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那个火车上的逃票者

(2015-08-02 16:45:54) 下一个

有时候在路上撞到一些事情使人感到不舒服和压抑,而有的时候撞到的一些事情虽然是充满了灰色色调,但却从灰暗的地带中,却让人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暖意,就好像阴雨绵绵的天气中远处窥见到了隐约的彩虹……

前天去到德国的康茨坦斯,从苏黎世上车后因为要坐上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所以就挑选了一个靠窗户又顺行的位置坐下,抬头望去,我的对面正好座着一个年轻的黑人,他的年龄看上去也就是在二十岁出头,他迷茫的眼睛始终盯着窗外,一件黑色的套头衫在这炎热的夏季,显得很不合时宜,脚上蹬的一双有些发旧的帆布鞋,也让人感觉历时很久没有替换过。

列车在平稳地行驶着,这个年轻人好像若有所思地不时地观察着走廊的尽头是否有人出现,似乎从他焦虑的眼神中流露出好像等待着什么又好像害怕等到什么。

终于车厢的尽头缓缓地走过来查票的火车列车员,随着他慢慢走近的脚步,在我对面的年轻人的情绪也越加的紧张,越加让人窒息,他不时地搓弄着手中一直攥着的那张票,斗大的汗珠慢慢地浸上了他的脑门……

他在恍惚和不安中终于等到了列车员的到来……

当列车员正要向他索要有效票证的时候,他好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低着头慢慢地用发抖的双手把那张攥了很久的票呈了上去。

列车员看了一眼他的票,从他紧锁的眉头让人感到这张票的问题,显然这是一张无效的票证,他看着他害怕的样子,开始试图用法语询问他去哪里,其实我理解列车员的用心,用法语一来是非洲的许多国家都应用法语,二来他似乎从他紧张害怕的表情动了恻隐之心,所以用一种比较隐晦的语言跟这个年轻人交流,以避免这个不知所措的年轻人在众人面前更加的下不来台,

看到那个年轻人露出听不懂的神态的时候,他又马上换回了英语和德语来询问,很遗憾……他都没有等到想要的回答,

他只能用手指了指车厢的尽头,让这个年轻人直接随他走到了车厢的无人地带列车的车门前,其实他这样做的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不让这个紧张害羞的年轻人在众人面前现更多的眼,只能把这种不光彩的盘问放在无人地带去做。

经过了几分钟的询问,看着他在车厢的尽头做的各种肢体语言表达来看,也许他试图让这个蹭车的年轻人补上这张无效的票所欠的钱,

这时候车正好到站了,我看到那个紧张的年轻人被迫地下了车,因为他没有钱补偿上这张无效火车票所欠的里程,所以那位列车员只能让他中途下了车,因为他不能熟视和迂越自己的职责和工作,

被迫地走下车的年轻人还在一步三回头地看着缓缓启动的列车,也许他为自己没有能力到达目的地而沮丧失望,也许他还在留恋列车上二十多分钟的芳香旅程,或许他是否从刚刚发生的事情上获取到了一丝丝点滴的温馨和感动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