候,她也没动过心思。不是因为不赚钱,而是在李萍眼里。那不是北京。不是北京就不行。她想去陈卓的新办公地址看看,瞧瞧他的“惨状”之余,再看怎么帮帮他。

到燕郊,找到分公司所在地,员工说陈总监今天没来。李萍失落。好在徐正妈给她来了个电话,这次是有任务的。李萍欣然,领了任务,直往北京城内去。

她有“尚方宝剑”,要找刘小捷一趟。

同事路过喊了一声“小刘,有人找”。同屋的小姑娘便打趣般地,“小捷姐,不会又是……”是指鲜花。上次徐正送的“花海”给同事们留下深刻印象。刘小捷故作矜持,起立,挺直腰板出门,到门口,走廊两边望望,空无一人。

奇怪。

洗手间门洞出来个人,甩甩手上的水,她那一身披挂,显然不是出版社的风格。

“你是刘小捷吧。”李萍直言,“我是徐正的姐姐,我们见过。”

小捷呆立,过了一秒,才笑呵呵地说记得记得。脑中迅速盘算。她来做什么?八成没好事。可既然来了,小捷得迅速找个地方安防这尊“大神”。

办公室肯定不合适,同事还在,说话不方便。小捷只好说姐你等会,她噔噔噔跑到社办,借了会议室钥匙。领着李萍进小会议室说话。

门关不死。那么轻轻掩着。李萍找个椅子坐。小捷忙着给她泡茉莉花茶。社里开会泡的便宜货。水不热,茶叶在水上漂着。

端到跟前,李萍说:“别麻烦了。”

“姐怎么找到这来了。”小捷讪讪地。她叫她姐。套点几乎,也是伏低做小的意思。

小捷斗争经验明显不足。还站着。

“坐吧。”李萍反客为主。气场摄人。刘小捷只好在她对面坐下,搞得好像国际谈判。

李萍说:“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今天来,我是代表徐正父母,以及徐家整个家族,当然也包括徐正,跟你谈一谈。”

小捷浑身发紧。不妙,来者果然不善。搬救兵来不及,只能自己硬顶。

“你和徐正不可能。”李萍轻声说重话。

先把观点撂下。

小捷被话锋打得发懵,本以为来者是客,谁料是来砸场子、拆鸳鸯的,关键还拆得如此理直气壮。

不行,不能投降。

小捷撑住了,笑说:“这是我和徐正的事情。”

李萍抢白,“如果是谈恋爱,处处朋友,是你和徐正的事情,但如果要结婚,嫁到我们家里来,那就不仅仅是你和徐正的事情,更是徐家父母,整个家族的事情。”

小捷沉默。跟李萍比,她太嫩。

李萍接着说:“这个事我跟你姐沟通过,她其实也不赞成你跟徐正在一块,不匹配不适合。”

“哪里不合适?”小捷中了她的招。

李萍立刻,“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明白白,老实说,我对你印象不错,不是故意刻薄你,但事实就是事实,你比徐正大,又离过婚,你们两个根本就不同步不协调不在一个起跑线。”

小捷反击,“不同步的多了,不都过得挺好。”

李萍说:“现在挺好,再过五年,十年呢,女的比男的大,过去那么复杂,你以为徐正还能一如既往对你?我的弟弟我知道,他心根本就没定,还是个孩子,过去喜欢小妹妹,现在换大姐姐尝尝鲜,再过一阵,可能又换回小妹妹。都是女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徐正是年轻帅气,又热情工作也好,但找男人,你得能驾驭,得长久。”

小捷说:“这种事还是得自己做主,姐,你说得不是没道理,不过我得尊重徐正意见。”

李萍冷笑道:“我不怕告诉你,徐正在跟你谈的时候也在接触别人,都在选,他们集团副总的女儿,刚从英国回来的,那小姑娘,年轻漂亮有家世有学识,两个人正处着呢,不信你回头问问徐正有没有这事。人,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我来跟你讲这些,也是不希望你蒙在鼓里,耽误青春,有这时间干点什么不行?你现在多大?这几年多关键。我是女人我知道,真的是青春小尾巴,你不抓,嗖的一下,过了这村没这店,与其浪费在没用的人身上,不如重新锁定目标,精准打击。我能理解你。我离过婚我最清楚,所以才好心提点你,不容易,走错一步,千万不能再走错第二步。”

门被推开,一群抱着笔记本来开会。见小捷满脸通红,都很吃惊。刘小捷窘得想立即夺路而逃。李萍却很镇定,说没事没事,都开会吧,开会。

不出半个小时,刘小捷会议室“受辱”又成为社内大新闻。人们下意识把小捷从前收到鲜花和这次遭遇打击连成逻辑线条。一个离婚后想攀高枝的女人重重摔在现实的水泥地上,是一出现成的好戏。

比普通人摔倒更惨一倍。

校对科,方又霞帮小捷辩解着。

无效。大家想象力丰富,也有人说,可能那女人是大婆。刘编辑做了人家的三儿。

单位不能待。刘小捷提前下班。她得找个没人的地方给徐正打电话,即便分手,她也要分个明白。找来找去,银行ATM取款处最安静。

小捷开始打电话。第一次,徐正挂掉,第二次,还挂,第三依旧挂。小捷气如山涌。徐正在开会,他偷偷跑出来回电话。刘小捷当头一句,“你是不是跟什么领导的女儿搞到一块了!”徐正大惊。他原本只是去见见。家里人力促,领导也得罪不起。好在那女孩对他也不感兴趣。

“不是你想得那样。”

“去见了?相亲?!”

“你听我说……”徐正企图辩解。

刘小捷大叫一声,挂了电话,手上一阵忙碌,把徐正的号码屏蔽,微信拉黑。哭得稀里哗啦。吓得来取款的人都退了出去。银行保安上前,“小姐,需要什么帮助么?这里不能喧哗。”小捷只想找个地方找个人哭一通。找谁?找老妈,八成得到一通讽刺,找同学?朋友?还是前同事?表面安慰,背后可能只会笑话。

只有姐姐。她的亲姐姐刘小敏会给她无条件的支持。小捷没想那么多,直接往中医院去。

听妹妹哭诉,小敏只能安慰。事情有些棘手。关键关系复杂。对于小捷和徐正交往,上次同学会,李萍算是已经表明态度:不赞同、不支持。小敏在想,是不是因为上次同学会她对李萍的建议比较抵触,才导致李萍这次“来硬的”。应该不仅仅如此。

李萍背后,还有徐正父母坐阵。看来这是徐家人的综合意见。可小敏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好直接去找李萍交涉。她和陈卓的事,李萍到现在估计都不知道。目前也不打算让她知道。她早都看出陈卓不想去做工作。一是觉得他们在不在一起,跟李萍没关系,二是小敏感觉陈卓还是有点怵李萍。

“先冷静冷静。”小敏劝妹妹,“等徐正联系你。”

小捷委屈,“姐,那个什么李萍,不是你同学你师姐么,她可是一点面子没给你。”

小敏答不上来,“是有点没分寸。”

“是不是为了报复你?才故意这样对我。”

“报复我什么?”

“你找了老陈。”

“她可能还不知道。”

“绝对知道了,因为这关系别扭,所以才不想让我跟徐正处。”小捷推理。

小敏忽然感觉又通了一层。

不是没可能。

她稳住妹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因为这个为难你。我找陈卓,是在她离婚后,何况她现在不是嫁得挺好,犯不着吃这口醋,你别想太多,就等徐正电话,这事还有余地。”小敏叮嘱。小捷没说已经把徐正拉黑,她打算晚上回去再拉回来,憋他一阵。

“你真要跟他在一起?”小敏很严肃。

小捷抿嘴,少女似的,点点头。

“有这么好么。”小敏打趣。调解气氛。

小捷笑,反唇,“李萍不要的,你不也当个宝。”

刘小敏叹了口气,“经历多了,人都会变的,相遇的时间很重要的,真正的缘份,就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陈卓一回来,小敏就把李萍找小捷的事跟他说了。陈卓骂:“六亲不认!”

小敏好笑地,“她跟谁有亲?”

陈卓说:“要我看,小捷不找他也好,他们家人眼睛都长在头顶上。小捷离过婚,他爸妈估计首先就看不上。”想了想,又补充,“不过说白了还是财力问题,要是小捷是个亿万富婆你看看,保管不一样,别说离过一次婚,就是离过两次三次,都没问题。”

小敏拍了陈卓一下,不让继续往下扯,“你能不能去找一趟,问问情况。”

“找谁?李萍?我不去。”

“找徐正。”

陈卓想了想,“那倒可以。”虽然跟李萍离了婚,但陈卓跟徐正关系维持得一直不错。

男人,处世相对平实,没那多事。

当晚回家,小捷把和徐正的事憋着,没跟老妈王素敏说。她又改主意了。不把徐正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再熬他一阵。起码明天再说。

结果徐正打了素敏电话。

王素敏接了,徐正前前后后说了一些对自己有利的情况。王素敏喊,“小捷,电话!”让她自己听。

“忙!”小捷推脱。

素敏只好先应付一阵,接完了,才过去跟女儿说话。王素敏往柜子里放了几颗樟脑丸。有虫蛀衣服。

“你这脾气,再好的男人都能被吓跑。”

刘小捷觑了一眼她妈,“不知道情况别瞎说。”

素敏道:“悠着点,别给台阶不下,非自己跳。难看的是你自己!”

 

————————————

抢先阅读:小敏家(38)一举两得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8694983/chapter/1071190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