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圆明园劫难始末(后续及感想)

(2019-02-07 12:41:05) 下一个

圆明园是一座以水景为主题的园林,水的面积占园区一半以上,由于建筑比较分散,所以英军这次纵火并未能全烧,所谓“仅焚园外官房”。参与放火的并在火灭以后再去'淘宝'的,有大量的北京百姓。“及夷人出,而贵族穷者,倡率奸民,假夷为名,遂先纵火,夷人还,而大掠矣。”这在清代王湘绮所作笔记《圆明园词》以及李慈铭《越缦堂日记》中均有记载。所以一直有人强调圆明园第一把火是中国人自己放的,是以此为依据。

经过十多年的荒芜,同治十二年(1873年)冬曾有过一次对圆明园的查勘,结果尚存建筑13处。如蓬岛瑶台、藏舟坞,绮春园的大宫门、正觉寺等。被国人劫掠的宝物事后也被朝廷追回了一部分。同治本来还打算修缮一下圆明园,无奈国库太过空虚。到光绪的时候,圆明园“四十景”中,陆续有二十多处的主体建筑修缮。山水叠石、建筑基址,桥梁、道路、园墙和园门大多完好。

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清政府对圆明园再度失去控制,趁火打劫的老百姓再次涌入。园内大小树木被砍伐殆尽,建筑、木桥的柱子遭锯断。辛亥革命后,进入北京的军阀,把圆明园作为建筑材料场,能做建筑材料的东西几乎全部被搜尽,张学良为其父建陵园时就曾命人从其中拉走诸多石料。经过此劫,一些残存建筑全成过眼烟云。

从1940年起,圆明园内平山填湖开田种稻,进一步被蚕食。到1949年的时候,圆明园实际上还有部分湖山水景和遗址地基。但这最后的遗迹在建国后的大跃进疯狂中被以垦荒之名彻底破坏,大量人口流入园内,大规模地进行平山、填湖、造地、砍树、拆遗址、盖房子活动。更有甚者,还在圆明园内建起了马场、猪厂、鸡场、大型的面包厂、机械修造厂、区供销社的土产部、区级印刷装钉厂、打靶场等等,仅存的水系和地基全部被破坏,圆明园至此再无补救。

圆明园之殇,起于西方列强,但主要毁于国人之手。百年持续不断的抢夺和蚕食,最终让这个著名的皇家水系园林彻底消失,只剩下几根搬不动的柱子诉说沧桑。

圆明园所以在近代成为不遗余力宣传的国耻,跟意识形态上的需要密不可分。'但凡西方国家没有一个安了好心的,他们的掠夺就是中国落后的根源……',这种有意忽略落后的根本原因是制度差距的思维数十年来根深蒂固,为统治者源源不断地培养着民族主义仇恨暴力狂 -- 宁可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某某人 !( 这里的某某可以随时更换,觉得哪个国家不对中国好了就代入哪个国家。)

史学家、民国外交家蒋廷黻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曾经对第二次鸦片战争有过这样的评述:“当时我们与英、法所争的是什么呢?北京驻使, 大陆游行,长江通商,这是双方争执的中心。这些权利的割让是否比东北土地的割让更重要?大沽及天津的抵抗是否应移到黑龙江上去?我们一想这两个问题,就可以知道这是当政者的‘昏庸’。彼时中国稍为通融,对方就可满意。咸丰时代与民国近年的外交有多大区别呢?”

蒋廷黻感叹民国的外交和咸丰时代没有多大差别。他要是知道一百年以后的中国的外交还是和咸丰时代没什么差别,会不会连气都叹不出来了。回顾火烧圆明园这一年之前的近代史,特别会对他那句"战争前我们不给他们平等,战争后他们不给我们平等"深有共鸣。火烧圆明园,是因为咸丰虐杀了人质;而他想出人质外交的计策,是为逼英法退兵;而英法所以对中国用兵,是因为他们觉得你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还不止一次,所以要用武力强制你守约;而他们之所以说你不遵守承诺,是因为你的确在《天津条约》里白纸黑字地写了,允许西方国家派驻北京使节,但三番五次不让人进,还在人家进京的路上耍小聪明搞突然袭击;而你非不让人家到北京见你,是因为别人无法如你所愿给你双膝跪地砰砰地Kowtow。由于你顽固地不给别人平等,引出这一联串的后续反应,结果导致的就是别人不给你平等--强行把你的园子给烧了,再把痛骂你的布告撒的满大街都是,再把你揍的鼻青脸肿,最后还要你这挨揍的出钱赔偿揍你的费用。火烧圆明园之后的第六天,奕在北京的礼部衙门和各国再签的《北京条约》,可就连一条平等的款项都找不出来了。以前的《天津条约》和《南京条约》,前几条还都是平等的。这次的《中英北京条约》,中国失去了九龙。

1860年的《北京条约》、1858年的《天津条约》和1842年的《南京条约》,是三个直线顺延下来的条约,前一个不被中国遵守导致后一个出现,后一个比前一个更不平等,这是当时中国的统治者自己找来的。(40年后的八国联军和《辛丑条约》同样,都是自找的。写到这里忽然脑子里冒出了中兴公司)。说的直白点,清政府的表现就两个字:找揍。如果给他找个形象代言人,大约就是村头的恶霸,或者水浒里的牛二。平日在自己的小地盘里称王称霸,欺男霸女,没人能反抗的了他,时间长了以为自己真是宇宙中心,人间老大。走路永远横着,遇上谁都先瞪眼珠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丝毫没有商量余地,不满足我的要求就不行! 给你关起来断水断粮看你跪舔不跪舔!等把人惹翻了才知道这次来的陌生人拳脚功夫真的了得,立马认怂什么条件都接受只求人别再打了,人家在你信誓旦旦的保证下放过你,刚一走立马跳起来撕毁约定,自己口中说出的话比鹅毛都轻,周而复始招来更厉害的拳头。你要问他干嘛不信守诺言,他喊冤说那是欺负人的不平等条约!那你明知道是欺负人的干嘛还要签呢?哎呀不签不成不签他们就不让我在这村里横着走了!要不你死硬到底也行,就算被打的剩最后一口气,来个君王死社稷,也算你有骨气。你又招人家,又打不过,还不想挨揍,还不想吃亏,为此各种小聪明用尽能糊弄就糊弄能赖就赖,你怎么合适怎么来,别人被你耍弄了也得忍着,不忍就是‘帝国主义处心积虑地想要灭亡中国,不满足从条约里攫取的种种特权,蓄意利用换约之机再次挑起侵略战争,妄想把中国沦为他们的殖民地,永远奴役中国人民…”他要想把你这变成殖民地他早干了,以他的实力第一次战争就能把你推翻了自己当中国的头儿,还巴巴地跟你来回来去地谈,要你多开放几个城市进口他们的东西,还跟你磋商应该给你鞠几个躬,还等你把他的人抓起来各种满清十大酷刑尸体仍出去喂狗?

我有时候常想,从小被灌输了太多仇恨、心中积攒了太多耻辱的人,在和人交往的时候是不是连看对方的眼神都是变异的 ---带着极大的防备和不信任,对方做什么就被看成是欺负人,有一种从根上带来的受害者心理。很多从暴力、羞耻、充满猜疑的原生家庭里出来的人,其配偶经常感觉相处起来特别困难,完全不能沟通,非要别人听你的,稍微不顺从就开骂,要不就以弱者面目示人,满怀哀怨的哭诉你多么对不起他多么的无情无义。无缘无故一门心思地把人往坏处想,永远的‘阴谋论’,人际关系也好,国际关系也好,在他眼里就两种,“要不你给我跪着,要不我给你跪着。从来没有平等的概念”。

其实这话不是高晓松首次说出来的。从清末起就有多少人这么描述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尊卑观,鲁迅林语堂等等都说过类似的话(鲁迅那段话还让彭斯给引用了,在他抨击中国的那次讲演里,真是讽刺)。直到今天中国人对’ 跪着’ 的热情依然不减。最近发生的事件,网上铺天盖地的“加拿大狗奴才就知道跪舔美国” …诸如此类的数以千计。 自2008年以来加拿大RCMP应中国的要求在加拿大境内逮捕并遣送的犯罪嫌疑人有二百多个,这些人没有一个犯了加拿大的法,都是被中国政府指控为犯罪分子的。加拿大怎么就不能应别国的要求做同样的事呢?给你干活就是正义的,给别人干同样的活就是跪舔的狗;你中国的法律才是法律,说谁是犯罪分子谁就必须是,即使不给证据加拿大也得替中国抓人,美国政府说谁违反了美国法律那就是栽赃陷害,是妒嫉的丧心病狂非要扼杀…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地球只能围着你转?

还有华为被起诉中兴被制裁,也被中国人解读成“等我们成了世界老大让美国跪着舔我们都找不着门!”,明显能看出这些人脑子里的'下跪'观念已经溶化到血液里,深入骨髓。但凡解读国与国的关系,第一个直觉永远是我尊你卑,或者你尊我卑:美国为什么要打压,是因为想让中国永远地给他下跪。所以我们要卧薪尝胆奋发图强,目的就是有一天能够雪耻,看着美国人跪在我们脚下乞怜。中国的大批'爱国键盘侠'是这样看待中美关系的,所以觉得美国人也是这么看待中美关系的--”要不你给我跪着,要不我给你跪着”。一个人对外部世界的认识,是他内部认知的外延和投射。这个认识和清朝的皇帝真没多大差别。所以清朝人会对那时的西方人严重的误判,现在的中国会对现在的西方人严重的误判。

这个误判最近一次体现在贸易战里。贸易战开打之前,美国的对中政策已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由合作转为'脱钩'(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会战略规划高级主任、GENERAL SPALDING 用来形容目前对华战略的词),且这个转变从两党到普通民众都已取得了共识,而中国一直处在想当然的状态(和鸦片战争之前的状态多么相象),把美国总统几次三番对中国的喊话"我们要把两国的贸易关系调整到对等状态","展开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谈判","美中贸易一直并非公平互惠,美国一直遭受不公平的待遇"等等言论当笑话奚落,既不去深入思考对方为什么觉得不公平,也不去考虑自己倒底有多少家底可以应对,是不是真象吹的那么厉害,如同当年的林则徐叶名琛在面对英国人的抱怨时一样,以为对方不过是小孩要不着糖,自己一强硬对方就立即会吓跑,天朝威武再不敢进犯。于是出现了大量的美国是纸老虎不堪一击,吓尿这个吓尿那个的言论。“贸易战我们赢定了,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要打一场史诗级别的贸易战!以牙还牙!让美国吓尿!”…这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地球围着我转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态和当年多么相似。

其实美国人真象你灌输的那么邪恶么?中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在不得不与西方打交道时,是谁代表中国出使欧洲各国的,是谁为大清朝的利益鞠躬尽瘁的?共和党创始人之一的蒲安臣,1861年到1867年任驻华公使的时期,严格执行林肯总统和国务卿西华德的对华合作政策,开展公正的外交活动,以取代“武力外交”。“在条约口岸既不要求也不占领租界,也永不威胁中华帝国的领土完整” 。这还不说蒲安臣的前几任为中国人能够接触西方文明所做的贡献,对中国政府的友好态度,愿意坐着小马车朝贡皇上,给足了你的面子,不要你一寸土地。1867年11月清政府终于明白这国门再怎么关也关不上了,以后的日子必须学会怎么和外国人相处,决定史无前例地向欧美派使团,可是太史无前例了根本没这方面的人才,见了人家的国王是打千儿是磕头都不懂,无奈之下竟聘任这位已卸任的蒲安臣代表中国政府,组团出使各国。蒲安臣为中国人设计出第一面国旗,黄龙旗,举着这面旗帜首先到的美国,总统安德鲁·约翰逊在华盛顿接受了蒲安臣递交的中国的首封国书。蒲安臣在国会发表演说,反复强调中国的自主、独立、中国在国际社会中获得平等权利的重要性。然后蒲安臣代表中国与美国签订了近代史上首个对等条约《中美续增条约》,史称《蒲安臣条约》,强调中国是一个平等的国家,反对一切割让中国领土的要求。规定“大清国与大美国切念人民互相来往,或游历,或贸易,或久居,得以自由,方有利益。”。美国在条约中声明不干涉中国内政,中国何时开通电报、修筑铁路,何时进行改革,完全由他们自己来决定。

之后蒲安臣一行到达英国,与新任英国外交大臣克拉兰敦会晤,促使克拉兰敦发表自制性的照会,表明对中国"不实施与中国的独立和安全相矛盾的不友好的压迫";克拉兰敦还表示宁愿同中国的中央政府直接接触,不愿同各地方官吏交涉,交换条件是中国应当忠实遵守各种条约义务。这之后蒲安臣率领中国使团转战欧洲大陆,先后拜访法国、普鲁士、瑞典、丹麦、荷兰,之后回到柏林。在柏林,蒲安臣与铁血首相俾斯麦经过激烈谈判,促使俾斯麦发表了与英国类似的对中国有利的声明。蒲安臣最后到达俄国与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见面。沙皇在会谈中竭力回避中俄领土纠纷等实质性内容,而这些是蒲安臣竭力要为中国争取的。当时的沙俄已经侵吞了中国六七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拒不归还,蒲安臣因此心情抑郁愁闷,日夜焦思,在日子里写道:"俄国与中国毗连陆地万数千里。既恐办法稍差,失颜于中国;措语来当,又将贻笑于俄人",会见次日蒲安臣感染肺炎病倒,1870年2月在圣彼得堡突然逝世,终年50岁。清政府为表彰蒲安臣其担任驻华公使时“和衷商办,及出使期,为国家效力”,竭力维护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授与一品官衔,以及抚恤金一万两银子。他的遗体从俄罗斯送回波士顿,波士顿市政府在Faneuil Hall 为他举行了隆重的遗体告别仪式,大厅内挂起美国的星条旗和中国的黄龙旗。

这以后的中国遭遇了更多更大的悲创。在洋务运动之前,是美国人将原来仅是'外语学院'的同文馆改进成'综合大学',正式规定除英、法、俄、德等外语以外,学生要兼学数学、物理、化学、天文、航海测算、万国公法、政治学、世界历史、世界地理、译书等课,开创了中国人接受现代文明的启蒙;洋务运动之中,是普通的美国家庭接受了一批批的留美幼童寄宿在自己家里,是美国的大中小学老师给中国培养出了这么多栋梁之材;在面临国家将亡国土被瓜分时,是美国出面游说各国,保住了清政府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美国首先倡议退回庚子赔款用做中国的教育,然后美国退了一半,英、法跟进退了不到三分之一;到1949年全中国的大学有一半以上是美国人办的,移到台湾新竹的国立清华大学直到今天,依然每年都收到庚子退款基金会的利息;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美国在支持和援助中共这个政权上的作为,具体不在这里说了。没有美国的干预中共这个政权早给灭了多少回了,还轮的到它活过来以后整天大喇叭广播'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79年中国穷的锅都揭不开,不得已再次洋务运动时,又是美国再一次帮中国培养留美学生,向你输出技术,资金,各种现代管理模式,军事上给你提供先进武器,给你一波波地培训解放军,直到64,你用给你的先进武器对准自己的人民,美国才开始对华武器禁运;这以后美国在经贸上依然坚持对华友好政策,极力促成中国加入世贸…所有的这些,你在教科书里何曾提到过一句。你何曾有一刻,放松过对美国的仇视?即使在78年以后那段短暂的蜜月期,中国政府对它的国民,何曾减少过一丝仇美情绪的灌输,在自己营造的封闭世界里,关起门对着小孩子教育美国人这么坏那么坏,他们在中国犯下滔天的罪行掠夺了中国多少财富,他们所做的一切,包括庚子国难时维护中国主权领土,都是为了更好的占中国的便宜;(如同文革中的课本: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为什么有小汽车开?因为这样一来资本家能够更好的剥削工人)。十数年如一日的传播仇恨,教出了一群群喊打喊杀的原教旨主义者,一边在911时拍手称快,一边殚精竭虑往美国移民,自己这辈子没戏自己的孩子也要送出去,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求仇得仇,心想事成。美国终于要和你脱离了。两个完全不在同一世界的人,没有一点共同之处,三观迥异,非往一块凑,真没什么意思。好不容易把你捂热了救活了你这么恨我?!拉倒吧,一拍两散。美国其实也给弄了个灰头土脸。四十年才看清一个人的本来面目,这反应实在是太慢。就象川普前天在国情咨文里说的,不怪中国,怪美国人自己。散了更好。反正美国也没什么求得到中国的地方。贸易上美国是逆差,还是巨额的越来越多的逆差。是你中国在赚美国人的钱,美国不再跟做生意了你的损失比他大。接下来还有三周的谈判时间。谈成谈不成都无所谓。谈不成的可能性居多。要中国做'结构性改革'如同当年英国人不给你Kowtow,中国是”万难应允”的。因为这两者实际上是一回事,都是让中国改变国策,动摇中国统治者的统治基础。就让中国沉浸在"只要美国敢提高关税他们的农民就将开着拖拉机把白宫团团围住,川普倒台"…"再过几年我们就世界老大了你美国趴在地上求着华为施舍5G"…的幻觉里自娱自乐吧,挺好。

(全文完。另外会在BLOG里转贴一篇美国前白宫高级官员GENERAL SPALDING史帕丁准将的采访稿,采访视频在YOUTUBE里,就不贴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晚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BW' 的评论 : 我不这么看。我认为美国对中国的认识是很深刻并且很清醒的。对于中国是否会有结构性改变,那位SPARDING将军回答得很肯定,"不可能。那是他们的原则"。这个代表了现在美国人的普遍看法。美国早就知道他们要的是中国无论如何给不了的,是动摇中国统治者根基的。但他还必须提出来,并且白纸黑字写在谈判条款里。这是今后美国人行动合法性的依据。你中国不答应这些条款,我涨关税及后续的针对你的行动就是合理合法的;反之如果你迫于某种更为紧急的因素答应下来了,那你今后就必须履行。你只要不履行,再象以前似的无数次阳奉阴违,那我马上制裁你,因为你违约了,同样有理有据。
HBW 回复 悄悄话 我自打来到国外才学到还原的历史。对国内的人能又什么要求呢?感觉西方对中国文化依然保有不切合实际的幻想。对中国文化的同化性太低估了。合作,脱钩之后是隔离,转化才是,大约会需要几十年。现在刚刚贸易战提什么转变真是痴人说梦。
蓝色的小溪 回复 悄悄话 读完了。透彻。还是文化使然。什么是“韬光养晦”?蒋经国还是伟大的,他的伟大之处非他人可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