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小丘

小说 诗歌 历史漫谈 生活随笔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作品,版权归博主亘古未见的笔名所有
个人资料
正文

《师生恋》番外篇 第五章 婆媳斗法(一)

(2017-06-19 06:51:06) 下一个

李三毛是李二寡妇唯一的儿子。李二寡妇是李村已死去多年的李二爷的老婆。她的大名李荷花早已被李村的大多数人忘却,村里人当面叫她三毛他妈,背地里都称她李二寡妇。

李二寡妇做姑娘时在李村便是一号人物,力大无穷,打架时男人都不是对手,还擅长骂人,三字经、四六体、长短句骂上两三个小时用词上不重样,若遇上骂人良材则是愈战愈勇,在李村论骂架她从未有过败绩。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象她这样河东狮式的女人那个男人敢娶呢?一晃年已三十,万般无奈之下嫁给了同村的李二爷即大名叫李二友的。

这李二友是家穷人衰还又丑又秃,外号人称李二秃子。李荷花生性好强如何看得上这个秃货!但父母急于将她嫁出门,管他是谁呢!在李村村民心中,人生最大的事是男人得讨上老婆生个儿子,女人得嫁出门,否则便是最大的失败者。女人如果嫁不出去,那更是奇耻大辱,因为中国男女比例早就失调,每个村子都能找到几个光棍,但极少看到有女人嫁不出去的,除了得到麻风病!

李二友的父母见自己唯一的儿子年已四十还讨不上老婆,眼看李家便要在自己儿子这一代断了香火,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好来个弱弱联合,李荷花的双亲刚好也有此意,双方一拍即合,万分不情不愿的李荷花就这样成了李二友的老婆。

婚后李二友对李荷花尚可,但李荷花横竖看不上这个又秃又衰的丈夫,气一不顺,就拿李二友出气,小打三六九,大打一四七,李二友遭家暴竟然窝囊到不知道还手,偶尔一次还手后仍不敌,被打断了两根肋骨,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从此再也不敢还手顶嘴。就这样凄惨的凑合了五六年后得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怪病,撒手归天去了!

李二友一死,李荷花又想起他的种种好处来,后悔不已,可木已成舟,不可挽回了!好在李桂花在不停地家暴其老公的同时,竟然也和他造人。前后造了三个儿子,大毛一岁多时病死,二毛两岁多时掉河中淹死,仅剩下三毛,从此李荷花决心将三毛养大,一定为他娶上老婆,给老李家延续香火。

一转眼李三毛又到三十岁了,李三毛除了不秃外,其他方面简直是他爹的翻版,又丑又衰,自然没人愿意嫁他,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重复上一辈的故事,再次弱弱联合,娶了邻村的悍妇柳一秋

柳村的柳一秋嫁过来后,婆媳两人都知道对方不是善茬,因此都格外小心,如同当年两个超级大国实力相当又都有核武器这个大杀器,反而维持了一个基本的和平局面,何况柳一秋干活干得好且很快又怀了孕。

柳一秋的怀孕让李荷花这个婆婆心里是荷花朵朵开,对儿媳由以前的不冷不热变得现在的热情过度!不让儿媳干重活,有好吃的先让给儿媳吃,柳河东多少有点感动,等到五六个月肚子显出来后,李荷花更是喜出望外,种种迹象表明,儿媳生男孩是八九不离十!

柳一秋肚子往下坠,喜欢吃酸、咸食物,比以前能吃,更勤劳且动作利索,这不生男还能生什么?隔壁的杨二妈连生五个儿子,也附和李荷花的说法,李荷花就更深信不移了,小心奕奕的伺候着儿媳,坐等瓜熟蒂落,自己的心愿达成!本来李荷花想拉儿媳提前做一个B超,看看是男孩女孩,但当时医院严格规定严禁告知家长孩子的性别,若要做B超的医务人员违规告诉你孩子的性别得花大价钱!李荷花自然花不起这个钱,再说儿媳生男孩是板上钉钉子十拿九稳的事,也就没有坚持做那个查问胎儿性别的B超。

一转眼预产期即到,为保生产安全,一向极吝啬的李荷花竟坚持多花钱送儿媳到七、八里外的镇医院待产。送到以后,暂时见儿媳的肚子还没什么动静,李荷花想起家中有一只快成精的老母鸡,炖汤是极有营养的,生孩子前喝汤吃鸡后儿媳会有力气生养,于是她向儿媳及医生打了一个招呼后,急急忙忙赶回去杀鸡炖汤。

回去将鸡汤炖好后,她没有片刻地停留便撒开两腿往医院赶去,到了医院没想到儿媳竟已将孩子生下,李荷花顾不了许多,立刻问柳一秋生的是男是女?柳一秋期期艾艾地还没有答话,她就一把抢过孩子,一看是一个不带把的女孩,当时就如五雷轰顶般地呆立当场,所谓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一会儿缓过神来便将满腔的失望和愤恨情绪向柳一秋排山倒海的压了过来!

“老娘一连生三个男娃,你怎么就一个生不出来,白糟蹋了我那么多钱!竟生出一个赔钱货来,你这个扫帚星,嫁过来是要来绝老李家香火的,亏老娘来回跑了二十里路为你炖老母鸡汤!生不出儿子来,老娘的鸡汤给猪狗喝也不会给你喝,骂罢,账也不结,提着保温杯扬长而去!”

柳河东刚生过孩子,气力还很虚,被李河东当着病房里十几个人的面胡搅蛮缠地乱骂一通,气得昏厥过去,过了一会缓了过来,当着众人的面发毒誓道:“我柳一秋如果再给李家那怕生出一个蚂蚱来,就遭天打五雷轰,我不将那李老狗家搞得鸡犬不宁我就不姓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