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

讲文明,讲礼貌,爱艺术,谈幽默
(个人版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复制)
个人资料
越吃越蒙山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戏说白石大师的写意墨荷

(2018-10-25 18:24:38) 下一个

一直不是弄得很明白莫奈在晚年为什么爱和睡莲较劲。几年期间里,他画了六十多幅睡莲,而且是越到后来画幅的尺寸越大。我估计这世界上无论哪里的画家都会得一个毛病,就是越到老了越是财迷心窍。那时候,莫奈的名声已经是如日中天了,他的画作怎么着也是按尺寸大小计价了吧。这么推算起来,不画出十几米长的巨作,大钱怎么来呢。

 

不过,上面的说辞也可能是我的小人之心。当然这里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莫奈未必就那么爱钱,他画大尺寸睡莲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塞尚曾经说,莫奈不过是一只眼睛。可是到了晚年,这只举世独特的眼睛也有老来昏花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画幅太小了,看不清笔触,大师的手笔找不到腾挪的空间,作品就难以显现萦回牵挂的印象效果了。所以,将心比心,我们还真得体谅人之将老眼神也差的苦衷。

 

我是在近距离观看过至少七八幅莫奈睡莲题材的大型画作。说实在的,真是没有看他早期那些小画触发的那种萦回牵挂的印象。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我觉得这些作品不够随意,没有超脱,缺少一种一代宗师达到大彻大悟境界以后所应具有的那种浑不吝精神。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国画大师白石老人就是个明白人,他多多少少懂得一些套路走到极致以后应该遵从的辩证法则,所以,到了他的晚期,白石老人就很善于利用避实就虚的写意手法,营造出一种满不在乎的作品氛围,一般的人看了要说不好就显得外行了,必须是附和行家们的说法,不打磕巴地说出大巧若拙大家风范这样的赞叹来才是正理。

 

我曾经和这里的网友就白石老人的似与不似的画法说辞进行过讨论。我是觉得,以前中国的艺术家大都是感性多于理性的人物,传统文化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坚实的美学理论可以作为艺术实践的依据,他们的理念都是皮肤里熬出来的,成功则是出自个人的造化。比如说,白石老人年轻的时候,凭着眼尖手灵,在不断地勤学苦练之后,也能画出栩栩如生的蜻蜓,蛾子,刀郎这类的细小杂虫。这样的东西俗众认可,他也喜欢。但随着年事的升高,再怎么凝神屏气也出不了细活了,但白石老人还是舍不得离开艺术啊,当然也许是舍不得离开艺术带来的进项。于是他只得另辟蹊径,做一些眼花手拙之后还能驾驭的事情。

 

据业内流传野史记载,白石老人也是爱画荷花,岁过耄耋之后推出的墨荷写意在技法上更是堪称一绝。那画面上的荷叶脉路纹络之清晰细腻,曲面墨迹之光滑匀称,边际线条之松弛圆润;都是莫奈之辈难以比拟的。曾经有不少后生晚辈羡慕白石老人此等功夫,纷纷前来要屈身叩拜投师学艺。白石老人总是执意不受从未应允,所以此般画功绝技一直不为外人所知。后来有一富商子弟,实在是喜极心切,就下了重金定求此画,数目非常肥厚诱人,但有一条件,就是要在现场观摩作画经过。

 

白石老人收到定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答应了人家的请求。那天晚上,当客人来到画室后,白石老先生让家人把宣纸铺平摊在地上,又吩咐端来半盆兑好水的墨汁放在旁边,然后老先生慢悠悠地把勉裆裤褪了下来,颤巍巍地蹲下,让表皮松驰的双臀沾满了脸盆里的淡墨,接着他又慢悠悠地转过身来,轻轻地坐在了铺好的宣纸上。等到白石老先生在家人的搀扶下,又颤巍巍地起身离去时,一对叶脉清晰浓淡适宜的墨色荷叶已经是跃然纸上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我不能把图贴到我这文的后面,因为这是一篇调笑文,跟了原图让人有佐证调笑的意思,那就是对大师真的不敬了。可惜这个留言功能又不能贴图。我给个链接吧。大师的荷花有的出落得挺猛的。http://www.moyunshufa.com/zixun/zixundetail/20170524/2741.html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谢谢. 喜欢他画的荷花.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咱们在文城写博, 也同样是, 写意如睡莲, 高雅如荷花.
墨荷呢? 我想看, 请大哥上图, 好文当配好图.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生常谈12' 的评论 : 本篇是看了你那篇爱莲莫奈后有感而发的。
美永远都是爱好者眼中的事情。尿布也是,哈哈。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没错。形式和内容哪个重要一直是让人难以取舍的问题,有时候连哲学家都搞不清楚,别说那些爱冲动的艺术家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烦爷,山人稍微挑拨一下你就马上出来澄清,好玩,:)))
俺说的是你对“文学城的所有好人学者”的牵制作用,俺属于“好人学者”吗?当然不是,俺更愿意和烦爷一丘之貉,:)))

周末好快乐,:)))
老生常谈12 回复 悄悄话 被你引路到这里。
以前有个笑话,一群大画家围着一块布在评论,好画,好画,印象派。

结果是一块孩子尿布。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山人这篇实在有趣。白石老人开辟了为艺术献身之路,发扬到现在,献身精神是神殿级别的了,可艺术却没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虽然你那题不对文,给了我灵感,但我那文还真的不是针对你的,因为你那个标题也不怎么吸引人。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边神真不是吃素的,观察入微,脑子好使,佩服:)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你如果起名《齐臀之下出清荷》,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我掌握住要点了,要想画出写意墨荷关键要有表皮松驰的双臀,表皮松驰是重点。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不该说“坏人”,应该说是文城居委会大妈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野史只能当笑话听。
不过若是白石老人真的干过屁股画画的事,我倒要尊崇他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开门宗师了。艺术是什么?艺术至少有一项要求是开创不同,不管是形式还是生成形式的方式。但是,我们民族的那些艺术前辈们缺少这样的创新魄力。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哈哈,土豆也被鞭搭批判过了。不过我们还是要保护烦小宝自觉监控文学城的就热情,
明天才周末。但你也愉快。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不该说“坏人”,应该说一个“烦人”,或一个“坏烦人”,或一个“烦坏人”,,,哎,真烦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看了你的标题党一文,只好改成现在这个俗名。你的文章害人不浅。”
精英文人都太要面子了,一个“坏人”给文学城的所有好人学者都带上了紧箍咒的感觉,(对真正的标题党却不起作用)。奇象,奇象!

周末快乐,:)))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齐白石的画确实没啥特别好,但也不至于被野史传成那样不堪吧。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ern' 的评论 : 哈哈哈哈!这个故事好玩,感情这不是白石老人的专利首创,还有祖师爷和祖师奶奶啊。
Tern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段里的故事似曾相识。我记得是唐伯虎用类似的办法画蝴蝶,被一个女的偷师学艺,结果后者画出来的蝴蝶没有眼睛。哈哈,有点污了:)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越吃越蒙山人:“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谢谢欲德兄留言鼓励。我上次看你的博客照片里的树开特好看的蓝花,本来还想问你那树的名字,就看到你最新的博客,说了叫蓝盈,不过照烦小宝的说法,你那篇就是有标题党的嫌疑了,哈哈。”
哈哈…能被小宝看中归入“标题党”黑名单那也是很幸运的事情啊!谢谢问好!很喜欢你的文章。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白石老人收弟子之道小宝可以借鉴一下。
本来我这篇文章想起名叫《光着屁股坐在纸上带来的好处》,看了你的标题党一文,只好改成现在这个俗名。你的文章害人不浅。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谢谢欲德兄留言鼓励。我上次看你的博客照片里的树开特好看的蓝花,本来还想问你那树的名字,就看到你最新的博客,说了叫蓝盈,不过照烦小宝的说法,你那篇就是有标题党的嫌疑了,哈哈。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白石只收漂亮的女徒弟! :-)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山人好文,耐看有意思。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