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愚医

若愚,胸无大志,童心龟欲
正文

"医巫同源"一医学领域里的那些"唯心"的成份

(2016-06-20 09:27:49) 下一个

古希腊的多神崇拜中,有一位专管医治的神,叫Asclepius(the God of Medicine)。

他的手里拿着有"医治功能"的杖,杖的上面缠盘着一条蛇。直至现在这个缠着蛇的杖就是一个符号,被用于一切跟医学有关的东西。美国医学协会(AMA)就以这个符号作为它的徽章。

古今中外,医学一直都带着一些"唯心"的色彩。古希腊人拜Asclepius来医治人们的疾病。在中国也有"医巫同源"一词。巫师们用各种巫术驱邪,赶鬼,治病。而占卦,算命师除了预测将来之外,还兼一些心理暗示的功能。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医学己经接近纯物质性的科学。由大到小,逐渐分解人体的过程是直线式的:人体,系统,器官,组织,细胞,分子。连人的思想,心理活动,都是用神经细胞,神经递质,神经分子的联系来作为研究手段。

但是,纯唯物的医学,仍然不能解释和解决很多问题,比如爱与恨,宽容和狭獈,还有很多思维活动。更是有不少人,全身检查都正常,但就是不舒服(焦虑,失眠,难以言状的不适和疼痛,缠累)。医生只好说:你心里面有病。过了一段身心调适之后,症状不药而愈,医药在这里没有施行任何作用。而真正的心理病,就更难用纯物质的科学来解释了。

所以,医治这个东西,如果只是把人体当着纯物质的对象来研究和施治,那连兽医都不如(猫狗都需要人的抚摸)。不幸的是现在的大多数从医机构,研究者,医生都不自觉地接受了这种方式。举个例子。医生在没看病人之前已经有一大堆的电脑资料(影像,病理,活检,手术记录)。很快就可以拟定一个治疗方案。等到看病人时,便可胸有成竹地,用争取时间的方式把治疗方案告诉病人。致于病人的心理反应(压力,恐惧,失去方向)等等,就顾不上了。

不要小看这些"唯心"的东西,它们是病人生存下去的原动力,是生活素质的支撑点,也是医患关系的润滑剂。

我曾经有一个患四期结肠癌的病人。她的整个肝脏都被癌肿块填满了。她是一个牧师的太太(称师母吧)。靠着坚强的信仰,与癌共存了两年半。每次来诊室,牧师都陪伴着她。这两年半的时间,我们互相交流了很多事情,超过了疾病本身。他们每天都为我从事这项"特别工作"祷告。直到她去世后,牧师还特别来医院看我,向我致谢。与他们相处,共同走过那一段路,使我学到很多从纯物质的医学里学不到的宝贵东西。

尽管现代医学界仍然用那个被蛇缠绕的Asclepius的杖作为权威的符号,但是被用得最广泛的,最深入人心的是红十字符号。这个新符号,来源于十字架。它代表爱,代表舍身。它再也不被蛇所缠绕(一种受束缚的象征)。它对身、心、灵的疾病俱治。它深深地印在人们心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今留 回复 悄悄话 赞!所以中国气功是非常有效的。因为它包含了西方的physical therapy,东方的运气,加上自己的心智与心灵一起工作,打鬥身体的病毒,应该对某些病是特别有效。
北美愚医 回复 悄悄话 Yes, Both mental and physical health are equally important. Mental health can "shape" your physical health to some degree.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有时候Emotional health比physical health更重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