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小丘

小说 诗歌 历史漫谈 生活随笔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作品,版权归博主亘古未见的笔名所有
个人资料
博文
周展篷绝对没有想到在黑龙潭监狱会碰到老熟人梅道竹!梅道竹是邻县县中的副校长,五年前因乱搞女学生被定了个强奸罪,判了十年有期徒刑,此事在江城市教育界是人人皆知,梅成了后来江城市教育界严抓师生恋问题的反面典型。老周和老梅当年在江城市委党校一起脱产培训过,两人住同一个宿舍,关系较铁,没想到竟然在黑龙潭监狱中重逢,成了难兄难弟! 老周因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李荷花回到家,先将鸡汤热一热,喊三毛来同吃,不一会功夫,母子两人就将肉吃尽,汤喝光。李荷花抹了抹油嘴后对三毛说:“你那不挣气的老婆生了一个赔钱货,白糟蹋了我很多钱,你不要去接她了!让她自己回来!” “她身上没带多少钱,怎么结账呢?另外还有车费呢!” “让她自己想办法,先借一点以后让她去娘家靠一点来还。我们得准备生二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李三毛是李二寡妇唯一的儿子。李二寡妇是李村已死去多年的李二爷的老婆。她的大名李荷花早已被李村的大多数人忘却,村里人当面叫她三毛他妈,背地里都称她李二寡妇。 李二寡妇做姑娘时在李村便是一号人物,力大无穷,打架时男人都不是对手,还擅长骂人,三字经、四六体、长短句骂上两三个小时用词上不重样,若遇上骂人良材则是愈战愈勇,在李村论骂架她从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李三毛撑不下去的主要原因,除了被王耀武等不停顿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外便是每天干的活太繁重了! 黑龙潭监狱有一个水泥厂,在本省范围来讲至少也算中型水泥厂,本监狱所谓的劳动改造便是在水泥厂从事超高强度的劳动。 周展篷家里人每次来探监送温暖(注1)时都会上下打点一下,加上他是财经学院毕业,又主管经济工作多年,做得一手好账,尤其擅做假账,很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梅岭县教育局常务副局长周展篷连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会改为劳改犯,并且是有期徒刑十五年的重刑犯!如果不是结发妻子厚着脸皮走夫人路线求得章县长出手搭救,只怕是早已过了奈何桥了! 两年前正准备接章局长的位置,谁知道到嘴边的这块肥肉竟给梅逸凡叨了去,当时他恨不得立马吞掉这块梅菜扣肉,可是冷静下来一想,能怪梅逸凡吗?谁不削尖脑袋往上钻营呢!何况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资深网友通常会有一两个马甲,有时用来与网友斗斗嘴,有时用来为自己或朋友叫叫好,其运用之妙因人而异,时人已司空见惯。近来读红楼,竟然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二百多年前大文豪曹雪芹居然可能也有马甲!这话可不是老亘我凭空捏造,可是红学界的多年研究成果哎! 脂砚斋是《红楼梦》抄本系统《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主要评点者。脂砚斋的批语在红学界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沈飞鸿书记重返梅岭县政坛后,政治形势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文革的后几年,城头大王旗不停地变幻,梅岭县的政坛人物不停地洗牌,但沈飞鸿却始终屹立不倒,究其原因是他身后有一个极高明的军师罗三国。 罗三国仿毛主席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向沈飞鸿提出了登龙三策即“多挖洞、广积源、不称霸”。 “多挖洞”即狡兔三窟之意,“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3 20:31:31)
英雄起兮赤县东,抗击倭寇露峥嵘。 苏中七战传捿报,淮海鏖兵建奇功。 天妒英才常不寿,人忌凤雏转成空。 沉冤半世终未雪,人生长恨水长东。 押中华新韵第十八韵东钟韵,未论平仄。 岳父英雄也,才貌双全,二十岁已统兵近千。因才高气傲,遭顶头上司伙同他人设局陷害,后大半生被踢出体制,整他之人最终官至本省副省长,故沉冤一直未雪,等到此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3 10:41:47)
上甘岭前一柱香,苏皖大地驰骋忙。 悬壶经年锱未取,清明时节泪千行。 用中华新韵江阳韵但未论平仄。以此打油诗纪念已去世刚好十周年的父亲。 注:首句指父亲曾参加志愿军赴朝参战,但未实际参加上甘岭战役。做后勤保障工作的医务人员。在此纪念所有已经去世的志愿军将士! 第二句指他十二岁参加抗战,为新四军送鸡毛信。 第三句指他业余时间几十年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期间的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梅岭县柳镇西街头一座破庙门口,一个细高个戴着黑头套的男人机警地四处望了望后,便轻轻地推开破庙的门。 此人身穿黑色夜行衣,头套上露出的两只眼睛闪着精光。只见他压低嗓音叫道:“沈书记,沈书记!”庙里除了老鼠的吱吱声外,没有人回应。黑衣人见无人回应只好向墙角里的一张床摸去,床上睡了一个人,黑衣人推了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