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渐行渐远的故乡

(2019-03-10 00:15:56) 下一个

改编去年两篇

去年此时父亲过世,独自回去一星期办理丧事,太太留守美国照看生意和家里事情。在京我住在母亲家,弟弟又像小时在我旁边屁颠屁颠的,亦步亦趋,每天和我几乎贴身跟随,也住在一起陪伴母亲。我们俩和前年癌症过世的妹妹情同手足,很小的时候,妹妹还没有出世,我和弟弟同床共被,北京话有句歇后语:被窝里放屁~独闷。我放屁的时候,猛的把被头往上一拉,死死扣住两人的头,打虎亲兄弟,有屁须同享,接下来就打成一团.....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现在的天安门实行行人安检制度,四面八方通往天安门广场的路口全都设了关卡,多是外地人去。长安街上的汽车倒是畅通无阻,我让上大学的侄子开车,他爹,他奶奶,他大伯我四人一车,先绕一下禄米仓,原总后老巢,再上长安街,从东往西一直开到原海军司令部,都是老太太曾经芳华绝代的地方兜了一圈。再往南弯一下原八一电影制片厂,先父工作过,我儿时的乐园。回程路过北海公园团城,默默的行注目礼,何曾几时,在这里陪老父观赏历朝碑刻,空荡荡的展厅只有我们两人。

老百姓有自己的活法,家门口“紫光阁”一碗豆腐脑、一个糖油饼、一个炸糕、一个牛肉包子,十来块钱,把我撑的饱饱的。我这个人能屈能伸,我估摸着来美国多年的假洋鬼子去不了那个环境,左边一个饱嗝,右边一个响屁,立马就饱了。我回家这么几天,不能让我妈去吃“紫光阁”,马路对面是“金鼎轩”,古色古香,环境优雅,就是木头椅子硬点,屁股骨坐的生疼。一碗豆腐脑是"紫光阁"三倍价钱,我怀揣着美金回去,腰里别个死耗子,硬充打猎的,带一大家子“撮老莫”一顿撮掉两千块,一人一份的莫斯科红菜汤就六十八,一个个眼睛里放光,好吃的连耳朵都动起来,爽!但撮的我着急上火,还没敢撮鱼子酱这种名贵菜,否则非要了我的盒钱,在"金鼎轩"喝几碗豆腐脑是喝不穷滴。

每天早上我们母子三人在"金鼎轩"吃完早点,回来休息会,上午出去逛逛。王府井早已经封闭成步行街,让母亲推着轮椅,走累了我们俩推着她走,中午下馆子吃饭,其他人要上班上学,有时间就加入,没时间随意。国内人有午睡的习惯,我也只能在这个时候溜出去看望一下老丈母娘,见了个从小玩撒尿和泥、骑马打仗的中小学同学。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午睡时间,有时一个人懵懵懂懂的闲逛,寻找陈年旧迹。坐9路在前门楼子下车,穿大栅栏到琉璃厂,上大学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溜达,弄点宣纸线裝书,兜里要是剩俩蹦子就来一串糖葫芦,解解馋。黄金难买少年时,人无两度再青春。时人不知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现在来它两串,吃一串,拿一串玩玩,尿盆子里和面,要的就是这个劲!

下午我弟弟安排好母亲晚饭,她喜欢独自一人看连续剧,然后我两就满世界撒欢。我回去最高兴的是我弟弟,每天形影不离,走在大街上哼着小调,手舞足蹈,偶尔撞到行人,被骂一句:

“你丫的有病啊?”

其实我喜欢一人健步闲逛,看房压马路,压根不会去想哪里安全不安全,老婆自然会打电话来罗里吧嗦,我弟弟瞅不冷子接过电话说道:

“嫂子,自打我哥一下飞机,我就采取了盯人战术,二十四小时在我的视线之内,他连去找他狐朋狗党吃饭的机会都没有,我特地请了一星期假陪我哥,到时保证让我哥全须全尾的回去!”

小时候,父母带我们三兄弟妹去玩动物园,然后就去隔壁吃大名鼎鼎的莫斯科餐厅。两年前我妹妹癌症去世后,我在两篇纪念文中写过,初中生的弟弟怀揣五块钱,带着上小学的妹妹“搓老莫”的故事。我们家有老莫情结,上大学时我带老婆去搓过多次,那会子叫同学。出国后每次回京全家必定会去搓一顿老莫,每次还都要那几道吃了几十年的菜,首都沙拉、俄罗斯红菜汤、罐焖牛肉、黄油鸡倦、奶汁烤肉杂拌.....吃什么不重要,为的是怀旧和情调,重温芳华和童年。

人生如梦,弹指一挥间,家庭虽然添丁后继,但环顾四周已然少了两人。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年年岁岁菜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面不知何处去,佳肴依旧笑春风。

弟弟是科班厨师出身,一直从事餐饮业。妹妹和癌症顽强搏斗了十四个春秋,复发过三次,期间经常入住医院治疗。弟弟抽调服务生去陪床照顾,自己精心烹调美食佳肴,用保温盒装好送去。天不随人愿,家中最小一位却最先踏上天堂之路。妹妹刚去世之时,弟弟每每从手机一看到我写的悼念文便泪流满面,月缺终会再圆,月圆人却不见。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父亲最后在医院的这几个月,弟弟只上半天班,医院的伙食强差人意,我弟弟将鱼虾剁成烂泥,加大米蔬菜熬成糊状,每天和我母亲分别送去医院,披星戴月,不辞辛苦。春节前和我通电话的时候,声色哽咽:

“大哥,估计我给爸做不了几顿饭了,我尽力了。”

一语成谶,我父已乘黄鹤去,慎终追远泪如注,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魂牵梦萦,回归现实。也就一两年的时间,北京的小黄车已经呈现铺天盖地之势,用起来真方便。我们两兄弟走累了就打开两辆自行车骑,路过咖啡店,把车一锁,进去坐会,喝上一杯。国内的人现在身上都不带钱,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可以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晚上我们随便找个小餐馆,弄点小菜,一盘酥焖带鱼,一盘京酱肉丝,一盘芥末墩儿,烤羊肉串随意,几个门钉肉饼,分一碗打滷面,一扎生啤,偶尔弟媳及侄子带女朋友也会加入。平民百姓,衣食住行,没什么诗和远方,只有苟且和眼前。

饭后在弟弟东直门的家喝杯清茶,聊聊家常,然后步行骑小黄车回团结湖母亲家睡觉,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我俩延亮马河畔,穿过农展馆,有时绕道朝阳公园,好风如水,稀星数点,轻染花香,信步若闲。清风明月本无价,万家灯火皆有情。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不着' 的评论 : 我父亲也住过邮电医院,在西单那里。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la' 的评论 :渐行渐远 回去的感受变了。
闲不着 回复 悄悄话 有老人在家就在。来自于北京的我在北京已经没有家了。五年前的初冬协和医院西院(原邮电医院)送走了她老人家…读过您的这篇心悟,也还是老泪纵横。虽然仍然每年回北京,感觉绝不如从前。不只是老人走了,而是京味也快走光了。真的谢谢你给我带来的许多回忆。出来二十多年了,除了些许回忆我们剩下的还有什么?
anla 回复 悄悄话 俺们是邻居,哭,回不去了。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再次谢谢各位读帖
yajoe 回复 悄悄话 感人的文字,字里行间流露出对父母、兄弟、姐妹的真情。敬佩! 春节期间会北京看望父亲,老人家也是身体欠安,所以看你的文字,有格外的感慨。 我也是东城长大,现在回北京也住在团结湖,在此向你这位“邻居”问声好。
基多山人 回复 悄悄话 “没什么诗和远方,只有苟且和眼前”-只有活到一定的年份,才会有的感叹!
彩叶 回复 悄悄话 本以为自己已经不再留恋那块地方,老兄此文竟然又勾起一些思乡之情。
穿高跟鞋的猫 回复 悄悄话 好文采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茅斌骚客' 的评论 : 广东话能听懂,土话就不行了,和上海话水平差不多。
茅斌骚客 回复 悄悄话 新会属四邑,梁启超同乡,以前电影大佬司徒慧敏就係四邑嘅人,但不是新会。文学城另一位仁兄“我冇醉”亦係四邑人。不过你的文章京片儿重啲。:-O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茅斌骚客' 的评论 : 老广的话基本能听懂,原籍新会。
茅斌骚客 回复 悄悄话 老兄,还说有老广背景,整就是个老北京。细个嘅蛊惑好生鬼,一开头就把人吸引继续读,而且係屏气一口气读下去的节奏。你细佬好得意,你真係lucky,谢谢你的好文章。
karenkn 回复 悄悄话 写得感人!我大学毕业那年大哥大嫂特意请我在老莫吃饭, 看见老莫好亲切
老田321 回复 悄悄话 满满的亲情,从心底流落笔尖。又看又感动。
anothertreeinthedese 回复 悄悄话 被窝里放屁那段太坏了哈哈哈哈
sarin 回复 悄悄话 家庭和睦是福呀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浓浓的亲情,谢谢分享。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感人,大赞!
mamacao 回复 悄悄话 你弟弟真好!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看得泪湿湿,老朽幸福幸运,手足情深意重,父母家庭和睦。人生就是不断的告别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细细读来,字字感人!羡慕你家亲情浓厚!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各位读帖,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我们只能活在当下,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
xiaofengjiayuan 回复 悄悄话 是呀,爸爸最近发消息回来,老家的老屋要拆迁了,在哪儿活了一辈子的100岁的奶奶也要被迫搬城里了。。。寄放我童年时光的地方很快就要消失了,变成城里的一个工业园区。。。留着一家人烟火气息的老屋,那条绕村而过的小河,河堤的柳树,田埂的猫尾草,我读书的小学校,温暖的外婆家,我渐行渐远的故乡, 都要消失了
睁眼看看 回复 悄悄话 真感动人,你们一家人的关系那么和睦,你有个好弟弟。
清风不识字 回复 悄悄话 羡慕你们的兄弟妺的感情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先被朽兄描绘“紫光阁”的“牛气”和老莫的奢华逗乐,朽兄回忆妹妹和老爸最后的日子又让我湿了眼睛。朽兄父母兄妹情深意切,温馨感人。朽兄还有老妈,家还在,珍惜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