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根据我女儿边爬边数的结果,瓦纳比丘一共是1240个石台阶(不包括走平路出现的小石阶)。到点照相。照了足够多的照片,下山。绕过山顶上最高的那块大石(现在成了供游客照相的绝佳场所),发现那附近还是非常险的。比不上华山也差不了多少。巨石底下竟是个黑洞,洞口尤其狭窄,所有背包的先得卸下来才能挤入。里头也不宽敞,曲里拐弯只够一个瘦子通过,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天晚上在热水镇(AguasCalientes)的晚餐和旅馆都是旅行社指定的,包在团费里,饭馆里吃饭的全是各旅行社的团员,导游坐陪。那几天正是秘鲁全国范围内的市级选举,各乡、镇、市、区候选者的头像及其语录到处都是,土坯墙上电线杆子上,见缝插针,连巍峨的大山都没放过,好多山峰一侧竟象纳斯卡线一样,也凿个竞选党的党徽,图腾一般烙在大山上。热水镇也不例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为什么169个西班牙人能在几分钟之内打败八万印加大军,活捉印加皇帝阿塔瓦尔帕(Atahualpa),进而在几个月内征服拥有三千多万人口的印加帝国?这是每个回顾印加覆灭史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疑问,也是这次带我们走INCATrail的导游Hwan在短短一天内连续问了四五次的问题--每介绍一处古迹,他就无意识地这样自问,仿佛口头禅。毕竟双方在人力上相差得太悬殊了。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于兵这六个月的移民监坐完,一天等不及赶快又跑了回去。半年又掉了二十斤,人干儿似的缩回他妈妈的怀里委屈地哭泣。为了保这个身份也挺遭罪啊,离开妈的日子没别的女人做BACKUP真是活不了。他在加拿大这半年我想尽办法不让他找着我,他没有办法开始骚扰我们原来共同认识的人。打电话,发Email,找前同事,找移民后在加拿大认识的朋友,隔空深情地向我喊话。"我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放下电话不到二十分钟,我还来不及想该怎么办,于兵就回了家。他听到我没事,赶快回来守着我怕我把这事告诉别人。家丑不可外扬,他很怕丢面子。回家后他垂头丧气蹲在地上,喃声念叨:"怎么办吧,你说吧,你说怎么办吧…""你不是想回国找你妈么,回去吧。"我的嗓子没有恢复,声音嘶哑。他仿佛有所愧疚,轻轻从后面搂住我,把头放在我背上。"我舍不得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移民申请到面试刚好一年,前两个月我在地狱里度过。超不过三天于兵就要砸烂家里的东西,然后把我逼到角落里臭骂。真是没处躲没处逃啊!这是命么?我姥姥没受完的罪,没终结的厄运,就这样转到我身上,让我接着受么!他和我姥爷一样,非在羞辱完了的时候,特别想要肌肤之亲。他倒是不打我,但能把所有侮辱的语言用尽。那是我的炼狱,每一次和他的性生活,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很快全公司都知道我和于兵相爱了。我们真是无时无刻不想念着对方,上班的时候只要有点空闲就黏乎在一起,恨不得永远不分开。中午公司提供巨难吃的盒饭,有同事还吃出苍蝇,负责订餐的行政部饱受垢病,于兵也跟着抱怨,怀念他爸妈做的饭多么精致好吃,我觉得他连抱怨都是迷人的,他在我眼中如天神般的存在。周末去逛街,玉渊潭紫竹院划船,他对我可好可好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分配来肉联厂的大学生前三个月都要下车间,和工人一起干活,三个月后再说干什么,这是当时很多国营企业的惯例。那三个月把我给累的呀,睡觉迈不上床沿。好不容易躺下了再也动换不了,死人似的。93年可不象现在,那时候是六天工作日,只有星期天休息。繁重的体力劳动,一上来就三班倒,一天要杀一千头猪,挂钩、放血、脱毛、开剖、撬胸,全在夜里,夜班杀猪才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初中直到大学毕业,我处在严重的逆反中。犟驴一样,看什么都不顺眼,似乎胸中总堵着一口气,就想一拳砸烂这个世界。不过这个我不能赖父母。青春期荷尔蒙的剧烈波动占更多因素,很多和父母关系良好的到这阶段也象变了个人。我看父母的眼神里充满了蔑视和仇恨。他们说什么我都不爱听,说什么我都要把他们压下去,用最无情最狠的话,让他们认输,闭嘴。看着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宫学萍 这两天空气还算尚好,带着小安在院子里闲玩。 偶然听见几个老人凑在一起,义愤填膺地聊些什么。 话题依旧还是很老套,又是一腔血泪地控诉自家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有多么、多么懒惰,多么、多么糟糕,云云。 最大声的要数乐乐老爷,据他自己讲——就在刚刚的这个清晨,他望着小两口房门紧闭的卧室,满肚子的委屈被愤怒瞬间点燃,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