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周山夜话

历史如小姑娘出门,任人打扮; 未来像大姑娘待嫁,世事难料
正文

草稿

(2019-06-18 06:26:07) 下一个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谈香港百万人大游行

香港前几天爆发了两场“反送中”大游行,组织者称第一次游行有一百零三万人,第二次有两百多万。香港警方称第一次游行有二十四万人参加,第二次有三十三万。不管准确的数字是多少,上街的香港人不在少数,这是事实。为什么有这么多香港人上街?有人对百万香港人上街的原因做出了分析。一种观点认为,原因是外部反华势力长期渗透香港,极力操纵香港民众;另一种观点认为,是香港当局有较严重失误,在立法前只同部分上层人士沟通,没有很好听取广大民众的意见;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是中共当局从九七年香港回归至今的一系列不当政策、特别是盲目许诺“五十年不变”等造成。

应当讲上述三种分析都有道理,从不同角度揭示了香港百万人大游行的原因。但上面三种主要讲的是政治原因,实际上经济因素才是基本的原因。众说周知,历史上香港的经济主要依靠贸易和金融。长期以来中国大陆相对封闭,大量的对外贸易要通过香港这个自由港,这就使香港成了亚洲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历史上富裕程度大大超过中国大陆。

大陆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九七年香港回归以来,中国大陆同世界的贸易来往越来越直接,香港作为中国大陆与世界贸易中转港的地位逐渐丧失,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逐渐不复存在,加上近年来香港的发展偏重于金融和地产而忽视实业,使香港经济状况每况愈下。这同中国大陆经济高速发展形成了较大的反差,加上香港的贫富差距较大,大部分财富都集中在少数富豪手中,这些使香港人特别是底层人民的生活相当艰难,对大陆人的优越感逐步丧失。

以人均住房面积为例,美国人均65.03平米、英国人均49.4平米、法国人均40平米,中国大陆人均面积也达到了36.65平米,其中北京人均住房面积是31平米。而根据2016年的一个统计,香港82.2%的家庭住户面积在20至70平米之间。53.5%的公屋家庭住户面积在20到40平米之间,人平均住房面积只有10平米左右,还有人统计香港人均住房面积只有4平米,远低于发达国家甚至低于中国大陆。香港的房价也是高的惊人,是家庭年收入中位线的二十多倍,高居世界第一。从GDP看也是如此,1983年香港人口只有590万,但GDP达299亿美元,占整个中国大陆GDP的13%。到了2018年全香港的GDP大约为2.4万亿元(人民币),只占中国大陆90万亿元(人民币)的2.6%,已经低于相邻中国大陆城市深圳。香港经济发展缓慢,香港底层人民生活艰难,对大陆人的优越感逐步丧失,过大的贫富差距使这种情况雪上加霜,底层人民的不满情绪不断发展,这是造成香港社会基础不稳的基本原因。

一个社会的基础不稳,底层人民普遍不满,外部势力才能有机会介入和操纵;香港当局和中国大陆的政策上的失误才能成为导火索。所以说经济是基础,经济不景气、贫富差距不断加大、人民生活艰难才是香港百万人大游行的基本原因。经济的不景气不是短期的问题,是长期积累起来的,这就是所谓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没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再谈香港大游行

前不久香港发生“百万人上街大游行”引起全世界的关注。我在上一篇博文中分析了发生这一事件的原因。除了外部反华势力长期渗透、香港当局的失误、中共不当政策这三条政治原因外,香港作为大陆与世界贸易中转港地位的丧失、偏重于金融和地产而忽视实业等因素使经济状况每况愈下,特别是香港长期以来贫富分化严重,是这次“百万人上街大游行”的经济原因。

那么怎样解决香港的经济问题?中共当局目前似乎还没有跳出四十年来的固定思维,还是重提“立足香港、面向世界”这种泛泛的空口号。大家知道四十年改革开放的主要内容是两条,一是搞“私有化、市场化”,二是搞对外开放。这两条在中国大陆一些地方是基本适用的。对这些地方来说,“私有化、市场化”就像是一剂偏方,可以在某个阶段促进经济的发展。但这两条并不是到处适用,更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任何一位高明的医师都不会开出“包治百病”的药方,都知道对症下药的道理。比方说解决中国大陆农村贫困问题,能用“私有化、市场化”的办法吗?又比如解决新疆少数民族经济发展问题,能用“私有化、市场化”的办法吗?事实证明都不行。香港情况也类似,香港本来就是“私有化、市场化”相当彻底的地区,也是世界上最开放的自由港,还要怎样“深化改革、扩大开放”?

因此要解决香港的经济问题,还是要另辟蹊径。有没有这样的可能,香港早晚要突破“一国两制”的束缚,才能缓解目前的经济困境?因此现在看来,中共当年提出“五十年不变”的许诺似乎有些盲目了。有一点是可以预料的,随着中国大陆“私有化、市场化”的不断深化,以及对外开放的不断扩大,香港今天的问题,也可能是中国大陆明天的问题。今天香港的“百万人上街大游行”,会不会演变为明天中国大陆一些城市的“XX万人上街大游行”?也许在很大程度上,这要取决于中共高层能否跳出四十年来的固定思维,找到一条真正适合国情的经济发展道路。

 

======================================
1965年
普通小学(所) 1681939
普通初中学(所) 13990
高中(所) 4112
职业中学(所) 61626
普通高校(所) 434
每十万人口小学平均在校生数(人) 16020
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平均在校生数(人) 93

1976年
普通小学(所) 1044274
初中学校数(所) 131617
普通高等学校(所) 392
每十万人口小学平均在校生数(人) 16012
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平均在校生数(人) 60

1980年
普通高校数(所)    675
普通小学学校数(所) 917316
普通初中学校数(所) 87077
每十万人口小学平均在校生数(人) 14820
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平均在校生数(人) 116

1985年
普通小学(所)
普通初中学(所)
普通高校(所)
每十万人口小学平均在校生数(人)
每十万人口高等学校平均在校生数(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