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闺奁旧事--蔷薇劫

(2019-03-08 12:46:48) 下一个

李冶与她命中的男人们,注定是一次又一次命犯蔷薇的孽缘。

她邂逅初恋,便是在蔷薇怒放的时节。彼时她头束道冠,身穿水田色衣,足著紅云小履,正缓步于剡溪岸边,有一搭无一搭地观赏满山春色。感觉到一双眼睛在随着她的身影移动,她直直地向那束目光的源头看去,不给他半点躲避的机会。陌生男子料想不到她的大胆和直接,双颊一片尴尬的绯红。片刻后他调稳了气韵,面对女道士浅浅下拜。"在下襄阳朱放,避岁馑迁隐剡溪镜湖间。慕仙媛林下风气,特来叨扰。"

再抬首时,一阵微风掠过。烂泼的艳红花雨中,他凝视她的眼眸亮如星辰。

她十岁那年便出家做了女道士。究其缘,亦是蔷薇之故。

她生于清贵之家,父亲是剡中名士。六岁时家中百花盛开,她由父亲抱着闲步于中庭,晚日春风,身旁浮阴绕架,夏莺婉转千喉。父亲指着蔷薇架上蔓出枝的千百朵娇妍,笑对她道:"可咏蔷薇诗否?",她双目流转,清眸不染一丝尘埃。"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

只随口咏出这一句,她的父亲脸色大变。"此女聪黠非常,必失行妇也。"

原来架却与嫁确谐音,她不过信口感叹那蔷薇架上藤枝疏于修剪,太过凌乱,听到她父亲耳里,竟成了'此女这样小的年纪就春心萌动,为婚姻之事忧烦以至于心绪乱纵横了么?!'

她被送去附近的道观,做了清心寡欲、修身养性的女冠。身处清静无为之地,就真的能如其父所愿,戒掉她过多的欲望,安心做个出家人么?多年以后她浪迹于情色间,做了上流社会最著名的交际花,诗社沙龙女主人,撩拨得一众达官显贵、风流才子拜倒裙下为她神魂颠倒丢财破家,她是否会暗自嘲笑父亲枉费了心机呢。她那迂腐的父亲大概真的是书读多了,两耳不闻窗外事。女冠不能结婚,反而会吸引更多的男性与其自由坦率地交往,不要说浙江,整个大唐境内的尼姑庵、女道观,都早已成为了才子佳人偷情的风流地,情欲场。自北朝传下来的胡俗,公主嫔妃贵室女均以出家为乐,纷纷当起了女道士、女尼。摆脱掉俗世婚姻对女性的束缚,自由公开地与趣味相投的异性相恋相知,大部分时候,一个女冠同时会有多名追求者,这成了上流社会的时尚。

风华绝代的李冶,刚满二十岁便以其惊世的美貌与才华,将她所居住的剡中道观变成了名胜。大批仰慕者寻迹而来,寄希望攀折到这朵又艳又香又扎人的蔷薇花。她的父亲没看错她。她生来就是风流浪漫,大胆豪放的。她看人永远是直视,寻常女子的躲闪娇羞在她脸上是从来不会出现的。多少名士陶醉在她明亮清澈不含杂念的眼神里,她与他们吟诗作画,品茗制香。她风趣幽默,谈吐敏慧,谐谑风生。她在他们耳旁温言巧笑,传播刚听来的色情笑话,撩拨的男人们为她辗转反侧,她却从不让任何一个走入她的香闺。动人心弦的情话总是点到为止。不用学,她天生就掌握撩人情欲的技巧手段,她与生具来的万种风情。

她以为她不会象俗世中的小女子那样,轻易坠入情网。她却在朱放与她对视的那一瞬间,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真实而美妙,她第一次脸红心跳。在他之前已有多少追求者,没有一个才子走入她的内心。她也不知道是什么让她一见倾心。她拉着他的手漫步山林,镜湖泛舟,他懒洋洋躺在舢板上,枕着一臂扣舷而歌的潇洒都令她爱的发狂。她把他领入香帏,共展凤枕鸳锦,听他吐出世上最甜蜜动人的情话。"季兰…"情浓到深处,他连她的名字都念的时断时续。"这是我为你…寻遍天下能工巧匠,制出的珊瑚坠子…"

他的掌心,托着一朵娇艳欲滴的蔷薇花,重瓣翻卷,芳华正盛。花的上方,蝶舞轻飞。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小心翼翼地给她戴在裸露的颈上。

"翠融红绽浑无力,斜倚栏干似诧人。深处最宜香惹蝶,摘时兼恐焰烧春。",她倚靠在他胸膛,双手抚摸颈上花瓣,忘情低吟,"当空巧结玲珑帐,著地能铺锦绣裀…"

她忽然顿住。平日才思隽涌,此时情到深处竟也断流,千万句华辞秀藻涌上心头,却左右斟酌不知挑那句接才好,生怕配不上手中这举世无双的定情物。他笑了,用他甘甜的唇吻住她的香腮,象鸟儿见到清晨枝叶上的凝露一样肆意啄吻片刻,再沿着她莹润细腻的颈一路轻轻柔柔地吻下来,最终停留在她双乳之间。那里,蔷薇开得正艳。

"最好凌晨和露看,碧纱窗外一枝新"。他在长长地满足之后,带着戏谑的笑容,替她接上最后一句,咏的既是花,也是人。

他们的日子过得宛如神仙眷侣。炽热的爱激发她的盖世才情,她的文风朴素豪放,冷峻雅健。"季兰诗辞,一扫闺阁羞涩之态,坦然雄健,不让须眉。"他这样盛赞她。上山来探望朱放的诸多名流,亦为她倾倒。"士有百行,女唯四德。季兰则不然。形器既雄,诗意亦荡。自鲍照以下,罕有其伦。"她陶醉在爱情与众星捧月的双重美幻里。

蔷薇花谢时,他对着她再次浅拜。"我要走了。"晨风骤起,乱红飞舞中,他的眼眸亮如寒星,一如他们初遇。

嗣曹王李皋鎮守江西,以名士朱放韬晦奇才,聘江西节度参谋。他望着满地落英,吟咏赠诗。

"古岸新花开一枝,岸傍花下有分离。莫将罗袖拂花落,便是行人肠断时。" --《别李季兰》

咏的既是花,也是人。

她能说什么呢。唐代最重门第。她早知道他来自官宦世家,珠翠环绕,娇妻美妾,侍婢如云。她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将他忘记。可事与愿违,她第一次尝到了相思苦。她抑制不住地为他写下无数相思的诗。


 

望水试登山,山高湖又阔。相思无晓夕,相望经年月。
郁郁山木荣,绵绵野花发。别后无限情,相逢一时说。
--唐 李冶 【寄朱放】

她的诗没有得到回应。她再没有见过他。从那以后她更加放荡。她看男人的眼神,不再黑白分明。更多的名流文士前来与她吟诗做乐,她逐一接纳,多则高朋满座设玉筵,少则通宵秉烛彻夜谈。她的诗歌沙龙引导着文坛的动向。她可以为一句好诗而抚掌盛赞,也可以在看他不顺眼时随口将他羞的无地自容。她的琴技享誉大唐,她的生动、鲜活、豪放、才华,迷倒整个长安城。男人俯在她的石榴裙下,听候她的差遣。她的盛名甚至传到了宫里,令同样风流成性的唐明皇为之向往,下旨召她入宫三个月之久,那时她已年过四十,半老徐娘。

她不曾再对哪个男人动心,即使是她热情追求的诗僧皎然。男人不过是显示她魅力的陪衬物,她流浪在他们之中,不属于任何一个,不为任何一个驻足。茶圣陆羽曾为她倾倒,当他向她表白爱慕之情后,她欣然将他带入闺房。可他很快发现自己并非她的唯一。失望之余他仍对她念念不忘。他们分手后,一次她病倒镜湖,她所有的追求者都不去探望,只有陆羽远道而来,守在她床边为她煎药煎茶,她惊喜又感动地为他做了首《湖上卧病喜陆鸿渐至》,仅此而已。她看上了陆羽的朋友,高僧皎然。陆羽闷闷地问她为何就是不接受自己,她坦然笑道:"皎然貌美,我喜欢漂亮的。"

既不靠婚姻提供衣食,干嘛委屈自己。只有无能到依靠男人过活的女人,才会把男人的钱看得比相貌重。她把自己打扮好,到皎然所在的大相国寺展开诱僧行动。她穿一件翠蓝金泥五彩绣花襦,内衬桃红蜀锦抹胸,一条大红石榴娇裙,迤然摇曳间如落了一地殷红如火的石榴花。皎然看到他,手中的经书落地。她徐徐走近,伸莲足踢开经卷,懒洋洋地看了看,再抬首,对皎然笑。"师傅这字,写得好。"

他面如傅粉,唇若涂朱,光着靛一般的青头,仪容清雅,步履端详。她为他着迷,毫无顾忌地挑逗他,"禅心已如沾泥絮,不随东风任意飞"。皎然淡定回诗:"天女来相试,将花欲染衣。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答李季兰》

她诱僧失败,亦不往心里去。年过五十依然禀性不改。她浪漫虚荣又豪放不羈的天性终于害死了她。在众多追求她,向她索诗的男人中,有一个叫朱泚的武将,后来造了反。唐德宗好不容易将叛乱平定。惊魂之余追察叛逆余党,竟追出了她写给朱泚几首应景诗。那不过是被索要的紧了,无奈之下的应付之作,德宗皇帝却不能饶恕她。她被下令乱棒扑杀。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那一刻,她看到自己身上大片的殷红,如古墓边攀爬怒放的红蔷薇,妖冶而魅惑。她从内衣最深处,掏出一个染满了鲜血的项坠。她握着那朵珊瑚花,咽下最后一口气。

她被誉为唐代四大才女之首。她惊世的美丽与才华随着她的生命销声匿迹。她的作品大多遗失,保存于世的只剩十六首诗。今人大多不知道这位才女,只听过她富于哲理的名句,在尘世中千古传唱

********************

李冶(?---公元784年),字季兰(《太平广记》中作“秀兰”),乌程(今浙江吴兴)人,后为女道士,是中唐诗坛上享受盛名的女诗人。晚年被召入宫中,至公元784年,因曾上诗叛将朱泚,被唐德宗下令乱棒扑杀。

李冶神情潇洒,专心翰墨,生性浪漫,爱作雅谑,又善弹琴,尤工格律。与薛涛、鱼玄机、刘采春并称“唐代四大女诗人”。诗以五言擅长,多酬赠谴怀之作,《唐诗纪事》卷七八有云:“刘长卿谓季兰为女中诗豪。”宋人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著录《李季兰集》一卷,今已失传,仅存诗十六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石错 回复 悄悄话 文字从容,故事优美,真才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