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狼发牢骚

发发牢骚,解解闷,消消愁
个人资料
笨狼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肖松《D大调协奏曲》

(2017-10-04 14:27:12) 下一个
你听到的是(法国作曲家)肖松的《D大调协奏曲》第二乐章的主题。肖松(Ernest Chausson)不太有名,作品也不多,但公认有才,其作品少而精。不过即使如此,他的作品很少听到,(西方)古典音乐日益走向坟墓,一个小作曲家被遗忘,正常的事。
 
此曲原题为《钢琴 、小提琴和四重奏乐队协奏曲(Concerto in D for piano, violin, and string quartet)》,作品编号21,《D大调协奏曲》 是中文文献里的说法,领奏的是小提琴,钢琴也很显著。作为烘托得四重奏乐队,四把弦乐器就把气氛体现出来,充分说明了好的作品不在装饰,而在实质,有本事用不着啥家伙。
 
此曲不仅仅委婉忧郁,旋律优美,其结构着实缜密,表达的很完整。前三联生活周刊主编朱伟做过一篇介绍,我也没什么添加的:
肖松的室内乐中,最突出的就是《D大调协奏曲》,它其实是一首以钢琴与小提琴为主奏的六重奏。这首协奏曲的第一乐章以惊叹号似的命运提示为开头,缓缓的忧愁似水墨洇染后,就是对似水流年的倾诉,所有岁月都如泛着深情波澜之流水,更多的辛酸,对命运也就有更多的感叹。主奏小提琴如波澜中的颠簸之船,被命运之波戏弄,只能叹息而生发美丽的委屈。这委屈变成情绪纠结,无以排解,就有无为的挣扎。但肖松是不会有愤怒的,钢琴清朗忽似清风袭来,委屈就随涟漪粼粼荡漾开去,情绪自我告慰,波澜不惊,心境就变得清淡。第二乐章是一首西西里舞曲,像在自我告慰、自我麻痹、自我满足、自我欣赏中,清高地翩然起舞。这是肖松音乐中最美的一个乐章,正因其美,也就倍添了更多酸楚。第三乐章的慢板显得凄清,像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整个世界都冷酷地沉睡了,只留一个孤独者无助走在一条深深的隧道之中。风寒袭人,隧道里只有寒影相伴,唯有内心的温热在支持前行。最后的第四乐章是肖松作品中惯用的,通过切分节奏的魅力意气风发,以悠扬一扫阴霾。这时,对人生与命运的回顾已经没有抱怨,只有坚定中有些自嘲的语态。在辗转反侧的反思之后,最终凝成一首昂扬着但五味杂陈的人生之歌
 
不过说第二乐章“像在自我告慰、自我麻痹、自我满足、自我欣赏中,清高地翩然起舞。这是肖松音乐中最美的一个乐章,正因其美,也就倍添了更多酸楚”,尖酸了点,不敢苟同。肖松音乐确实有呜呜咽咽抽泣的感觉,但圣人未必不哀伤、掉泪,此曲既优美却哀伤,并不冲突。
 
你要是没听过,那是错过了,一定要听听。
 
Daniel Rowland, Violin, Luis Magalhães, Piano; Francesco Sica, Violin; Hugo Ticciati, Violin; Razvan Popovic, Viola; David Cohen, Cello
 
【资料】
【1】维基Ernest Chausson中文
【3】网上无费资料(录音、乐谱)
 
【附录】
肖松的另一名作《音诗》
 
此曲也是小提琴带队。
 
 
西方对习近平登基最恐惧的是什么?
 
西方民间恰如能预料的,是压根儿对“习啥来着”既毫无头绪,也毫无兴趣,然而这在精英界却是最大、最震惊的事件,西方“经济改革、开放必定带来政治改革、开放,直至(西方)民主”这一留派被彻底击败。
 
不过这一结局不是什么突然的事,稍为留意中国政坛,略有头脑的人通过对过去几年事态的观察。都意识到改宪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按美国人的说法,“The writings are on the walls”。
 
按照中国人的感觉,这恰恰体现了西方自以为代表世界秩序,是和平、稳定、繁荣、和谐和进步的唯一合法的捍卫者俺的执法人,既无人能取代,也无人可取代(换言之,任何挑战的团体和国家必然是破坏世界秩序,是和平、稳定、繁荣、和谐和进步反动势力,不与许任何挑战)。也许西方以外的人都会暗暗觉得,如果什么是道德不道德都是别人说了算,那我不就是人格上低了一等?不仅如此,虽然说社会进步,大家日子越来越好,但好的你们西方都吃了,我们只是吃饱,何有公平可言?
 
最实实在在的例子,就是吃肉。中国智者在西方没开化的时候就说了,“肉食者鄙”,不过这并不影响全球上上下下吃肉的欲望俺的愿望,原因很简单,肉既好吃,又吃不上,同时能满足精神和肉体。是佳品。
 
几百年前西方几乎所有百姓都吃不上肉,后来跳跃性的发展一举改变了这一状况,吃肉成了西方优越的象征,也是落后国家俺的人民向往的生活标准。不过最近十几年大家一算,如果全世界都有吃肉,那得好几个地球才能供得起。
 
就是说,吃肉是西方的特权【注2】。
 
要是你意识到白色是全世界公认象征纯洁的颜色,你就知道白人确实高人一等。
 
连白人的上帝都是至高无上【注3】。
 
你要是阿Q,就忍了,不过别人还有跟你说平等,“为了你好”,不知是啥滋味儿。
 
当然了,感觉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现实是当前的世界秩序、结构,是西方的秩序、结构,大家也还活着,还说说“希望”。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不服的,大家都忐忑不安,琢磨着是不是赶快让老大回来看家护院。这种心态,中国打斗了几千年,例子最多了,老百姓哪有说造反就造反的。
 
诸多言论,有代表的,莫过于《纽约时报》社论:
 
 
不说其他的,大家最担心的是什么?
 
“he could preside over the transition when China eclipses the United States as the world’s largest economy in absolute terms within two decades”
 
“再过二十年”是保守了,现在的共识是2030年前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按正常值实际价值而言)【注4】。
 
如果你看看(美国)中情局(CIA)的网站,中国总产值按购物能力超过美国已经好几年了。不管能否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生产”的能力是要第一的了。这后果是什么?
 
后果是虽然解放军完全不足以一美军抗衡,在远离中国的地带(包括还有)一点儿戏都没有,但在临近地段海域,再过几年的卧薪尝胆,几万亿的银子砸下去,未必毫无主动权。如果你留意习近平的“愿望”,统一台湾估计是第一位,那是奠定习近平在中国历史地位的决定性的一举,至于和平武力,次要了。
 
台湾,钓鱼,南海悬点儿,都是美国的噩梦。
 
在美国,军方有战略眼光的,都已威慑为主,而瞎咋呼的鹰派是军工势力的延伸(艾森豪威尔言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动不动就要动武(譬如中国人熟悉的美国海军四星上将,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Harry Harris));而政界吆呼武装干预的声音怎么都不会消失,而新的年度财政预算大局增加军费(和赤字)就是这一体现。这结局就是世界各方暗地里的军备竞争,给世界带来更危险的潜在后果。在中国,习近平自然知道上兵伐谋,能自身强大到让对手觉得代价太大不拒绝参与,是最佳方案,目前来看,美国不会接受。
 
今天美国公共电台(Natonal Public Radio,NPR,常住记者ANTHONY KUHN)报道,美国加强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实力已经第二年,由两个航母舰队(镇住中国的第七和新增的第三)共同担当。第三舰队的文森号航空母舰(USS Carl Vinson)舰长说“我们不是要跟谁较劲,只是想维持过去六七十年的世界次序”而已。
 
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过去六七十年的世界次序”,那是(二)战后美国建立的“美帝国世界次序(Pax Americana)”,对美国人来说,美国给世界带来了和平、稳定和繁荣(很多人认可),对其他人来说,那是美国强加在世界上框架(也不无道理)。
 
习近平非常清楚即使在近海中国现在也万万不是美国的对手,况且中国国内乱哄哄,没那么容易。不过2025如何?
 
 
【注】
【1】这不是我个人的意见,是我对西方媒体反映的观察。
【2】吃肉不利养生,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3】“The God Of The Bible Is Omnipresent, Omnipotent, and Omniscient“,参见
【4】“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与“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不是同一回事,五十年内免谈“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别说预测,更别说超越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