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丑女相男(72)—— 不期而至之人

(2018-03-06 13:05:00) 下一个

相家的大门缓缓地从外面被打开了,屋子里正在积蓄着紧张心情的几个人,每个人的表情就又各不一样,当然心亏理穷之人,更是做到了让人不堪入目的囧样,跪倒下的她也从茶几的透亮处向门口方向惶恐的张望着,与大家的眼神一样,此时共同集中在了大门的入口哪里……

其实这门是循序渐进的被打开的,并不是突然从外面破门直入的,只不过屋子里面的人那时被里面的另一种紧张空气所震慑着,并没有觉察到大门口那边的所有动静。

相妈这时候才意识到几个小时前由于这对抱着孩子不期而至的狼狈男女的出现,自己竟一时的疏忽大意,居然忘记了随手锁上房子的大门,大门的钥匙还依然睡在自己的上衣口兜里,这平时生活中的大忌,进屋后立即要锁门,今天怎么都让自己忘到了脑后了呢?也许今天太特殊了,此时所发生的一切都或多或少的溢出了自己生活的正常轨道。自己的精力也用到了极限,她一边责怪着自己的忘性,一边用眼睛也直勾勾的等待着大门那边进来的人。

伴着一股凉气的袭入,那人也正式进入了屋内,这一阵凉气霎那间袭来,让屋子里的人也仿佛清醒了许多,但等那大门被缓缓打开的那一瞬间,几只眼睛一直圆睁的屋里人,还是被眼前出现之人惊呆了,在五月留恋忘返的夕阳下,几缕贪玩的明光挤进了房子里厨房的窗户,大家从隐约的光线中也看清楚了缓慢推门进来的那个人,

看到了那个人,相妈这才定了定神,舒缓了一口气,由于刚才条件反射的关系,她以为进来的肯定又是一位什么不速之客,因为现在还不到相爸的下班时间,相男的姐姐姐夫从来都是来之前一定会先打招呼的,

此时她目光撇向门口的方向,高悬的心也总算是也平安落地了。不过见到了这个人之后,她的心也是产生了不大不小的意外,

那站在门口之人不是她家的常客,不过倒也不是什么生客,正是前些日子相男还在有孕在身之时,进屋来收水费的那个男邻居。因为下岗的关系,他提前早早的办了退休,为了补贴一点家用,他自告奋勇的干起了小区物业收水费的工作。只是他还有另外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每到说起话来的紧张之余,嘴巴便开起了小岔,犯起了结巴,但他又是一个看穿不说穿,心里皆有数的明白人,由于与相妈多年的邻居关系又都属于心善痛恶之人,所以他们处的关系一直都很好。相妈基本上属于嘴不饶人心生善的那类人,而这人虽然在嘴巴上没有多大的作为,但是他也与相妈有些共同之处,他属于心善之人看不得一点邪气,又敢于谏言之人,别看他不善于表达,但这人心里像明镜似的,一肚子的加减乘除,慧根又心智。上次他就是因为从相妈买假古董的着急表情中读出了原委,立即话里藏话的帮了相妈,也成全了相妈的面子,过后让相妈感激不已,现在他又突然的这样不期而至,现在又是为了哪一桩呢?

他进来环视四周一下,眼神中故意装作没看见张家两口子,然后突然咧开嘴笑了一笑,冲着相妈抱歉的说道:

“大姐 你家……门不但没上锁,而且还……透了个缝,我还以为是你家又像上次丢……孩子一样的,这次又让贼惦记上了呢!”

这话就像是说,这是谁家的狗没喂饱,来这乱吠一阵呢?

他好像是已经在外面窥听了一阵子了,这会儿不想再在外面扮演不问事的过路人了,一向知道相妈口苦心善的这个老“毛病”,进来好像是有事想提醒这位老大姐一下,他开始煞有介事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些零钱来:

“不管是……误入也好,恰巧也罢,现在也……正好把这事儿了了吧。你看……上次的交水费余下的钱一直还……没有机会还给您呐,因为一直找……不开零钱,现在终于有了,正好……趁我现在还没忘。”

说完这话他突然话题一转,指着这手上的零钱又说道:

“你看……这钱虽不多,但总是放……在心上,就像心里缺点什么似的,对……了!就像缺那么点儿心眼儿似的,这缺来缺去的,这脑子今后就该坏掉了,不就成一个捡不起来又舍不得扔的豆腐渣工程了吗?”

虽说是没有指名道姓,但显然这话是绵里藏针的的指桑骂槐,听话之人如果有耳在身的话,该会马上明白过来这缺心眼儿和豆腐渣工程指的是什么人?又该是什么事情?就仿佛是对那屋子里的心虚之人在说,有了钱又能怎么样?你还不是照样的是一个愚蠢与缺心眼儿兼容的人吗?猪脑子蠢到了家,自欺欺人还不算,更害了别人。

那张家女人这时候早已从刚刚的狗式蹲刨位置变成现在的正襟危坐了,她开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茶杯,心里却七上八下的敲开了边鼓,自然知道这话显然是只说给一个人听的,但是此时她还是装傻充愣并不想打破这种“迷局”,所以就又厚着脸皮自当是耳朵又被鸡毛堵住了,自当又是没听见!

那男人也不是一般人,像是早就抖到会有这种结果似的,也没有动什么表情,只是心里要做的事儿还没有干完,也自然不可就此罢休,便又就势提起了另外一挡子事情来,以此再次提醒着身在迷局中的相妈:

“大姐,你上次……被骗的那钱,现在终于……有了着落,漏网的那个……男的,现在在外地又犯案了,这条鱼钓……的还算值得,这家伙可……不是什么穷困潦倒之人,他手下还有两幢房子在手。现在正……在法院哪里拍卖呢!前天我撞到了正要……去局里开会的派出所……张所长,告诉我……这个信息,这可是冤有头债有主,没准儿张所长现在也正在找你呐,今后类似这种……事情,您可再也不要犯糊涂了,可别忘……了!咱们与……派出所是几步之遥的邻居呀,不……费你多少工夫,只屑……五分钟的路程,什么事儿就都………能搞定了!”

这话像是说,打她会打疼我们的手,骂她会脏了我们的嘴,千万不可再犯上次同样的错误了,还犹豫什么,不如拐个弯,直接到派出所去报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