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何以成为世界级别的医学院?

(2019-01-27 10:33:48) 下一个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为医学院院长David Perlmutter也弄了个讲座教授,他曾经在华大做了十几年教授后去匹茨堡大学当儿科主任,华大几年前招他回来做医学院院长,今天由他讲作为世界医学领袖的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左边Bauer夫妇是华大的大金主,他们捐款设立讲座教授和建造主校园的楼。美国大学潜意识青睐犹太人和白人,招太多华裔导致捐巨资的成功人士减少,钱没有了大学怎么维持?所以别说美国歧视你,先从自己找原因。既然Perlmutter谈世界医学的领袖,我使用他的幻灯片讲解怎样才能使医学院长期处于顶级位置,幻灯片的顺序有所调整。



华大校长Mark Wrighton为George and Carol Bauer夫妇和Perlmutter院长佩戴奖章。我的德国同班同学告诉我,这些都是典型的德国姓氏,我长期认为捐款夫妇为犹太人,在美国德裔犹太人是所有犹太人中最为富有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类。现在我对Bauer是否为犹太人有所保留,因为George在DeSoto, Missouri的小农镇长大,犹太人很少当农民的,而圣路易斯以南拥有大量的德裔移民,他们来得晚,又没有技能,只有种地的命。George从华大本科毕业后,入职IBM, 中途回华大得硕士学位,在IBM爬到领导职位后于1987年退休。然后创办自己的投资银行GPB集团,估计财富是在那里聚集的。他们长期定居在离华尔街较近的康州,妻子Carol曾经是公立学校的老师。他们对华大倍加珍爱,百万千万般馈赠母校,华大相对薄弱的工学院也能培养出杰出的银行家。



我在华大的这段时间经历了三位医学院院长:William Peck,Larry Shapiro和David Perlmutter,全是犹太裔医生科学家,均与华大相关,不是自己的学生就是前教授。这是Perlmutter引出的在他之前的医学院领导,以前只是院长,后来觉得医学院太重要了,医学院院长也会兼任华大的执行副校长。

Perlmutter从匹茨堡重返圣路易斯的特点是自己仍然经营实验室,他的前面两位都是关了实验室全职做院长的。他受训于补体学家Harvey Colten, Colten当过华大儿科主任和短暂西北大学医学院院长,后因癌症去世。”这个Perlmutter 院长和默沙东副总裁Roger Perlmutter有关系吗?两个Perlmutter都好牛啊!”, 有位朋友这样问我,我知道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俩人都与华大相关,Roger是圣路易斯华大的MD/PhD毕业生,David是这里的教授。Roger去工业界前曾经是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免疫系主任。



David Perlmutter的演讲以Flexner报告开头,这是对美国和加拿大医学教育与科研影响深远的策略性调查报告。上世纪初,在霍普金斯和哈佛受过教育的Abraham Flexner因为出版研究美国大学的书,被卡内矶基金会看中,遂邀请他综合评判当时美国和加拿大医学院的状况。1910年的Flexner报告对年轻的华大医学院的评价和建议是:1。华大医学科系在各方面都不能胜任医学教学;2。建议将那些科系解散或重组。没有想到吧,现在这规模的医学中心也有落魄的日子。这给华大敲响了警钟,得到圣市各方人士和财团的重视,他们研究改革措施并且到处招兵买马,几十年后就成为美国集研究、教学和临床于一体的著名医学院。正如院长所述,华大医学院有段时间是今年有位教授得诺贝尔奖,另外教授则是走在未来得诺贝尔奖的路上。

南方犹太人Abraham Flexner自己并不是医生,他的兄弟Simon倒是洛克菲勒大学的著名细菌学教授,但是学者们总结出的Flexner报告的七点建议,几乎奠基了美国医学教育现在的辉煌,也使医学变成令人尊敬的职业:1。减少低能医生的数量;2。大量降低医学院的数量,建议从155所降到31所,报告出笼时已经降到131所,直接导致大量水货医学院关门;3。增加对申请医学院的要求,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医预科和MCAT考试;4。确立行医的科学基础;5。医学院教授需要从事实验研究;6。医学院掌控医院的临床部门;7。加强州政府对行医执照的管理。



院长列举了14位优秀教授代表,MD和PhD各半,包括诺贝尔奖得主。这显然太少了,无法反映由众多天才组成的华大医学院。



华大医学院的现状,以数字说话:全美最大MD/PhD计划;全美第3的癌症中心;第4位NIH资助金额;19位诺贝尔奖得主;仅私人资助(850-550)都有3亿美元之多(8.5亿总资助,5.5亿总政府资助);26亿美元的年收入。



全美医学院NIH资金的排名。华大医学院列第四,Pittsburgh大学取得了神速的进步。这里需要对哈佛医学院在10名之外作点解释:原因是哈佛的相关医院, 如MGH或Brigham and Women’s 医院,独自为阵,他们与哈佛医学院分开算,而别的医学院都在一起。这样哈佛医学院就显单薄,如果加起来,哈佛肯定还是绝对的老大。以前MGH一家医院如果单独出来成立医学院,都是美国一流的医学院。现在时代变化很大,但是同济在MGH做教授的校友告诉我,MGH去年的NIH数字为465米,单列也是第三名,超过华大。以前Stanford完全不是华大的对手,华大微生物教授几十年前带着徒孙创办了斯坦福生化系。如今老派院校像华大和Hopkins都倍感来自西部的压力,UCSF列第一就是明证,以前旧金山连棒球队都没有(1958年才有Giants)。



鸟瞰圣路易斯华大医学院的校园,几十年的岁月在这里,没有感情是说不过去的。最令我欣赏的是,这里不断贡献给人类医学知识宝库的原创性研究,探索未知是最激动人心的事情。我自己没有比较,只有借助于朋友的经验。在密苏里大学毕业后来华大做博士后的朋友告诉我,你只要坐在两校的会议室里就知道他们层次的区别。作为周一免疫学的校内外教授邀请报告和周五学生的学术报告的常年参加者,我亲历了相当部分的免疫学革命性进展,一些内容就是未来Immunity或Nature Immunology上发表的突破性结果,从CD2AP到免疫突触,从Trem到老年痴呆,从T细胞分化到树突状细胞发育,要有尽有。

我们内科教授参加病理教授小会的次数不多,这种闭门的小型教授会议(Faculty Meeting)最为恐怖。我可以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内科教授去病理与免疫系的教授会议谈自己的NIH经费申请的可能内容,那帮家伙对这内科教授是群起而攻之,质疑得体无完肤。该教授是含着泪和愤怒回来的,他说道:“我希望有Ken Murphy的脑袋那么聪明,但是你知道他们怎么说的吗?他们说脑袋正常的人是不会产生这样的假说的”。残酷啊,几乎催毁你几十年积累起来的自信。

我时常劝说国内别把国际一流拿到嘴边说,立这样的宏伟志向而无法实现还要不要自己活啊?我在假期这样写道:“专科圣诞聚会,招待临床人员和Faculty。别小看这HHMI会议室,涉及CD46, CR1, Crry, Bax, BID, BAD, 人类首个T细胞受体的转基因鼠,淋巴细胞选择机理,TNF功能研究(没有这种细胞因子没有淋巴结), NK活化与抑制受体,累及小血管的新疾病的阐述和相关基因的发现,还有von Willebrand factor的功能研究以及水解酶ADAMTS13的最原始发现,都在这小会议最先报告。中美区别有多大?整个神州找不到一个这样的会议室,当整个天朝产生一半上述成就时,再吹厉害锅不迟”。记住这点,前面三十年,天朝整个医学与生物学对人类科学原创的贡献,赶不上这办公室周围实验室产生的一半。



华大医学院的最高决策机构为Executive Faculty, 它是由各系主任组成的,教授晋升需要过他们这关。关于这套Executive Faculty的运行机制,可从担任了近25年的华大医学院院长的俄克拉荷马人Kenton King的描述中看出:对于重大决定每位系主任需要投票,投票时医学院院长必须迴避,计票完成后,院长才被秘书请进来。也就是说,院长在重大决策上无法左右系主任们多数派的意见。以前这些系主任均为业界最受尊敬的科学家,一言九鼎,现在大部分也是;但也有一些并不是一流了,这些变化或许会影响决策,这是有些遗憾的事。



Perlmutter夫妇的一双儿女和他们的配偶,有点比较肯定的是媳妇为华裔,再次说明犹太与华裔容易联姻,不过院长夫人应该不是犹太人。院长的儿子毕业于哈佛法学院,看来在波士顿的知识分子圈比较容易找到华裔。



医学院院长David Perlmutter的人生轨迹:University of Rochester本科 (读不了藤校的犹太人或华裔去那里,包括朱棣文), Saint Louis University MD (当年与圣路易斯华大无缘), 费城儿童医院住院医(在那里遇见同为住院医的太太,纽约儿科医生夫妇的女儿)。哈佛专科训练加年轻教授,随Harvey Colten(图一)来华大,从华大医学院助理教授爬到讲座教授,去匹茨堡当儿科主任。

他也列举了自己的父母(图二)和岳父母(图三)。还讲了一个插曲:他们刚有儿子Andrew时,岳母来照顾,他仍然在实验室每天工作不可想像的18小时,没有周末。这次岳母发话了:“David, 你现在是一个有儿子的人了”。家里俩Golden retrievers, 据说是Clayton的老房子(图四)。



演讲当然会涉及David Perlmutter本人的科学研究,他虽来自补体学家Harvey Colten实验室,早期做过细胞因子和补体。但是他从在Colten实验室开始做的alpha1 antitrypsin缺陷(ATD)的课题独立,Colten本人则完全不涉及此课题,好导师的特征之一。很多蛋白从细胞内合成释放出来时是蛋白前体,需要”上帝”设计的蛋白酶把它们切割,有些蛋白完整时没有活性,被切成片段后才能行使它们的功能。Elastase为免疫细胞释放的一种蛋白酶,具有免疫攻击功能,而alpha1 antitrypsin则是抑制此蛋白酶的,机体都是一环扣一环的。alpha1 antitrypsin缺陷后该蛋白酶的活性增强,可以破坏肺表面导致肺气肿,而在肝内因为变异蛋白的折叠出现问题会导致肝衰竭甚至癌症。这蛋白折叠紊乱与autophage介导的机制相关,Perlmutter的组在2010年的Science文章发现了能够加强autophage功能的药物。Perlmutter能在做院长时维持实验室是因为他和儿科系主任和另一位PI共同经营一个联合实验室,反正他年轻时有每天工作18小时乘以7天的记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