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NTAO

生活在新西兰,随手捻几片草叶与朋友共赏
个人资料
正文

新西兰九大步道南岛篇,米佛步道(MILFORD TRACK)一

(2017-03-10 16:08:10) 下一个

 

 

一,新西兰岛成因新考

  2017.2.27. 奥克兰晴天,28度。女王镇晴天,22度。蒂阿瑙晴天,21度。

  早晨7:10新西兰航空公司NZ619号航班在奥克兰机场准备起飞,机长突然宣布飞机有问题需要换乘。乘客们无言,按序下机。

  8:10飞机起飞,在奥克兰上空转了半个圈,然后沿北岛西海岸飞行。

  鸟瞰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感觉亲切又别样。几座山顶有火山口的山包,把围绕它的市区建筑群分成有序的辐射状。一串海上的火山岛链,把豪拉基(HAORAKI)湾与波涛汹涌南太平洋隔开。平时在西海岸走步道时看到的塔斯曼海巨浪,在舷窗屏幕上只是一条条白线。整个北岛西海岸,露在云朵上方的只有塔拉纳基(TARANAKI)火山的小半截完美锥体,以锥体为中心,火山岩浆把海岸线堆出一个规则的圆弧。越过库克海峡(COOK STRAIT)飞抵南岛上空,刀削斧劈似的群峰把云絮束在腰间,库克山的皑皑冰川,把只有新西兰鹰才可以落脚的石头山脊衬托的更尖锐。大大小小的高原冰川湖、雪水河,把山脉走向勾勒的更清晰。森林线、雪线、石崖,把大自然的生态分布展现的更显眼。

  10:30走出女王镇(QUEENS TOWN)机场,开着租来的汽车奔向百公里外的蒂阿瑙(TE ANAU)小镇。车子沿6号公路在瓦卡蒂普湖(LAKE WAKATIPU)畔蜿蜒行进约30公里,期间不时在瞭望点停车,尽情拍照大美的湖景山色。

  离开大湖车子进入金斯顿(KINGTON)峡谷平川。北岛峡谷多是火山峡谷,是标准的“V”字型,中间狭窄,两侧山坡是可以走上去的。南岛的峡谷多是冰川峡谷,是完美的“U”字型。 “U”型峡谷两侧山壁陡峭,一般人爬不上去。金斯顿谷地开阔平坦,车子开了20几公里,走的几乎是没有起伏的直线,公路两侧的几公里平川,排布着规则形状的牧场,或葱绿(新牧草)、或深绿(禾苗)、或焦黄(成熟的牧草),成群的牛羊悠闲地吃草,大型灌溉机慢悠悠地转动洒水的长臂,翻飞的白蝴蝶群聚谷地,这是什么季节,是什么诱因导致独此一处的蝴蝶谷。

  一边欣赏美景一边思考:新西兰岛的成因模式,一直被权威理论纳入“板块构造 ”、“海底扩张 ”的理论框架,即澳洲板块和印度板块相向俯冲,在同一地点“挤出了”新西兰岛链。但直接的观察及相应的研究表明,“同地而生”的新西兰南北岛,不但有直观上的别样,在古地质、地貌、生物等方面也有诸多不同:北岛北部有不同于南岛的白垩系地层,南岛尼尔森(NELSON)地区进行的古地磁测量,结果也与北岛有明显差异。虽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经常爬火山、攀冰川、钻原始森林、漂流人烟罕至的大峡谷,能感受到南北岛地貌的明显不同,刚才在飞机上的观察也验证了这一点。

  北岛虽不是火山岛,但岛上的山大多与火山爆发有关,几千年前陶波火山的剧烈爆发形成了北岛中部高原,三座终年积雪的2000米以上巨峰均由火山岩浆筑成,星罗棋布的火山包、火山岛散落北岛全境。南岛是一座山,一座山就是南岛,南阿尔卑斯山剑劈刀削的峰脊,从中部的库克峰(3724米)一直延伸到岛的两端,几十座2000米以上的积雪高峰与主峰遥遥相对,浑然一体,的确有点被(板块)挤出来的味道。

  上述不同在板块挤压理论里找不到合理解释,无意间发现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梁光河先生的文章,读后顿开茅塞。

  梁光河先生认为:新西兰南北岛是两个身处异地的不同板块,分别从东北、西北两个方向自行漂移至目前位置,且继续维持漂移态势(两岛间距在扩大),2007年的测量结果表明,这个漂移的速率为每年37毫米。有科学家把这个速率解释为澳大利亚板块对太平洋板块的相对漂移,把事实纳入传统的“大陆漂移假说”框架,使假说陷入漂移源动力含混不清的怪圈。但如果把这个速率理解为新西兰岛的自行漂移,所有疑问将迎刃而解,倘若该速率正确,一千万年时间的漂移距离为370公里,由此可追溯南、北岛漂移的轨迹。南岛玛珥湖 (MAAR LAKE)沉积物中,发现大量亚热带常绿古(2300万年前)乔木化石,说明南岛的故乡确实在北部亚热带。

  岛屿漂移的基本原理可用“新大陆漂移模型” 解释:板块的漂移运动使其前部受到挤压,地下的岩浆压力增大且无法外泄,板块漂移时滑过洋壳并切割洋壳,其后部地幔处于低压开放状态,地下深处的岩浆顺势上涌,形成巨大的热动力推动板块前行并留下尾迹。

  新西兰南北岛成因的“自行漂移假说 ”,得到了漂移轨迹、重力异常、地形地貌、GPS测量、古植物、古地磁证据的有力支持,“大陆板块漂移的热力不平衡驱动机制”,应该得到足够重视,应该在源动力学理论框架中占一席之地。

二,再访蒂阿瑙

  下午12:30到达位于蒂阿瑙湖(LAKE TE ANAU)畔的蒂阿瑙小镇,TE ANAU在毛利语中有“雨滴飞溅的洞窟”之意,源于该地区的一个石钟乳洞,洞中有地下河及两个地下瀑布,其中的萤火虫奇观比北岛的维多摩(WAITOMO)溶洞更胜一筹。小镇位于进出米佛峡湾及峡湾国家公园的必经之地,被誉为“南阿尔卑斯山的珍珠”,湖光山色散发着朴实的珍珠般淡淡光泽。

  这是第三次到访,轻车熟路直奔峡湾国家公园(FIORDLAND NATIONAL PARK)游客中心,办理完走峡湾步道的手续,我要求把开普勒步道手续一起办了,但接待我的大姐说不行,要等到峡湾步道走完才能办下一个手续。

  走出游客中心入住“山景旅店”。这里的旅店大概有两种名号,位于湖畔的统称某某“湖景旅店”,看不到湖景的可以看到山,故称某某“山景旅店”。

  安顿好住处挎着相机走到湖畔,静下心来观赏。南岛的大湖很多很美,几年前游历南岛曾用浪漫的笔调写过“大湖颂”,每每杵在湖边都有发自内心地感叹。想象不出在海拔210米的高原,竟然有极限深度417米的新西兰南岛最大湖,想象不出面积达344平方公里的南半球最大冰川湖,竟然是冰川“长”出来的。其主体呈南北走向,有三条巨大的峡湾(北湾、中湾、南湾),湖周围群山环抱,湖中岛屿众多,湖西岸海拔1700米的开普勒和默奇森山脉,有上千个寻幽探秘之处,我将要走的开普勒步道(KEPLER TRACK)就隐在其中。

  时间尚早,为明天不至于匆忙,驱车前往步道登船点探探。刻意从小镇腹地穿过,发现一块块分割好的大地正在盖现代派的大房子,世界各地的有钱人,都把目标锁定在南岛小镇,这个旅游圣地正发生着变化。

  半小时后到达TE ANAU DOWN。照相、读码头照片文字介绍的功夫,脚脖上被小咬叮了几个红点,我知道毒液已经注入身体,明天它们就会肿大,让我奇痒难耐,出发前就做好了对付它们的一切准备,内服、外敷、乳液、喷雾剂,可它们却在我出发前钻了空子。

  往回走的路上发现一个旅游标志,下车后沿背离大湖的方向走了约20分钟,来到一个山坳野湖(LAKE MISTLETOE)。远山现出一丝红霞,密林把山风挡住,一湾静水把山和云的影子清晰地映出,万籁俱寂,仅有虫鸣和着自己的脚步声。心里莫名地调侃,离开大湖看野湖是什么心态,难道仅仅是猎奇。转念一想,举世闻名的大风光可满足虚荣,但那些被人们忽视的小风景,因为有诸多的藏而不露,因为名人大家的不屑一顾,或许更有写一笔的价值,品起来或更有味道。

  回小镇买了进山的干粮和晚上的下酒菜,披着晚霞归巢。

三,碾转反侧的夜

  晚上在旅店小屋,一边喝啤酒一边听麦卡洛的小说《荆棘鸟》,不时为微信里的学生做几道数学题。餐后开始整理行装,因为有汽车做基地,没必要把走两个步道的行头都带上。

  整理完毕发现了几个问题:忘记带不锈钢饮水杯,托运行李时充电宝被机场拿出去了(有一张纸片通知),出峡湾回小镇的接驳车时间是下午5:00。水杯明早去超市买,充电宝回去可以找机场要,但走完峡湾步道回小镇时间过晚,游客中心下班就换不了第二步道的票,如果等她们上班,计划中要走28.4公里山路,天黑前可能到不了目的地。

  躺在床上开始折腾,左思右想制定两套方案,一是明早到信息中心与大姐商量,争取拿到票,二是不拿票直接进山,到木屋后凭付款证明与木屋管理员交涉。

  大姐不同意怎么办,管理员坚持原则又怎么办;大主教的私生子为什么也做了教士,拉尔夫抛弃爱情,为信仰还是图谋虚荣;可怜的麦咭,可敬的麦咭,世俗的爱情,了不起的爱情;作者的笔触跨越了多大的空间,细腻的表述来自生活还是源于心灵;大姐不同意就和她吵架,用什么词什么语句什么腔调;买不到钢精杯可否以小锅代替,少了一个充电宝还有另外一个;拖着疲惫身躯走在夜的森林里是什么感觉;丹尼被大海吞噬的最后一刻,念叨的竟然是上帝;新西兰最美的步道,世界闻名的大峡湾到底有多美;米佛峡湾步道,我将有两个晴天,一个阴天,一个雨天,开普勒步道我将有三个雨天,提前10的天气预报能否发生一些变化……。

  碾转反侧,久久不得入睡。

 

2017.3.10. 於奥克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