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人生的路为什么不能慢点走?

(2019-04-02 18:28:07) 下一个

耶鲁教授Joe Craft今天的报告,他曾经是Stanford Peng的博士导师,而后者担任过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我们科系的助理教授。网络中列出的Stanford Peng已经47岁了,“他也有老的时候”,这似乎是我对年轻而功成名就的人士的惯用语,这完全可以用在Stanford的身上。他在2002-2005在华大做助理教授,也就是说,在2001年他来我们这里找教授职位时只有29岁,神童般的年龄,他当时从哈佛来。他在哈佛只做了二年多的博士后,就成为一流医学院热抢的医生科学家,因为他在哈佛只用8个月就发表了Immunity的一作论文,他在耶鲁也有惊人的发表记录。

Stanford不是什么文科或社会科学的助理教授,他们不需要博后阶段也能胜任。他是训练时间超长的医学教授,需要住院医和专科训练。他29岁已经做了什么呢?斯坦福本科(BA音乐, BS生物), 耶鲁MD和PhD, U Penn住院医和哈佛Fellow, 这些他都做到了,他几乎把美国东西海岸的名牌都走了一遍,他最不喜欢宾大。他在华大做内科教授时,当然应该也是这里的主治医生,但是华大临床主任以他娃娃脸为由,希望他暂缓一年在临床上带受训的医生。他没有成为学术巨星,而是成了一位赚得不错的公司主管,以他的才华应该远不止如此。他在华大期间,每天工作12小时,工作量相当于一个教授,二个博后和一个技术员。因为他是什么事情都做的人,连老鼠取血或剪尾巴测基因型都亲自动手。他的动手和写作能力均属上乘,还精于计算机,他做图表之快和好,堪称一绝。在华大的三至四年里,他的实验室发表了包括Science, Immunity和JEM的几十篇文章;他同时在短期内拿到几个大的Grants,包括两个NIH RO1s, 他获得的资助额度曾经强过他的哈佛导师。

这些都是他辛苦努力得来的,但是他似乎一辈子在建桥,然后又开始炸桥。他在哈佛与白人技术员结婚,太太后来不工作,在圣路易斯生俩孩子,离开圣路易斯后又生了一个。他始终有赚钱的压力,他确实挣很多研究经费,也与他的MD助理教授的薪水不匹配,他是不能忍受相对贫穷的人。华大传统上晋升很慢,他不到四年就要求华大升他为副教授,被华大拖延。他则选择从华大辞职去了湾区的罗素公司,中间换过工作,虽然他现在也干得不错,网上公开的年薪五十多万,但是他确实过早地离开了科学前沿。

在Joe Craft的报告会后,我专门到前台与他聊,重点谈Stanford在他实验室的情况,Stanford在Joe的实验室呆了三年多,因为他在耶鲁只花了五年就MSTP毕业了。Joe说他与Stanford的关系很好,不久将会再聚会。他看我是有备而来,所有在评价自己的学生时非常小心,有时还需要把话收回再修改后重复一番。Joe说Stanford是位极具智力天份的人,这种人很难找,Stanford谈及科学时可以非常流????地侃侃而谈,但是他的性格里面有种害羞的成份。这种对陌生人似乎矛盾的说法,对我们这些熟悉他的人很容易理解,因为他专注学术后很乐意谈科学,但是他对人际关系或社会政治则没有太多的兴趣。另外一点,Joe强调Stanford做东西太快了,他似乎不睡觉,每天五点半就进实验室。在我这对科学史感兴趣的人看来,我们所做的90%的实验都谈不上什么,很多是为了糊口而已,我们为什么不能慢点走人生的职业路呢?Joe强调他的这些意见与Stanford的哈佛导师Laurie Glimcher是一致的,Laurie担任过康乃尔医学院院长并且为哈佛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的现任总裁。我们都高兴Stanford和太太现在是对幸福的三个孩子的父母, 老大都到了申请斯坦福大学的年龄。

我经常从Stanford Peng想到小中男,他们的特性使他们在美国充满挑战,他在华大像Dennis Loh那样,没什么朋友。大家当然欣赏他的聪明,但是他深交的朋友并不多,他常是单干,也相当清高。其实他父母已经在他身上种下了让他容易孤独的种子,我依然对他刚来时的那场报告会记忆犹新,阿肯森坐我旁边说:“我从没见过哪家父母以著名大学为孩子取名的”。他父母均为Stanford University校友,取这名就是希望儿子未来能读斯坦福大学,父母没有想过这会给孩子多大的压力?我还知道华人给自己孩子取名为Yale Fan, 今天又听在纽约住过的朋友称有人在中国姓氏前将儿子命名为Albert Einstein。Stanford随父母在West Virginia的Morgantown长大,他父亲在那里做院长。他还够聪明,从那么偏的地方真去了斯坦福大学。Stanford是位钢琴神童,今天Joe还强调了这点。他去斯坦福主修音乐,但是这个选择被父亲否决了。台湾来的父亲威胁他, 你如果不读工程,我就断了你的资助。他和父亲性格相似选择对着干,他坚决要走音乐之路,从此闹翻,在校期间三年不回家。

那个年代不知斯坦福大学的财政资助如何,他父母真断了他的财路,他曾对我说:“我当时真是难啊,白天上课,晚上靠教学生赚钱”。我问他什么时候决定学医的,他说看见自己不能成为一流音乐家时才决定转向。其实父母如果让他碰壁后回头会好很多,这是他的人生,他选择看什么风景是他的自由。而Stanford当时没有钱,为了节约,他决定三年从斯坦福大学毕业。也就是说入校二年多,他就开始申请医学院了,并且是申请竞争激烈但是免学费的MD/PhD计划。他本身16岁去读的大学,19岁从斯坦福毕业入耶鲁医学院后,好几年不能去纽黑文的酒吧。这样他很少社交,只有埋头实验室,在耶鲁几乎创纪录的五年拿医学和哲学的双博士。在Joe Craft实验室,Stanford发表了至少十七篇文章,其中十四篇为第一作者。他在斯坦福大学的三年不与父母来往,他却突然在斯坦福毕业典礼上看见了母亲,我因遥远的记忆不敢肯定他那倔强的父亲是否也出席了毕业典礼,他后来与父母和好。他的父母是怎么知道自己儿子毕业的消息呢?原来他们在斯坦福大学的校友通讯上,看见了儿子的名字在毕业班的名册中。What a story!

文章开始的照片:新闻报道Stanford Peng实验室在华大的研究成果。左手为两博士生,右手为华裔技术员,Stanford相当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Joe Craft的学术报告。



网上介绍的Stanford Peng的简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学霸加天才。我也觉得他放弃前沿科学的研究有点可惜。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Good to know that!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Dr. Wang 现在家庭生活幸福,妻贤子慧。他的英文自传很好。
todaytoday 回复 悄悄话 没啥好吹的,俺认识的华裔医生教授也不少,大家都是一份职业,挣钱养家,没有家养的养自己。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当然是他自己的选择。我知道一些王明旭(正确名?)的事情,恐怕还是单身。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雅美先生,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如日中天的FDA 局长 Scott Gottlieb 上周辞职,因为他需要回家照顾妻子和孩子们。Stanford Pengv在Roche 公司年薪50万,可以很好的养家,而且是在加州。

有一位极为才华卓绝的华裔科学家,大陆来美读书的 Dr Ming Wang, 他拥有哈佛的MD, MIT 的激光物理学PhD。超一流的激光眼睛近视手术医生。他很年轻时就离开Vanderbilt 大学的教授位置,自己成立眼科诊所,现在是Nashville 的Wang Vision Institute的创始人和掌门人。他很有名气,有他的英文传记介绍他的人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