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客

博客已经流行很久了,现在又微博,微信了。我这敢不上时髦的老土,只能当超然客了。也好,就随便写写,大家交流,丰富生活。
个人资料
博文

今天下了今冬第一场雪,这场雪下的早,下的无预兆。不过下雪天是读书的好日子。窗外飘雪,躺在窗边的懒沙发椅子读了微信读书里下载的一本好小说《最后的斯坦菲尔德》。这是法国作家马克•李维于2017年在法国出版的全新作品,之前我没有读过他的书,但今天读这本书让我有惊艳之感。法国媒体评论称这是“一位成功作家勇于突破个人创作边界,为读者带来的意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昨日重阳节,天气好的撩人。临时起意,独自开车半个多小时到此地最近的甜面包山。此山虽不高,但四周皆平。顺着日出小道登上山顶,天高云淡,秋风气爽,原野风光一展无限,心随景色豁然开朗。回家后有感而发,写下这不古不今,不规不矩的七言诗,以贺重阳佳节。
久居异国入俗忙,岁岁重阳不思量。
如今鬓白进耳顺,秋菊秋蟹添惆怅。
即兴独自登山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昨晚华盛顿地区知青协会举办了以“青春的记忆”为主题的中秋晚会,借以纪念50年前,毛泽东发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口号后展开的近11年的大规模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这里强调说“大规模”三个字,是因为实际上早在50年代到文革前就不断有知青下乡的例子,我们协会里就有几个在1964年就下乡的知青。这次晚会我负责剪舞台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9月1号周日上午,我们首先拜访了南郊梅湖景区的八大山人纪念馆。吸取教训,我们这次直接打的士过去。八大山人纪念馆,原叫青云谱,是个道院。因为八大山人曾隱居于此,1959年改造为纪念馆,也是中国第一座古代画家紀念館,被列為省級文物保护单位。1985年,八大山人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命名為中國古代十大文化名人之一。2006年此馆升级为全國重點文物保护单位。201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前面游记(一)里我说了,南昌的交通建设很差。8月31号周六上午,这个交通问题又让我们白白浪费几小时,从而再次证明我的看法。来之前在网上查了如何从南昌到鄱阳湖一日游,信息有三:一是巴士159到南叽乡湖边;二是先坐巴士到蒋巷镇转125到玉丰电站后走到湖边;三是坐长途客车到鄱阳县再转专线巴士。这些信息都是百度上显示的。经研究,第三选择其实不能当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南昌城以一篇《滕王阁序》和八一南昌起义事件在中国著名。可作为旅游城市好像没什么名气,但看网上介绍还是有些可看的,所以八月底的周末就来南昌一游。周四晚上坐高铁到南昌高铁西站,10点多钟,已经没有地铁了。公共交通只有三条线的高铁巴士。等了10多分钟坐上二线车,沿路许多高楼大厦没有一点儿灯光,好似无人居住。路上也无人,车也极少。车沿着赣江西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改编自关凯文从2013年以来出版的《亚洲富豪三部曲》中的第一部,以亚洲人物为主题的好莱坞浪漫喜剧片《疯狂的亚洲富豪》(CrazyRichAsians;香港译名是《我的超豪男友》),8月15日刚在美国上映,已经席卷横跨财经、时尚、影视主流传媒的关注。社交媒体里有很多人认为这部电影标志着亚裔反好莱坞“洗白”运动的里程碑,因为这部由华纳兄弟出品的电影,是《喜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俗称七月半。据说在古代中元节是民间祭祀祖先用来传承孝道的节日。关于这个节日,文革时大概被认为是封建迷信吧,以至于我们这一代,当时的年轻人,并不知晓。我倒是有些记忆,年龄长于妈妈十岁的姨妈常在这天的晚上偷偷在院子里一个墙角一边烧草纸一边嘴里念叨一些话。我曾问过姨妈,她也没有多解释。等下乡后我在农村才第一次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年7月4号的下午,我们正站在中坪村委员会白色大楼门前感叹拍照,从楼里走出一个青年。得知我们是当年插队的知青,立即电话联系村委会主任,村支书黄立杰。黄立杰,长我们几岁,当年最初是中坪8队民兵排长。在我们离开时山乡时,已经是候备的村支部书记的年轻接班人(1979年正式开始担任书记)。来之前,通过插友们介绍和报刊报道,我已经知道,他现在是市人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在湖北省山区保康县,有一个紧靠着神农架林区东边的马桥镇,镇的北边有一片处于群山环抱中的盆地,一条发源地于神农架的汾清河将盆地与镇隔开。44年前我高中毕业后插队的地方-中坪村,就是在这个盆地的北边缘,依着山脚从盆地的一端向另一端弯型分布开来。当年的中坪村大队分10个小队,一队二队在半山坡,10队完全在山上,其他队都在山脚下。从1队到9队,要走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