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玉米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记得从前人们的脸上似乎都带些笑容,既便不笑起码也是表情平和,不象现在,人们的穿着是比过去考究了,但失去了亲和力,动不动就急吼吼,面目可憎。那时候宿舍院子里脸上常挂着微笑的,是一个叫蚊子的女孩。蚊子当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5 14:19:38)

佟忠义是河北沧州人。河北沧州出过两个了不起的武术家,一个是佟忠义,另一个是王子平。王子平的事迹世人知道的比较多,当时有不少杂志经常介绍他。佟忠义的事迹知道的人少些。孙老师说佟忠义其实不仅武术功夫好,而且是有名的摔跤王,十分了得。那时正好有个佟忠义从前的弟子也是老乡约见孙老师,要聊聊佟忠义的往事。孙老师带我去见了那人,那人又带我们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1-09 16:33:50)

朱阿姨的话让我很意外,也很受打击。感觉十冬腊月当头浇了一瓢冷水。父亲问我是否发生过什么事情,我说没有,父亲说也许是我粗心没感觉。朱阿姨安慰我一番,叫我先照常去孙老师那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她再婉转探探孙老师的想法。我嘴上答应,但心里不舒服,对朱阿姨的主意也不怎么以为然。下一次到了孙老师家,小聊几句之后憋不住,置朱阿姨的劝告于不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1-07 12:56:26)

中学快毕业时学过几天打拳,教我的老师是孙老师。介绍我与孙老师认识的是邻居朱阿姨,她是家父的老同学。朱阿姨告诉我孙老师原来是上海市武术队的,外号孙大刀,那让我想到水浒传里的大刀关胜,虽然尚未见面,心里对孙老师的仰慕之情已经油然而生。十月里的一天,朱阿姨带我去见孙老师。孙老师那时住在南市区蓬莱路乔家栅那里。从我家去那里途中穿过虹口区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5 23:09:21)

关于蒋介石的书汗牛充栋,有中国人写的有外国人写的,大多是对其一生政治生涯做“盖棺定论”的。缘于作者本身意识形态政治倾向的不同,对于蒋的评价也不同,但总而言之因为蒋介石输掉了国共战争,失去江山被赶去了台湾岛,对他的评价总是“贬”大于“褒”的,成王败寇的定律总是不变的。在诸多有关蒋介石的书籍中有两本小书,是与他关系亲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附中当初每年开两次运动会,四月春季运动会,十月秋季运动会;十二月还有一次冬季越野长跑比赛,全体学生都参加。运动会时停课一日,早上到校后全校师生按班级集合到操场上升旗做广播体操,之后宣布某年春季或秋季运动会现在开始,继之便解散。参加比赛的或观看比赛的留在操场上,其余的愿去哪里去哪里,愿干什么干什么,充分享受人身自由,是很轻松开心的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读附中时,高考尚未恢复,学习成绩好坏与毕业后前途无关,所以当时学习气氛远不如后来。比较受重视的课目是数学物理化学,“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那时常听到的说法;其次是外语(英文)语文,政治地理历史属于冷落课目——但高考恢复后,附中分文科班与理科班,政治历史地理之类课目是文科班的必考课目,因而受重视程度与我们那时不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毛后期的很多关键点都跟读古文有关系,要懂毛晚年的思想,得看他读什么古文,要什么人读什么古文,这是理解这一段历史和毛的思想的一个切入口。 去年冬,我曾经拜访了朱永嘉先生,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听他谈了不少问题。后来,我把谈话整理了一个“洁本”,想发表一下的,但也没有发出来。于是就放下了,一放就是这么长时间。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复旦附中与复旦小学一样也在国权路上。小学在邯郸路那里,附中靠近四平路。小学毕业后我去附中读书。附中当初分走读班与住读班,住读班学生住在学生宿舍里,那个宿舍也叫第三宿舍,在附中对面,与附中隔国权路相望,与复旦第二家属宿舍背靠背一墙之隔。住读生是从市内各区招来的,他们大多只会说上海话,普通话说不好,属于“瞎三话四”水准;走读班学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复旦正门隔着邯郸路对面从前是校运动场。现在那里早已盖起了十几层楼高的教学楼,教学楼东面隔一条国年路是复旦图书馆。教学楼前后和图书馆前总是停满自行车,熙熙攘攘男男女女的大学生在那里进进出出很像忙忙碌碌钻出钻进蜂巢的蜜蜂。从前那里却很空旷,图书馆那里是一片农田,教学楼那里就是那个运动场。 那个运动场那时复旦家属习惯称之为工会大操场。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