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温村李花,让我“大隐隐于市”

(2019-03-22 18:15:33) 下一个

几天前温村的朋友在微信圈疯转一条信息:罕见,温哥华高温破72年记录!全城樱花怒放,大温已成全宇宙最美的地方。

好几个迫不及待想去赏樱花的朋友将此信息发给我确认,因为我已经是小圈子里公认的李花和樱花的骨灰级粉丝了。从2015年开始,每到樱李盛开的季节,我总在繁忙的工作中见缝插针,开着车到处赏樱。大温地区五十多种樱花我几乎认全了,还发现了两三种尚未被樱花迷们登记在相关的英文网站的“沧海遗珠”。

我扫了一下文中的内容,发现里面有好几张曙樱的照片,有一张是关山樱的,根本没到花期。还有两张分明是粉色的紫叶李花,被小编当成樱花塞了进来 — 一篇“标题党”之作。

我对朋友说:“温哥华有五十多种樱花,最早开花的早樱惠空樱已到了颓势,第二波早樱颂春樱刚刚开放,这两种樱花数量少,不成规模,根本无法产生轰动效应。目前是李花当道的季节,你在大街上看到的一树一树粉色的花海,其实是李花。只不过不少人把‘冯京当马凉‘,粉色的李花(或称樱桃李花 cheery plum blossom)被看成了樱花。”

大温地区有上万株樱桃李花(cherry plum flower)行道树,以观赏性为主,常见的有紫叶李花和黑叶李花,花色以粉白与粉紫为主,好像不怎么结果,即使有,也是忽略不计的。绿叶李花的数量不多,花开时一树雪白,某些品种盛夏结甜美多汁的李子。

我在温哥华生活了二十多年,几年前才认认真真地注意到:经过又长又湿冷的冬天,大规模前来打头阵的宣告春天已经翩翩而至的,是李花。仔细观察花朵本身,花梗,树形和树皮等处,你可以很快分辨樱、李花的不同。

首先,李花香气四溢,行人远远地就能闻到飘散在空气中的清香。而与李花花期相近的早樱花大多无香,或者香味极淡,若有若无。只有在春天中期绽放的极个别品种的樱花才散发出浓郁的香味。一般李花的花朵为单层五瓣,较少的重瓣李花有十多片的花瓣,李花的花瓣为椭圆形。樱花的花瓣尖端有细小的裂片。

李树的树皮是深色的,没有横状的皮孔,而樱花的树皮是浅灰色的,附有许多横状的皮孔。李花的嫩芽是圆形的,一片嫩芽只发出一个花骨朵,鲜花和嫩叶同时长出,嫩叶像卷烟似地慢慢展开。而多数的早樱先花后叶,嫩芽呈椭圆形,一片嫩芽同时抽出几只花骨朵,簇状排列。

李花的叶子有绿色、紫色、黑色等,而樱花的叶子是绿色或者铜绿色的,叶子像皮夹似地慢慢翻开。李花的新枝是垂直长在老干上的,整棵树的造型呈冠状,枝干遒劲有力,和繁密的花海晖映成趣。而多数品种的樱花新枝全长在树干顶端,树形似伞状。花儿绽放的时候,喧宾夺主,几乎遮住了树枝。

遇到暖冬的时候,李花于二月末就在温哥华街头怒放。如果恰逢寒流肆掠,李花的花期要晚一个月。

温村赏李花的最佳地点在西22街,从Arbutus Street到Puget Drive一段,总共1.5公里,数百棵紫叶和红叶李花夹道列伫。赏花地点离两个小儿的学校只有五分钟的车程,我清晨送完孩子上学后,会到那里赏花。有时开着车在主道和附近的干道匆匆地绕一圈,有时则把小车停在某株花树下,一路慢慢地走,头发和衣领上染上了淡淡的李花香,整个上午都神清气爽。

几百棵李树错落有致地排列在西22街的人行道上,顺着坡势由高至低蜿蜒向西,一眼望不到尽头。1500米长的花街,种植的几乎是高大的粉白色李花,间或夹杂着几棵植株较矮的粉紫色李花。与此大街纵向相连的某些小街则成排栽着清一色的粉紫李花,通常比粉白李花晚一周开放。繁茂的李花树林乍一看似无际的波涛,在空中翻腾涌动,景象奇壮。从地势较高的一端远远望去,高低起伏的白色与粉色的花浪交错,有一种“粉云压城城欲摧”的惊心动魄的美感。

在文学史上,酷爱李花的有韩愈和杨万里。韩愈的 “当春天地争奢华,洛阳园苑尤纷拏。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日光赤色照未好,明月暂入都交加”,将李花盛放的情景描写得淋漓尽致。杨万里对李花有特别的欣赏角度,一首“李花宜远又宜繁,惟远惟繁始足看,莫学红梅作疏影,家风各自一般般”,直白地表达了其对李花独有的钟爱。

而《杨花落,李花开》 是中国历史上四大神秘的政治谶言之一。隋朝末年,杨广接连杀了手下几员大将。此时,社会上谣言四起—“桃李子,有天下”“杨氏灭,李氏兴”“杨花落,李花开;桃李子,有天下”的民谣更是成了流行歌曲,到处传唱。民谣皆曰“李子结实并天下,杨主虚花无根基。”,又曰“日月照龙舟,淮南逆水流,扫尽杨花落,天子季无头”,此为“李氏当为天子”之兆。“方士安伽陀劝杨广杀尽天下姓李的人,杨广虽然没有采纳,但对于姓李的人,已是疑神疑鬼。 不久,隋皇朝终于在《杨花落,李花开》的传唱中灭亡。

草木本是无情物,牵动长江万古愁。令无数骚人墨客叹咏的李花,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政治家蛊惑人心的工具。

俱往矣!千年之后,我从李花树下缓缓走过,用手机不停拍照,享受着一树树的雪白、粉红、芬芳和雅致,心里反复吟诵着有关李花的古诗和民谣,恍惚间,竟有时光错乱的感觉。

从西22街开车回家,途经东49街和Dunfries街交界处,又是一大片李花的海洋。我顺着Dumfries大街,经过东49街至53街的那一段,花树林立,恣意吐露芳华。这里的地势平坦,从花树下缓缓开车而过,直视远方青绿色的丛林和明净的蓝天,有“野旷天低树”的开阔感,和西22街的那片花海的蜿蜒、幽静、神秘是两种不同的赏花体验。但这片花海的规模和繁密程度不如西22街。如果您之前到过西22街,会有“五岳归来不看山”的感觉。

在凡尘中打拼的人累了,喜欢归隐山林,采菊东篱。而在温哥华,无须躲在远离尘嚣的乡下,就能在闹市中觅得一方净土,静静地赏李花赏樱花,在树下引吭高歌,是一种更高的精神境界,叫“大隐隐于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飞来寺 回复 悄悄话 樱花、李花怎么分呀?第一幅4張照片中的左下那不是俗称的小樱花吗?
qingxian 回复 悄悄话 本来是个安静社区,经网上介绍,微信上传照片,突然变成了旅游胜地。来的大多中国人。
小禾尖尖 回复 悄悄话 好文,以花以树论情论人生。并长了知识。
锦川 回复 悄悄话 那不知道三月底该到哪里看樱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