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至少还有你(六十四)残留的香味

(2018-04-01 06:03:27) 下一个

储姐的死,让本来已经渐渐散开的这群人重新团结起来。这日,几个人又凑在美凤家中讨论局面。“本来已经觉得没什么了。”美凤说,“可这老储死的不明不白。”子玉问调查结果怎么样。老头不说话。美凤也不遮着瞒着,说暂时没有什么突破性发现,但不得不让人怀疑,老储的死跟钟婉如有关。

 

金顺问:“钟婉如在那家酒店?”

 

老头说我和董老师去看了看,没发现明确线索,现在最关键是,我们对钟婉如的情况一无所知。美凤怕自己人里头有人出问题,故意反着说:“老储要去的那间房我们倒是找到了,只不过,那间房里那一天住着的是一对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疤瘌着急说谁也不敢保证钟婉如不是年轻人。说罢,疤瘌在客厅中间来回走,“那天,我送储姐的时候她的确是去打算给人做美甲,如果是在酒店,显然是约好了的,只不过因为我开车送她,所以提前到了,很有可能提前抵达储姐无意中不小心看到了什么不该她没看到或者不该她听到的,惊慌之余,她赶紧往外跑,那个人没准也在追,所以储姐才会在惊慌失措中出了车祸。”

 

金顺说:“那人应该是伏地魔。”

 

峻桐拉了她一下,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什么?”子玉不明白金顺的典故。金顺说,伏地魔是哈利波特里的人物,是个大恶魔大坏人,我觉得疤瘌分析得有道理,只不过,令人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秘密,能让见惯大风浪的老储都慌不择路。峻桐沉吟,“储姐去见的,应该是个熟人。”金顺说那可不一定,也许是在美妆 APP 上约见的陌生人,只不过那个陌生人刚好住在酒店罢了。

 

不,是陌生人的可能性不大。美凤望向窗外。显然,808 号房间的住户仔细应对过了。事情一出来,他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丝丝没有消除干净的气味。显然是老手。

 

熟人……钟婉如……钟婉如……熟人……

 

“钟婉如会不会就在我们中间?”美凤大胆揣测。疤瘌一惊一乍,说董老师,你这么说我汗毛都立起来了。老头在一侧,眼睛一亮。“那天大家都在哪?”美凤问。从峻桐开始,依次,金顺,子玉,老头,疤瘌,美凤,每个人都说了自己的行踪,听上去没有破绽。

 

警报解除。

 

美凤道:“现在关键点,还是要先找出钟婉如,子玉,说说你知道的情况吧。”当着大家的面,尹子玉有些不自在。她就知道金顺一定传话了。只是,她没想到美凤那么直接。

 

“赵如意的确提到过钟婉如,只是我跟她,并不是一条线上的,这个人有名气,是个生意人,但网上的所有照片可能都是假的。”老头问:“赵如意有没有委托你去找钟婉如?”子玉说没有明确提过。“委托你照顾他在海外的老婆孩子了么?”口气有点像审问犯人了。峻桐在,被这样问,子玉觉得很没面子。

 

“这和老储的死有关?”尹子玉说,“即便钟婉如那有钱,黑钱也早应该变白钱了,很有可能,这个人现在根本就不在国内。 根据包钱纸上的线索,咱们大概也能知道那些钱基本都投在国外。很明显,钟婉如只是一个白手套。”

 

金顺笑说:“台面上能查到的,钟婉如小姐迅速脱手过几套豪宅,国际结算银行有十亿美元无人认领,据说这些钱来自中国大陆,而且就来自上海。”子玉说:“那也不能说明这些钱就是钟婉如的。”

 

金顺说笑呵呵道:“未必是她的,只是她现在不敢出手取回,前面有人倒了,比如赵如意,后面的人可能还在撑着,但照目前的形势看,也撑不了多久,只要后面的人不倒,钟婉如这个台面就必须一直撑着,一旦倒了,她则必须立刻带钱走人,神隐消失,时间不多了,同志们,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上海的几大贪腐派系,已经被我们的政府顺藤摸瓜,渐渐收网,即将落网。只是钟婉如这条大鱼,还没人知道,只是刚好我们有了线索。钟婉如很可能也在观察我们,储姐只是一个意外,但却让一切鱼儿迅速浮出水面,储姐不能白死。”

 

“你说得都对,只是我无能为力。”子玉推脱。

 

美凤对子玉,诚恳地,“你去找过钟?现在不只是钱的事,我们每个人搞不好都有危险,嗯?”峻桐上前,拉住子玉的手,“妈。”

 

糖衣炮弹。子玉心软了。“也没说什么关键的,就提过一句。”

 

所有人耳朵竖起来。

 

“说实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就去陆家嘴找一个姓钟的,起码日子能过下去。”疤瘌提问:“玉姐,你现在并没有走投无路。”

 

子玉苦笑,“搏命抢那一个亿,一场空,现在赵如意也判了,我对得起丁忘川了,就算是存款,也该取出来了。”疤瘌小声嘀咕,这个赵如意对你还挺有情有义……金顺说关键没找着。

 

敲门声起,峻桐去开门,是大红。

 

进门就哭,又埋怨美凤怎么不早点通知她,“好好的,前一阵吃饭还好好的,怎么人说没就没了。”大红梨花带雨,一屋子只有她最像奔丧的。美凤安慰她几句,又说这一阵忙乱,没顾得上。“真不够朋友。”大红还是埋怨。有客,会就散了。大红非嚷嚷着去储姐家再看老储的遗像一眼。美凤只好领着她,跟着老头去储姐那,在大红面前,老头还是呆呆地,保持原样。

 

客厅里一只小供桌。原本是储姐用来供神佛用的。现在自己使了。大红啼哭了一阵,又说要给储姐烧纸。美凤说:“骨灰被她儿子领回老家去了,咱们就在心里纪念纪念吧。”

 

出了门,美凤累了,说要回去吃药。大红见状,也不多留,揩了眼泪跟美凤说保重。到楼梯口,大红忽然想起什么,“老储一走,老头怎么办?”又忽然小声,“我看他眼神还是犯愣。”

 

这问题。美凤一时不知怎么应答。

 

“最好还是送养老院。”大红道。

 

美凤笑说别操心啦,赶紧回去吧,又问,你现在住哪。

 

大红说:“就住我妈留下的那老房子。能省则省,艾瑞克的公司也不行了,经济危机。”

 

“那还在和平饭店请客。”

 

大红说:“面子哇,我们上海人,面子还是很重要的。”

 

夕阳中,美凤看着大红远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也没人通知大红,她怎么就来了。哦,也许是朋友圈。她也许看到了疤瘌发的微信朋友圈。

提前先看版:

至少还有你(六十五)有情有义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8335609/ 

前情回顾:

全本:https://read.douban.com/ebook/3835537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