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客

博客已经流行很久了,现在又微博,微信了。我这敢不上时髦的老土,只能当超然客了。也好,就随便写写,大家交流,丰富生活。
正文

说说父亲当年判案的小故事

(2017-06-18 17:51:29) 下一个

前日父亲节,小妹写了一篇短文,纪念我们的父亲。我复制在这里,寄托我的思情。
小妹原文:“几年前在一张50年前的湖北报上看到我们襄樊一则小故事,说的是一头猪???? 跑到市区(才解放时樊城老城区很小),被一个市民逮住了硬说是他喂养的(那时街道市民的确有养猪???? 滴),猪的真正主人是一个农民,告状到市法院,当时第一任法院的副院长,很年轻,却很有办法,让二个当事人都到现场,大家一直等着,直到猪???? 拉出???? 巴巴,???? 巴巴呈现出绿色的草稀巴巴,当即判给了那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因为城里是没猪草的,喂的都是泔水,???? 巴巴颜色应该是黄的,并训斥教育了那撒谎的小市民。这里骄傲的宣布,那21岁的法官就是我的爸爸。今天写在这里,以此纪念我的父亲,——于父亲节!”

这个故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昨日我写在微信朋友圈,一个小朋友(朋友的女儿)跟帖说,她小时候在襄阳民俗文化书上看到过这个故事,但不知道是我的父亲。父亲生前没有给我们讲过这些事,他走后,母亲才讲了一些。说他当年写报告又快又好,还常给报社投稿。拿到稿费就请大伙吃饭。另有老人告诉我,父亲是襄阳当年的二个笔杆子之一。在为父亲骄傲的同时,也为父亲这一生没有机会大展身手而遗憾。他因为出生成分是地主,在那反右之后,虽然没有被打成右派,但一直不受重用,并调出司法系统,尽管他有中南政法学院的学业背景。直到79年后,他才重返司法局。但另外一个笔杆子就运气更差,成了右派,贬到农村,死于官方说的那“三年自然灾害”期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超然看众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nterHXD' 的评论 : 谢谢????
WinterHXD 回复 悄悄话 你的爸爸是一名有头脑的法官!只是生不逢时\n
超然看众家 回复 悄悄话 可能是看过,活学活用吧。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你爸爸真厉害,都赶上包公办案了。和书中讲包公断案的一章关于屠夫钱被偷同出一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