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天若有情天亦老(113)

(2018-01-23 20:24:43) 下一个

  汗青听完,迟疑半天,对雪丽的处境深感不安更是心生怜惜之情,就慢慢把房门重新合上,轻轻叹息了好几声,才转身回到雪丽床头,探身想调大油灯,就听雪丽语带不悦地说:“人家要睡,还把灯拧大干什么呀,小傻瓜!”说完雪丽翻身背对着汗青,一声不吭,让汗青右手停在半空,像凝固了一般,想了想,缩回手,转身苦笑地摇摇头,见雪丽背对着自己,心里感到有点失落,还是关切地问道:“姐姐,你要汗青怎么……怎么哄你……你睡觉嘛?”

  见雪丽还是不吭声,汗青就倒了半杯茶水,从火盆上提起水壶,加了一些热水,又在一个空杯子里倒了些开水,才侧身坐到雪丽床头,轻声问道:“想不想喝口茶水,姐姐?你哭了半天,不渴吗?”雪丽依旧背对着汗青,嗔怪地说:“喝茶水还能睡着觉?倒些白开水就行了,你不要气我,哪能哭哭啼啼,都怪你!”汗青轻声笑道:“知道你刁钻古怪,我说茶水,你肯定说要喝开水。如果说白开水,你就要……”

  雪丽转过身来,举手指着汗青责备道:“就要,就要什么?就要喝茶水是不是?你对姐姐这么没有耐心,以后让你帮慕容泰,你怎么做得到?口口声声要对添香一家人好,一下子又把心思放在杜若身上。姐姐跟你说过要等姐姐睡着你才可以走,想不到你根本不把姐姐的话放在心上,转身就要回后院,去看你的添香你的杜若对不对?”汗青没有理睬雪丽的埋怨,知道她是担心晏然而生的闲气,就侧身坐在她的头边,俯身把雪丽抱起,用被子裹住她的上身,转身端起床边方桌上的白开水,尝了尝水温正好合适,就慢慢递到雪丽的嘴边,才小心翼翼地说:“姐姐,喝点温水,睡个好觉。姐姐,你以前上过私塾读过书吗?”

  雪丽夹了汗青一眼,没有搭理汗青的问话,倒是慢慢喝完一杯温水。汗青用手背帮雪丽擦拭了一下嘴角和红唇上的残余温水,见姐姐抬起头看着自己,就接着问:“姐姐想不想跟着汗青,为民国新政做事?”雪丽眼中一下子出现惊喜的光彩,很快又低眉垂首不吭声,让汗青对雪丽的心思捉摸不透,紧接着追问:“姐姐,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雪丽干脆靠在床头,汗青赶紧把枕头放在雪丽身后,又帮她披上一件厚棉袍,把一缕耷拉在额头上的秀发,固定在她元宝状的耳朵后。见汗青一直注视自己,雪丽不悦地看着汗青说:“汗青,姐姐哪里读过私塾,只是在家里跟着哥哥认了几个字。简单的账本倒是会记,也能打算盘算数。家里的梨园、水田和旱地都是姐姐在操心,晏然一直在做一些买卖,常在三地河山跑动。他是一个粗心之人,所以帐目的记录、誊写和整理,每年的汇总,赔挣核查审计,都是姐姐在操心。汗青,姐姐就这些能力,能够为你做事吗?”

  汗青不住地点头说:“姐姐能写会算,就能为民国新政做事。认识的字不多没有关系,我会安排人教你识字为你做辅导,姐姐不要担心。姐姐富有管理经验,办事干练,行动麻利,更是判断果敢,有侠士风范豪杰气派,让汗青心生敬意、胸怀倾慕。”雪丽听完,禁不住哈哈笑道:“姐姐在你眼里是一个女汉子,我不要你这样看待姐姐!汗青,姐姐真的这么霸道吗,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是吧?”汗青摇摇头,满眼含笑地说:“姐姐是一个办事迅速、性格果断、意志坚定的女子,更是容貌出众,身材窈窕,笑容迷人的姐姐。”

  想不到雪丽被汗青的夸奖,忍不住噗哧笑了起来:“就会溜须拍马,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你这些话,逗逗那些涉世不深的小女人还行,姐姐都这么一大把年纪,哪里会被你的甜言蜜语迷惑,而忘记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汗青,你这么说姐姐,是不是存心不良,想把姐姐拉到你的怀里,极尽轻薄之能事,满足你眠花宿柳的淫念秽欲、偷香窃玉的风流放荡,让姐姐跟你的添香、杜若和百里娇一样对不对?”汗青未置可否地说:“两情相悦,无关乎虚情假意。姐姐,汗青说的句句都是真心实意的话。姐姐,在汗青平生接触的女子中,你确实是行为举止干练果敢之人。”

  雪丽吃吃地低声笑着,不信地问道:“你有什么证据?”

 “譬如姐姐不让汗青理睬十里香的疯子,就立刻阻拦汗青的冲动,不容分辩和解释,事后才对汗青说明意图。为了在大冷天尽快完成采购,根本不答应英子的额外要求,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采购所需菜蔬。更是指挥英子的外婆和母亲,很快把一桌酒席做好——不但每道菜肴味道可口,而且色香味齐全。尤其是对这碗鸡蛋羹,姐姐更是用心在做,一定要把天下大酒店名厨的手艺比下去,让汗青从此不再迷恋晋城名店的名菜,而是倾心姐姐的大家风范。”

  雪丽听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瞧你观察总结得这么仔细翔实,汗青,难得你把姐姐一点点浅陋的心思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汗青,姐姐是不是一个很浅薄毫无涵养、霸道小家子气的女人?”汗青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知道要不要问及,犹豫了片刻,才未置可否地问:“姐姐是不是最初很担心陈志强的事情,会给慕容家带来不测,而对添香一家三口藏身于慕容府很害怕,担心受牵连,话里话外让他们尽快离开十里香?”

  雪丽听完没有吭声,汗青不甘心又接着追问。雪丽举手拼命地拍打汗青,一边打一边哭了起来:“就你好,就知道挑姐姐的毛病,你出去,不要再见到你这个笨蛋、傻瓜!你们国民党抓住搞农会的不是杀就是关押,乘机敲诈勒索,一个老百姓如何不害怕?最后还不是一直让他们一家三口在慕容家吃住,一分钱也没有要他们的,知道他们家徒四壁、一无所有。你李汗青口口声声对女人好,怜香惜玉,为什么眼睁睁看着你的添香姐姐遭罪而无动于衷?不但一分钱忙没有帮,还对姐姐说三道四,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快滚!”

  汗青知道自己说到雪丽姐姐的痛处,也非常后悔一直没有资助添香姐姐一家,尤其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是阴差阳错失去机会。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无论如何都要去帮姐姐。“我滚,姐姐,那我去看添香姐姐了!”汗青说完,起身头不回地开门就要出去。“回来!”雪丽冷冷地命令道,“你今夜走出姐姐的房门,就再也不要来慕容府!”

  汗青没有勇气甩手就离开,难道害怕雪丽的警告,还是自己喜欢她。“姐姐,还有什么事?”汗青老老实实站在雪丽跟前,语气温和地问道。“你能这样心平气和地跟姐姐说话,姐姐知道你是一个真正怜香惜玉的男人。汗青,别生姐姐的气好吗?把姐姐哄着,你就回后院去吧!”汗青点点头,侧身坐在雪丽床头,拿走她身上的棉袍,搂住雪丽的上身,就要放平躺进被褥之中。“汗青,姐姐真是一个女汉子吗?”雪丽突然问道,汗青见她双眼含情、两靥盈笑,情不自禁地说:“姐姐……”汗青抑制不住地低头热切地吻着雪丽,想不到她的香舌一下子伸进汗青的口中,让汗青觉得,此刻是两人早已期待的时候。汗青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尽情地跟雪丽温存缱绻起来。

  在汗青心中,身边的姐姐立刻摇身一变成为在雪地里欢快地嬉戏的那只野兔精姐姐,笑声如银筝、学舌胜檀板,搅起回风阵阵、舞雪纷纷。“汗青,来追姐姐呀!”汗青见眼前一个仙子模样、神女打扮的女子,罗带飘舞、红袖生香,身姿轻盈,珠翠摇曳、珮环叮当,听到她的喊声,立刻脚下生风、身轻似燕,一下子就落到姐姐身边,只见她气息如兰、人面桃花——靥笑春雪吐梅,髻堆南唐叠翠。丹唇破樱桃,贝齿抿香;蛾眉笑西子,秋水含情。冰清之玉质不让新雪初落,莲步之蹁跹不输雏凤正翥。纤腰之袅娜,胜春花飞扬;美姿之风流,若游龙翱翔。华服之鲜艳,似落霞飞红;容貌之妩媚,如羞花闭月。“好一个瑶池西子,紫府王嫱!”汗青一边说,一边牵着姐姐的小手,飘飘然飞舞在花丛之中、云霞之间;悠悠哉信步在鹊桥之上、银河之畔。极尽柔情缱绻,纵情软语温存。呼啦啦鹊散桥塌,风急浪猛,姐姐推开汗青,大声喊道:“憋死姐姐了!”

  汗青睁开双眼,只见雪丽——雪腮喜染二月之花,目光悦动三秋之水,情不自禁地轻呼:“姐姐,好一个情真意切的仙子、冰肌玉骨的娇媚。姐姐,你是不是化着人形的精灵、流落人间的嫦娥?”雪丽只是吃吃地欢快地笑着,见汗青深情地看着自己,忍不住娇嗔起来:“汗青,你的矫舌如蛟龙入海,在姐姐的口中翻腾旋转,搅得姐姐芳心颤颤。你的吸吮更是如狂风暴雨,肆意妄为,让姐姐几乎无法呼吸,都要窒息在你的温柔乡、花柳坞。汗青,你怎么这样死搅蛮缠姐姐的唇齿?”

  汗青尴尬地讪笑道:“姐姐,因为喜欢姐姐。姐姐,你喜欢汗青吗?”

  雪丽拉着汗青的手嬉笑道:“汗青,上床来,跟姐姐共鸳枕、同锦衾;赴巫山、享云雨,好不好姐姐的小傻瓜?”汗青欣然点头,又添建议道:“姐姐要不要洗洗巫山幽径,更好地畅流云雨河海?”雪丽抿唇浅笑道:“姐姐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无处不香气浓郁、内外都良质清润。就等你这个偷香窃玉的轻薄浪子、拈花惹草的淫污纨绔前来玷辱姐姐的冰清玉洁、蕙质兰心,知道吗汗青,你这个多情郎花心汉?要不要姐姐帮你剥去你的画皮,露出狰狞的一身兽性?”说完雪丽咯咯咯娇柔地笑个不停。

  汗青还是在木盆里,把自己下身认认真真地清洗干净。整个过程,雪丽都背对着汗青,一眼都不看汗青。“姐姐,要不要把油灯拧小,让光线暗淡一些?”汗青钻进被褥,一边说一边搂住慢慢转过身子来的雪丽。“嗯,拧小吧!汗青,你都没有穿衣服,赤条条地来到姐姐身边,好粗野的雄风刮面、真性情的欲望动心。”雪丽一下子钻进汗青的怀里,乳燕般呢喃着。“姐姐,你喜欢汗青怎样侍候姐姐,姐姐才觉得不负今宵千金一刻、欣慰芳心三生三世?”

  雪丽紧紧贴在汗青赤裸裸的胸膛,一身雪肤玉肌,体态珠圆玉润。汗青轻轻地抚摸着,低声问道:“姐姐何时清水出芙蓉,个荷圆圆;白云离远岫,心波澹澹。香肩削新藕,玉指断葱根。白莲圆暧昧,玉峰近缠绵。匆匆间,软烟罗笼不住春江月,空对碧玉圆;忙忙时,粉香汗濡湿了锦雨膏,凉透巫峰巅。”

  雪丽又娇声嬉笑起来,任凭汗青轻薄,不解地问道:“汗青,文绉绉的都是香词艳句,浸淫偷香欢喜、泛滥盗花得意。汗青,姐姐真的是你心中的仙子、情怀里的嫦娥,还是你众多女子里的一个、群化丛中的一朵?”汗青紧紧抱着雪丽,感受她冰肌雪肤的腻滑、兰胸酥乳的温润。蓓蕾双馨因玉体,兰胸一痕是颈香。雪肌沁玉、霞骨明月,菡萏浮波、臂腕腻香,腰身荡漾,让汗青不由自主地说:“姐姐是汗青唯一的名花、心仪的仙女,更是十里香花园里的牡丹、广寒宫涂墀下的丹桂。蟾宫折桂,便是独占鳌头——‘登文石之陛,涉赤墀之涂’,而光宗耀祖,是吧姐姐?”

  雪丽极尽娇柔地笑道:“姐姐这么厉害,那你就娶了姐姐,助你民国新政一臂之力,怎么样?”汗青一边揉捏着怀里的佳人一双巫峰耸耸、两座雪山巍巍,一边欣然应答:“姐姐嫁给汗青,能否心满意足?”雪丽推开汗青的一双大手说:“汗青,你不要一直玩弄不止、提捻无度,都把姐姐威逼到悬崖峭壁处,你再这样,姐姐就要一失足而粉身碎骨,啊——,汗青,不会轻一点?”雪丽一边抱怨着,一边挣脱出汗青的怀抱,转身背对着汗青说:“汗青,姐姐要你好不好?”

  汗青戏谑道:“姐姐,汗青要吃吃你的紫禁葡萄、红巾罅穴行吗?”雪丽已然娇喘声起、呻吟渐闻,难奈汗青慢条斯理,不禁娇嗔怪道:“那你温柔似水,不要洪水猛兽地冲击撕咬好吗,姐姐的小傻瓜?”说完雪丽转过身来面对着汗青,一双玉臂缠绕汗青的颈项,任凭汗青裹绛舌,缠绕吸吮啃咬,就觉得心慌慌、意乱乱、汗淋淋,体香氤氲、兰息幽幽。雪丽无法忍受汗青唇舌中檀口玉齿下,一时柔弱无骨、一时缠绕扭转,刚刚芳心颤颤,转眼间情崩欲裂,整个胸膛仿佛似火山爆发、欲望和情感要随熔浆喷薄而出、四处激溅,冲上九霄、远达万里。雪丽死死地咬住汗青肩膀上那一块肩头肉,仿佛觉得人要飞出窗外、遨游云海,做一个真正的天女,成就一番神仙的体念。

 “汗青——!”雪丽看见心扉突然大开,一股春水奔涌而出,不但滋润了心田,更是让心房四周花红柳绿、莺歌燕舞,好一派春光明媚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好不快活。“哦,汗青,你都让姐姐独身闯巫山,暗享云雨之欢。姐姐要你我同登阳台、朝云暮雨好不好?”雪丽等情悠悠欲漫漫过后,风平浪静、花落燕去,才兰息细细、汗香淡淡地抱怨,“汗青,你还要干什么呀,姐姐哪里都是……啊,姐姐的小傻瓜哟——!”

  雪丽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把锦被鸳枕全部踢翻到床下,睁开媚眼,才发现汗青不知何时站在床边地上,让她躺靠着被垛,正埋头在玉峰之间,玄圃上借问牧童,何处是杏花村。更是金觥银斝玛瑙觞,端坐在玳瑁筵席上,搓仙台里露凝香。鹅笼里,走出小龙马,配有流苏金镂鞍。更恰似,信马由缰,虽物阜人丰,堤岸高耸,遍植杨柳扶风,轻蹄过金沟,杭州湾潮涌已现端倪。马上壮士,勒住缰绳,月下美人含苞待放。如海棠新瓣才分,似七月石榴初裂。娇艳如朝霞织锦、春红带雨,湿润似栏外冬阳积雪蕴藉、溪边绣腰春草葳蕤。汗青刚下马,见盗泉水汩汩、嗟来食声声,才推金身倒玉柱,掬取甘霖采撷灵芝,滋润心田、常绿情山、碧波欲海,开辟一片江山,与姐姐共拥欢笑、同度良宵,携佳人渡弱水三千,过鹊桥百遍,也不改初心那千金一刻的珍惜,似梦回重听时分子夜的更声。心此时,听美人娇喘里都是抱怨、呻吟中饱含不满。“汗青,你个大肉枣,软面一堆、肥肉一团,要吭吭哧哧何时了呀?再不进来姐姐都要睡着了!”

  雪丽受不了汗青的磨磨蹭蹭、精雕细琢,连声叫骂,提醒汗青见好就收。见汗青还沉浸在鉴赏的风景里、流连的境界中,雪丽奋不顾身挣扎起身,在昏暗的灯光下,见汗青被自己突然坐了起来吓得抬起头来,惊讶地问:“姐姐,你……”雪丽更是被汗青丹田穴之下的骄龙恶鼍吓得花容失色,尖声喊起来:“汗青,它……它……它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这么粗壮威武,像一根擀面杖,噼啪打死人也,汗青,嘻嘻嘻!”雪丽一下子胆颤心惊地戏谑起来,禁不住哆哆嗦嗦地干笑几声,就双手揽住汗青的脖子结结巴巴地说:“姐姐不怕它,你就放马过来,驰骋南山,逐鹿中原,姐姐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你相信吗?”

  汗青被姐姐的小手轻轻一拨,就飞龙入海,激起情涛千尺,荡漾欲波万层。“啊,该死的东西,这么厉害,要……撑死人家了!汗青,你要慢慢来好不好,你再蛮干,姐姐就把它赶出去……赶……哦,汗青——,不能那样,进不去,都要疼死姐姐了!”雪丽死死地搂紧汗青的脖子,不但紧张万分,更觉得身子如风波里的一叶扁舟,好像随时都要被风吹浪打去,禁不住娇喘如风、呻吟胜浪,不停地击打着一颗脆弱的芳心,赢得佳人娇唾声声、柔啐遍遍。

 “姐姐是不是跟晏然兄房事稀疏、亲热荒废,碧荷孤塘少云雨、幽径个亭无心情?还是晏然兄,无法满足姐姐的需求,让姐姐越发鸳鸯帐里卧孤枕,云梦衾下哭曾经?”汗青戏谑道,“还是姐姐把晏然兄吓着了,而雄风不再、宝刀不开?”雪丽被汗青的冷嘲热讽气得就想脱身离开,恶狠狠地警告汗青:“你再口无遮拦、废话连篇,姐姐就不让你淫心得逞、秽念实现,听清楚了没有?”

  正在说话中,汗青飞龙入潭,惊花四起、乍香遍溢,迎来雪丽骂声不断:“你个恶棍、坏包,丧心病狂了你?要把姐姐杵死了,呜呜呜……”雪丽被汗青的强蛮,一下子难受得哭了起来,“汗青,姐姐是不是里面太紧还是太浅呀?”汗青紧紧搂住姐姐的楚楚腰身、圆圆臀丘说道:“都不是,姐姐身体里的风景独好。风光旖旎、景色迷人处,无人识得真面目——其锦绣奇异,非深远不识真谛。姐姐心机缜密,然情渊深远、欲源悠长,是汗青见过最好的如画之景、如仙之境。姐姐,不要紧张,尽情享受汗青为姐姐画一张最美丽的图画,展现姐姐未被开发的处女地和沙漠绿洲丰富多彩的景色!”

  雪丽被汗青的话语鼓励引导,而慢慢适应了汗青温柔中的强硬、体贴时的野蛮、细腻处的粗旷和亲切里的严峻,咬着汗青的耳朵说:“汗青,姐姐好像可以海纳百川,你神勇无比,无奈姐姐包罗万象,任你兴风作浪、腾跃翱翔,让你的游龙恶鼍肆意癫狂,姐姐也不惧怕,来吧,姐姐的好男儿,把姐姐送上巫山,与姐姐朝云暮雨,行欢作乐吧!”

  汗青在姐姐的鼓励下,对雪丽说:“姐姐金鸡独立,汗青只臂挽玉峰,让黎明前的日出,在暮霭沉沉的暧昧中,暗涌翻滚、喘息隐隐、呻吟轰鸣,让日出之喷薄朝霞万丈、光芒千里,照耀人寰、惊艳宇宙,震撼春秋,演绎一场女娲与共工的传说,讲述一遍后羿和嫦娥的故事,好不好,摄人三魂的妲己、勾人四魄的飞燕?”雪丽娇声弱弱地喘息道:“汗青,姐姐随你好了,不要慢下来,奋勇直追,把扬起姐姐情海高潮的魑魅、煽动淫欲沸点的魍魉统统放出来,让姐姐痛痛快快地欢喜一场、疯狂一次,享受淋漓尽致的快乐和自由自在的奔放!”

  雪丽刚从汗青身上,放下丝丝缠绵缕缕缱绻的玉腿,一只脚立在床边地上,一条腿跨靠在汗青粗壮有力的手臂上,就被汗青单身匹马、手执银枪杀入敌阵,发出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厮杀声和铿锵作响的碰撞声。这场厮杀,从远古一直杀到民国,从下里巴人喋血阳春白雪,从诗三百口诛笔伐到唐诗宋词元曲清明小说,直到明国长短句,从罗密欧朱丽叶决斗到安娜卡列尼娜,从普希金暗杀到基督山伯爵,从莺莺传明枪暗箭到西厢记,从牡丹亭断魂到天香楼,从马嵬坡一条白绫芳魂香消玉殒到怒发冲冠为红颜,恩恩爱爱、打打杀杀,最后都进了走不出的陷阱、喊不出的绝望和逃不脱的宿命,直到送了卿卿性命。汗青发现进了姐姐深不可测的陷阱,一条长枪变作巨龙,在深渊和幽径中虎啸龙吟。

 “汗青,你个坏包,这样欺负人家,姐姐好好受哦!”雪丽双臂紧紧箍住汗青挺得直直的脖子,娇喘着抱怨着,欢喜着、期待着,更是享受着汗青时而温柔似水、时而残忍得像野兽带来的冲击波,感受她荡漾心海、洗刷心田,让人觉得血肉消散筋骨烟灭,只剩下一缕芳魂几丝香魄,悠悠哉飘飘然,摇曳在汗青呐喊的云霞里、腾挪的天地间。又觉得随汗青在银河乘风破浪,双手紧握龙角,溅水花落笑声,见四周都是落花无数,落入银河水,都化着一条条五颜六色的游鱼,一眨眼又变成涟漪点点、烟波茫茫,耳旁传来笛声悠扬、钟磬恢弘,雪丽不禁神往地指着隐约视野的三山说:“汗青,不到巫山非好汉,不落云雨誓不休。姐姐的好男儿,带姐姐圆梦神女峰,云雨巫山上!”

  汗青就听见姐姐娇声嗔怪:“汗青,快呀!带姐姐同赴巫山、共享云雨啊!”汗青仿佛听见千军万马齐鸣的山呼海啸声,精神为之一震,就觉得浑身如一支捆绑了无数烟火的响箭,向云遮雾绕的神女峰、巫山岭风驰电掣般冲刺而去,带着杀气裹卷萧索,恨不得撕烂彩霞碾碎云天,要把九霄统统都击穿成碎片,落得个天柱折断、地维坍塌,天地间变成白茫茫一片。汗青呼喊着,双手挥舞着,就觉得喉咙中喊出点点鲜血,都化着一朵朵美丽鲜艳的彩霞,在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霆声中,全身心爆破漫天的烟花、璀璨整个星空的辉煌。突然一阵狂风暴雨扑面而来,顿时感觉浑身温暖无比,就像跌入华清池、跳进热水浴,洋溢着眷恋、不舍和慵懒,耳轮里回荡着潮汐回落和远去的喧闹和欢腾。

  汗青喘息如鼓、吐纳胜锣,丝毫不能撼动此时的雪丽。只见她秀目微合、蛾眉稍展、笑靥略收。雪腮漫卷羞涩、丹唇缄默情愫。一双藕臂,十指都是倾述;一条玉腿,单身紧贴慰藉。汗青轻轻松开雪丽的双臂,抱着姐姐就想放回床上,想不到雪丽睁开一双含情目、倾吐满腔肺腑言:“累死姐姐了,汗青你累不累?一直被姐姐吊着脖子,像荡秋千似的,把人家来回上下起落,折腾得四季变换一般,雨停雨来、花开花落,跌宕起伏,好不痛快。汗青,姐姐好开心,也好感激你这样用心侍候姐姐。汗青,明天姐姐给你做一碗鸡蛋羹补补如何,嘻嘻嘻!”汗青也噗哧笑道:“姐姐,我们回床上歇息吧?”

  雪丽娇嗔道:“人家好不容易适应了你的强悍凶猛,就在姐姐的一亩三分地里再待一会儿呗!它还那么趾高气扬干什么吗?”汗青艰难地回到床上,好不容易紧贴着姐姐的要求、联系地满足姐姐的心愿,紧紧搂住雪丽的纤腰,心满意足地听着她的埋怨和牢骚,心花怒放地答道:“因为姐姐宠爱放纵的缘故,你想呀,没有姐姐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渊源,如何得来遨游天地都自由放任的欢快。姐姐,汗青推波助澜姐姐得洪峰几次、兴风作浪仙子激荡心海几回?”雪丽钻进汗青的怀里,十指婆娑着汗青的肌肤,羞涩淡淡地说:“嗯,姐姐不告诉你,反正姐姐心中有数就行了,为什么你想知道呀汗青?”汗青低头寻找着姐姐的红唇香舌,气息撩挠得雪丽动弹不安,不禁娇嗔埋怨:“干什么呀汗青?”汗青迎着雪丽的娇娆,热切地吻着她的香唇绛舌,直到汗青感觉姐姐慢慢在怀里美美地睡着,才搂着雪肌霞骨的姐姐,疲惫地入了梦想。

  第二天汗青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羹。“起来吧,小懒虫!”雪丽满面春风地注视着汗青说道。汗青想不到姐姐早已起床,而且还把鸡蛋羹蒸好,就想翻身起床,想不到雪丽递给汗青一条湿热面巾接着说:“擦把脸,姐姐喂你吃完鸡蛋羹,你就上后院去看看你的添香姐姐,省得说姐姐把你独占了。你不是还要去看杜若和英子吗,别忘了她们娘女也需要你!汗青,何时你才能再回姐姐身边?”

  汗青擦完脸,没有回答雪丽的问题,只是乖乖地吃着雪丽喂给自己的鸡蛋羹,觉得鲜嫩无比、回味无穷,就小心翼翼地问:“姐姐,为什么这么好吃,姐姐在里面加了什么?”雪丽只是淡淡地微笑不语,手上的小勺一刻不停地喂着汗青吃,直到一大碗鸡蛋羹全部喂完,又帮汗青擦拭了嘴唇,才抬起头回答汗青的问话:“加了姐姐的柔情和期盼,汗青不要忘了你对姐姐的承诺,姐姐在十里香,等候你的佳音。汗青,姐姐不怕你身边女人多,只要你爱喝姐姐的普洱茶、鸡蛋羹,你就离不开姐姐的怀抱、怀抱里那颗爱心。汗青,姐姐最喜欢你身上一样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汗青想了想,摇摇头说:“愿闻其详!”

  雪丽斜视了汗青一眼,不悦地说:“你怎么这么笨?当然是你怜香惜玉的性情,虽然没有一个女人会忍受你这么多请,但是姐姐发现你并不是一个纯粹花心的盗花贼,而是尊重姐姐的多情郎。无论姐姐多么无理,你总能忍受而把姐姐的心情引到一个兴高采烈的场合,从而让你身边每一个女人都以为你对她忠心不二是不是,你个大色鬼!”说完雪丽从汗青怀里抬起头,双手不停地拍打着汗青,直到打不动,又扑入汗青怀里,呜呜地哭泣起来。

 “姐姐,你不愿汗青离开你身边上后院去,是吗?”汗青陪着小心地问,“那我就陪姐姐多待一会儿好不好?”

  雪丽没有吭声,只是懒懒地赖在汗青怀里,任凭汗青安慰和抚慰、搂抱和擦拭脸上雨打梨花的残泪,直到汗青低头热切地吻着自己,雪丽才欣喜地跟汗青在心田里游戏起来,心情才慢慢变好。“姐姐,汗青给姐姐留下一张银票,放在姐姐的衣柜那个装有秘诀的小葫芦下。姐姐,汗青担心今年没有晏然兄做买卖的收入,家里光靠几亩果园水田旱地,日子会很拮据紧张,有了这些银两,手头上会松快一些!”

  雪丽低着头问道:“多少?”

  汗青笑道:“不多,只有几千大洋。”雪丽感激地再问:“汗青,新军也需要军饷,你哪能这样动用新军的款项?新军靠什么作为军饷来源,你大手一挥就是几千几万挥金如土地资助姐姐?姐姐还有一些积蓄,你把这些钱用在民国新政的治理上,比花在你姐姐身上,能更好地实现你的理想,更早实现太平盛世,知道吗姐姐的小傻瓜?姐姐让你的淫心得逞,是喜欢你,就是你口中说的两情相悦,你不要给姐姐一厘一毫钱,知道吗小呆鸟?”

  汗青摇摇头说:“好姐姐,仙子姐姐!汗青喜欢姐姐,愿意一生守在姐姐身边,但是身不由己,只好把内心的不安和歉意,用最无奈的替代手段,弥补汗青的遗憾和叹息。姐姐,新军打下辽城,缴获一批珍宝和大量银元。如果这次辽晋之战如期结束,可以得到更多的钱财补充军饷,扩张兵力,改善装备,提高将士的待遇。姐姐,汗青还要在王家堡收买酒厂,准备投资生产一种牛家秘传佳酿。一旦这种特酿上市,就能占领三地河山酒市,跟玉渊金樽和辽都双沟平分江山,更能走出三地疆域,走向辽江南北、晋山东西,成为官方宴请的指定用酒,这将为新军的未来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军饷来源。将来汗青还要把王家酒厂的分厂开到全国各地,生产出不同香型风味的佳酿,更要打入世界白酒市场,走出国门,为民国新政挣到外币。姐姐,汗青还有一个打算……”

  雪丽一说投资赚钱 ,立刻精神为之一振,玉手捂住汗青滔滔不绝倾述展望和宏图的嘴说:“你是不是想把十里香的香梨进行加工,让姐姐管理出售,为你的新军挣军饷?还有就是想垄断大理太极春茶,是不是?”

  汗青把雪丽紧紧搂在怀里说:“冰雪聪明的姐姐,汗青还真有这个打算。不过,汗青更钟情姐姐的秘诀,就是那个神秘葫芦里装的仙露琼浆,加一些就能改善茶水的口味和茶香,到底是怎么酿制而成的呀姐姐?”雪丽摇摇头说:“汗青,这是姐姐不愿公之于众的祖传秘诀,是祖上修身养性的高雅之醅、子孙延年益寿的传家之酎。材料之珍稀、心思之费耗、时间之久长、做工之精细、产量之鲜少,非常人能够想象的!汗青你就是得到姐姐的秘诀,也无法推广,因为只有十里香的山水花草,才能孕育葫芦里秘诀、茶杯里的神奇,如何为你生产可以盈利的产品,摆在商铺柜台出售呢?”

  汗青脸上一直浮着微笑听完雪丽的叙述,然后兴致勃勃地说:“姐姐,只要东西好,花多少人力物力,汗青都想重复出来,让市场来检验真金。只要茶客茗士钟爱,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投资,好吗姐姐?姐姐帮汗青,也是帮慕容家知道吗?”雪丽摇头疑惑地问:“姐姐只想帮你尽快实现你的太平盛世之理想,怎么还会帮到慕容家呢?”

  汗青把姐姐从怀里松开,拉着姐姐从室内出来,来到厅堂,见室外依然大雪纷飞,虽然令人心情沉郁,但是一想到晋城一战,三地将实施新政,晋山东西辽河南北的百姓就能够获得北伐之战的福利和收益,让汗青心情很快就轻松愉悦起来。立在门窗前,汗青轻轻搂住身边的佳人,充满期待地说:“姐姐,因为秘诀的投资,是出自姐姐祖传秘方和工艺,所以姐姐将得到投资红利的百分之十,连续收受十年红利。同时姐姐将全权管理这次投资事宜,成为民国政府正式工作人员,挣取应得的薪水。”

  雪丽从来都没有打算有一天,把自己的祖传秘诀作为一种物品拿出来销售挣钱,但是一听汗青的规划,心动不已地问:“汗青,如果慕容泰回来,能不能让他也加入民国新政机构,为新政做事?”汗青欣然点头,注视着雪丽喜悦的神色说:“这正是汗青期待的一幕:见晏然兄弃暗投明,回到民国新天地,跟家人团圆,享受事业人生天伦的美满和成功。姐姐,你愿把祖传秘诀对民国新政的建设和完善公开吗?”雪丽美滋滋地看着汗青说:“汗青,姐姐愿意!”汗青婆娑着雪丽挺拔俊俏的鼻梁说:“好姐姐,汗青无所不能、娇美可爱的仙子,有你主持秘诀的生产和销售,汗青非常放心。同时,还会让杜若帮助你,因为她对辽城的市面行情比较熟悉,有她为你参考出谋划策,会让秘诀的销售和名声鹊起马到成功。姐姐,不管什么宝物,一定要得到市场的认可,才能成为真正的无价之宝,否则只是自怜自爱的小家碧玉,永远都成不了大家闺秀、豪门贵胄,是这样吗姐姐?”

  雪丽不悦地娇嗔道:“你只喜欢你的美龄妹妹,因为她出身蒋家湾的大户人家、书香门第,更是才貌双全,所以姐姐在你眼中就成为乡野粗妇对不对?”汗青点着雪丽嘟起的红唇,低头轻轻地吻了吻才说:“姐姐自是天生丽质、娇娆妩媚,又机心不输比干、胆略更甚须眉,最适合推陈出新、不破不立地建立一个新世界,为新军为民国建功立业,知道吗姐姐?”雪丽抿嘴巧笑道:“汗青,你为姐姐留下多少大洋?”汗青伸出十指说:“就这么多!”

  雪丽不信地摇摇头说:“汗青,你为什么这样破费呢,姐姐如何敢收下?”汗青浅浅地笑道:“诗仙说,千金散尽还复来,会花钱才能挣钱。姐姐,愿意跟着汗青一边挣钱,一边享受人生吗?”雪丽轻轻地靠进汗青怀里说:“愿意又有什么用,你又不只属于姐姐一个女人。汗青……”雪丽话语被门廊突然出现的人打断,紧接着几声敲门声,让汗青不知来人是谁,拉着姐姐朝大门走去,内心忐忑不安,担心是女儿栗雯亲自上门来找人,立刻忧虑美滴姐姐起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周末快乐!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来欣赏了佳作,周四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