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5-16 14:46:21)

五月十日上周五,去卢浮宫参观,匆忙到近乎狼狈。在卢浮宫里丢了伞和SIM卡,想看的画和珍宝还一样儿没看着。 这次去巴黎只为带我父母去。他们七十五了还哪儿都没去过,平日就爱窝家里,管旅游叫'溜馊腿儿'。其实心里还是挺想去欧洲开开眼的,俩人都热爱艺术。趁他们现在还走得动,把孩子交给老公,请十几天假带他们去一趟,免得日后遗憾。 给他们买的六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4-25 13:43:38)

勋旧子弟穆居易落迫西安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随意题在风筝上的诗,会成就此生美满的姻缘。 那一日他偶遇儿时的玩伴朱焕然。他的父亲原是派驻镐京的封疆大吏,与就藩镐京的亲王一见如故,两家小儿便常在一处玩耍。穆居易十岁时父亲返京任职,二人一别已有八载。八年间风云变换,穆父因恶了权阉刘瑾惨遭屠戮,母亲亦哀绝病故,穆公子孑然一身流落西安,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人财两空,沈玉莲学着同辈南下上海捞金。在明星戏院挂头牌,贴出的戏码十场到有九场是《大劈棺》,剩下一场《纺棉花》,也是卖弄风情的时装戏。沪上风气开放,人人好这口儿,一时将这类噱头足的称为"劈纺戏"。为了把观众从黄金戏院的吴玉蕴那里抢回来,明星戏院特地给沈玉莲设计了露肩膀的银丝旗袍,金皮鞋。沈玉莲在台上摇着光怪陆离的霓虹灯纺车,咿呀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民国廿五年盛夏,北平南池子何公馆里人头攒动,锣鼓喧天,堂会戏唱得热闹。此番给小少爷办满月家酒,聘了京城的名角儿筱桂花和芙蓉雪,带一班子戏曲专科学校的小学员,台子上文武昆乱,好不热闹。院中搭了高棚供男宾看戏,中间留出过道,左右对称各摆十数张方桌,桌上花瓶碟新红淡翠,陈设得花团锦簇。桌的正面并列两把官帽椅,两侧各有两张大方凳。这一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13 10:46:59)

韶光明媚,正是踏青好时节。女儿新妇三三两两结伴出游,或抛掷斗草,或击丸蹴鞠,潮白河畔轻霭烟芜,姹紫嫣红。河边良乡县富户史家二小姐丽英,兴致勃勃来到姐姐的绣房。"阿姊,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却见姐姐碧桃面带愁容,呆看着帘外秋千,哀叹道:"我听哥哥说,要与那皇甫家退婚呢。说他家道中落,如今穷的连铺盖都进当铺了。这…这可如何是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金人兵强马壮之际,皇帝前往建康驻跸,意在表明大举复中原的决心,一时军民大振。他走了以后我时常打开那漆盒端详那套首饰。他依然将盒子放在他的枕边,不愿交我保管。那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回忆,没有第三个人可以介入。现在我知道我为何会复活于南宋了。后世主人的魂魄被首饰牵引着来到它前世主人身旁。后世的朱祁钰发现那一对耳环时,只道是宫中旧物,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男子的指尖轻触象牙上的花鸟,一边摩挲一边说道:"我已下诏逊位,将军已得到想要的,还不走么?"那名将军面色一怔,随后惆怅叹息道:"太上皇不要怪我们。我等是为上皇着想。您的帝位来路不正,异日渊圣来归,您何以自处?" 男子脸上始终云淡风轻,仿佛说话的人是空气。那人无趣地离开,先前出现的老太监带着几名怯生生的小黄门进来,指挥他们把被褥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他颀长的身影映入我眼眸,如同一束金光喷薄跃过阴云,瞬间将我的世界照亮。一霎时酸楚、甜蜜与愧疚齐齐涌上,我只觉喉头热浪滚滚,泪水随即夺眶而出。下一刻,我已忘情地扑到他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认错,抽泣着求他原谅我的任性,他胸前的行龙都被我揉的皱巴巴的,湿了一片。他边忍着笑边哄我,抚摸着我的头的手掌温柔宽厚,耐心等我平静下来后,捏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月光斑驳如霰,穿过乾清宫三交六椀菱花隔扇门,给东暖阁内批阅奏章的他披上了一层翩仙羽衣。 他剑眉凝蹙,神色专注。因是燕居,不曾著冠,只齐眉勒着素丝网巾,其上束发小金冠。身服四团龙云纹夹龙袍,双肩分绣日月。这个肩挑国运苍生,掌控万民福祉的男人,是我的爱人。无论他面对臣子时多么凌厉威严,对我却只有宽容和宠溺。我不由自主向他靠近,双臂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在一片御香缥缈中醒来。 窗前阳光透过湘妃竹帘,如细密的金线洒在地面上。殿阁深幽,空静生凉。软榻旁,掐丝珐琅兽耳香炉内焚着沉水香,一缕淡白的软烟袅袅升起,被那虚浮的阳光染做金色。光影离合,时明时暗,映衬身边这个注视着我的男子的脸色愈加捉摸不定。 "你醒了!"他握住我的手,眼中满是欣喜。 他素来如细瓷一般白皙的肌肤泛出暖意,不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