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6-19 11:29:37)
瓜步山顶上窥江的拓跋焘,那一脸必胜的微笑持续了须臾,默默无言地走回自己的寝殿。行宫已建好,虽谈不上珠璧交映,金碧相晖,却也是跨水架楹,台榭参差。冠山抗殿对他来说不成问题。他军中有成千上百会设计建造房屋的能工巧匠,加上近百万的兵卒出工出力,从劈山凿路到宫院封顶只眨眼的工夫,仿佛仙人神指。可这并不能抚平他忧虑的心。他不缺会造房屋的,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15 10:36:33)
臧质敲鼓一般拼命敲打盱眙城门,里面的刘义庆与他的臣僚紧急磋商要不要开门让他们进来。臧质在宋国高层的名声很是不佳。此人五短身材,倾额龅牙,秃顶拳发,长得十分丑陋古怪。比长相更怪的是他的性情。此人性情乖张很难相处,宋国上下没一个喜欢他的。抛开这些不谈,单就此刻的形势,让臧质进驻盱眙城也非良策。刘义庆的长史官代表群僚,向刘义庆禀道:"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2 12:52:55)
杜至柔看清徐爰手中物,只觉天眩地转,霎时冒出一身冷汗。她镇定下来突然伸手去抢那荷包,不想徐爰早有防备,身子轻轻一躲,杜至柔抓了个空,徐爰随即将荷包放回怀里。杜至柔惨白的脸上汗珠涟涟,大口喘着气。自己是弱女子,外面显然有他的人守门,不管怎么叫都不会有人进来帮她治服他,这荷包她无论如何抢不回来。她颤抖着双唇开了口,眼中含着泪花。 "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赶快显白! 1:HybridRugosaRose--Roseraiedel'Hay 五年啊!今天头一次开花!我容易吗我! 五年前从轮胎店里买的一株苗,看标签上写的是很香,好养,防虫。正是我想要的,马上抱回家,不管自己多衰运,每回见到想要的都禁不住诱惑。屡败屡战。兴冲冲刨坑,栽上,浇水,夜里做梦花开。一大片,又香又艳。 第一年,不生长;第二年,叶子刚长出来就掉;第三年,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08 13:35:11)
四九见去路阻断,二话不说拔刀便向黑影砍去,白刃森寒如闪电直刺对方胸膛,鲁爽双臂一振腾空跃起,熟练地躲过这招置他于死地的凌厉攻势,翻身拔剑向四九当头劈下。剑如长虹撕裂西风,枯枝落叶随剑影飞扬,惊慌失措地飘零陨落。四九怒目迎对,刀尖起处猛虎心惊,鲁爽长啸挥臂,剑锋落时蛟龙丧胆。刀剑相碰火星迸溅,四九手中的刀应声脱落,整个人被震得连退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04 14:26:27)
甘蔗和酒送入拓跋焘帐中,拓跋焘甚为惊喜。他也知道自己向宋人索要土特产的行径很是古怪滑稽,若不是阿柔病了需要多进甜食补充体力,他也想不到去和敌人张口。他没想到刘骏竟会接招,看样子还想继续奉陪,一来一往地玩下去,拓跋焘立即有了酒逢知己的快感。"嗯!好玩!有意思,"他带着孩童般的笑,连声赞道:"这小子,有点意思…"甘蔗汁榨好呈了上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31 13:27:53)
面对泼来的脏水与轻蔑的话语,杜至柔并未和拓跋曜对骂,而是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拓跋焘,目中闪烁期望的亮光。拓跋焘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看得出他内心在激烈的挣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他的决定,鸦雀无声,空气仿佛凝固,只有挥之不去的蚊蝇嗡嗡萦绕,一群接一群地向他们袭来,徒增人的烦躁。'啪'的一声脆响,那个拓跋曜忽然重重地向自己脸颊上甩了个巴掌,接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23 12:57:43)

第二日清晨,拓拔焘由宗爱服侍着穿好兜鍪铠甲,神情随之恢复了往日的威严。厉如阴隼的目光与身上冰冷的鳞甲遥相呼应,一同向外散发着寒气。昨夜的温存与童稚一扫而光,此刻站在杜至柔面前的,是壮如铁塔般的黑煞星,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杀人魔王。他依旧阴沉着脸,不与她多说一句话,却在出发之际传命军副,给杜娘子也备一副良驹甲胄,他要她也一起出征,要她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4 09:42:17)

司马楚之护送着杜至柔一路向南,快到邯郸时接到驿卒传报,皇帝保住滑台后并未继续向南,而是带领百万大军向东北方的东平镇奔去,谁也不知皇帝用意何在。司马楚之亦不多问,即命车马改变方向,由邯郸直接前往山东,最终于山东东平与拓拔焘汇合。 他们到时已是黄昏,军营内炊烟四起。拓拔焘的御幄刚刚钉好,见到杜至柔由采萧搀扶着走进帐中,大喜过望,快步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4-19 09:13:45)
拓跋焘眼中的寒光象两道厉剑一样劈了过来,杜至柔抬起头,用倦怠的面容迎上他的怒火,淡然而无奈地说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重要么?我现在在这里,哪也没去,就在你眼前,不能说明一切么?" 拓跋焘一愣,面上的凌厉渐渐逝去,变成了迷芒与惭愧,沉默了一会儿,将她轻轻拥住。 "是我想多了。你别介意。我只是…害怕你会离开我。"他轻柔地抚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