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爱若指间沙 (6)

(2015-01-12 07:20:51) 下一个

 

 

沉默中的克劳斯在电视机前匆忙地接连换了几个台后,也无心在电视机前面久留了,关上了哇哩哇啦的电视机,走到厨房,拿出酒杯,倒上了少许的威士忌,独自一人提着酒杯,走到阳台,清风月影去独酌了,

絮文看着克劳斯不高兴的样子,知道可能是触动了他的一些心事,这种心事有可能触碰到了他心底里的东西,絮文也不好打破沙锅问到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每个家庭又有每个家庭的隐私,只是他们的电影又都用不同的方式不一样的色彩演绎着……

望着阳台上孤独矗立的克劳斯,絮文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怜爰来,与此同时,她也不禁在心中涌出了许多疑惑就芥蒂来,她只从有限的网络联系中感到,这个己近不惑之年单身的男人,有些回避及很少谈及他的家庭和亲人,只从有限的谈话中得知他还有一个妹妹,并且他的妹妹也是待字闺中,提到这个妹妹,克劳斯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他像是议论着邻家的女孩或者是街头巷尾的走过的女人们,总让絮文感到是隔着玻璃看世界,隔着莱茵河对岸观火的感觉,而不是让人感到和他有着血脉相连的至亲……

这些日子克劳斯特别从年假中抽出了一个星期的假期,以主人的身份和伴着愉悦的心情,开车带着絮文从德国中南的黑森州境内的旅游景区开始,包括威斯巴登、卡塞尔、达姆斯塔特,弗菜堡等著名的德国大城市,一直开过了边境,顺着莱菌河走进了瑞士……

从先前的联系中絮文得知,克劳斯之前曾经交往过一个瑞士的女朋友,就住在莱茵河边上的沙夫豪森,所以他们首先参观了沙夫豪森的著名景点菜茵瀑布……

克劳斯曾经和这个瑞士女人交往了近八年长久,所以一进莱茵瀑布,克劳斯的情绪就掺杂在即沮丧又兴奋的不稳定的状态中,谈话中他几次中断了要说的话,还竟然几次地叫着身边的这个中国女人“卡琳!”絮文也有些不悦,带着的几分的醋意也跟了上来:“我是中国的絮文,不是你的瑞士前任!” 克劳斯也不好意思地笑笑,并马上致了歉意……

他这时总是把车停在路边呆上一阵子,以平息着自己不稳定的神志……

联想到他几次看到的他开车时的疯狂速度,絮文很想知道这段感情究竟带给了他的是什么?是撇不掉的神伤和痛苦,还是带不走的梦绕和魂牵……

当他低头看他手上的手环的时候,絮文猛然想起看到的,这个用一个银制品制作的手环上,中间鼓出的部分有一个醒目的字毌K,K就是卡琳名字开头的拚写,趁着克劳斯在握着方向盘低头停车沉思的片刻,絮文不禁问道 “你的前任现在在哪里?她是否还在德国?还是已经回到了瑞士?”

听到此克劳斯突然一阵神伤,吹了一个尖利的口哨,然后又长叹了一声道 “她如果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你今天就不会岀现在我的身边了”

絮文愣了一下,心头也是一沉 “这是哪年发生的事,她年纪轻轻的,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她过早离世的呢?”

“为什么要讨论这个,你是法兰克福市政府负责查户口的,还是德国的秘密警察",他似乎不愿意讨论这个话题,语气中表现得很不客气和带刺,

看着絮文半天不说话,克劳斯意识到有些冒犯,他望着车窗外的绿草坪,若有所失地地开始了回复说 “是癌症,她死于乳腺癌,发生在三年前”

“你们感情曾经很好” 絮文看来并没有生这个直率的不会拐弯的德国人的气,不禁又进一步地问道

“好又怎么样,不好又怎么样,只是完美地完成了更加悲伤的任务,而不好也许会让生活更平淡稳实了一些” 克劳斯很悲观地对絮文说道,也像是对自己说。

“也许生活本来的面目就是平安,精彩的瞬间只能增添了灰色的色彩” 他又对刚才的话进一步做着补充。

“那我能不能这样理解,这个瑞士女人卡琳应该就是你在心目中的最爱,曾经最佳的精彩…… 因为失去的东西往往都是最好的最棒的,因为每一个瞬间你不可能再重新拥有和重现”
絮文多少有些醋意,而又不得不理智地在给这段感情做着总结。

“ 什么叫最好,什么又叫最差,我不认可这种说法,好只是某个特定的时间你撞上了一个对的人,而有的人走散了,只能说他的运气和境遇不佳了,另外我的年龄才三十有余,照你这种说话,这岂不是折杀了我后半生的幸福了吗” 克劳斯看祥子情绪有些缓了过来,竞然苦笑地小开起自己的玩笑来……

虽然是肉烂嘴不烂,但是絮文还是从克劳斯此时此刻的表情中,读到这对曾经的恋人的感情和他对这段感情的留连和怀念,

旅行回来的克劳斯马上就开始了工作,他去银行给絮文办理了一张银行的副卡,接着又深情地把房子的钥匙深情而又放心地交到了絮文的手中……

而絮文则掐算着自己已过的时间和还所剩的时光,她甚至已经约好了回到北京要见的朋友们的时间……

只是这时候突然发生的一件事情,打破了絮文的计划和安排,使两个人的命运又有了新的转折和篇章……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精灵精灵 回复 悄悄话 。。。。。这克劳斯的转变,一下子让人有些HOLD不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