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耶鲁招生丑闻里教练与校友的狗血剧

(2019-03-22 19:36:44) 下一个

最近耶鲁的声誉因为招生丑闻而严重受损,耶鲁校长Peter Salovey(索罗文)连续几次致信包括我们这些家长在内的全耶鲁社区。这个腐败丑闻在索罗文校长任内发生;在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三大名校中,耶鲁是唯一受累的学校,索罗文自然知道此犯罪事件的重大影响。

我在此事曝光的当天,在朋友圈这样留言:“只是冰山一角,美国大学申请的复杂程序,使拼爹妈的游戏众多。第一代移民如果沒有真功夫,耶鲁会很难,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名额是留给没有四大优惠的孩子们。这四大优惠是:平权;校友子弟;运动员;捐巨款,上千万对耶鲁来说”。话虽这么说,现在正处于名牌大学发榜的时候,优秀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看见那些远比自己差的学生从后门或侧门读耶鲁,心中没有愤怒将不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不仅仅是贿赂或受贿人应该坐牢,制定政策让这些事能够发生的哈佛或耶鲁校长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别相信耶鲁校长说的“公平、包容和诚实”,这些案子告诉我们,有些耶鲁人是反其道而行之的。

我不仅反对逆向歧视白人和亚裔的平权法案,我同样反对给校友优待的legacy录取政策。作为耶鲁校友的子女,你们本身就成长在书香门第的环境里,凭什么还比别人享受自动的血统般的优待?哈佛legacy录取率30%对普通录取率的5%,这太不公平了。虽然我反对平权十几年,我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支持自由派将废除校友优待作为筹码来终止平权法案。

耶鲁不给运动员奖学金,进去都按need based的财政资助。通过努力达到能够被recruited的水准(多数为division I) 后,耶鲁运动员只要达到学术指数(AI) 就可以了,然后是教练们的推荐(endorsement), 这AI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描述过。与其他耶鲁学生在学业等其他方面相比,录取时对耶鲁运动员的要求会低很多,这就是为什么学业欠佳的学生家长不惜违法和坐牢也要伪造运动员身份的原因。耶鲁不出球星的原因是常春藤协议禁止给运动员奖学金,这使藤校的运动水准远逊于州立大学、斯坦福或杜克。现在有种声音,包括哥大前教务长Jonathan Cole, 呼吁藤校向斯坦福的体系学习。如果放开,以哈佛和耶鲁之财力和名望,他们是完全可以与州立大学在球场上争高低的,别忘了美国橄榄球之父是耶鲁校友和前教练。

我在这里丝毫没有贬低运动在人生中的重大作用,我一直极力鼓励华裔男孩拥有一项运动爱好,我曾在题为《华裔申请美国名校面临的四座大山》的2016年的博文中这样说:“关于运动对培养学生的品格方面的作用,这在东西方存在着很大的理念上的差异。在竞争性的运动项目中,尤其是那些需要团队的比赛里,学生如何在激烈竞争的环境里去协作,牺牲自己成全团队,甚至怎样分享胜利与面对失败,这些品质的培养是很多其他活动无法替代的。我们看到美国高中即使是学术竞赛都仿效运动项目,像科学的奥林比亚竞赛或辩论等等,这样也使那些不善体育运动的书呆子学生得到了锻炼。”。所以不像反感平权和legacy录取,我对耶鲁积极招学生运动员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现在这系统涉及腐败操作,就太令人失望了。

耶鲁校长索罗文在回应这次丑闻时仍然强调运动对于教育的重要性,这些句子与我在三年前文章中的所述是不谋而合:“The athletics program, including the varsity teams, is also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Yale College educational experience; students better themselves by playing their sport. They learn self-discipline, how to work as part of a team, how to subordinate individual ambition to a group accomplishment, and how to be resilient in the face of failure. These skills are important in every area of life, including academics.” (大意:运动项目,包括大学代表队,也是耶鲁本科教育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学生通过参加运动来提高自己。他们学习自律、如何作为团队的一部分共同努力、如何将团队成就放在个人野心之上、以及如何从失败中爬起来。这些品质在人生的每个方面都很重要,包括学术领域)。

这次名牌大学招生丑闻已经有几十人被美国联邦政府起诉,包括培训商,大学教练,考试机构雇员和学生家长。主要涉嫌贿赂的犹太人William Singer经手的金额多达二千五百万美元。耶鲁校长宣布任何伪造申请表的学生,一旦被发现,耶鲁将收回对他们的录取决定。现在多是家长独立于孩子们在操作,如果耶鲁发现那位学生是靠走侧门入校的,但是她对整个过程不知情,贸然开除她也似乎不合情理。对于耶鲁来说,再招一二个班都与耶鲁现在的学生沒区别,所以推测她在耶鲁学习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露出水面的消息是FBI调查了两个涉事的耶鲁本科生录取,只有一位学生得逞而入读耶鲁。那位涉案的女子足球主教练名为Rudy Meredith,他已经在去年十一月离开了耶鲁。耶鲁已经雇了顾问来协助调查,FBI在去年调查时仅通知耶鲁该教练可能涉案,没有透露任何细节,耶鲁在他宣布辞职后才被FBI告之调查。耶鲁也是和我们大家一样,在案情爆发后才知情的。耶鲁整个运动队的总监是位韩裔Victoria Chun,她去年接任工作了24年的耶鲁前运动总监,她上任之初已经收紧了耶鲁学生运动员的推荐程序。她在任时间短,恐怕不会因此丢工作。

诱发这次美国高校招生丑闻的Rudy Meredith教练,现在50岁出头,他在马里兰长大。他在Montgomery学院因成绩差而几乎退学,转学到Southern Connecticut State毕业。但是他有足球方面的才华,曾经的NCAA冠军队成员,从1992年就在耶鲁当教练,1995年成为主教练。Meredith最辉煌的战绩是在2002-2005年, 当时在NCAA频繁进级,并且打败过杜克,近几年则对足球有些心不在焉。他的至少二婚的太太Eva Bergsten Meredith曾经是瑞典国家队队员,也是康州Hartford和Wesleyan的足球教练,这样与Rudy交往。人倒众人推,中美都一样,现在耶鲁每日新闻报道,Meredith为了在俄亥俄大学拿硕士,他要求耶鲁学生运动员为他写文章。

现知Meredith第一次与Singer合作的耶鲁学生运动员为一位南加州的亚裔女孩,他们伪造了足球运动员的级别,这学生是耶鲁在读的本科生,我通过资料推测这女生是二位涉案学生中,耶鲁官方唯一承认入读的。总交易价格是父亲支付了120万美元,Singer给教练40万,自己得80万。这就是所谓的侧门,比向耶鲁捐千万的公开的后门要便宜不少,川普女婿库什勒的爸爸为他买哈佛入读权的价码是250万,中国富翁的捐款数字远胜这些。

这笔交易FBI不知情,真正被FBI关注的是通过一位耶鲁家长和耶鲁校友。看见没有?耶鲁家长和校友双重身份,legacy优待已定,父亲还不知足,还要通过运动员侧门进去,甚至不惜犯罪。这位耶鲁人还是运动员,在金融机构工作。基于运动员喜欢冒险和面对挑战的特质,华尔街、美军以及企业与政府特别喜欢招耶鲁运动员,他们往往爬到顶层,想想曾为耶鲁棒球队长的老布什总统。回来谈这位耶鲁人,他在耶鲁是打冰球的,没有毕业就转学到University of Vermont了。

这事相当狗血,这位在洛杉矶的耶鲁校友Morrie Tobin掌控二家上市公司,他因为股票操作的违法行为被FBI盯上并且面临牢狱之灾。Tobin为了立功减罪主动要求与FBI合作,声称自己可以帮助FBI破获一起涉及大学录取贿赂的大案,他自己没有用过这类服务是不会这么清楚的。Tobin先给Meredith汇了2000美元,六天后又按后者提供的帐号汇了4000美元,这些都被FBI监控,当他们在2018年4月12日在波士顿旅馆商谈Meredith已经涨到45万美元的费用时,FBI也录音了。Tobin共有4个女儿,三个读耶鲁。大女儿已于2015年从耶鲁毕业,另外俩女儿分别是耶鲁2019和2020班的本科生,他显然是以那高中12年级的小女儿为借口做这笔交易的。不知道Tobin为其他三女儿读耶鲁是否进行过买卖,Meredith有时与Singer合作,有时自己收钱。随后Meredith和Tobin都与FBI配合,直捣Singer的系统,这样才揭发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录取腐败案,涉及好莱坞名星和奥巴马女儿的教练。

好莱坞编剧和导演们肯定在注意这个事件的发展,不仅仅他们的成员也涉及,更重要的是充满狗血剧情,让普通美国人知道富人们虚伪的一面。美国或许真的变了,当年Steven Spielberg被USC拒绝照样当著名导演,现在他们的后代挤破脑袋想进去。这个事件让我们对美国媒体和执法机构的专业精神,还是充满信心。

Rudy and Eva Meredith.

Morrie Tobin.

耶鲁这次麻烦大了,哈佛也干净不到那里去。据传Dave Fish从哈佛男网主教练的位置退休时,与UTR (Universal Tennis Rating) 总裁Mark Leschly有交易,以Fish去UTR任职交换Leschly的小儿子Bo入选哈佛男队,圈内人士知道Bo根本不够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pltc63 回复 悄悄话 学习剑桥和牛津的录取,校友子女不考虑,捐款多少不考虑,运动特长不考虑,唯一考虑的是学生的学业成绩!而且由学院的导师来面试,而不是美国的那些一点也不专业的当地的校友来面试。
露得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我也认为那些名校既是丑闻受害者,也是催生者。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美国大学录取过程的确复杂,但是又不能仅仅用SAT, ACT, AP作为唯一标准录取。也没有办法将9年级考的ACT 等与其他学生的拼命参加补习班,刷题的11和12年级的ACT and SAT 放在一个水平。

私立学校的发展又确是依赖捐款,学费不是主要大学经济来源。

除了公立高中,美国的那么多的私立高中,课程差别非常大。12年级9月开始,各大学招生办公室就先去许多私高座谈,将想要的学生先物色的差不多了。不同的顶级私高是直接加分的。各州的校友会也在留心,开始工作了。

私高就极大多在拼爹妈了,美国许多孩子从小就没进过公立学校。但是,毕竟到了哈佛等,那么多的艰难课程是读下来,考过的,尤其是数学、物理等硬课程。
zizifan 回复 悄悄话 既然藤校这么狗血, 国人为什么还削尖脑袋挤呢? 其实藤校毕业出来的庸人也不少。比如说, 毕业后五到十年, 仍然在做lab rats or coder等蓝领工作。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对西方所谓的廉洁体系极其失望,美国实际上是合法化了在中国都不合法的操作。中国大学录取有权势家庭子女时,还得偷偷摸摸,哈佛可以名正言顺地干。更可恶的是,干了婊子的事,还要立个牌坊呢,前几天哈佛校长在中国说哈佛录取时要考虑家庭受教育少的学生等等。
哈佛毕业生(男)有一半以上去了华尔街银行或咨询业,可没有这么多学生在申请时说理想是赚大钱吧?要么他们你哈佛招了最多的骗子,要么你哈佛把他们全培养成了自私的赚钱机器。
哈佛可是肩负培养社会精英之地,在我心中已坍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