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東山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陸,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个人资料
正文

写在枇杷花开时

(2015-12-07 13:05:51) 下一个

今晨走出小区大门百来步,清风带来了淡淡的花香,已是初冬深秋时,哪来花枝俏?“花香不怕巷子深”,我寻香渐进,很快在一条小街边找到了一排枇杷树,看过去“忽如一夜春风来,百树千枝枇杷花。”有图片为证。

P1)"一夜新霜著瓦轻,芭蕉新折败荷倾。耐寒唯有枇杷花,金粟初开花更香。"

P2)

P3)"东篱枇杷为谁香,不学群葩附艳阳。直待索秋霜色裹,自甘街边作孤芳。"

 

枇杷花香带着丝丝的甜味,“隨风潜入肺,润心细无声。”令人陶醉。枇杷和腊梅一样,都是在农历十一、十二月的隆冬开花,金苞银花,乳白色的小花朵,五片花瓣,密密匝匝,在浅黄色的花托衬映下,宛如一座微型宝塔。枇杷花虽无牡丹芍药的天姿国色,却有着邻家女孩的清新可爱。我爬上街边的斜坡,为枇杷花留下近照,这时发现了好几只辛勤耕耘的蜜蜂,它们的身影着实令我惊喜。

P4)为谁辛苦为谁忙?倒头来总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P5)它可是特级劳模,“埋头苦干”採蜜忙。

看到蜜蜂的喜悦真的不是自作多情,自2006年以来美国的蜜蜂总数逐年大幅下降,我寓居的加州是全美蜂蜜产量的冠军,这六年来蜂蜜年产量跌落一半!其它几个产蜜大州的境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美国一百三十种与人们健康休戚相关的蔬菜水果依赖于蜜蜂异花授粉,全美粮食作物的80%离不开养殖和野生蜜蜂相助。数据显示美国人每吃三口食品,其中的一口就是由蜜蜂和其它授粉者贡献的。蜜蜂种群的衰落真使人担心。

蜜蜂危机开始于1987年,当时美国农田出现瓦螨(Varroa mite)入侵,作为倉促的应对策略,一些巨型化工企业生产的转基因的杀虫剂和除草剂被大量地使用在农田中,这些化工产品严重的减弱了蜜蜂自身基因对病虫害的抵抗力。蜜蜂摄入了孟山都生产的杀虫剂Bacillus thuringiensis (Bt),会不停地进食,从而严重损害其消化系统。另一种杀虫剂neonicotinoids会严重干涉蜜蜂的中枢神经系统,导致蜜蜂飞行困难或失去返回蜂窝的能力。

对蜜蜂更致命的打击的是“高果糖玉米糖浆”(HFCS),为了利润最大化,蜂蜜生产商把蜜蜂辛辛苦苦採集到的每一滴蜂蜜全都搜括而尽,然后換成“高果糖玉米糖浆”让蜜蜂聊以果腹。这些垃圾食物降低了蜜蜂对付污染物的免疫能力,导致蜜蜂种群数量的急剧下降。小小蜜蜂天天辛苦为它人作嫁衣裳,倒头来用汗水掙来的一点口粮还要全部被夺走,留下的只有有毒食品加地沟油,这难道不就是世界上所有底层劳工者的真实写照?在现代流水线上的打工者既失去了劳动的兴趣也没有了收获成果的喜悦,他们都是现代化进程中的牺牲品。今天资本的残忍和愚蠢绝胜过去的“周剥皮”和“威尼斯商人”,小蜜蜂除了以死相抗争还能做什么,蜂蜜商人最后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 反误了卿卿性命。”可叹可悲的是最终遭大自然报复的可能不只是无良商人。

今天美国所谓的现代化农业更把蜜蜂逼入绝境。追求高效(说穿了就是高利润)的农业生产的必然结果就是种植作物的单一化和作物成长期的同步化,从而严重约束了蜜蜂种群的多样化,也导致蜜蜂在一年中的许多时间无蜜可採。这两个结果都严重地威胁着蜜蜂的生存环境,而种群的多样化是种群抵抗各种天災虫害的最后一道防线,单一化的种群遭遇天敌很可能被一锅端,最后的结局就是亡种灭族[1]。今天的蜜蜂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蜜蜂如果完了,我们人类还能走多远?我一生最为崇拜的爱因斯坦说过这样一句名言:“Mankind will not survive the honeybees’ disappearance for more than five years.” (蜜蜂消失后人类存活不会超过五年。)爱因斯坦真是一位天才,单凭这句话,我就更坚信他的相对论绝对不会错。

有关“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的话题前一阵子活跃在媒体上,确切的数据显示由于人类活动造成的影响,物种灭绝速度比自然灭绝速度快了百倍甚至千倍。按照这个趋势75%的物种將在两代人里消失殆尽,许多物种实际上已经是走向刑场的死囚犯,再也无人可以簽出一道槍下留人的特赦令。前五次物种大灭绝都是自然环境突变引起的,而这次是自以为是的人类一手造成的,“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但这次災难的肇事者却不需负责,原因很简单,“人死不咎”这一条应该是普世法则吧,聪明的人类大概也只能斗到这一天才会真正走向“大同世界”。

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正在悄悄地向我们逼近,这后面的十到十五年是关键,系统崩溃的临界线可能就在这后面十多年中间,越过这条红线后系统崩盘的链锁反应启动,到那时一切都挽回不了。就像雪崩现象,在看似平静的雪山面前,有时只需大喊一声,万吨的冰雪瞬间崩泻而下什么力量也挡不住。那么导致物种大灭绝的关键是什么呢?谁会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不太可能是我们常常担心的东北虎、非洲象等等,它们像明星一样虽然时时占居在媒体的舞台中央,但实质上它们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已经很微小。反倒是一些看上去不怎么起眼而事实上支撑着大生态的小生物,它们有可能是逆天的关键物种。小小的蜜蜂很有可能就是维系着生态链不可或缺的一环,有一点基本可以肯定:没有了蜜蜂嗡嗡声的春天必定就是“寂静的春天”!蜜蜂的命运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关注蜜蜂就要关爱枇杷树,冬天开花的枇杷树为蜜蜂过冬提供了可贵的营养,那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枇杷树不作“锦上添花”的表面功夫。“满寺枇杷冬著花”,枇杷没有选择在姹紫嫣红的春天与百花竞放,也不选择在天高云淡的秋天同瓜果比美,却气定神闲地把冬天过得像春天。个性独特的枇杷不仅丰富了果树的谱系,更为蜜蜂种群多样化提供了机会,保护生态的办法千条万条,归根结底就是一条:生物种群的多样性才是抗御災难的最后一道防火墙。

明天是感恩节,我要感谢我身旁的枇杷树和小蜜蜂,世界因你们而美好。我在感恩节有一个梦:但愿枇杷花长开,盼望蜜蜂能常来!

P6)遍栽枇杷树的小街,离我家约二百多公尺。

P7)同一天摄于小区门口,作为本文的季节参照点。

P8)同一天摄于小区门口,作为本文的背景参照。门上的装饰点缀了浓厚的节日气氛,它们将从明天的感恩节一直挂到新年过后。

[1]文中列出了威胁蜜蜂生存的三个人为因素:化学除虫剂、喂食HFCS和过度的规模化农业生产,事实上还有诸如气候变化等其它因素不能排除在外,而且这些因素并非是单独地起作用,常常交叉在一起,影响机制十分复杂,深入的研究仍在进行之中。有一点可以肯定,单一作物的大面积种植严重威胁着蜜蜂种群的多样化,缺乏多样化的蜜蜂更难应付日趋严重的化学污染、气候剧变和病虫害侵入。

图片全部摄于2015年感恩节前一天,文字形成于感恩节当天。

我会逐月用景头纪录这些枇杷的成长过程,待到来年春暖结果时,一定会邀友共尝,并另作一文以记之,题目暂定为“写在品尝枇杷时”谢谢诸位的关注和点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洞庭東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cheetah' 的评论 : 谢谢。
你的头像似乎用了安第斯山高原雄鹰的照片。有兴趣敬请阅读我的另一篇博文:
去秘鲁上山下乡(3)安第斯高原上的雄鹰
洞庭東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翘摇' 的评论 : 谢谢关注和点评。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good to read.........
翘摇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東山人' 的评论

谢谢回复!
洞庭東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资料来自:http://www.globalresearch.ca/death-and-extinction-of-the-bees/5375684
原文意思应该是:蜜蜂摄入的是Bt toxin, 导致胃壁受损,被有毒微生物感染。
实际情况可能更为复杂,多种因素交叉引起复合效应,有关研究还在进行,我本文的注译里特别作了交代。谢谢关注和点评。
pupudelaclichy 回复 悄悄话 孟山都真是万恶之源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東山人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好!图文并茂,知识性和趣味性都很强,赞!蜜蜂的问题是个大问题。如果没有蜜蜂,人类只能吃草了。

我建议你自己养蜜蜂(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想了2-3年了,但一直没有付之实施。养蜜蜂是个很好的hobby。

我仔细看了你的文章,想请你核实一下这两个问题。

1。“一些巨型化工企业生产的转基因的杀虫剂和除草剂被大量地使用在农田中,这些化工产品严重的减弱了蜜蜂自身基因对病虫害的抵抗力。” 我以前没有听说过”转基因的杀虫剂和除草剂”的说法,你能讲得更详细一些吗?

2。 “蜜蜂摄入了孟山都生产的杀虫剂Bacillus thuringiensis (Bt),会不停地进食,从而严重损害其消化系统。”。你能查一下Bt农药的主要生产厂家吗?我对Bt是外行,但在院子里里使用Bt农药的。昆虫吃了Bt农药之后,肠胃穿孔,饿死或者被感染而死。Bt农药在有机农业中使用的很多,但好像大多数Bt农药好像对昆虫无害,只有一种对蜜蜂有剧毒。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