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放下电话不到二十分钟,我还来不及想该怎么办,于兵就回了家。他听到我没事,赶快回来守着我怕我把这事告诉别人。家丑不可外扬,他很怕丢面子。回家后他垂头丧气蹲在地上,喃声念叨:"怎么办吧,你说吧,你说怎么办吧…""你不是想回国找你妈么,回去吧。"我的嗓子没有恢复,声音嘶哑。他仿佛有所愧疚,轻轻从后面搂住我,把头放在我背上。"我舍不得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移民申请到面试刚好一年,前两个月我在地狱里度过。超不过三天于兵就要砸烂家里的东西,然后把我逼到角落里臭骂。真是没处躲没处逃啊!这是命么?我姥姥没受完的罪,没终结的厄运,就这样转到我身上,让我接着受么!他和我姥爷一样,非在羞辱完了的时候,特别想要肌肤之亲。他倒是不打我,但能把所有侮辱的语言用尽。那是我的炼狱,每一次和他的性生活,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很快全公司都知道我和于兵相爱了。我们真是无时无刻不想念着对方,上班的时候只要有点空闲就黏乎在一起,恨不得永远不分开。中午公司提供巨难吃的盒饭,有同事还吃出苍蝇,负责订餐的行政部饱受垢病,于兵也跟着抱怨,怀念他爸妈做的饭多么精致好吃,我觉得他连抱怨都是迷人的,他在我眼中如天神般的存在。周末去逛街,玉渊潭紫竹院划船,他对我可好可好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分配来肉联厂的大学生前三个月都要下车间,和工人一起干活,三个月后再说干什么,这是当时很多国营企业的惯例。那三个月把我给累的呀,睡觉迈不上床沿。好不容易躺下了再也动换不了,死人似的。93年可不象现在,那时候是六天工作日,只有星期天休息。繁重的体力劳动,一上来就三班倒,一天要杀一千头猪,挂钩、放血、脱毛、开剖、撬胸,全在夜里,夜班杀猪才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初中直到大学毕业,我处在严重的逆反中。犟驴一样,看什么都不顺眼,似乎胸中总堵着一口气,就想一拳砸烂这个世界。不过这个我不能赖父母。青春期荷尔蒙的剧烈波动占更多因素,很多和父母关系良好的到这阶段也象变了个人。我看父母的眼神里充满了蔑视和仇恨。他们说什么我都不爱听,说什么我都要把他们压下去,用最无情最狠的话,让他们认输,闭嘴。看着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宫学萍 这两天空气还算尚好,带着小安在院子里闲玩。 偶然听见几个老人凑在一起,义愤填膺地聊些什么。 话题依旧还是很老套,又是一腔血泪地控诉自家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有多么、多么懒惰,多么、多么糟糕,云云。 最大声的要数乐乐老爷,据他自己讲——就在刚刚的这个清晨,他望着小两口房门紧闭的卧室,满肚子的委屈被愤怒瞬间点燃,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0 13:35:54)
鲁迅写过一篇《我之节烈观》,洋洋洒洒千把文字,不过就是想阐明一个观点:妇女死了丈夫没守寡,或者被陌生男子碰了胳膊没断臂,和国家振兴或者国民奋发图强,没啥关系。假如我把他老人家这个观点移植到花美男小鲜肉身上,说男人外表是阳刚还是娘泡,社会风尚是崇尚花美男还是糙爷们儿,和国家振兴或者国民精气神儿,没啥关系,会不会被喷'无赖'? 铺天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父母的妇唱夫随,琴瑟和鸣体现在方方面面。这俩人的共同爱好特别多,不仅在教育我时拧成一股绳,在钻研别人是怎么想的上也颇有共鸣。每到睡觉的时候,熄了灯,这二人便展开卧谈会。我们家就一间小平房,一张双人床,我都挺大的了还得和他俩睡一起,而且是把我放中间。俩人这个能嘀咕啊,说不完的共同语言。 "那谁给小张介绍了个对象,三十六腿儿的,唉你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8-31 10:21:20)
作者:心理医生付丽娟每个已婚男女都有很高的婚外情的可能性,这是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和人的本能还没有磨合清楚的结果。动物没有婚姻,所以不存在婚外情这回事。我们知道绝大多数动物的交配伙伴,都不是固定和唯一的。在人类历史的早期,也差不多是这个状态。从生物学家的角度来看,人和其他动物一样,都具有多配偶性,这是由基因决定的。可以想象得到,如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29 09:40:52)
我妈对着我急赤白脸肆无忌惮打骂,很多时候我爸是在场的。可他一点儿都不帮我。我疼得大哭时向他投去求救的目光,我想那眼神一定是很可怜的,可他熟视无睹。屋子里鸡飞狗跳,他旁若无人地画他的画,创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十有八九我妈的怒火会烧到他头上,“还望子成龙呢!成凤呢!你们家坟头上没长那根蒿子!你们家一窝子歪瓜赖枣…瘸秃拐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