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闺奁旧事—丹青约(五)

(2019-04-05 12:16:16) 下一个

男子的指尖轻触象牙上的花鸟,一边摩挲一边说道:"我已下诏逊位,将军已得到想要的,还不走么?"那名将军面色一怔,随后惆怅叹息道:"太上皇不要怪我们。我等是为上皇着想。您的帝位来路不正,异日渊圣来归,您何以自处?"

男子脸上始终云淡风轻,仿佛说话的人是空气。那人无趣地离开,先前出现的老太监带着几名怯生生的小黄门进来,指挥他们把被褥铺好,对着一直发懵的我苦笑道:"苗将军只允许十五个内侍给官家使唤,还都是新来的。若有伺候不周的地方,还请小娘子多提携指点。"又指着我对那几个道:"这是吴小娘子,官…太上皇驻跸扬州时招募的扈从。"我愈加发懵,那男子大概察觉出我的异常,叹气道:"看来尚未从惊吓中恢复过来。早点睡吧。"说完挥手让内侍们离去。

我昏沉沉地躺在简陋地铺上。他仍蜷坐着呆看那对耳钉。黑暗中传来他一声叹息。"若有东山再起日,我绝不能再让任何人有挟制我的实力,尤其是手握重兵的人。"

他不再说话。静谧的黑夜使人心宁。我把经历的奇幻景象反复回味,大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应是很幸运地得到了阎王爷的垂怜,看我死得实在冤,生死薄上大笔一挥,我得以两世为人。唐贵妃的肉身已死,魂魄从阴间转世附着在了某位姓吴的女子身上。从禅房里仅有的家具式样,还有方才那些人的穿着来看,这应是大明之前的年代,而身旁这男人…我脑中回顾着前世所读的史书,这么年轻就退位做太上皇的没有几个。北魏拓跋弘?这位可怜的皇帝十四岁登基,十八岁就当了太上皇,可谓史上最年轻的太上皇。可是拓跋弘不是被军人胁迫着禅位的,与方才看到的景象不符。我又把刚才几人的话回顾了一下。官家…苗将军…帝位来路不正,渊圣归来何以处?我猜出这位是谁了。

他是赵构。

从阴间转阳的欢喜忽然退却,我重又陷入哀伤中。此人以擅杀民族英雄岳飞而被后世诟病,我怎么成了他的身边人?看来阎王对我并没有特别厚爱。不仅不让我还魂武则天过把女皇瘾,还让我重生于这个民族最为屈辱的年代。这时候离姓赵的越远越好。越是上层贵族女越悲惨。金枝玉叶们象牲口一样被皇帝折价抵给了金人,一个公主折三十万缗,郡主合二十万缗,每种身份的女子都给定了价,看今日情形我还算很幸运的了,没给俘到金国去做性奴。

我翻个身,再次回忆史书上关于他的记载。靖康之难前夕,康王赵构被授予兵马大元帅一职,派往河北大名府驻扎,招募百姓从军抵抗金兵,所以金人攻破东京押解徽钦二宗及全体皇室北上时,他成了唯一漏网之鱼,随后在应天府自立为帝,改年号建炎。山河残破疮痍满目,烂摊子上建立起来的政权弱得象根草,要兵没兵要粮没粮,刚满二十岁的皇帝堪称光杆司令,连辅佐他的大臣都找不到,大臣全给俘到金国去了。即位后龙椅还没坐热金兵就杀了过来,好不容易灭掉的赵宋岂容他死灰复燃。要啥没啥的皇帝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路狂逃,金兵在后面穷追他在前面猛跑,每回都是刚到一地就被赶上,气都没喘匀再次接着逃,从河南应天府渡过黄河,到扬州,再到镇江,再到杭州,再到越州,再到明州,再到定海,最后干脆到了大海上。他把他的朝廷塞进了四只船里,在海上漂了四个月,正旦都是在海上过的。金人看得见,抓不着。他们没有船,只好望洋兴叹。回忆到这里我不禁对身旁这个男人多了几分理解和同情。如此狼狈的逃窜让人记在史书里真的很丢脸,但在明显打不过敌人的时候还去送死就不仅是丢脸,更是愚蠢。让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后人嘲笑去吧,命比什么都重要。唯一一个皇室成员也被金人捉住了,对光复汉人政权又有什么好?只要一息尚存,就有希望。横竖你打不死我,我的生命力象蟑螂一样顽强。

一路逃窜的同时,还要不断承受手下人背叛的打击。刚刚目睹的这个应是'苗刘兵变',这之前还发生过几起。他的帝位是自立的,不是他父亲徽宗传给他的。因此他总要受到合法性的质疑。这一回的叛首苗傅和刘正彦是保卫赵构的侍卫长,这才更令人恐惧。危难之时遭遇贴身保镖的背叛,是怎样的凄凉。苗刘二人因不满赵构给予的待遇,用刀逼迫赵构让位,我的魂所附的这个吴娘子挺身护主,慌乱中遭遇误伤昏了过去,再醒来时赵构已下台,被赶到了杭州城外的显忠寺里居住,帝位按苗刘的指定,禅让给了他三岁的儿子赵旉。我醒来时感觉到他牙齿发抖的景象是真的,他表面上的淡漠不过是在掩饰内心巨大的惊恐。我不担心,因为我已知道这次兵变很快就将平息,所以我才没有资格轻视他的胆小,事后诸葛亮评判当事人,自然轻松。对他来说,这样轻易就被小兵从皇帝宝座上拉下来,幼小的儿子操纵在乱军手里,能否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都不知道,他又凭什么不恐惧呢?

后来的事果真如史书上记载,驻扎在外地的宋朝旧将张浚等人听到政变消息后率兵前来营救,赵构复位,处死了苗傅和刘正彦,此次政变一共才持续了二十二天。

但它对赵构的刺激是巨大的。接下来的打击更大--他的亲生子赵旉,从生下来就跟着他颠沛流离四处惊慌逃窜,本就瘦弱多病,沿途缺医少药,经过这番'登基垂帘听政'的折腾后,没几个月就病死了,还不到四岁。

他抱着儿子小小的尸体,在大雨中发疯一般地奔跑哭嚎,哭声之凄惨,令每个听到的人落泪。只有我知道他为何如此悲痛绝望。常年如惊弓之鸟一般,有点动静就跳起来没命的逃,身旁护驾的随时可以要他的命,号称拥护他的将领随时可以叛变投敌。除此之外还有世人的嘲笑,金人的羞辱,一腔热血的爱国者们看到他所做所为的嫌弃失望,所有这一切凝结成巨大的压力,压的他精疲力尽。他已不可能再有自己的孩子了。

其实他原本是令金军统帅斡离不都为之震撼的勇士。靖康国难的前一年,金军大举南犯,要求钦宗送一个皇子到金营为人质。十九岁的赵构慷慨请行,主动将这危险的差事承接下来,而其他的皇子全在哆嗦。赵构在凶悍的敌人面前镇定自若,同去的宋臣张邦昌吓的整天哭泣。斡离不将他们扣留了十多天,赵构每日读书写字意气闲暇,斡离不大觉惊奇,拿起自己的一石弓在他面前比划想要吓唬他,不想赵构看完了冷淡一笑,"借宝弓一用",毫不费力地将弓张满,一旁的斡离不目瞪口呆。"元帅大概有所不知,我双臂挽弓至一石五斗。您这张弓,未免太轻了。"

这样的赵构在一两年之内变得胆小如鼠,稍微有一点风险都避免去冒。这短短的两年中反复遭受的背叛挫折打击和绝望,又有谁人能体会。人之所以无畏,很多时候是因为无知。后来出现的那个秦桧,二十岁时不也是坚决要上战场抗金的勇猛义士么。往往越是激进彪悍的,在真见识到危险时越脆弱。假如政变、丧子、身体缺陷还不能把他打趴下的话,接下来杜充的叛国投敌,直接让他陷入了长期的抑郁。他对杜充不可谓不好,这个既残忍又无能还贪生怕死的文臣丢掉了长江以北所有的领土,他依然慷慨给予杜充高官厚禄,忍受着天下人'主上昏聩'的嘲笑指责,不就是想培养出自己的人马么。他以为杜充会感激从而忠心听命于他,可惜这一次又是所托非人。杜充投降金国的消息传来,他把自己关在小屋里,连续几日不吃不喝,只神情呆滞地喃声自语,"我对他那么好,他为什么还要背叛我呢?什么还要背叛我呢…"

从此他再没有笑过,终日沉默寡言。即使我们终于在南方站稳了脚根,对金人初步有了还手之力,他也没有展颜。陪伴这样郁郁不得志的男人对我来说真的很难。但既然转世投胎不是我能选择的,也就没必要非跟着后人的眼光一起轻视他,事后诸葛亮人云亦云。能够成为盖世大英雄身旁的红颜固然幸运,守着一个胆小,胸无大志,悲观谨慎的男人也并非就那么不能接受。世上还是普通人居多,谁规定皇帝就必须优于凡人,又不是选出来的。

这些年我天天身着戎装守护在他身旁,他感激我对他的体贴,也喜欢我讨巧的性格,我的身份从他的婢女一路进封,到夫人、到才人、再到婉仪,直到贵妃。我成为了他最为信赖倚靠的女人。但他不会立我做皇后的,因为这个位置是他的元配、当年的康王妃邢秉懿的,他即位时遥册邢氏为皇后,始终虚位以待她的归来。邢娘子和他的母亲韦太后,还有他五个尚在襁褓中的女儿,和所有皇室女眷一样都被掠到了金国,进了浣衣院,惨遭蹂躏。从北方传回的消息,这婆媳二人,在很长时间里共侍一夫。很多时候我会感叹上天对人的不公,为何将所有的奇耻大辱都降在同一个人身上,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没有做错任何事,只因为他脱生为宋徽宗的儿子,也因此很是佩服他的承受力,换一个只怕早已彻底沉沦。

终于令他走出阴霾,重展欢颜的是岳飞。

"智勇兼资,忠义尤笃。计无遗策,动必有成,勋伐之盛,焜耀一时!有臣如此,顾复何忧!"他手里拿着岳飞给他的一份战术策略札子,激动雀跃。多少年没见他这样高兴了。"鹏举乃上天赐予朕之良驹也!有他在,朕中兴北伐,收复失地,迎回父兄,指日可待!"

我看着他眼中的光彩。我不认为那是他假意做出来骗人的。"官家可还记得当年苗傅那句话?他日渊圣皇帝来归,官家何以自处?"他一愣,我接着说道:"妾知道有位皇帝,也是以藩王继统,也是因为皇兄让北方强虏掠了去。那个皇帝在迎回哥哥后,轻而易举就被哥哥干掉了。说到底,有两个字你们绕不过去:正统。"我看着他道:"官家也想让后人称做'代宗'么?"

他的笑容渐渐淡去。沉思片刻后说道:"大哥即使回来,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了。我也听说民间揣测我不积极主战是因为贪恋皇位,害怕渊圣归来将我取代。也许后世也将这样评判我。随他人怎样评判去吧。"

他的神情很是淡然。“复中原,迎二圣是我自己写在即位诏书里的,是从国难那天起就立下的志向,是我为人子为人弟必须秉承的孝道,更是我朝的立国之本。正如你所说我的帝位本就缺乏正统,我再不思进取不顾父兄蒙耻偏安享乐,那我还有什么是让天下人拥戴的呢?本朝尊儒,以孝治天下,我若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位子我一天都坐不住。我不惧怕大哥回来,我怕的是金国不放他回来,而将他送到汴梁立做儿皇帝。那样我才真的陷入了危机。如果大宋复国的话,哪怕只是个傀儡政权,我这南方的朝廷也再无存在的理由。所以我必须尽快将他们迎回,不能让他们成为金国摆布我的人质。以前颠沛动荡无暇北伐,现在好不容易安稳了些,也有了点钱财打仗,而且,我有了岳飞,不世出的栋梁。祖宗德泽天下,二百年民心不忘。当乘此时大作规模措置,安能郁郁久居此乎?”

“官家就不担心太阿倒持,或是尾大不掉么?” 我紧盯着他道。他摇头:“别的人也许会,鹏举不会。他品格完美,是我擢自布衣一手培养起来的,倚之为心腹。而其他将领都是先朝旧部,倚仗资历拥兵自恃,不尊朝廷。这也是我一直不敢贸然北伐的原因之一。我表面上是皇帝,其实真正属于我、只听命于我的军队没有一支。现在不同了。我有了岳家军,只忠心于我的力量,我不再只是任军阀随意摆布的旗帜。”

能把这样一个畏惧武将为虎、被手下人反复打击反复玩弄直到吓破了胆的人鼓舞出斗志,岳飞的能力令人叹服。入寝前他又从枕边拿起那个漆盒,象牙的光泽在宫烛映照下柔如月光。即使在最慌乱的逃亡中,他也不忘将这盒子带在身上。今晚他对着那耳饰,露出恬然的笑。"终于有希望能将母亲接回来了。还有秉懿…我被大哥派往河北之前与她作别,她摘下这对耳饰,哭着对我说,见此环如见妾身。我安慰她不久就会再见面,谁想这一别…"

他从未对我提起过这些。看来此刻他的心情真的很好。

"这对花鸟是我刻画的,在我十三岁的时候。那年爹爹赏赐后宫嫔妃每人一件异域进贡的珍品,然后又突发奇想,以前就有很多次了,他在玩乐上丝毫不缺创意,这一回他要妃子们用得到的珍宝装饰自己,于中秋家宴日展示,他观赏评判,看谁构思最巧妙,谁最会装扮自己。我娘是很低的婉容,只得到几颗三佛齐的象牙珠,她想不出该怎样装扮。那时我正在翰林书画院精习丹青刻石,你也知道这都是爹爹喜好的,我为博其欢心很小就开始练习翰墨,并且跟从良师苦练骑射弓马,无论寒暑日日不辍。我始终憋着一口气。母亲默默无闻,我就偏要在诸皇子中出人头地,定要成为文武双全的国家栋梁,给娘争口气。凡是爹爹喜爱的我都拼命去学,没日没夜苦练。他最钟情的便是丹青翰墨,我见到娘的象牙珠,突然就来了灵感。刚巧画院收到了爹爹画的《梅花绣眼图》,我便照着那图,在象牙面上微刻出这对花鸟,又叫匠人包了金边打制成耳饰。比美那日爹爹见了果然交口称赞,在此之前从未有人做出这样精细的微画,还是他的画。那次我为娘赢得一晚御幸,仅此而已。娘却把这对饰品当作珍宝,以后的每一天都戴着,直到我长大,主动请缨出使金营。那天娘象疯了一样跪在爹爹面前,不住叩头悲泣,求爹爹不要让我去,她就这一个儿子。我得知她去求情赶去阻止的时候,她已磕的钗环散落,这对耳环也掉在了地上。我扶起她,收拾好地上首饰,告诉她我一定会不辱使命,活着回来。果然我做到了,赢得了所有人的刮目相看。

在金营时完顏宗望见我臂力惊人,从不害怕,以为我是假冒的皇子,扣了我十多天后就放回来了,说要换人,点名要五哥接着做质。五哥去了以后不久就给他们杀掉了。我回来后娘进封贤妃,因为我立了大功,她终于扬眉吐气了。那是我们最幸福的日子。娘把这对耳环送给了邢妃,我见她很喜欢,又用上回剩下的一粒象牙面,专为她刻了一个戒指,构图取材于爹爹的《桃鸠图》和崔白的《竹鸥图》,鸟雀罩染石绿色,在典雅中透出浓艳,所栖的蓼叶被疾风吹向一边,画面随小却极具动感。在我们分别的时候,我把那个戒指给她戴在手上。"

他娓娓道来往昔追忆,目光始终未离开那对耳饰。"我赠予她戒指,她留下耳环。本属同一人的饰物却也随着动荡的岁月天各一方。不过现在好了,"他神情喜悦,憧憬着未来:"她就要回来了。"

他期待的景象没有实现。回来的只有物,没有人。绍兴六年有金国使者抵临安,带来了邢娘子病卒的消息。同时带来的还有那只戒指,她在临终前托予金使,恳求他们带回故土。此生人不得团圆,唯愿物得团圆。

他向金使索要她的梓宫,被拒绝后,他握着那戒指呆坐了一个下午。之后将带有他体温的戒指放在那对耳环旁边,盖上漆盒,对中书舍人道:"拟亲征诏:南北之民,皆吾赤子。中原未复,二圣未还,循当渐图恢复,若止循故辙,为退避之计,何以立国?车驾即日驻跸建康,会诸将议事行在。韩世忠据承、楚以图淮阳;刘光世屯合肥以招北军;张俊练兵建康,进屯盱眙;杨沂中领精兵为后翼以佐俊;岳飞进屯襄阳以窥中原。诸将相协力,以图大业!"

**********************

文中涉及的史料:

《宋史·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高宗一》"讳构,字德基,徽宗第九子,母曰显仁皇后韦氏。资性朗悟,博学强记,读书日诵千余言,挽弓至一石五斗。靖康元年春正月,金人犯京师,军于城西北,遣使入城,邀亲王、宰臣议和军中。朝廷方遣同知枢密院事李棁等使金,议割太原、中山、河间三镇,遣宰臣授地,亲王送大军过河。钦宗召帝谕指,帝慷慨请行。遂命少宰张邦昌为计议使,与帝俱。金帅斡离不留之军中旬日,帝意气闲暇。斡离不异之,更请肃王。癸卯,肃王至军中,许割三镇地。进邦昌为太宰,留质军中,帝始得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晚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山人' 的评论 :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小说是文学作品不是重复历史,为了刻画人物情节等必须有创作或者说不好听就是杜撰的地方,对于小配角什么时候死的,职位名称等等只能大而化之,其实邢氏也不是绍兴六年死的,也没有金使而是韦妃回来带回的消息。我要真写那么细我这东西更没人看了,唐宋时期官名那么长字面上都不知道干什么的,给改成通俗易懂的都没几个有兴趣看。我已经尽量不戏说了,只不违反重大历史走向就行了,小细节上只能让位于其它考虑。赵构的性格什么样这更是每个人有自己的判断。有很多人就坚持认为他怎么阴险权谋贪图地位享受淫乐,这些看法很多也很主流的,我自己不那么看罢了。别人都定性了脸谱化的东西写起来没意思。他和岳飞的关系,从三朝,到岳珂的金佗续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里收录的入内省剳,倆人之间的书信札子的批示等等,我看了以后的感觉是这倆人在很长一段时期里好的穿一条裤子。复中原迎二圣那段话是赵构的原话,收录在建炎要录卷84。赵构是不是想收复中原迎父兄这个网上有太多讨论文章了。我倾向于他是真的那一派,当然你说他就是虚以为蛇那当然,也是个人的看法。
小山人 回复 悄悄话 晚妆的文笔是很细腻的,尤其是遣词造句的水平很高,每个场景能写得很有剧作的感觉。

但女性写手的一个通病就是不太严谨,有的时候为了写情会杜撰出一些不太可能的事。

且不说赵构并不是像本文中所说的那种性格的人。如果细读这篇短文,会发现其中有不少史实上的错误,。

"靖康之难前夕,康王赵构被授予兵马大元帅一职,派往河北大名府驻扎“。史实是赵构在金兵第二次围东京前就又被派去谈判,中途遇到宗泽被拦下。之后朝廷才授予他兵马大元帅,并要他带兵回京师勤王。

”从河南应天府渡过黄河“。河南应天府位于黄河的南面。

”金人看得见,抓不着。他们没有船,只好望洋兴叹。“史实是金军派船追击,最近时距离赵构的船队只有一天。其后被宋朝水师击退。

”叛首苗傅和刘正彦是保卫赵构的侍卫长“苗傅是扈从统制,刘正彦是威州刺史。

”其他的皇子全在哆嗦“当时多数皇子都已随太上皇南幸江淮了,留守在京城里的只有肃王赵枢和康王赵构。

"鹏举乃上天赐予朕之良驹也!有他在,朕中兴北伐,收复失地,迎回父兄,指日可待!"这不像是赵构的话。他虽也有心北伐,但一向对北伐的成功持谨慎态度。

”别的人也许会,鹏举不会。他品格完美,是我擢自布衣一手培养起来的,倚之为心腹。而其他将领都是先朝旧部,倚仗资历拥兵自恃,不尊朝廷。这也是我一直不敢贸然北伐的原因之一。“赵构的心腹是刘光世和张俊等人。岳飞虽被赵构短暂提拔了数年,但从来都离中枢较远。

”五哥去了以后不久就给他们杀掉了。“肃王赵枢是建炎四年才死于金地的。苗刘兵变时赵枢还没死。

我之所以写这些,并不是想挑错,而是本着相互交流的目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