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六姊妹(6)资产阶级

(2018-05-28 15:56:56) 下一个

绕过船塘子往西是姚家湾,淮河在这里拐了个小拐。上了土坡都是荒地。老太太走在前头,手背在后头,提溜着小铲子。家丽抱着家文跟着。

 

“阿奶,又摘野菜?草都枯了,什么都没有。”家丽轻声问。老太太不做声,低着头,用脚扒拉草窠子。寻寻觅觅,一会,在土坡下面找个小洞。老太太招呼家丽,接过家文,“你挖。”她下令。家丽不懂其中意思。“深挖洞广积粮?”她下意识喃喃。

 

挖了一会,有一尺深了。什么也没有。家丽问奶奶怎么办,老太太还是一个字,挖。挖了约莫半个小时,见着豆子了。

 

“再挖!”老太太眼睛发亮。小家文也跟着笑闹,仿佛她也明白似的。铲子越往下,越是“水落石出”,高粱、红豆、花生、小米、黑豆、小枣儿……琳琅满目,这恐怕是老鼠储藏了半年的过冬口粮。

 

“真有你的阿奶!”家丽一边挖,一边朝小布袋里放。

 

一会,布袋就鼓囊了。

 

“撤!”老太太爽利,像游击队。

 

到家。老太太和家丽都没声张。粮食用清水泡上。半个小时后,坐在锅里,煮粥。腊八粥。美心和常胜下班到家,问吃什么。家丽和老太太都故作神秘,说等会,门关好。粥味太香,飘到隔壁邻居家惹麻烦,所以要门窗紧闭。

 

“妈这是哪一出,反动派又打过来了,还是有特务?”常胜问。正说着,老太太端一锅粥上来。浓香四溢。一家人陶醉了。

 

一人一碗。连家文都准备好了。

 

“吃吧。”老太太说。

 

美心惊异,“妈,你这哪变出来的?”

 

家丽抢着说:“老鼠洞挖的!”

 

没人介意。常胜笑道:“鬼子进村,老鼠遭殃。”是风趣话。家丽认真,“老鼠是害虫。”老太太笑道:“益虫害虫,对我们好就行,等会吃完了,去给灶王爷磕几个头,感谢他老人家给我们补身子,常胜,黑豆都在你那一碗,多吃。”

 

黑豆补肾。

 

美心赞叹道:“妈厉害,这一顿,比肉也不差。”

 

老太太补充说:“肉还是要吃的。”

 

次日,老太太交代常胜,从单位弄一截铁丝回来。又找张老推借了几个鱼钩子。再去找铁匠,把四个鱼钩背靠背打在铁丝上。 又带着铲子,叫上家丽出门了。这回没带家文。

 

“还去挖豆子?”家丽问。老太太笑而不答。

 

过了姚家湾。又是那片荒地,家丽觉得,只要奶奶降临,荒地也会成宝地。“挖哪?”家丽随时准备行动。老太太用脚拨拨草窠子。“老鼠出来,你就打,用铲子,要快准狠。”老太太说。

 

东拨拨西拨拨。没有老鼠。入冬,老鼠也要休息。

 

“挖这里。”老太太指了指一只小洞。家丽鼓足干劲,猛挖。一会,露出一窝小耗子。还没睁眼呢,红肉肉的。“阿奶!”家丽喊。老太太到跟前看,动了恻隐之心,还没见天日,她不忍心。

 

“埋上吧。”老太太说。

 

“活埋?”

 

“恢复原貌。”

 

冬天河里的东西都少。找饵有些困难,在坝子上遇到刘妈。老太太跟她聊天。刘妈说家里刚好有一截猪大肠。只有手指那么长,上次剩下来的,便给了老太。回家,老太太又把猪大肠煸了煸油,再和上点麸皮,搓成几个小团子,挂在自家打造的钩子上。跟家丽一起去姚家湾下钩子。家丽问钩什么。老太太不言声,只是勘察地形。“放这。”老太太指一处泥窝窝。

 

“什么也没有。”家丽好奇。

 

“伸进去。”老太太言辞果断。家丽照办。操作完毕,老太太便说回家。家丽嚷嚷着,什么也没有呢。老太太说明天再来。两个人沿着塘边走,一抬眼,见汤为民和几个男孩子玩枪战游戏。家丽已经不跟他同一排坐了。大老汤家的去协调,汤为民调到前排去。家丽仍旧坐最后一排。

 

“干什么呢?”汤为民等几个人孩子过来,“缴枪不杀。”

 

“一边去。”

 

老太太跟上来。几个男孩子见有大人。都四散了。可汤为民不走。老太太问他:“敢不敢下水?”

 

“太凉了。”汤为民答。

 

“手伸进去就行。”老太太说。

 

“那有什么不敢的。”男孩子答得爽快,“上阵杀敌我都敢,还能怕水。”

 

再问家丽,也是义不容辞的样子。

 

于是,老太太领着两个孩子转回船塘子。“让你们掏哪就掏哪,不能乱掏。”老太太很严肃。两个孩子点点头。泥洞洞口不规则,有点水。老太太说掏吧。汤为民先上,里头一摸,老太太说拿出来。他真就拿了出来。是只螃蟹。家丽踊跃,也要上,老太太又下指令。家丽伸手,也掏出一只。如此,一会竟掏出十来只螃蟹。

 

“差不多了。”老太太见好就收。战利品都放在书包里。家丽着急,“还有个钩子呢。”老太太说不用管它。

 

当晚,汤为民留在何家吃饭。

 

主菜,螃蟹。孩子们觉得好奇。连美心和常胜也不太会吃这个。摆上酱油醋。切了点生姜末末。老太太手把手教孩子吃。当然不是文雅型的,家丽和为民都杀鸡用牛刀,下狠手。

 

美心道:“妈你还挺资产阶级。”

 

老太太道:“这是无产阶级,只不过那一天我们刚结婚,我跟着你爸上上海,在外国人的餐馆里,人家都吃这个。”

 

常胜抱怨:“没什么肉,吃来吃去一点点,资产阶级的食物,不实惠。”老太太笑道,明天看不能给你来点实惠。

 

一顿饭,家丽和为民似乎和解了。吃完出门,家丽送为民到门口。为民举举拳头,“何抗美,我不讨厌你了。”

 

家丽不屑,“我还讨厌你!”

 

“一起革命。”为民嘿嘿笑。小孩偏说大话。

 

“革命。”家丽回应。

 

第二天起钩子。钓上来一只老鳖。巴掌大小。老太太切了干葱干姜,放在锅里清炖。美心下班进门就问:“妈你做什么,这么香?不会真有肉吧。”

 

老太太端锅到桌子上,笑呵呵地,“大补,四条腿的。”她还记得张老推的叮嘱。吃四条腿的,才能生儿子。

 

“呦,妈,还分几条腿,腿越多越好是怎么着。”美心笑着说。

 

“人有几条腿?”老太太问。

 

“两条。”美心答。

 

“那不叫两条,胳膊也是腿,只是人站起来了。”

 

“那昨天的螃蟹最补,有八条腿。”美心打趣。

 

“去拿碗。”老太太不想跟儿媳妇掰扯。等常胜一进门就开饭。“清炖马蹄鳖。”盖子打开,常胜说。他识货。

 

“大补。”老太太还是这两个字。

 

一家人围着。都不动筷子。最后老太太说:“这样,家文和我喝汤,家丽吃腿,美心吃身子,身子以上归常胜。”

 

常胜不满,“凭什么我吃头。”

 

老太太道:“吃头才能生儿子,以形补形!”

 

常胜不知怎么应答,只好服从。风卷残云。老鳖被车裂,一顿饭吃得香。老鳖盖老太太也不丢,放在米桶里,说可以防止生虫。只不过米桶里也正经没多少白米罢了。

 

这日,大老汤家的带着民兵闯进何家。常胜、美心都在上班。放寒假,家丽、家文和老太太围着炭盆子烤火。

 

是个女民兵,年纪不大。

 

“何文氏,根据群众举报,说你们有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生活作风,挖社会主义墙脚,捕河里的公粮。”

 

老太太心里一惊。莫不是吃螃蟹老鳖吃出问题了?不应该。这怎么就资产阶级?肯定是大老汤家的或者朱德启家的作妖。

 

“这位同志,我们家是一穷二白的无产阶级,没有资产阶级,也不是知识分子,我不识字,孩子他妈也不识几个字,孩子他爸识几个字,也是工作需要。两个孩子都是革命的小兵。没有资产阶级。”

 

女民兵道:“你丈夫曾经给德国法西斯打工,你儿子也为日本人打过工,不排除是特务。”

 

事情严重了。老太太给家丽使了个眼色,让她赶紧去找人,找美心和常胜回来。家丽刚出门,街坊邻居来了,大老汤家的混在人群里,脸上飘过一丝怪笑。老太太明白了几分。

 

“同志,这里头肯定有误会。”老太太好声好气。

 

女民兵道:“有群众举报,你们吃社会主义的螃蟹,还挖社会主义的鼠洞, 钓社会主义的老鳖。”

 

老太太忙道:“这怎么话的,真的没有,同志,真是不白之冤,得有证据吧,根本就没有的事情。”

 

“有证据!肯定有证据!”大老汤家的站了出来,“搜一搜就有证据。”女民兵跟着几个人动手,家里翻了一遍,终于在米桶里翻出那只老鳖盖。“还有什么话说?”女民兵带领群众问。

 

老太太还想解释。

 

美心进门了,说:“那是在药房抓的药,治疗我的肚子的,我这肚子老生女孩,专门抓的药。”

 

谁都知道美心老生女孩。理由合理。张老推向着老太太,在人群里头说:“是有这味药。”

 

“那螃蟹怎么说?”女民兵问。

 

“真没有。”老太太说。

 

“有人证。”大老汤老婆把儿子汤为民推出来,“儿子,说说,他们是不是逼你在他们家里吃过螃蟹?”

 

家丽进来了,“汤为民!”

 

常胜去洞山办事,家丽没找到他。

 

为民看了她一眼,满是愧疚,“吃是吃过……”声音越来越小,“但好像不是资产阶级的螃蟹,是革命的螃蟹……”

 

“那就是吃了。”女民兵下结论。

 

美心急中生智,“那是为了厂里的酱油和醋的科学研究,不是吃,是研究。”女民兵说还有这回事。刘妈也来了,说我可以作证,是研究,醋遇到螃蟹,会产生不一样的味道,可以提纯醋味。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舆论向美心这边倾斜,女民兵相信了。大老汤老婆跟在后头嚷嚷,“同志,不能被蒙蔽呀同志。”

 

人纷纷出了院子。只有汤为民站在原地。

 

家丽上前给了他一耳光。汤为民没说话,也没躲。老太太上前对为民,“行了,回去吧,真是好人不能做,回去吧,别在这杵着。”为民转身走了。

 

美心叹道:“你说这大老汤家跟咱们家,怎么就死活过不去呢。”老太太深吸一口气:“怎么过去,他们汤家始终认为他老父亲,是因为你爸死的。”美心道:“炮弹也不长眼,要怪怪日本人。”

 

老太太叹道:“作孽。”

提前先看版

《六姊妹》7 要求进步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209317/

前情回顾:

《六姊妹》 1 何家老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6928/

《六姊妹》2 二妹出世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658/

《六姊妹》3 为父报仇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924/

《六姊妹》4 一门一姓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096176/

《六姊妹》5 一张肉票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15241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