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

讲文明,讲礼貌,爱艺术,谈幽默
(个人版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复制)
个人资料
越吃越蒙山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礼仪之邦说到汉奸的产生

(2019-02-20 12:34:34) 下一个

(读史杂感之八)

要说中国是礼仪之邦,许多现代人就很不以为然。他们会拿我们的近邻日本甚至韩国人的行为举止说事,给出反例来证明当下的中国是世风不古难以挂齿。当然,这是不好反驳的,因为很多时候事实的确如此。但我觉得阿Q他老人家也算是一位颇有见识的前辈,至少他说过的“我们祖上也阔过”这样的话就很有教育意义。现在这些日韩人士表面上文明体面不假,但是,他们遵循的规矩却很多都是我们中国人的祖上立下来的,他们如今的作法是不是只学得了一些皮毛,还倒也未可知。

 

我看两千多年前,汉文帝时代的一个年轻儒士贾谊的见识就已经很是非同一般了。他在给皇帝的上疏谏言中,就讲了许多让社会尊卑有序人伦有常的道理。比如他说,妇人若是“抱哺其子与公并居”,就很不雅。可不是嘛,我要是有个儿媳妇,坐在我面前毫无顾忌地解开衣袢就奶孩子,我肯定会觉得挺尴尬,就会有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在哪儿的局促。可这样细致的道理,对当时那些生活环境粗旷的蛮族来说,就是过于讲究了,以他们的文明水平,会觉得这样的礼数不可理解,甚至可能觉得没有必要。

 

那个时候,活跃在北方塞外的是一帮作风顽蛮的匈奴部落。他们的老首领单于冒顿死了以后,儿子稽粥继位,号称老上单于。从他自封的这个称号,就能看出这个稽粥很是有点不分尊卑不顾伦常的懵懂。这有点像是我们看到朝鲜以前的慈父领袖金日成,和他儿子也是三胖的爸爸金正日,名号关系时的纳闷感觉。落在金氏族谱下的这两个名字,日成和正日,让人听起来总有种在时间次序上因果倒置的意思。你想啊,事情说起来总应该是正干着的在先,而干成了的在后吧,可他们非要反其道而行之。呵呵,这可能属于我们文化自大带来的理解片面了,也许在朝鲜文化中,这样父子相传的用字习惯,呈现的刚好是血脉连接最贴切的表达。

 

当然对两千多年前的匈奴部落来说,文化结构还没有那么复杂。他们肯定是在这方面比起南方的汉人来,思维简单了许多。但他们凶猛彪悍,一言不合,就会冲杀过来,以骑驰蹂而稼穑耳。匈奴人的这种粗鲁蛮横让文明礼貌的汉人很是忌惮,所以,汉文帝正好就借着新单于上位的机会,找了个自家亲室女子,送到了塞外,与单于结了个联姻之好。陪伴护送新娘子出嫁的随行人员中,有一位朝廷指派给皇室女子当师傅的人物,名叫中行说。从严格定义上来看,恐怕这个人算是有史料佐证的最早的汉奸了。

 

本来中行说不乐意背井离乡去那个蛮昧偏野的地方伺候人,他是被逼无奈。临走前中行说怨气重重地摔下一句狠话说,必我也,则为汉患者。那意思是告诉你们丫挺的,非让我去,我就一定会给汉朝找麻烦。果然,到了匈奴那边后,中行说就与汉人反目成仇了。从史书上的描述来看,中行说脑筋好使文化底子不薄,他能言善辩看问题能切中要害。他教会了单于身边的人有效统计算数的方法,也建立了基本行政条理规则,这些都让单于对他器重有加。紧接着,中行说就给单于出了不少敌视汉人的馊主意。他让单于以后写给汉朝的文书,在外形尺寸上都要加大规格,口吻上不能客套要以训戒为主,以显示是上邦对待贡国的气势。他告诉匈奴人说,汉朝的那些繁文缛节都是花架子,没什么能带来实效的好处;不要穿汉人的衣物绸布,那样的东西根本不适用于骑马穿越;不要吃汉人送来的食物,那种草棵子的东西没有奶酪有营养。总之,不要被出自土屋的汉人文化给带坏了。他还当面训斥汉朝的使臣说,你们就得乖乖地把好东西贡过来,不要惹我们不高兴,要不然的话,我们铁骑冲过去,你们全都玩完。

 

中行说本来是燕人,也就是祖居于我们祖国现在的伟大首都北京附近的人氏。但不幸的是,他是个宦官。常言道,自古燕赵出侠客。按理说,燕赵这片地界上的生人多少会带有一股子不忘世恩的豪情气概,可男人要是被去了势,豪情也就被阉割掉了,内心就容易积淤难以舒缓的阴晦愤瞞之气了。我想,这可能就是中行说对故国绝后成仇的原因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7)
评论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哈哈,米娅没有像旁人那样自降身份叫我大叔:))你也周末快乐。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山人的读史杂感写的越来越洒脱了,宛如游龙:-)文后的跟贴回贴含金量也不小!
周末愉快,山人大哥:-)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茅斌骚客' 的评论 : 呵呵,别和中国的俗话较逻辑常识的劲。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其实,我说了倾向性意见的。不过,很多事情说不清楚,尤其是绝对化的东西。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不能挑动群众斗群众吧。
茅斌骚客 回复 悄悄话 清朝时,很多太监都是河北附件找的吖!那又怎么说呢?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山人是说,是否是奸,取决于成败。败了,就是奸。成了,就是救星。孙毛都是这样。这倒也符合现实。所以,论奸不奸,也就毫无意义了。
至于另一设局,即,是选择灭家存族,还是灭族存家,山人没说自己的选择。当然后世的评论,也同样是以成败而论。成了,是英雄。败了,是奸。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借此让诸位评论一下文城谁是汉奸种?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你举的这个例子很好。尽管我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全貌和细节,但又有谁知道呢?

我的意思是,历史是成功者的历史,中国历史尤甚。人总是想得到真相,得到真理。可是你嘴里的真理可能永远不会成为别人的真理,你眼里的真相在别人眼里也可能不是真相。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历史没有真相只有诠释的道理。岂止是历史没有真相,没有真理,应该说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就很难看到真相,根本没有真理,即便是科学也没有绝对的真理存在。这就是著名的Necker 方块比喻表达的意思。不同的角度或者焦距,同样的事情,就是完完全全隐含着两个形式。谁对呢。可能都对,可能都不对。

所以我觉得,大家说话前要找基准点。设立一致的前提。要不然没法讲话。即便这样,对前提的认可也是件费劲的事。只要有freewill存在,一致就难以达成,人越多越是如此。

那我们读历史找真相还有意义吗?可能还是回到那句话,谁知道呢。不过对我来说,至少是填补了一些好奇留下的空缺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呵呵,不言兄设计的这个局,在中国近代史上早就有答案了。

孙中山黄兴他们的反清同盟会,就基本上是得到日本支持赞助的,他们这样的造反,回到中国是灭九族的罪。还有共产党闹革命也是杀头的罪,那时得到共产国际的支持赞助。这两拨人在当时的国情下,都是会被当局称为里通外国的汉奸的。但他们还是造反革命了,她们幸运的地方在于结局是成功者的结局,所以他们都变成新一代的王侯将相了。以前还流传过龚自珍的儿子给英法联军做翻译,在谈判中处处刁难恭亲王的说法(有可能这事是谬传)。恨的恭亲王牙根痒痒的说,尔等世受国恩,反而为虎作伥,甘为汉奸。龚回道,我等本想报效国家,可上进之路被你们这班贪官污吏全都堵死,只能乞讨与外邦以求残存,你们才是国贼,云云。。。。无论真假吧,还是说明人是要追求自身最基本的生存需求的。谁能满足这个,他就会跟着走,最本能的趋利避害。但人的潜意识里,可能还是会有遵循汉密尔顿法则的利他牺牲精神的,不过任何超过了自身生存成本置换的牺牲,都可能是被忽悠的结果。

具体到中行说的例子,他一是恨汉朝把他摧残了,二是没有后顾之忧了,所以反叛为敌。要是把我放倒那个局里,我没法说,应为那不是真的。以前就有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对设计出来的纯理论模型能有多大的真实性表示怀疑,argument就是因为不真实。现实世界中的我,可以批评中国党或政府的所作所为,但我不恨中国人这一整体group(尽管这个group中的很多成员都很可气甚至可恨),所以,我不会因为讨厌中国共产党而诅咒中国人,如果你要我批判指责这个 group中的某些成员,没有问题。但我不会处处与那个叫中国的entity为敌,与那个group整体为敌。我不会说话做事的目的,就是要抵消那个entity名目下成员的survival probability(这是生物进化中的两个手段,一个是增强自身的存活可能,一个是抵消对手的存活可能) ,这我做不到,因为我还有许多亲情的连接存在。这就是一种生物本能。
这段话说的比较生硬理论化,但是,我觉得它符合自然生存规律。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如果按你说的:“等事情平静了,整个族群的生存没受到威胁,外来的异族让原来的宗族活下去了,那给他们做事就不叫X奸了,大家都同化了。” 那汪伪政府的工作人员怎么界定呢?有意思的是,国民党到了台湾之后,把“汉奸”的定义修改了,出卖台湾的都成为“汉奸”。我觉得“汉奸”这个词定义模糊而且近些年来有被滥用的趋势。

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李鸿章因为签订“马关条约”一直被骂为“卖国贼”,现在又有一种说法,当初李鸿章在日本谈判,被极右翼日人刺杀,子弹打在了左眼下,李鸿章说:“此血可以报国矣。” 李鸿章挨的这一枪,让清政府少赔了一亿两白银。大有为李鸿章平反得趋势。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有趣的讨论。“这里的问题就是异族背叛,这给同种基因的生物延续造成了威胁,这是不得了的事情”。
假设山人是这位中行说,会如何?
又,假设山人因本族人的腐败而面临满门抄斩(和自己最近的基因全没了),但有外族愿意救你满门,条件是灭掉族里的腐败分子(族里其它人的基因),山人如何选择?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呵呵,烧菜还不是手到擒来,分分钟的事。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谢谢北佛先生的鼓励。
说到拓展疆地,我以前总觉得是小农经济局限了中国人的野心。你想,整那么大的土地,一家子的劳力哪照顾的过来呢。要是打猎放牧就喜欢地广人稀了。后来想想,可能过早的礼教束缚也有关系。
当年郑和的船队水平在世界也是一流的,但他不是掠地去了,而是彰显天朝洪福去了,所到之处,显摆完了还给那些蛮夷留下不少好东西。同时期的葡萄牙人的远航,就完全是海盗行径,掠夺杀人,印度人到现在还耿耿于怀。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其实为了生存是现实的,为了国家是被忽悠的。当然,就像我前面给子乔的留言里说的,当有人看到group的整体基因有延续不下去的危险时,会做出拯救利他的事情,这是爱国主义行为,反之是X奸行为。这个在生物进化理论的发展过程中是被研究讨论过的,以后找时间专门聊聊这方面的想法。
不过我对鼓吹盲目的爱国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一向是反感的,但这方面对错的界限比较模糊,搞不好又是陷入像沙滩悖论那样的困惑了。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汉奸一词的出处还真不很清楚。据说是在清朝有人最先写出来的,真是那样也够讽刺的。
汉朝本身应该不是一个单民族国家。从秦统一六国就不是了。周朝分封诸侯列国,从北边到南那么多小国,肯定是宗族各不相同的,但差别可能不大。古时候的姓和氏各不相同,其中有一个也许就是划分族裔用的,我没研究过。
说到战国时期各为其主的事,我觉得以前国内把屈原拔得太高了。他主要是和楚王政见不和,看到楚国又日趋败落就自杀了。这和聂政荆轲那样的人不是都差不多吗?还没他们壮烈呢。但那些死士为故国复仇的事情被司马光认为是逆大势的匹夫所为。他不赞赏。从这点看,屈原是逆历史潮流而动了,呵呵。其实,战国时候的有才干的人都不是太在乎自己的原籍是哪,比如张仪苏秦田忌这样的人,哪国用他就投奔哪国,荀子也是,赵国人,去楚国做官,你说他们爱哪个国家。可能大家恨的是在有外族威胁整个同族生存时,为了个体的生存而投敌的,那就叫X奸了,就叫叛国了。所以,吴三桂是两军相峙时投靠异族了,就有问题了。同族人之间打起来,相互变节,起码不叫X奸。
这里的问题就是异族背叛,这给同种基因的生物延续造成了威胁,这是不得了的事情。以前生物进化理论中有一个分支学说,讲的就是所谓的group selection,你一个人的叛变,要造成一个group的基因无法下传,所以罪莫大焉。等事情平静了,整个族群的生存没受到威胁,外来的异族让原来的宗族活下去了,那给他们做事就不叫X奸了,大家都同化了。不过,元朝根本不让汉人当官。清朝也是一直拿汉人当家奴。清朝和外国重要的文件契约一直都是满文的。到了曾文正李中堂当道后可能不一样了,他们尾大不掉了。满汉一家是清朝倒台以后的说法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支持你和大蚂蚁的,直接跳到了为“吃瓜群众”说一句话的立场。但大多数吃瓜群众也实在是被忽悠得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还“国家行为匹夫有责”呢。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咳,看你们这些文人围绕“汉奸”这词儿纠缠,真心累。下面土豆不说了吗,没必要抱着“国家”或者“中国”这些概念。当你在宏观概念上豁达了,就不会再被卷入那些汉字“历史”中的争斗!真以为我醉啦?

山人大叔,把那些历史书扔旁边,去厨房烧个菜吧,快周末了,:)))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当然对两千多年前的匈奴部落来说,文化结构还没有那么复杂。他们肯定是在这方面比起南方的汉人来,思维简单了许多。但他们凶猛彪悍,一言不合,就会冲杀过来,以骑驰蹂而稼穑耳。”

博主读史专心很有见地。 当年匈奴文明程度低,长于打斗掠夺, 中行说去了之后叫他们有效统计算数的方法同时建立了基本行政条理规则, 应该说中行说也是中华文明推广的有功之人。 大中国版图几千年中不停变化, 要是没有交流和同化扩张就没法做大做强。

可惜中国的地方让俄罗斯占去了不少, 航海不发达也没有把版图扩张到美洲来, 现在只能惦着啥时把台湾收回来, 同时还要和小鬼子们争钓鱼岛。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哈哈,被山人逮住“汉奸”的“汉”字了。其实我也想说下面某位网友的“X奸”,但感觉怪怪的:-)
二战德据时期,Coco Chanel (香奈儿)做了德国高级军官的情人。希特勒溃败时,香奈儿逃到瑞士。因与丘吉尔私交甚密,从而逃脱了战争法庭的审判。据说,亦有不少英王室成员与纳粹有过合作,当然他们自己不会被审判。
再说抗战时的土八路种鸦片在后方与日本人做交易,壮大自己。。。
这些又都算什么?
下面有网友说最大的卖国贼就是最上面的人,似乎不无道理。那些底层的人只不过为了生存,充其量也不过是为了过好点的日子。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在古代,种族和疆界没有明确的切割,是不是“汉奸”都是后人定义的。那你说屈原是“爱国者”还是“分裂者”?元清的汉臣是不是“汉奸”?为什么吴三桂是“汉奸”李鸿章却不是?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我也觉得尊严应该不是动物天生本能,是属于后天文明发展带来的东西。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回“山人”:基因说可以解释动物和人的本能。对人来说,尤其是现代人来说,应当有高于基因说之上的追求。我把它叫做“尊严”。当人得给不是自己祖宗的人下跪,一把年纪的大臣们得当众跪在地上被打屁股,文革里的戴高帽游街等现象,都说明中国的传统里没有个人尊严这个概念。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是。起码个人权利从生物学角度看是相同的,就是大家都有权利把自己的基因传递下去。但是你要竞争。竞争这事是没办法的,有时候是残酷的,所以慢慢的大家明白要发展文明的理念来协调竞争,文明就是给尊严,就是尽量让好处均沾,不能让皇上一个人得。但太文明了会阻碍竞争,太残酷了又不利于物种的稳定。二十世纪的文明成果之一就是社会学家从生物学领域明白了一个道理,基因多样性是对人类整体文明的有好处的。这就是为什么要保护弱者,要保护当下是少数人的权益。但这事情做过了也会出问题。上一次最为残酷的全球性战争事件过去七十年了,现在会不会又到了不可调和的时间点了呢?人类之间各种利益的平衡协调不容易达到,挺难的。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我看,根本原因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里,从来就没有过“个人权利”这个概念。天下,包括每个国民,是皇帝皇家的私人财产。个人没有任何权利。没有任何个人权利,也就意味着没有任何个人尊严。但真相是,天赋人权。因为人权是天赋的,每个人的心底都有自我的价值,自我的尊严这个底线,即使平时被打压得抬不起头来。而且,这个自我价值自我尊严的底线,因为是天然的,其力量远远大于爱党爱国爱皇上的说教。所以,当这个底线被一再野蛮地践踏时,自我就爆发了。去他妈的什么爱党爱国爱皇上吧。
如此类推,可以得出这么个推理,越是没有个人权利和个人尊严的地方,就越会出“X奸”。也可以反过来说,这些什么奸,还是有作为一个人的底线的,比起那些没头没脑的什么爱这个爱那个的螺丝钉之类的无机物,还是更像人一点。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一早起来就喝酒了?还是昨晚喝太多早上还没醒。
自我认知这个话题有意思。要想认识的透彻,可能还得双管齐下,人文历史和生物进化史都要看看。道金斯的:The Selfish Gene“很值得一读。那里面有我回大号蚂蚁说出的问题的答案。
我回头也去看看五湖以北写的小镇记事,谢谢推荐。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其实商女也挺无辜的,人家不过是想眼前活得好一点,不太懂国家层面的事情。对于任何一个个体,第一要务是把自己的基因传递下去。从这个层面上看商女和国家的第一男儿的想法是一致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我是觉得根本没必要抱着“国家”或者“中国”这些概念,很离奇的责任感。不说了,扯远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其实什么时候都是弱者倒霉”,
以前会喜欢读各种名人的传记或故事,有个阶段对民国的一群名人、以及文革前后一批名人的生命痕迹感兴趣。但最近几年,会更愿意读有关普通人群中的各种故事。比方讲博友五湖以北写的小镇故事。越来越觉得“自我认知”的必要性了。
(微醉胡话)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商女不知亡国恨 隔江犹唱后庭花
十万将士齐解甲 竟无一人是男儿
最大的汉奸从来就是皇帝和大臣们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o' 的评论 : 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或错,关健是前提定义,如果大家都是用一个标准,探讨事情就会容易一些。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中华“阴”文化占主导地位?这话从何说起呢?
日本人对贵族的血统挺看重的,但普通大众这方面的意识好像不是那么在乎,这是不是他们以前不需要姓氏的原因呢?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退隐老妖' 的评论 : 汉初时期的宦官制度可能没有明清时期那么成熟完备,那时候都是成人要到皇宫讨个营生,就被阉割了,再早点,就是阉割战俘奴隶做后宫的仆人。不知这个中行说是不是朝廷要派他随女人出使才被宫的,如果是这样,他当然怨气大了。
到了明清,阉人是从小就定了被阉的,小的时候身体和心理的可伸缩性强,所以郑和会在心态上不那么阴怨,
不知道这样分析有没有道理。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二次大战期间,法国出了不少女法奸,战后她们也被全民暴力了,好像有裸体示众的。唉,其实什么时候都是弱者倒霉。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呵呵,汉奸顾名思义就是汉人里的反叛奸细,这和谁打谁谁强谁弱谁先进谁落后好象不一定非有直接联系。所以,汉朝以前的人反叛投敌的,不好称是汉奸,只有建立了汉朝后,投敌的才可称为汉奸。你看是不是这么个理。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serman' 的评论 : 嗯,等想出来也告诉我一下。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呵呵,照你这么一说,这里还挺吓人的。
lio 回复 悄悄话 所以,每当中国领导人对日本说要以史为鉴的时候,让人忍俊不禁。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从华夏大陆日本没有学的一个是宦官制度,一个是后宫……
简单讲,粗暴地讲,在华夏文化中占主导地位的的“阴”文化,日本没学,所以保留着武士道,剑道,柔道。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历史发展线索。
退隐老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其实正史颇多闪烁其辞,往往就是有故事的地方。写的人为什么要遮掩闪躲呢,遮掩的往往就是真实。所以正史野史,只有读法不同,没有哪个更可靠。
退隐老妖 回复 悄悄话 仿佛有点印象,这个人是宦官倒不记得了。中国历史上,做坏事祸国殃民的很多是宦官,竟然贯通君主制上下几千年而无人质疑这个制造变态的制度,可见我中华民族所谓以史为鉴时,不是忘了戴近视镜老花镜,就是照了哈哈镜,总之对信息的筛选过滤,标准独特。我倒是有点同情这个中行说,太监怎么能有健康的心理呢,不知道郑和是咋回事,应该是个异类吧。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管它正史野史,好玩就行。山人的笔让这段历史妙趣横生!
米亚开心大笑后的读后感:汉奸都是本族培育出来的,跟外族似乎没关系。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汉奸多是被洋人打怕后才多起来的吧,那是近代史了。匈奴文化远远落后于汉人,怎能相提并论,一个蛮夷之地,一个是古代文明发祥地之一。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有很多中国人就是有吃里扒外的汉奸性格,
为什么、我还没想出来。。。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文城多漢奸英狗港毒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一定要从正史看出野史才有的蹊跷来:)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这是看的野史还是正史呢?:)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