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丑女相男(120)—— 时髦的货款

(2018-11-26 15:31:40) 下一个

那年轻的出租车司机听后相男的一番话,也不与她理论什么,只是低下头莞尔一笑,似乎是一幅成竹在胸的样子,踩了一脚油门,车立即开始加速了。车在他的手下也立即像听话似的鼓足了马力。

窗外的风也随着车的加速渐渐的透过留着缝隙的车窗送进了车内,相男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但是随着车的突然加速,一直没有等到什么谈话下文的她。在内心里有一股淡淡的失落感油然而生,她思忖着,很显然他这样做是在对自己刚才的出言不逊感到很噎气,所以在车子上寻找着内心的一些平衡。好像女人总是应该处于顺从的位置上才对,他有来言我必须要有去语,这样才会让他舒服了才行。男人嘛!有时候总是那么的相像,依顺的方式都是一样的。也好!这一下总该让自己死心了吧,一个没有姿色的单身母亲,对于任何一个条件上乘男人的美好遐想,也许都应该是多余和徒劳的。她开始收起刚才的好心情,准备到站就下车。

“让我猜一猜吧!如果我想的事情正好与你想的事情一致呢?更确切的说连谱靠的都一样呢?”

那个男人突然扭过头,绽开了那张略显稚气的脸庞,嘻皮笑脸地对身边的女人说道。好像在他这里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他还是保持着刚才的一副向好的心情,并没有像相男直觉中所感受的那样。

相男没说话,也许心情没有完全的归位。还没有复位的复杂心情,让她少有心情去接话应答。

“那这样好了,你也不用回答什么,只算是我接下来的话,当一个故事听就行了。”

那男人并没有因此而气馁,也许这也正是他在预料之中的事情,所以便接着刚才的话说道:

“我们家以前住的一位老街坊,搬走了多少年,那天他突然到我们家来造访,来就来吧,人家可不是空手而来,而且肩膀上扛了一样东西而来的,可是人家却不像别人一样的垂头丧气的,人家是一脸的喜气盈盈,一点也不觉得有个包袱在身,不过这东西现在也有一个时髦的名字,叫债务风险。”

话说到这里算是说到了相男的心病上了,虽然还不算太贴谱,但却让相男心里为之一动,

“那为什么找到你们家,你家有钱吗?你们家又不是开银行的,难道到你家是来借钱的吗?”

“这话让你问着了,我们家是没有这么多的钱,我们家也不是开银行的,但是却有一个跟银行有关系的人在其中。否则的话他也是无事不会登三宝殿的。因为欠债来这里的。”

“银行…欠债?银行难道可以帮他还债吗?银行有那么好的菩萨心吗?会借钱给他?这倒是很新鲜的事情。”

相男不屑一顾的把话回了过去,她还不知道这是中国刚刚兴起的一种时髦生意,叫银行借货业务,长期以来她一直认为贷款也只是公司与公司之间所发生的金钱业务,她不知道这项业务已经悄悄的走入了民间,”

“说对了!银行当然没有什么菩提心,但是银行把这件事当成了一项生意来做,这就叫做贷款业务,当然银行是不会做赔本生意的,他需要一笔钱或者物的抵押,然后把钱按利息的收成借货给你,这样银行就能够一直保持收益,而借债人却也解了燃眉之急。”

相男的眼神随着身边男人的讲述也越来越有神了。现在她也终于明白了银行还有多自己未知的业务在里边,她好像心里开了一扇窗,这窗户照射进来一缕强烈的光线,此时让她即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终于为自己家找到了一条生路,紧张的是这条路对在自己这里也同样可以应用吗?所以听到了这是,她不禁打断了他的话,低声又却生生的问道:

“那银行收的…利息高吗?”

“银行嘛,是根据你货款的数目和它所承担的风险而收的利息,当然肯定比你的存款利息要高,银行就是在这些差价中获利生存的,况且…你怎么不接着问下去了?”

那男人觉得相男听了半天,也问了半天,也没有提到点子上,也没有问自己要说的问题上来,所以忍不住把话又迫不及待的送到了相男的嘴边上了。

“接着…问什么?还有什么…好问的吗?”

相男迷惑不解的看着身边的男人,仔细的过滤着刚刚他们之间的对话。思考着还有什么事遗漏了。

“对了,你刚才你好像说过,你家虽然不是开银行的,但是好像认识银行里的人。”

“不是认识银行里的人,而是就在银行工作,而且还正好是负责银行的借货业务的。他也不是什么外人,是我的亲哥哥。”

“噢 我明白了,那个人找到你家,就是因为你哥哥工作在银行,他想通过你哥哥的关系向银行借款。是这样吗?”

直到这个时候,相男还是不愿捅破自己家缺钱的马蜂窝,还是不愿意把话引到自己身上来。她就是不愿意用自己的手指去捅破那层最后的窗户纸。

“我刚才…已经听到了你电话的内容了。所以也想顺便问一句,你们家是不是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了?还是怪我多言?”

相男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面前的男人,这目光很奇特,是在一种坦然的惊讶中消化着自己微妙的内心。也许直到现在她还是不习惯一个陌生的男人突然关心起自己来,也不愿意与一个男人在不熟络的情况下,分享一些金钱上的事情,因为她很陌生这条路的深浅,更怕面前的人是一个装扮起来的骗子。她还在小心翼翼的把自己遇到的问题保留在心间,不肯轻易的吐露出来。

“这样吧,你告诉我你们要买的房子的地址,还有…还有多少缺口没有补上,需要货多少钱,我让我哥哥做一下评估,然后再告诉你最后的结果。”

男人似乎看透了相男的疑惑,也很爽快的应答着相男的复杂心态,接着他表情中更加认真了起来:

“我真的…不愿意你这样心事重重又愁眉不展的,你只是单纯的想帮你,如果你还是…不愿意相信的话,我可以只做个搭桥人,引见一下我哥哥,这样你们自己去商议,也好自己把握分寸定夺。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点小小的建议而已,做不做的主动权在你们这里,你看过样好吗?”

直到现在相男紧绷的那颗心才开始慢慢的融化。她不是为他的话而融化,而是被他真诚的态度所打动。她的眼睛里开始释放出来一种温暖和尊奉的目光,她紧盯了他几秒钟,那眼神分明要在他身上寻到一种有异于其他男人的东西来,更准确的说是一种感觉的产生和延续下去的可能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