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博文
(2019-05-18 07:55:25)
无论你的春天
那一树树落花多么轻飘
花瓣儿落入我的心海
点缀的涟漪多么细微
如窗外那来无踪去无影的春风
依然掀开了我的心扉
从我的心田窜出
你的一身魅力 眉目传情你的遥远
如小园一场初夏的雨
朦胧我的惊喜
落入掌上
你一点点失落的芳心
卷起的娇滴滴
如珠玑在玉盘高高低低地起落
你的委屈和不争的泪水 执子之手走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5-12 12:50:21)
虽然写完《清风明月》,但是一直未停下诗歌的写作。《清风明月》是我写诗歌十几年之后一次密集型的实践,慢慢体会现代诗歌、或者说新体诗歌的写作方法。目前无论是网络还是一些诗歌期刊,都很难找到让我喜欢的新体诗歌。她们一般比较短,喜欢纠缠在过去的感情失落里出不来,诗句颓废,激情低靡,不断用诗句当作舌头,舔舐伤口。亦或无病呻吟,以个别的句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骗人
你这个骗子 哦
骗了一年又三个月
还零一个星期
连春季找到人间四月天
都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急得一身大汗
走到五月初夏天
也不见行骗的一丝半缕冷
在空气里蹲到凌晨
碰了一鼻子五十度灰 告诉我你的地址
我开车去
顺便看看你收养的几只
毛绒绒的小天鹅
有没有添脾气
长出夏天炙手可热的凫水本事 不告诉你
说好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虽然2006年上文学城,就是冲着诗坛来的,但是直到12年后的今天,才有《清风明月》诗集付梓。要说我对诗歌的写作,为什么这么迟钝,只能怪自己的领悟能力,从小就很末等。每每羡慕身边的学霸,豪气冲天,把学习新知识,当着等闲。我只能一边吞着口水暗暗佩服,一边低头努力,慢慢向学霸天才学习,让自己不失去勇气和信心。 诗歌确实是一种很难驾驭的文学体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我几乎不写博文,因为在文学城,博文的名声很差,靠小编加点击率,保全颜面,所以只想写小说,写诗填词,这样出来的点击率,如果不是上精读,基本能反映读者的人数,少但是真实,让人感觉比较踏实。小编不花功夫认真挑选好博文,整天搞些这样的伎俩,糊弄文艺青年,让人觉得大跃进的花招无处不在。我一旦动笔写博文,一般都是写与我小说诗歌出版有关的事情。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5-29 04:33:23)
汗青不知道栖霞姐姐和栗雯是怎么进来的,因为大门刚刚才拴上,也不见有人去开门,更没有听见敲门声。汗青一下子被女儿栗雯拉住:“累死人了,爹爹,师傅说……”栖霞妪清了清嗓子,栗雯只好停下话头,懒懒地靠进汗青怀里,把身旁的念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汗青,我们师徒两人刚刚从卞璞店铺来,听他说你在卞家宅院,所以我们奔这里来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05-27 08:48:34)
想不到双喜大大方方地拉着汗青来到已开的房门前,对探出身子的王澈说:“我把刚认的爹爹送回来了!”王澈见是大的叫花子,怎么一下子成为汗青的女儿,不是说她身体不适,哦原来诓汗青过去,就是为了认女儿做干爹,王澈一下子难于接受,面露愠色地问汗青:“你到底被小花喊去干什么?” 汗青拉着双喜进了门,并顺手拉着王澈进了房间,才转身把房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8-05-26 11:14:34)
春莺刚想开门,转念一想:“她怎么知道我跟龙泉住在这间客房?难道她是神仙,可以先知先觉,甚至无所不知不成?”春莺觉得她确实有点与众不同,把自己的公公使唤得得心应手,甚至可以说随心所欲,真是让自己望尘莫及,自叹弗如了!春莺有点好奇,不知道这位小女孩,深更半夜找上门来干什么,龙泉不是说得很明白么,为什么还来?春莺看着自己握着门把的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5-19 19:39:27)
汗青发现大的花子,也许是因为饿的,人倒在地上,一声不吭。“你……你姐姐怎么昏倒了?快——!”汗青声音有点变调地对小的花子说,“她……她是不是以前也昏倒过?”汗青边说边迅速来到大的花子身边,见她刚才还好好的,转眼人就无声无息地倒在地上,真是令人难于置信。想不到妹妹花子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在喝茶吃茶点,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5-15 21:05:57)
王秀姑觉得奇怪,这荒郊野外怎么会有逃难的姐妹,就对侍卫说:“给她们两勺粥,打发走人!”汗青正想劝说几句,发现侍卫转身就出去了,让汗青半天说不出话来。王秀姑见汗青这种悲天悯人的样子就心烦,没好声没好气地说:“又于心不忍是吧?早点出发比什么都强,两个叫花子,闻到这里埋锅造饭,就跑来胡说什么要当女兵,可能吗?就是要饭而来,你说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