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告别耶鲁总是很难-耶鲁的校友子弟

(2019-06-02 14:07:02) 下一个

如果说Branford学院我是混进去的,那么Davenport学院我则是大摇大摆进去的。学院的门是大开的,似乎任何人都可以进,因为他们办完毕业典礼后正在准备耶鲁校友的团聚。平常进这些住宿学院几乎不可能,这次的机会真是太好了。

虽然在York街外面的墙壁仍然是标准的灰色哥特风格的石头建筑,但是进门后似乎一切都变了,成为红砖的Georgian Colonial(乔治和殖民)风格。跟我们的英氏古董房相似,而与对街的Branford和Saybrook的哥特式建筑很不同。这些住宿学院当年多出于James Gamble Rogers之手,风格自由变换,由此可见他的功力。

我早知道这学院是布什家族人读书的地方,为两位布什总统和小布什总统的大女儿芭芭拉的学院,我每次只能在York街上看那紧锁的大门。在美国政治谱系是家传的,但是布什家族的例外是小布什总统的女儿在Davenport变得越来越向自由派靠拢。Legacy校友子女拥有优先权选自己父母所在的学院,其他新生则是耶鲁分配的,这分配也不完全是随机的,因为耶鲁也讲究将不同兴趣的学生搭配在一起。导致里根入主白宫的美国保守运动推动者William Buckley也是Davenport的毕业生,那么他的著名作家的儿子也是这里的。如果是我,我会选个不同的住宿学院读读,走与父母不同的路,但是事实是绝大多数的耶鲁Legacy新生都是读父辈的学院,儿子来自多伦多的室友的老爸也是读的Branford学院。就怕出现我前同事儿子的情况,这学生的父母都是耶鲁本科毕业生,他是选了父亲还是母亲的住宿学院?或许父母本身就是同一学院,我以后见面问问。

我和这同事第一次见面时,在得知我儿子在耶鲁读书时,他从凳子上专门起来与我握手,郑重地对我加强语气说道:“那是整个世界最好的大学!“。然后他细数自己的兄弟、爸爸和祖父全是耶鲁人,吹牛说自己到华大读医学院后,要弟弟在耶鲁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我最近得知他家八代都是耶鲁人,这爱尔兰裔家庭读同一所学校烦不烦啊?他上次见面告诉我说他儿子想去Williams的,看来后来变挂了。到了耶鲁改变legacy政策的时候了,我这同事是位不成气候的耶鲁人,耶鲁本科,圣路易斯华大MD/PhD。他满心想做科学,PhD期间有Cell文章,但是他闲聊社会问题的时间比做实验的时间多,最后在老婆的警告下,只有彻底放弃科学而以儿科医生为职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