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玉米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国民党的“清党”与共产党的“肃反”

(2018-06-03 08:14:40) 下一个

中国共产党在红军时期曾经大张旗鼓搞过几次“肃反”运动。“肃反”是肃清反革命的意思,简而言之就是要把潜藏在自己阵营里的敌人挖掘出来清除消灭掉。当时国共两党斗争你死我活,形势严峻,为了防范杜绝被敌人从内部瓦解攻破的可能性,国共两党都着力整肃内部。国民党搞的叫“清党”,北伐之中,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政变”目的就是要“清党”,把国民党中的“共党分子”清除出去,因为蒋介石认为国共合作共产党寄生于国民党,却不安分守己经常兴风作浪(如中山舰事件那样)想要颠覆取代国民党,所以要趁早去除隐患。反之共产党在红军中搞“肃反”目的看上去似乎也一样,就是要把隐藏于革命阵营里的国民党反革命分子(当时叫做AB团,AB是Anti-Bolsevik的缩写,就是反布尔什维克也即反共产党的意思)清除消灭掉。所以从目的或者说所要达到的目标来看,国民党的“清党”与共产党的“肃反”似乎是一致的:都是要整肃内部,清除自我阵营内的敌对分子,以纯洁强化组织,提高战斗力。然而从结果和对各自政党日后的影响来看,蒋介石的“清党”与共产党的“肃反”又相差颇远甚至有些大相异趣,两者相比有不少让人费解或者说不可思议之处。

首先是“清党”与“肃反”的结果或者说所取得的成果大不相同。“四一二政变”蒋介石在上海屠杀了众多共产党人,使共产党组织遭受致命打击蒙受了巨大损失。虽然“四一二政变”激发起了共产党强烈的复仇心理,导致共产党发动八一南昌起义,广州起义,并从此走上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的道路,但蒋介石基本上实现了“清党”目标(尽管“清党”之后国民党里仍然潜伏有少量共产党人)。反之共产党的“肃反”虽然号称是要清除AB团分子,可是“肃”掉的却没有几个是真正的AB团反革命分子,绝大多数都是自己的“革命同志”。在各苏区的历次“肃反”运动中被指为AB团而冤杀的共产党人不仅数量庞大并不少于蒋介石“清党”所杀共产党人,而且许多是共产党的精英甚至著名的高级领导人。比如段德昌许继慎邝继勋曾中生周逸群周维炯等人都是红军的著名高级将领,段德昌是彭德怀元帅的革命领路人和入党介绍人,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颁发的第一号革命烈士证书就是给他的,只是这个第一号革命烈士不是血洒疆场死于敌人之手,而是死于自己同志之手。邝继勋许继慎也是功勋卓著声名显赫之人,他们俩与段德昌都列名于对新中国成立做出特殊贡献的一百名英雄模范名单之中;曾中生也是著名的军事家,与许继慎段德昌同列位于建军史上33位杰出将领名单之中。这样的红军高级将领当年自然都是蒋介石必欲除之而后快的,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蒋介石并没有能够消灭掉他们,红军“肃反”却帮助蒋介石“肃”掉了这些人。

第二个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是,“肃反”如此大规模错杀冤杀自己同志,却并未激起大规模叛变也从未导致自己阵营瓦解。从历史常识看内讧本是最容易导致自乱阵脚从而被敌人一举攻破的。比如太平天国天京之乱,杨秀清被杀,石达开出走,从此太平天国就走向了颓势,根本无法扭转败局。可是红军大规模的内部整肃却既不曾激发起大规模的叛乱倒戈,也并没有给对手蒋介石以特别可趁之机。毛泽东在江西主导的“肃反”运动虽然导致了“富田事变”的发生。但事变的发起者主要是反对毛泽东本人和毛的一些政策及领导方式,他们并不反对共产党,也无叛变投靠蒋介石的企图,反而要向当时的中共中央申诉,请中央主持公道。虽然结果“富田事变”的领导者都被定性为反革命而镇压了,但实际上他们既非AB团,也不是什么反革命。倘若他们在事变之后改换门庭投靠国民党,真做了“反革命”,也许反倒能够保住性命,就如后来投靠了国民党的中共高级领导人张国焘,龚楚那样。一个让人震撼惊叹的事实是:绝大多数被当做AB团而错杀的当事人本人,在被杀之时,对共产党也依然毫无怨言,还有许多人在自己的亲人被冤杀错杀之后,仍然紧跟共产党而并未与共产党分道扬镳。共产党在镇压AB团时,从拷问方法到行刑手段都十分原始残忍,为了节省子弹,用刀砍用石头砸,为了考验是否对党有二心,有时让同在革命队伍中的亲人自己动手亲自处决自己的亲人。这样极端残酷无情的内部整肃能够得以顺利执行而不生变,委实让人不可思议。“肃反”涉及面之宽广,除上述诸位红军高级将领之外,连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的夫人都被杀,此外如李先念的兄长也是死于肃反,还有如陈毅,刘志丹,高岗,廖承志,甚至当时的红小鬼后来的总书记胡耀邦都险些成为“肃反”的冤死鬼,然而这些人似乎都未曾对共产党生出过半点二心。对比国民党,蒋介石似乎可谓宅心仁厚,并未以“清党”名义,严厉整肃部下,连冒失发动西安事变将他扣留的花花公子张学良,都能够留他一命,让其颐养天年活到一百多岁。设想蒋介石如果也如法炮制“肃反”,将何应钦陈诚胡宗南汤恩伯顾祝同白崇禧等人本人或他们的老婆亲属当做“清党”对象捉来枪毙掉,国民党恐怕等不到国共内战再开就分崩离析,烟消云散了吧。

关于“肃反”何以扩大化导致众多自己同志被错杀冤杀的历史原因并无定论,然而使人感觉蹊跷费解之处不少。官修党史将“肃反”扩大化笼统归罪于受当时左倾错误路线影响,未免语焉不详,过于简单。倒是对于张国焘主持的“肃反”的指责和批判透露出了些许“肃反”真面目的端倪,就是借“肃反”之名,打击整肃异己,以强化巩固自己(领导者)的权利。说穿了“肃反”之所以被扩大化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背后有权力斗争的需要。然而“肃反”的发明权并不在于张国焘,张国焘的“肃反”在江西“肃反”之后,张国焘是如法炮制复制江西的“肃反”,如果说张国焘在鄂豫皖搞的“肃反”夹带了权力斗争的私货而致“肃反”扩大化,那么在他之前同样夸大化的江西“肃反”,还有发生在湘鄂西的“肃反”和陕北的“肃反”是否也有同样问题,也是同样原因而致?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同是“肃反”的冤魂,死于张国焘“肃反”的如上述许继慎曾中生和湘鄂西“肃反”的段德昌周逸群等人不仅都得到了平反昭雪,而且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且给予极高荣誉,唯有死于江西“肃反”的那些冤鬼,虽然死去已经几十年,质疑将他们定性为反革命的声音也不少,但至今未有公开平反,更不用说被追认为烈士,冤鬼做了几十年依然冤魂不散。这不免让人感叹即便同是冤魂也有不同命运。设若张国焘不曾斗败退出政治舞台,死于他“肃反”之下的那些冤魂恐怕也会有不同结论和待遇。如此看来成王败寇不仅是人间生存准则,同样也影响到阴间鬼魂之命运。

在“肃反”的诸多让人费解之处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从后续影响看,“肃反”错杀冤杀了众多自己同志,但却没有使得红军部队战斗力消失或减弱,反而更加凝聚起了部队对上级的忠诚,强化了部队的向心力,经过“肃反”的红军战斗力反而愈发增强了似地感觉。凝聚部下忠诚,加强部队战斗力,是国共两党为打败对方夺取胜利都必须要实现的目标。比较两党领袖的做法,蒋介石主要依靠笼络和奖赏,对于非嫡系的各路军头如冯玉祥张学良等人除了拉打结合实际利益利诱之外还搞换帖结拜之类,但这种老掉牙的歃血为盟的做法,并不能换取对方忠诚,两个结拜兄弟也全然不受“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盟约的约束,一个结拜兄弟冯玉祥一不满意回转身去搞出个《我所认识的蒋介石》对蒋大加挞伐;另一个把兄弟张学良干脆“把天捅个窟窿”,直接把领袖加兄长给捉了。可见得蒋介石在凝聚人心方面的黔驴技穷无所作为。共产党的领袖不搞称兄道弟,反而大搞残酷斗争,自残手足的“肃反”。然而从结果看,就凝聚人心和战斗力而言,显然共产党比蒋介石成功百倍,残酷无情的“肃反”何以竟有如此效用,实在让人费解。

倘若将视野拉长,从国共相争二十多年整个过程来看,蒋介石的“清党”虽然成功一时,在一九二七年时达到了将共产党从国民党中清除出去的目标,但总体是不成功的,至少是不彻底的。虽然他当初号称“宁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共产党”,但到第二次国共内战时,国民党内部中枢要害部门动辄都有潜伏的共产党情报人员。早期的李克农钱壮飞等谍报人员不说,胡宗南进攻延安时,以二十多万大军追剿毛泽东彭德怀区区两万西北野战军却劳而无功不得要领,当初都以为是毛泽东神机妙算,其实却是胡宗南身边最受信任的机要人物熊向晖是潜伏的共产党人(甚至有人怀疑胡宗南本人也是共产党人,但查无实据),早将胡宗南大军的一举一动事先通报给了毛泽东。此外如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的女儿,最后北平起义的傅作义的女儿都是共产党人,蒋介石在正面战场上与共产党决战的同时,自己阵营里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地潜伏着无数共产党人,从内部以各种方式扯其后腿暗中破坏,如此蒋介石焉能不败。共产党里从早期的陈独秀张国焘到后来的重要领导人刘少奇薄一波陈赓张爱萍还有那个理论家陈伯达都曾经是国民党的阶下囚,却都能出狱,继续反蒋,凡此种种都足见得蒋介石“清党”的局限和失败。反观共产党的“肃反”虽是错杀冤杀了诸多自己同志,却也滴水不漏完全堵死了国民党特务的渗透,即使在共产党还处于弱小阶段时期,国民党从内部瓦解共产党的企图也不甚成功,到了日后共产党壮大之后,国民党更完全无法渗透其中了。

“肃反”残酷无情,许多做法违反人性,而且虽然不可明言却不言而喻掺杂有权力斗争的私货,然而在强化权力,凝聚忠诚和战斗力方面的确收效显著。共产党日后在延安整风时搞的抢救运动,建国后的反右斗争,庐山会议搞垮彭德怀,文化大革命打倒国家主席刘少奇,凡此种种内部整肃方法追根索源都与早期的“肃反”一脉相承。残酷斗争成了家常便饭和一种思维习惯行为方式,这大概与从中尝到实际效用的甜头不无关系吧。另一方面,蒋介石退据台湾岛后,搞戒严,实行白色恐怖捉拿共产党人,严厉程度远胜过在大陆时期。大概是认真总结了在大陆时被共产党无孔不入渗透内部的惨痛教训吧,虽说白色恐怖与“肃反”一样,也搞出不少草菅人命的冤案,但有效阻止了共产党地下组织对台湾社会的渗透,对于国民党当时在风雨飘摇之中稳定人心和社会秩序也起到了明显效果。

总之“肃反”不是什么好东西,其残酷无情违反人性,可是作为强化权力凝聚忠诚却行之有效,所以以“肃反”整治对手的方式被改头换面一再使用。然而让人困惑和怀疑的是这种有违人性残酷斗争的方式其正当性何在?说到底,人类为了达到某一种目的,哪怕是崇高伟大改天换地的目的是否就可以不择手段,不设底线。倘若人类做事必须有底线,那么底线当设在哪里?倘若为达目的不必设底线,那么达成那个目的又有什么意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ily 回复 悄悄话 都比不上太平天国的内斗。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斯大林搞得那么狠,被德国打得那么惨,居然也顶住了。可见恐怖统治有时候的确能有效。
mikeOZ 回复 悄悄话 如果蒋介石像搞肃反一样搞清党会怎么样?

历史无法假设,政治的肮脏在于无耻才能无敌!
愚若智大 回复 悄悄话 贴到“几曾回首”论坛去吧
那里的人...呵呵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肃反中富田事件的结尾:红20军副排长以上全部干部召集开会,一进大院就被四面包围,全部绑起拉到河边,逐个被“同志”用刺刀大棒处决。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里面的“柳”就是被自己的所谓“同志”残酷毒打之后虐杀。

这样的革命从头开始就是邪恶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