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影室

集百家之长, 走自己的路。
个人资料
Alabama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故事—20. 落户清镇

(2018-06-11 05:40:34) 下一个

我们顺利地住进了贵州省招待所, 等待分配。

全国分配来贵州的有几十个毕业生, 包括不同专业, 住进两间大房, 一间住女生, 一间住男生。 每间房间有上下铺,可住二十来人。 贵州省委还发给我们津贴, 可以维持基本生活。 那时, 贵阳东西十分便宜, 没有感到手头拮据。 这一等就是两月, 要等省委作出具体的分配方案。

在这个期间, 来自各地的毕业生, 操着不同的口音, 在交流, 在讨论, 在探索, 在抱怨, 在争论, 在谩骂。 住在这个招待所里毕业生,没有组织, 没有领导, 没有造反派的趾高气扬, 这里是个自由世界, 各人可以发表个人的意见, 观点,以至牢骚, 毫无顾忌!

在等待分配的日子里,我和“梅”无所事事,除了必须的政治学习外,每天可以逛大街, 但不能离开贵阳。

尽管有此规定,我们俩还是偷偷去观赏了黄果树瀑布, 这个号称世界第三大瀑布。现今的黄果树,已经成为旅游的热点。 贵州的气候虽然比不上昆明的四季如春,但冬季也不算太冷。黄果树四季都有游人, 每到旺季, 游人如织。

当时, 我们打听了黄果树瀑布的地理位置,买好车票。 到黄果树下车, 黄果树站下车的就我们两个。 我记得, 那天是个阴天。 一下车只听到轰, 轰的响声, 然后就看到的是雾蒙蒙的一片。 路的对面就是山峰,并不高峻,但云雾缭绕,山上树木郁郁葱葱,但在云雾中变成暗绿色。 山峰的中间,一条河流奔腾而下,犹如一幅水帘, 大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 50多年前的黄果树,异常荒凉,在硕大的瀑布前面只有两个游客, “梅”和我。 大路的傍边有一条小道, 拾级而下, 可以到达瀑布的底部, 下面又是一条河,我们到达的底层, 雾气, 水珠,轰鸣的响声, 前面什么也看不见。 根据当时的水量,我估计的瀑布有40米宽, 80米高。据说, 当春季水量充足时, 宽度还会增大。 当然,后来看到横跨美国,加拿大的尼亚加拉大瀑布(Nigra Fall), 黄果树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们恋爱时, 老丈人知道我喜欢拍照, 把他从美国带回来的Kodak相机给了我。 由此, 我们在黄果树留下了相片作为纪念。 “梅”还经常翻看几十年前的老照片, 常说:“这是美好的回忆!”

当天就可以回贵阳。这两个月的等待, 心中忐忑不安,不知会把我们分配到什么地方去。谁也帮不了忙, 只有耐心等待。 除了必须的政治学习外, 我们两上街“压马路”。 我们就这样走过大街, 穿过小巷,浸沉在两人世界里,没有谁来干涉我们。 她勾着我的臂膀, 我搂着她的腰, 一对情人漫步在贵阳的街道上,尽情去享受人生初恋的滋味。

贵州的饮食,和上海南京的饮食比较起来,简单,粗糙,但是又一种特殊的风味。 我们品赏了这里的颇有名气的“豆花饭”,一大碗米饭, 一大碗嫩豆腐, 一碟辣酱, 一毛五分钱, 味道极佳, 真是价廉物美。 贵州的辣酱名副其实, 鲜红,又香又辣又鲜。 一旦你尝到贵州辣酱,就像吸上鸦片一样, 要上瘾。 在美国买到的“老干妈”就是一种贵州辣酱, 现在已风行世界了。 还有我喜欢的红油臊子面, 虽然贵州面条的质量不如上海面条,但上桌时那碗面条的色彩要赞一声“好”,面上漂着一层红色的辣油, 外加十来颗臊子, 即油中炸干了的肉丁,点缀着鲜绿的葱花,还没有上口, 看着这色彩就会流口水的。上口之后,辣得你稀里哗啦,鼻涕眼泪齐下。除了这两样, 以后的文章中还要提到贵州的腊肉, 也是贵州一绝!

等到熟悉了贵阳的城市街道之后, “梅“一定要我陪她去看一看他爸爸妈妈工作过的地方, 也是她出生的地方。 当然, 我义不容辞陪她前往。 地点街道我已经忘却, 但知道就在当时邮电大楼的附近。 医院还在,规模不大, 清一色的平房, 但打扫的十分干净。 那天, 好像是周末, 医院病区没有见到多少医生 护士。 我们也没有进入病房。

一群刚刚从 大学毕业出来的年轻人,在贵州省招待所闲得无聊,建议招待所组织我们出去玩玩。 招待所真组织了一次秋游,租了一辆公共汽车,把我们所有的等待毕业生拉到贵阳花溪公园。贵阳花溪公园位于贵阳市南郊。它融真山真水、田园景色、民族风情为一体,被誉为“高原明珠”。花溪乃取其繁花似锦、溪水长流之意。花溪河畔有小山数座参差其间,或突兀孤立,或蜿蜒绵亘。这里山环水绕,水清山绿,堰塘层迭,形成方圆十多公里的名胜风景区域。它包括“十里河滩”、“天河潭”、“高坡民族风情和自然风光”、“青岩古镇”、“黔陶幽境”等8个景区。这里风景优美,溪水碧绿四季花木争奇斗媚;园内的平桥、坝上桥、放鸽桥、芙蓉洲、松柏园各逞风姿,麒山、凤山、龟山、蛇山景色别致。实在是一个优美的去处,虽比不上西湖风光,却有江南水乡之秀。一群年轻人沉醉在自然景色之中。

终于有一天, 省分配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通知我们,到清镇县报到。 我一打听,清镇县是离贵阳最近的一个县城。 那个年代, 医科毕业生要面向农村, 为贫下中农服务, 想留在贵阳市, 没门! 那么, 清镇应该是首选之地。 好多等候分配的毕业生向我们祝贺, 好像我们在寺庙中求得上上签一样, 不用去遥远的贵州边区了。 第二天,我们坐上了公共汽车, 只一个小时的路程, 就到了清镇县。

清镇县, 一个不算大的县城。 整个县城没有高楼,没有柏油马路,房屋破旧,街道肮脏不堪。 那天,正好夜间下了场雨, 道路上到处污泥积水, 脚都踩不下去。我们先去看了县医院, 一个小小的门诊,后面有一栋两层楼的住院部。 看着走来走去的医护人员, 穿着脏兮兮好久没有清洗的白大衣,和我们在南京医学院附院看到的情景完全两个样。

两个年轻人的心中有点心灰意乱, 大学毕业后就在这种条件下工作?

从公共汽车站下来, 到县委办公楼也就是十来分钟的路程。 我们到县委卫生局报到,卫生局局长不在, 有一个办事人员接待我们,他告诉我们, 中央有令,医科毕业生要一竿子到底, 分配到基层, 直接为贫下中农服务, 不能留在县医院。 所谓基层, 是指县下面的区卫生所。 他们给我们介绍, 清镇县一共有六个区, 其中二区最需要医务人员,你们可以考虑去二区。我们对这里的行情无从知晓,卫生局要求我们到二区, 有什么选择呢? 我们也就同意,就去二区吧。

呵呵! 我们不太看得起的县医院,对我们来说门槛还太高了点,进不去!

长话短说,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二区, 又叫五里桥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就是你说的那个顺序, 我们先分配到省,直接到县, 再下放到区。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abama' 的评论 : 先分到省,省给分到市,市又给分到县,县分到县属的中学,而县城里只有一两个中学,其余的县属中学都分布在公社所在地。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 其实我的记忆并不好, 只是亲身经历, 难以忘却。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我有一位女同学, 分到陕西农村, 两个月后回苏州, 再也没有回去, 结果开除了工作籍。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anjing2' 的评论 : 是的! 我们算是国家干部, 吃皇粮的。 每月30% 大米, 70%玉米粉。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有苦有甜的回忆,好在你和梅都分在一起,记得以前许多人分居两地,那就更不容易了。
记忆力真好,当年的许多细节都记得呢。
问好:))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abama' 的评论 : 不知为啥,分来了,一看这条件,哭了三天,死活不呆,只上了几个月的课,不久就回北京探亲就再没回来。好像是1970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nanjing2 回复 悄悄话 佩服您的经历和精神。 那时有个啥66指示, 在城里医院的医生也要下农村。 你们还算是国家干部, 吃皇粮(有粮票)的吧?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网友鼓励!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北外一般进外交部的, 怎么会到公社中学。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ustinw' 的评论 : 文革中比我们惨的很多, 我们还算幸运的。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跟读!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ve962397' 的评论 : 一点也不错, 在我后面的文章中也提到这点。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谢谢亮亮妈妈的回复, 一路走来, 确实是美好又苦涩!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那些吃的和那些初恋。。。:)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公社中学的外语老师也有北外毕业分配来的。跟读。
austinw 回复 悄悄话 那年月跟我们一起到青海山区的学医的都分到公社医院,医科大两口所去的医院只有院长和他老婆。北医,上海医学院的,上海二医的,北医的,北京中医学院的,一群年轻人啊,比理工科的还要惨。后来都考研或出国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跟读!
love962397 回复 悄悄话 年轻时候吃过的苦,老了以后回头看也是美好的。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赞美好又带着苦涩的回忆。原生态的黄果树瀑布见证了你们的爱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