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玉米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宿舍大门外面横着国权路,是我们上学的必经之路。那时候的国权路是一条土路。泥土之中嵌着大大小小形状不规整的砖头和石子。路面凹凸不平。低洼的路边常常停着木制的手推粪车,粪车边上倒扣着一些红漆已经斑驳陆离的旧马桶。与复旦四舍隔街相望,国权路的另一侧拥挤着许多低矮黑暗的破旧房子,那些房子里人口众多却没有厕所,粪车不到,屎尿不会自己跑掉,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虽说往事并不如烟,但也并非事事都能在记忆库中占据一席之地。至少于我而言是这样的。不过,儿时在复旦宿舍渡过的那些阳关灿烂的日子,却是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落日黄昏,静夜无声,那些远去的往事仿佛田野上的雾霭,悄无声息地升腾起来,在心田里弥漫开去。。。。。。那时候,我住在复旦第四宿舍,宿舍围墙外是成片的田野。春天时盛开的油菜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记得从前人们的脸上似乎都带些笑容,既便不笑起码也是表情平和,不象现在,人们的穿着是比过去考究了,但失去了亲和力,动不动就急吼吼,面目可憎。那时候宿舍院子里脸上常挂着微笑的,是一个叫蚊子的女孩。蚊子当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5 14:19:38)

佟忠义是河北沧州人。河北沧州出过两个了不起的武术家,一个是佟忠义,另一个是王子平。王子平的事迹世人知道的比较多,当时有不少杂志经常介绍他。佟忠义的事迹知道的人少些。孙老师说佟忠义其实不仅武术功夫好,而且是有名的摔跤王,十分了得。那时正好有个佟忠义从前的弟子也是老乡约见孙老师,要聊聊佟忠义的往事。孙老师带我去见了那人,那人又带我们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1-09 16:33:50)

朱阿姨的话让我很意外,也很受打击。感觉十冬腊月当头浇了一瓢冷水。父亲问我是否发生过什么事情,我说没有,父亲说也许是我粗心没感觉。朱阿姨安慰我一番,叫我先照常去孙老师那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她再婉转探探孙老师的想法。我嘴上答应,但心里不舒服,对朱阿姨的主意也不怎么以为然。下一次到了孙老师家,小聊几句之后憋不住,置朱阿姨的劝告于不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1-07 12:56:26)

中学快毕业时学过几天打拳,教我的老师是孙老师。介绍我与孙老师认识的是邻居朱阿姨,她是家父的老同学。朱阿姨告诉我孙老师原来是上海市武术队的,外号孙大刀,那让我想到水浒传里的大刀关胜,虽然尚未见面,心里对孙老师的仰慕之情已经油然而生。十月里的一天,朱阿姨带我去见孙老师。孙老师那时住在南市区蓬莱路乔家栅那里。从我家去那里途中穿过虹口区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5 23:09:21)

关于蒋介石的书汗牛充栋,有中国人写的有外国人写的,大多是对其一生政治生涯做“盖棺定论”的。缘于作者本身意识形态政治倾向的不同,对于蒋的评价也不同,但总而言之因为蒋介石输掉了国共战争,失去江山被赶去了台湾岛,对他的评价总是“贬”大于“褒”的,成王败寇的定律总是不变的。在诸多有关蒋介石的书籍中有两本小书,是与他关系亲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附中当初每年开两次运动会,四月春季运动会,十月秋季运动会;十二月还有一次冬季越野长跑比赛,全体学生都参加。运动会时停课一日,早上到校后全校师生按班级集合到操场上升旗做广播体操,之后宣布某年春季或秋季运动会现在开始,继之便解散。参加比赛的或观看比赛的留在操场上,其余的愿去哪里去哪里,愿干什么干什么,充分享受人身自由,是很轻松开心的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读附中时,高考尚未恢复,学习成绩好坏与毕业后前途无关,所以当时学习气氛远不如后来。比较受重视的课目是数学物理化学,“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那时常听到的说法;其次是外语(英文)语文,政治地理历史属于冷落课目——但高考恢复后,附中分文科班与理科班,政治历史地理之类课目是文科班的必考课目,因而受重视程度与我们那时不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毛后期的很多关键点都跟读古文有关系,要懂毛晚年的思想,得看他读什么古文,要什么人读什么古文,这是理解这一段历史和毛的思想的一个切入口。 去年冬,我曾经拜访了朱永嘉先生,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听他谈了不少问题。后来,我把谈话整理了一个“洁本”,想发表一下的,但也没有发出来。于是就放下了,一放就是这么长时间。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