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平凡往事1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女儿身(微型小说)

(2017-06-17 13:41:03) 下一个

女儿身(微型小说)

由于母亲生病,我千里迢迢飞回地处中国北方的佳木斯市老家探望。当我的目光无意间落到里屋床底下一个印有工农兵版画图案、边缘有几处破损、露出漆黑铁色的旧搪瓷盆时,顿时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就是这么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那个年代几乎家家都用过的洗漱用品,对我而言却意义不同,为此我把身体给了初恋,而非曾与我相濡以沫数十载、去年才病逝的男人。就是这个不起眼的旧瓷盆,让一个少女担当了不应承受之重,却又必须承受的梦魇。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经常趁我们几个孩子“睡着”后,端着一盆水一脸兴奋地进里屋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其实当年我对男女之事知之甚少,对父亲的所作所为并不以为意,也没有一探究竟的愿望。一方面我年幼无知;另一方面,多数孩子都把大人们的行为看成一种理所当然。而在我眼里,这事和其它家务一样,再自然不过,权当是大人们为了生活奔波忙碌的内容之一。即便偶尔闪过一丝疑惑和不解,也瞬间被其它能让一个孩子感兴趣的事情所淡化。那个年代,虽然物质极度匮乏,但人们的兴奋指数却极高。

大二时我交了一个男朋友,平时虽也有曾缠绵悱恻,耳鬓厮磨,但对女人最珍贵的东西,始终有坚守如一的底线,任凭男友软磨硬泡,也决不让其越雷池一步。

放暑假时,男友来佳木斯看我,晚上就住在我家。当时家里只有两间卧室,到了晚上我就住在父母的房里。父亲还会隔三差五地端盆水放在里屋的床边,对此我似乎早就习以为常,视若无睹。

一次我从梦中被母亲微弱的呻吟声吵醒,刚想出声发问,却依稀见到父亲趴在母亲身上,虽然隔着被子,但足以让我浮想联翩。出于好奇,我佯装没睡醒的样子,却眯缝着双眼偷窥二老的一举一动,自觉不自觉地想入非非。一会儿工夫,身上就如有万千小虫到处爬行,奇痒难捱。我下意识地用手抵住下身,双腿紧紧地交织在一起,虽是画饼充饥,却也享受……

大约十分钟左右,父亲喘着粗气瘫软在母亲身上。我却欲罢不能,又怕被人发现,不得不极力压抑自己。这种自我折磨的痛苦,外人很难理解。

事毕,母亲借着微弱的光亮,做贼心虚似地向我这边张望。我下意识地紧闭双眼,屏息静听,其实即便我睁着双眼,她也看不到什么。当母亲确定我没醒时,便悉悉索索地摸到那盆水旁开始清洗起来。虽然我没睁眼,哪怕只是看一下的勇气,也被心里的紧张扼杀掉了。

联想往昔,一盆水之谜底终于揭开。那些曾被我熟视无睹,置若罔闻的往事,桩桩件件都让我浮想联翩。我开始躲避父母的目光,即便偶尔四目相对,我也会羞愧难当,仿佛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且每每念及于此便心跳不止……

第二天我就和男友上了床,坚守一年的底线就这样轻易地被打破了,而且是我主动。必须声明一下,这个男人并非我病逝的丈夫。而如果不是偶然撞见父母那事,我很可能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亡夫,但人生阴差阳错的事情太多,谁是谁非更是不由自主。其实想想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是否能接受和愿意适应存在的现实。这是件非常难于启齿的事情,如果不是再次见到的刺激,我真想把它永远烂到肚子里。但如今,我把它写出来,却有种释然的顺畅,也因为如此,我才把压在身心数十载的沉重十字架卸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我小时候也有这样的时候,但是那时候比你还小,还在上小学呢。从此知道大人有这样的事情,老实说,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一会儿就忘了。再大一些,就住到亭子间去了。你能把自己的内心活动如实写出来,不容易。我呢,那时候还小,可以说,根本没有性方面的好奇。
平凡往事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周末愉快!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周末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