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影室

集百家之长, 走自己的路。
个人资料
Alabama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风风雨雨人生路

(2019-05-16 06:58:11) 下一个

上一篇谈到在人生路上能够抓住一切机遇, 是人生的转折点, 是走向成功或平安的关键。 有人认为, 人生路上遇到的不都是机遇(百度:机遇被理解为有利的条件和环境),有“好运”, 有“厄运”或“霉运”。 如何对待“厄运”, 同样是走向成功或平安的关键。

其实, 我认为,人生面对的种种情况或机会,无所谓“好运”和“厄运”,你处理好了就是“好运”, 处理不好就是“厄运”。

下面我举几个例子,看我是如何处理人生中遇到的种种情况的。

我在大学期间非常活跃,是年级体育委员, 又是文娱积极分子, 学习成绩也不赖,所以一向被年级主任看重的学生。1966年毕业前夕,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来势凶猛,学院党委靠边,年级主任被打倒, 我的出生又是地主成分, 我感受到了政治风向,敏感的嗅觉使我一改往日的高调, 对任何政治动向我都沉默寡言, 大字报上的签名我总是最后一个, 到教授家中抄家我总借故逃避。 尤其, 在武斗期间,我和“梅”出去旅游逍遥;到武斗后期有一段长时间的逍遥期, 我又去附院学习针灸,美其名曰:“救死扶伤实行革命人道主义!”有些像我一样出生不好的同学,在文革中显得十分高调,和造反派一起批斗党委成员,炒教授的家,还参与武斗, 最后以阶级报复为由而被批斗;另一位因参与武斗,打死了人,坐牢6年。 我, 幸运地逃过一劫, 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我这个黑五类的子弟竟然安然无恙!

在“我和她的故事”中也曾经提到,出国前考“托福”,我笔试通过了听力没有过。当时, 我考虑到自己年龄已大(那时43岁),就是努力提高听力, 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当机立断放弃考“托福”,我一口气写了18封信, 寄往美国和我研究方向一致的教授,很快得到两封回函,邀请我去他们实验室做Research Fellow,  就这样来到了美国。 比考“托福”还容易, 出国的问题就这样迎刃而解了。这显然不是我走“运”, 而是我找到了合适的途径达到原有的目的。

在美国工作期间,有一位国内同胞也是我的朋友,除了在美国大学有一份工作外,还开了两家小型餐馆, 赚了些钱。 钱多了, 手就痒痒了。 大多数人一旦有钱,就像有了权力一样, 私欲就会膨胀。 有了10万, 就想百万;有了百万, 就想千万,永无休止,永不满足。当时,他想冲刺百万, 最最简捷的办法就是赌博。 开始,他老赢,一个晚上就能赢$800,他非常兴奋,邀我一起去,同时告诉我,他要加大赌注, 希望每晚能赢$1600。 我没有兴趣,劝告他当心赔本!

事实上赌博是个“坑”, 赢了只要收手, 就能绕过那个“坑”。  但是, 一旦上手就财迷心窍,直往“坑”里跳。 结果输惨了, 看过我文章的人知道, 最终,他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住房, 失去了餐馆, 失去了太太;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无法賞还,逃避隐居他乡,忧郁生病而亡(才50出头)。

当时,他邀我和他一起去赌, 我没有去。 并非不想赚钱,一夜$800, 还是蛮诱人的。  那时我已有一个技术员帮我做实验, 但我自己也必须参加到实验工作中去。 我不想因为开车去赌钱而影响第二天的工作(隔州有个赌场, 开车去赌场约一个多小时)。 毕竟,我对于实验的兴趣超过了对赌博的兴趣, 这就避免了我往那个“坑”里跳。 后来,我这位同事因为赌博出事, 从此我对赌博深恶痛绝。一次和我太太到赌城(Las Vegas)摄影, “梅”鼓励我去试试手气, 我绝对不去沾手。

大约在90年代初期,有一阵伯市又刮起一股传销风,这股风是从亚城(Atalanta) 刮来的。 首先, 组织我们去听传销的讲座。 由亚城一位理工科付教授讲解什么叫传销, 什么是传销组织,传销是怎么运行的, 传销上下线的关系,如何发展下线,从中如何赚钱。 这个公司转做高档奢侈品的, 如首饰,服装,皮包,镜框等等, 每人先付2700刀, 然后发展下线,发展下线越多, 得到的报酬越高。 在塔城一位传销成员拿出一叠支票的复印件, 每周得到报酬1500-2000刀不等。 他告诉我们, 他已辞去了工作, 专做传销, 现在每年大约进款10万, 比工作轻松, 比工作赚钱多, 又不用寄于老板篱下, 好自在!

去听讲座的人都慷慨解囊, 开出2700刀的支票,唯恐迟了赚不到钱。 我, 也和大家一样开出一张2700刀的支票。从亚城来的数位传销人员中, 有一位南医毕业生, 是位女士, 我们是先后同学啊。我就和她攀谈起来, 并相互留了电话号码, 以便于交流。 他们停留一天之后就回亚城去了,我就和这位女同胞通话交流。 她以上线身份教我怎么去做传销,她教我如何做宣传才能引人入胜, 如何让下线能够乖乖地上钩。 越听越不对劲,我毕竟是做科研的, 对于不诚实的手段,不愿意去做,第二天我坚决要求退出。 他们给我做了好多工作, 希望我留在传销组内, 我很断然地说“不!”,最后, 终于让我退出, 退还给我投进去的钱。 但要求我必须保密,不许我告诉任何人, 怕我影响其他人的情绪。我同意遵守了他们对我提出的要求。

我们进入传销的首批人群, 大约十多个中国人, 2年过后只有一人持平, 一人小赚。几年之后,这个传销组织由于内部分崩离析,最后倒闭终结,大部分投资人血本无归。我很幸运地又绕过了那个“坑”。

除此之外, 我还考虑过开餐馆。 在学院(UAB)附近有一家中餐馆, 店主是一位香港人, 他想要回香港去, 想把店贱卖了。一个不大的餐馆,其中有十来张桌子。 出售价45,000刀,不包括房租, 但包括所有的一切,厨房用具,餐桌和餐具, 还有一个可以收钱的停车场。 老板告诉我, 这里离UAB很近, 中午吃饭人不少, 每年轻轻松松包赚10万。 开价也很便宜的, 我心动了,自己做老板省得寄人篱下。 我和餐馆老板详细谈过一次, 双方都很满意, 他还特意给我介绍了一位厨师, 会做港菜。但是45,000刀要一次付清, 因为他要回香港, 以后也不再来美国了。

我回去和太太一商量, “梅”坚决的反对。 她对我说:“我们不是做生意的人, 你没有淌过这趟水,不知深浅。 另外, 如果有人抢钱怎么办?不要说有生命危险, 吓都吓死你!”太太的话我还是认真听取的, 她说得很有道理, 我放弃原来的想法, 还是安心做科研吧。 这家店后来卖给了另个店主, 不出“梅”所料,果然,半年后, 抢劫过一次, 两年后又抢过一次,虽然没有伤及人命,给店主心理上带来极大的恐惧。 原来,香港老板就是因为怕抢劫才把店卖了。 太太真有先见之明啊!平安是福! 太太的忠告让我又一次绕过了一个“坑”, 不然, 弄得不好人财两空!

91年后, 我们已经买了房, 生活比较安定,每月手头还有多余的钱,做股票! 只有做股票不会牵扯到任何人。 要启动做股票,我没有经验, 没有这方面知识, 而且风险太高, 我是否能够忍受得了。 决定先读书, 我到书店买了几本有关做股票的书,如“How to make money in stocks”by William J. O’Neil, “Wall street money machine”by Wade B. Cook 还有“How I made $2,000,000 in the stock market”by Nicolas Darvas等等。读过几本书之后自己以为心中有数, 准备开始做股票了。 “梅”对我做股票是支持的, 不过她提醒我:“开始做小量, 即使赚了, 也不要做大。”在关键时刻, 她总会给我一点提示。

做股票的原则谁都知道,低处买进, 高处抛售! 然而, 做起来却反其道而行之,高买低抛!一只股票, 观察了好久, 见它一路上涨,红旗飘飘,我心头痒了,再不买恐怕就要丧失机会了。 买吧! 好, 我就买它100股。刚买完,行情一路看涨,心头好高兴,不久股票掉头下滑。 我心想, 股票总是上上下下的, 别怕, 耐住。不了, 从高处下跌30%, 我投入的钱已损失了10%, 再掉下去不得了。 吃点亏,交学费, 一咬牙, 卖了,损失15%!

几次做下来, 次次吃亏。 有一只股票买到手之后, 有朋友劝我, 你不要急着抛掉, 耐着性子等一等。我一等等了一年, 结果这只股票归零, 我损失100%。 还好我听从太太的意见, 不要做大,一年下来, 总共损失5千。“梅”还是通情达理的, 看着我忙忙碌碌,紧紧张张, 她什么都没有说, 更没有埋怨我。 有一天她说话了:“不用急, 我相信你慢慢地会做好的。” 她在鼓励我啊! 我满心激动。

半年后, 有朋友鼓动我:“要赚钱,做Option!”这是个新领域啊! 看书! 这回没有买书, 到图书馆借了几本有关做Option的书籍。 一开始,我用2000刀买了一只股权, 仅仅三天, 赚到8千。啊! 真赚了!期权太好做了。 马上投第二只, 输! 第三只, 输! , 第四只, 再输!把赚到的8千全部吐出。 我立马收手。

啊!我不是做股票的料!郁闷啊!期间, 我又看到一本介绍巴菲特成功的书籍,当然书中内容很多, 重要的中心是“长期!价值投资!”, 此外, 我注意到基金, 基金比较稳定, 比投股票风险要小。 我开始做基金的长期投资, 从92年开始, 一直到99年, 基金一路上扬。 我心里好高兴。 到99年网络股票上市, 我买进网络基金, 当年上涨88%。 我乐疯了, 将近上涨一倍!

谁知接下来2000年,股市崩盘,我的投资基金总值跌掉55%, 基本上把我从92年到99年间赚到的钱全部吐出, 加上2001年的911事件, 股市一片萧条, 真是满目苍夷!不过那时我一读了很多有关投资的书籍,没有恐慌, 相信股市大掉之后必有大涨。 我不仅仅没有清仓, 反其道而行之,建仓! 终于在三年后我的资金全部回来。

从此以后, 我取得教训不能单单考虑高得益的基金, 得益高, 风险也高。 我调整了我的组合, 买进了不少债券基金加以平衡, 缓冲。 到2008年金融危机时, S & P 指数跌50%, 我的基金组合只跌了21%, 比2000年好多了, 而且, 到2009年,我的组合回报率高达39%。不仅损失的钱全部回来, 还涨了一些。

从此之后, 我稳稳当当地做基金。 不求一夜暴富, 只求缓缓赚钱。 从2000年以后, 每年年底我都做回报总结。从2001年开始到2017年的17年间, 我的平均回报率为8.8%, 如果从金融风暴之后的2009年算起, 到2017年的平均回报率为10.2%。

我自认不是做股票的料,在最关键的时刻退出股票市场, 这是我明智之举。 过于自信的人常常容易跌倒, 或往“坑”里跳。我经常警觉自己,认为自己不够聪明,做不好的事情不要坚持做下去,“退一步, 海阔天空!”, 我常常这样告诫自己。

从2017年之后, 我再也不去管股市的回报率了,因为我年事已高,不愿受到股市的飙高走低而使自己的情绪随之波动。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 一生伴随着风风雨雨,欣喜的是没有犯下较大的错误, 更没有往那些“坑”里跳, 平稳地走到晚年。 退休之后,不再遇到什么机遇或风险,我除了锻炼身体之外,读书写字,修身养性,保持自身心平气和,平安是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