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博文
(2018-09-23 08:28:11)

【湖。秋】 空山新雨后
天色爽来秋
白云随风逐
清泉陇上流
小屋深处寂
蓝天独自羞
莫道不消魂
一湖秋色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0 17:16:01)

有一幅画镶嵌在莱茵河上 用蓝宝石的原色调成了湛蓝 用翡翠的碧绿调成了一条长长的绸缎 午后的斜阳掠过蓝天下的郁了郁青草 秋林正好映在落日的余晖中 软风拂过清澈的河水 伴着黄昏时分的浸染 一种凄楚之美的窒息 有一首歌飘荡在莱茵河上 用盈盈秋水谱成优美的旋律 明净的音符如同大地母亲的深情 就像秋日静谧中的浓情私语 秋色的彩虹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相家一家大小围绕着这个刚刚从酒气中醒过来的男人说过往,那男人收了相妈给撑的胆,清了清嗓子,瞧着大家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算是开始把肚子里长久积攒的发了霉的故事,一点点的抖落了出来。 “话说明朝那会儿,有个后生字宾之,号西涯,来自于湖南茶陵,名东阳。自幼聪颖过人,耳闻则育。史书上记载他4岁能作大楷,景泰年间作为神童被推荐给皇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1 20:18:44)

莫说暮色中的笛声 莫说那长烟里的落叶红花 也莫说秋林中映在夕阳下的湖泊 那是大地轻纱下的一隅宁静 秋天是一个美丽的梦 坐在湖边静心妳的清澈 感受秋日里岁月的一泓浓意 此时阳光正好渗进了 心底的毎一寸荒芜 ………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让相男这么一问,那男人立刻精神抖了一下,神气头也慢慢地提到了他那张蜡黄的脸上。鼻子两旁的法令纹突然舒展开来,一闪一闪的掠过缕缕的荣耀感来。 “你们知道府右街上有一条很长的胡同叫什么名字吗?这条街虽然现在的名字已经更新,叫什么“力学胡同”。但它的前身可不是这个名字,而是以一个人的名字命名的。” 说着他把刚才从那张桌子挪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月的秋色,掸去了夏季的高温和炎热,风不硬也不瑟,但却让人感到一种秋天的拥抱,天空湛蓝如洗,好像一颗蓝宝石悬挂在空中,游走的白云如绣,突然觉得天高了,而紧依着蓝天的白云也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这就是九月的秋天,一切都在美景的画中,也享受在秋游的脚步声中。 今天拜访了一座中世纪的城堡遗址,瑞士(Wartenberg)这里在冷兵器时代曾经也是刀光剑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相妈一家坐定之后,相男拿着菜谱想着那男人不接下茬的寒酸,思忖着也许该从自家的手指缝里掏钱了,所以便挑着菜单上便宜的菜,试着点了四个莱,老厨白菜,家常茄子和醬烤豆腐,又挑了一个荤菜青椒炒肉丝,便就此合了菜单。 阳阳偎在妈妈相男的怀里,也许是相家很少光顾这样奢华的饭店,他一会儿眼睛不够使似的四周环视,一会儿又紧紧的盯着母亲那张嘴。当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相妈迈着犹豫不决的步子慢慢地走向那个男人,一边走还一边对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老眼昏花了,这到底哪儿跟哪儿呀。这人到底是不是那个约好的那个呢?莫非我起了个大早赶了个错集? 快到那人跟前了,她推了一把拦在面前的椅子,正好不偏不歪站在了那个独自饮酒的男人跟前,带着一肚子的火气,摆好了驾式,一副兴师问罪的劲头。 “劳驾!问一嘴。您是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相男紧走了两步跟上了父母及儿子阳阳的步伐,相妈虽然诡秘地看了女儿一眼,但看女儿那牙根紧闭的双唇,相妈也就知趣的没有刨根问底的再问下去了,因为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她,还有天大的事儿迫在了眉梢。 西单灵境胡同这头连着西单北大街,那边的尽头便是与中南海一墙之隔的府右街了。相家住在东城,离西城的府右街也不远,虽然相妈和相爸在北京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05 14:15:45)

山晓望晴空碧波如画屏薄暮袅涩羞白云飘悠映长烟秋色归九月叹有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