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艳过桃李,也有被忽略的时刻

(2019-03-24 09:45:21) 下一个

继惠空樱后,属于“小彼岸樱”的颂春樱(Accolade,又称褒奖樱)在温哥华街头隆重登场。

绝大多数的早樱品种是单瓣花,花朵偏小,而颂春樱的花瓣多达十片,浅粉色花朵的直径大约五公分,属于中型尺码的樱花种类。重瓣花,却不繁复,几朵小花簇生在一起,顺着花枝垂下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撩拨着人心。同单瓣的惠空樱相比,我更喜欢内涵厚重的颂春樱。

颂春樱在温哥华的数量不多,我曾见过百年以上的老树,树干粗壮,冠盖如伞,捧出满枝桠的花海。 也有才种了几年的幼树,高高低低的枝丫斜搭在半人高的木篱笆上,伸出一抹抹的带着层次的粉红,努力地把春色分给偶尔飞到草地上觅食的几只旅鸫。

温哥华的早春常常多雨,有一半的时间我是在雨中欣赏颂春樱的。那些带着珠露的花朵似哀怨而泣的少女,我见犹怜。赶上百年难遇的暖冬时,颂春樱在二月底就开了,整整将花期提早了三个星期。城中到处是吹面不寒的微风,颂春樱在明媚的春光中迅猛绽放,笑意盈人,似乎在为侥幸逃过风吹雨打的命数而欢呼。

可惜,她有点生不逢时。她的花期与紫叶李花相近,温村有上万株李花,气势铺天盖地,吸引了无数眼球。很多人甚至把粉紫色的李花认作樱花,呼朋唤友前去踏春香,“绕花岂惜日千回”,却不曾意识到:那落在肩头、发梢,甚至触动了朝花夕拾情怀的花瓣,是虚假的“樱花雨”。

从来没有人问过,颂春樱是如何培育出来的,什么是最适合她的阳光、土壤和酸碱度。她静立在幽静的街道,只为那个心意相通的人一身粉妆。


它谦卑的身姿仿佛在诉说:生活从来都是不易的,即便艳过桃李,也有被忽略的时刻。那就一路哭着笑着坚持走下去吧。

懂她的人是幸运的, 一旦相遇,便是天长地久。转角处最美的遇见,哪怕只是短暂的一刻,那扑面而来的繁花,只对一人毫无保留的绽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欣赏了好文,从中又学到了知识,平安是福。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跟海棠花有什么区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