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周山夜话

历史如小姑娘出门,任人打扮; 未来像大姑娘待嫁,世事难料
个人资料
博文
【布周山评】抗日战争期间,中共领导下的农民在冀中平原等地上挖了成百上千公里长的地道。仅定襄县一个县,从1942年到1948年,全县80多个村挖地道总长超过200多公里。有网友认为这个工程量实在太大,不相信当年仅凭借着简单工具,农民能挖这么多的地道,认为“地道战”电影里的情节是虚构的。建议这些网友看看下面这个短视频。这个视频的演讲者是国内著名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3 06:59:45)
【布周山评】抗日战争期间,中共领导下的农民在冀中平原等地上挖了成百上千公里长的地道。仅定襄县一个县,从1942年到1948年,全县80多个村挖地道总长超过200多公里。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家知道文革进行了十年。但最初毛泽东考虑文革进行多长时间?根据《党史文苑》08年第21期张家康写的一篇文章,毛最初认为文革只要十个月左右就能结束,而不是要搞十年这样久。张的文章称: “1966年8月8日,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毛泽东对‘文化大革命’勾勒出一个时间表,他说,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大概是在明年一个适当的时候再开。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布周山夜话】最近有人贴出了一篇所谓的实名文章“徐景贤:我所接触的王洪文”。这篇文章借徐景贤的口吻,揭了王洪文的底细。根据该文,原来王是个上海街头的“小混混”,同中共官方对四人帮的宣传遥相呼应。可是网上也有不少文章,认为王洪文应该是很优秀的人,对王的评价截然相反。比如这篇“否定文革不就想当李自成吗”就是一例。那么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一位老朋友谈他海外出生的小孩,说小孩每年最高兴的一天,要算圣诞节。晚上很晚才睡,一直在兴奋地猜想圣诞老人会送啥礼物来。有一天孩子长大懂事了,告诉孩子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每年的礼物都是父母给准备的,孩子十分痛苦眼泪都出来了。但是,小孩总要长大成人,总要明白,事实就是事实,历史就是历史。实际上何止小孩,有时侯我们成年人要接受事实、要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人们常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事实的确如此。比如在中国大陆,多数人对邓小平先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官方宣传深信不疑。可是仔细想一下,就能发现有点荒谬。八九年春夏之交,坦克车都开到天安门了,算不算阶级斗争?“改革要杀开一条血路”强迫几千万工人下岗、少数红二代官二代成了致富带头人、成了亿万富翁,而几千万下岗工人加上他们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布周山夜话】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在西方国家,无论是政治人物还是普通网友,“人民”二字是经常被提及的。毛泽东说过“人民万岁”,邓小平说自己是“人民的儿子”,特朗普总统在最近的国情咨文中也多次提到“人民”这个词。更不用说网上有人经常喜欢把自己的看法说成是“人民”的看法,动不动就代表人民。似乎大家都喜欢使用&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近年来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共新领导层,在宣传工作中似乎总是尽量避免提毛和邓的本质差异,强调所谓“一脉相承”“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尽量只提习的所谓新时代。这样做表面上好像十分明智,即不得罪私人企业主和精英知识份子,又不得罪中国工人和农民等广大“低端人口”,似乎这样就可以左右逢源,似乎这样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布周山评】有关“周总理在林彪死后痛哭”的来源,主要出自纪登奎先生的回忆。纪登奎生前是否写过回忆录?好像没有。那么纪的回忆来自哪里?主要来源是一位名为赵树凯的人。赵1982年8月进入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任办公室秘书、助理研究员等。纪登奎在1980年2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辞去所有职务,1983年后被任命为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旧文新贴) 从1977年开始,胡耀邦先生就开始大刀阔斧对文革遗留下的冤假错案进行平反。有上百万老干部和五十多万右派被平反。在胡耀邦等人的安排下,这些老干部先后重新走上了领导岗位,掌握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政军大权,成为一支有实权的官员队伍。这些老干部们从内心里感谢胡耀邦先生,运用掌握的宣传机器,从报纸杂志的赞美文章,到广播电视的正面歌颂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