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至少还有你(五十七)不得其解

(2018-03-19 17:17:04) 下一个

晚上峻桐到家美凤就提了做亲子鉴定的事,说得委婉,但意思表达清楚了。峻桐拒绝得比较干脆,认为没那必要。

 

“求个放心。”美凤再做工作。

 

“放心又怎么样,不放心又怎么样。”峻桐还是觉得无所谓。

 

美凤耐心细致地,“你还小,不能理解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完全跟你有着剪不断的联系的人是多么重要。比如我,我这个年纪,我没有孩子的,但偶尔我也会想,假如我有一个孩子,我的生活会怎么样?”

 

“会有更多麻烦。”

 

美凤一笑,“麻烦即菩提,烦恼也是爱,活在这个世上,就是要不断解决问题的。 父母对孩子是没有假的,子玉对你,只是没有机会补偿。”

 

“不需要她的补偿。”峻桐还是干脆。

 

美凤说鉴不鉴定在你,毕竟是你的事情。

 

不说话了。一会,峻桐问:“你希望我做?”

 

“决定权在你。”美凤强调。

 

“那做吧,麻不麻烦?”峻桐开始铺床。又提醒美凤该吃药了。美凤找到药盒,说对对,这脑子,越来越不好。

 

做法其实很简单。峻桐提供了指甲、毛发,美凤用小塑料密封袋封好,跟子玉一起选了一家私立鉴定中心,做匿名检测。提交上去,六个小时就能出结果。上午交,下午就能取。办好,子玉拉着美凤去逛街、闲晃荡。南京西路新开不久的新世界大丸百货美凤一直说去没得空,凑空正好过去。两个人坐旋转电梯上去,转了一圈,子玉非要给美凤买一件衣服,算是答谢。

 

“都这个年纪了,这里买衣服不合适。”美凤婉拒。虽然帮了点小忙,总不能现要回报。子玉看出来,说那有什么, 老实说,我就当你是我姐姐,你就是峻桐的大姨。美凤说呦,那这个大姨老了点。子玉又嚷嚷着说不老不老。

 

试了一圈,衣服没有合适的,不是尺寸不搭配,就是颜色、款式不适合。看来看去,看中个帽子。淡紫色荷叶边的防晒帽。一看价格,三千多。 美凤觉得贵了,子玉却义无反顾拿下。买了就戴在头上,淑女得很。顶楼是动漫展。美凤怕子玉去看了想到峻桐缺失的童年,便说饿了。于是两个人下楼去吃寿司。

 

坐定了。刺身、军舰都点好,还有鳗鱼饭。

 

“以后怎么打算?”美凤问子玉。子玉说其实想换个城市生活,就怕峻桐不愿意。美凤笑笑,那恐怕不愿意,又劝她,当妈了,该放手还是应该放手。子玉道:“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只是担心,孩子现在还小,书早都不读了,将来成家我不担心,可立业呢,总得有个事做。”美凤反问,说你没吃过我们店里的炸羊尾吗?那小子能干呢,干什么都能成功。子玉说,也是,只能做点生意了,像疤瘌那样,峻桐还算踏实,不过金顺来了之后有些变化。“你不喜欢金顺?”美凤问。子玉说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她就打算这么黑在这?美凤说日子还长,不是说了将来还要找她妈。子玉说,她这么说,咱们也就一听。

 

餐盘上有如意两个字。美凤忽然想到子玉跟过的“贪官”,就是所谓的“老大”,被判死缓那个人。“赵如意被判死缓,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吧?”美凤问得直接。赵如意三个字,子玉从来不提。美凤突然抛出来这三个字,子玉有些吃惊。“那有什么影响,他是他我是我。我也没占他什么。我去纯粹为了给丁忘川报仇。”美凤沿着话说:“赵如意认不认识一个叫钟婉的人。”

 

“钟婉?”子玉拿纸巾揩了揩嘴角,眉头微蹙,做思考状,“没听他提过。”她问美凤怎么突然问这个。美凤说,记不记得老储中枪那事。子玉说不是说有守墓人么。美凤说:“守墓人肯定不是赵如意的人,他那时候已经进去了,没那个本事。”子玉说你的意思是还有人在背后,盯着那笔钱?美凤说钱可能都不是第一要务了。子玉问那什么才重要。美凤说现在也摸不清楚,但如果能见赵如意一面就好了。子玉说几乎没这个可能性。

 

美凤家,金顺和峻桐头碰头,对着美凤记录本上的字。“这是一个金融案子,你看这些词。”金顺指着股票、基金、黄金等关键词。峻桐说应该是有人手里掌握了这些东西。

 

“这两个字也很重要。”金顺指了指“离”,又指了指“结”。

 

“离婚?结婚?”峻桐笨拙地。

 

“你的脑子……”金顺做无语状,翻白眼。

 

峻桐无辜,不懂他的脑子怎么了。

 

“离和结,一定也是与金融有关。”

 

峻桐道:“当然有关系,结婚需要成本,离婚也是。”金顺不耐烦说你们这些人除了离婚结婚还能不能有点别的事。峻桐促狭地,“这是终身大事。”金顺故作生气,“再这样我撤了。”峻桐连忙哄她。言归正传,金顺又说:“离,照我说,应该是离岸公司,结……”金顺百思不得其解。

 

峻桐摸摸肚子,说吃完东西再想行不。金顺问吃什么。峻桐是说下楼看看。金顺说不想下去吃。

 

“那我做一点?”

 

“你还会做饭?”金顺瞪大眼睛。

 

“老厨师。”峻桐说,“想吃什么。”

 

“下碗面条吧。”

 

“吃那么简单,什么面?”

 

“阳春面吧。”

 

“你是要出家?”

 

“阳春面有什么不好,简简单单,才能细水长流。”

 

吃完寿司,美凤和子玉又换了个商场逛了逛,累了,喝了会下午茶,快到时间,两个人叫了车去鉴定中心。

 

到门口。美凤站定,对子玉说,你进去吧,我等着。子玉有些犹豫,眼神里有慌张,对她来说这是大事,身子是紧绷的。

 

“没事。”美凤给她鼓励。

 

尹子玉吸一口气,拎着包,进去了。

 

许久没出来。

 

美凤觉得有些奇怪。沿着走廊向里,想去看看究竟。刚巧碰到子玉从诊室出来。面无表情。包拎着胳膊上。

 

美凤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不,不敢想。

 

“怎么样?”美凤上前,拽住子玉的胳膊。

 

子玉不说话,慢慢往前走。

 

“怎么样啊?”美凤又问,她知道问了也是多余。她心中已经猜到个答案。只是不敢相信。“鉴定结果呢?”

 

子玉还是不说话。

 

走到中心门口,赤白的太阳下,子玉这才猛然哇的哭出声来。

 

提前先看版:

至少还有你(五十八)如果的如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7932220/

前情回顾:

全本:https://read.douban.com/ebook/3835537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