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影室

集百家之长, 走自己的路。
个人资料
Alabama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故事—11. 少年艳遇

(2018-04-27 06:16:50) 下一个

前面讲到苏州凤凰街几十间房前清老屋, 解放前只住了三家人。靠近凤凰街那头的一进房屋早已出租。 解放之后,后院那栋西式的平房租给了原东吴大学的一位化学系主任,张教授。 有一进住房租给了东吴大学院院长中文秘书金先生。到53年住房全部归公, 住进了无数住家。 就我们原来住的一进住房, 楼上住进三家, 楼下再住进一家, 侧面竹园中原来有三件破房作为柴房之用,后来被房产所修整一下居然住进两家人。所以, 原来住我们一家人的住房现在住进了七家人。

我们楼上一家住着一位婆婆和一个年轻媳妇。 婆婆的儿子在福建部队一位年轻军官, 从不回家, 一般是由媳妇去福建探亲。这位年轻媳妇这里就叫她为“箐”,25岁, 颇有几分姿色。她笑颜如花, 透着浪漫。 她在苏州一个专门为高干服务的托儿所工作, 这个托儿所条件十分优越, 在托儿所工作的人员全部通过严格的政治审查。 中央首长来苏州视察,苏州市政府必定举办舞会招待, 这个托儿所里的年轻的保育员也就必定陪中央首长跳舞。 所以“箐”常常骄傲的炫耀自己和周总理跳过舞。

楼上中间有两间房, 住进一家三口人。 先生姓苏,在一所中学教数学,30多岁, 人挺老实, 性格内向, 不多言语。 他的太太, 瘦高瘦高的,身体看来十分单薄,为人非常热情,和邻居相处极为融洽。 夫妻两人有一个小闺女,5-6岁,胖胖的,聪明,伶俐,活泼,讨人喜欢。 苏太太在凤凰街一个供销社上班,一家三口生活和谐而幸福。只是苏太太患有肺结核, 常常病倒, 咯血。 不到四年功夫一命呜呼! 苏先生一人带着女儿过日子, 默默无闻。

其他几家和这个故事无关, 我就不多赘述了。

那年,62年的暑假, 我从南京返回苏州。 刚刚结束第一个学年,我带回许多书籍, 准备在假期好好复习, 尤其该死的解剖学, 血管神经走向, 记不住啊。 那年,我舅妈在上海突然去世, 妈妈去上海奔丧, 所以只有我一人在家。 妈妈是放心的, 因为我早早跟妈妈学会了烧菜煮饭,独立生活没有问题。

一天夜间,天气闷热,我的窗门全都打开,点着蚊香,在书桌前复习解剖学。 这位“箐”从楼上下来和我打招呼:“你回来啦?” “是啊! 我回来了。”我回答。 “我能进来坐坐吗?”她问。 “请进!”我礼貌地回答。“喝茶吗?” “不了, 不了! 我有事很快就走。”我就没有再和他客气。

她进来后我拉了把椅子请她坐下, 一边翻看我的那本解剖学,一边问我大学念书的情况。 聊了没有多久她便说今天有事, 明天有空, 来陪陪你。 说完她就走了。 我也没有放在心上,邻居之间的交往也常有的事。 以往, 我到克家先生的房内坐上很久, 是经常的事。

第二天, 天气依旧闷热。 我只穿了一件汗背心, 坐在窗前复习功课。 晚上8点左右,这位“箐”真又下来了。 她穿了一件很薄的短袖衫,下面一条短裙, 脚上一双凉鞋。 短袖衫虽然并不透明, 可她那丰满的胸部高高耸起, 用现代语言而言“十分性感”。 进来后她和我谈了许多有关她去福建探望她爱人的情况, 谈到他先生的军营,士兵的操练,和她先生的军容, 高大,魁梧, 英俊。

然后问起我们在大学里学习的情况, 问我们男女同学之间有没有谈恋爱的。 我一一做了回答, 告诉她大学期间学校是不准谈恋爱的。 然后,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她的一位同事, 当然也是位女保育员, 居然和她的邻居搞上了, 也是一位大学生。我有点懵然, 为何她要和我讲这些事情? 我开始有点奇怪,保持一点戒备心理。

讲着讲着, 说想看看我的解剖学图谱。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左手翻看我的书本, 右手顺便搭在我的右肩, 她的身体随之靠了上来,硕大胸部压在我的左肩上。 我那时一阵恐慌, 不知如何应对着突如其来的举动。 19岁的我, 第一次触碰到女性的身体, 毫无思想准备。 我十分慌张,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她很快地放下手臂,对我笑笑说:“别害怕,我明天再来。” 走了,走前,还用手摸了我一把脸。

我一个晚上没有睡好觉, 是兴奋, 是害怕, 是担忧, 说不清。由于我刚刚考上大学, 功课负担比较重,我对于女性的遐想还没有生成。 19岁的我,血气方刚,带着雄性激素的血液在我身体中流窜着。这次毫无准备的碰触到女性的胸部, 激起了我对女性的好奇和冲动。 我呆呆的想着明天她还要再来, 叫我不用害怕, 明天我将如何应付? 有一点是清楚的, 她是一个结过婚的有夫之妇, 不能去招惹她, 我做出了决定。 第二天, 吃过晚饭, 我把门窗关好,早早出外看电影去了, 省得她再来招惹是非。几天之后, 妈妈从上海回来了, 她没有再来找过我。

事情没有完, 楼上那位苏先生,自丧偶之后担负起家庭重任, 白天上班晚上常常在走廊上洗衣服, 就是我提起过把院子分成左右两半的那条走廊,那里还有口水井。 走廊里没有电灯,只有周围几个房间里射出来的光, 昏暗, 昏暗的。 那位“箐”转移目标,一边陪着苏先生洗衣服, 一边和苏先生闲聊。我也没有多加注意,过一阵就开学了, 我就回南京去了。

半年后,寒假回家。 妈妈告诉我, 楼上出事了。 苏先生不久前才丧妻,“箐”和丈夫长期分居,双方都是干柴烈火。 “箐”和那位苏先生搞上了, 致使“箐”怀孕, 2个月身孕的她通过一位熟人,给她私自堕胎,手术后给她婆婆发现。 婆婆写信给儿子, “箐”的丈夫回来,告到苏先生所在的学校, 没有上法庭, 学校一听“破坏军婚”, 这还了得, 决定开除苏先生。 苏先生苦苦哀求,学校校长看在苏先生原来是优秀教师,近来丧妻, 还要负担一个幼女,最后把苏先生连降两级, 保留工作籍。工资从60多元降到40多元。可怜的苏先生从此再也抬不起头来。

这位年轻的军官回来之后,“箐”哭着承认错误, 承认是她主动的, 以后保证不再发生, 请求他丈夫带她到福建, 愿意永远跟随丈夫, 不再犯错误。 并且请求丈夫不要告到法院, 到法院一定要公布公布事实真相,弄得满城风雨,对谁也没有好处。 这位军官还是很理智,没有告上法庭, 放过了苏先生一马。 后来, 他到托儿所为她妻子请辞了工作, 把妻子带回福建。

人的一辈子走错一步会带来多大的灾难啊!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 苏先生在她的诱惑下,贪图一时的快活,带来的是终生的遗憾, 不仅仅经济上的损失,他还遭遇到同事的冷眼。

我呢?还算理智, 逃过一劫。 如果我也像苏先生那样“一失足”, 学校一定把我开除, 黑五类还搞腐化, 这还了得, 给全校蒙羞。以后,我将会怎样在世上生存下去?  想想不由恐慌起来,人的一辈子只要走错一步, 可能就影响一生。从这件事上给我警觉,加上以后的文化大革命中对于黑五类的冲击,使我原来毫无顾忌的性格变得谨慎起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9)
评论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ader' 的评论 : 还好我胆小, 胆大必定出事!
reader 回复 悄悄话 Mark Twain:
There are several good protections against temptations, but the surest is cowardice.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声音网友继续跟读!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是啊! 如果那时我真的“一失足”,我的整个人生将会重写。 我的一个远房侄儿, 但年龄比我大, 在上海中学时代跳“黑灯舞”, 结果被抓劳改终生, 死于劳改农场。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赞同小溪姐姐的留言:))
的确,如梅子姐所说,那时候破坏军婚是很严重的问题,搞不好就毁了一辈子!
这个系列写的好,继续跟读。
问好并祝周末快乐!:))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六十年代这类事情很是严重的,况且对方是军婚,搞不好是要蹲局子的,哎,这类女性,实不该嫁给军官,苦熬两地生活,还算她有良知,不属恶女人那一类,承认主动是她。
先生很有定力,并能抵御住诱惑,否则祸端真会找到你头上的。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网友的留言! 回顾自己这一辈子,的确没有做过什么错事。 我常常对我太太说:“我们很幸运, 来到美国, 避开了易犯错误的那个染缸。”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我只是平铺直叙的叙述我的故事啊!谢谢你的鼓励!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是啊! 人的一辈又几个关键时刻,抓住了就能成功!搞砸了就一败涂地。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人生中诱惑,陷阱比比皆是,像您那时这么年轻,就树立了自己的道德观和做人标准,也是归功于您母亲的教育,兄姐的榜样和自身的努力和修养吧。您这辈子做人光明磊落,有情有义,令人尊敬。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问好A兄!A兄文笔了得!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关键的时刻就那么几步!走错了,可能满盘皆输!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anjing2' 的评论 : 谢谢南京mm! 恐怕你还不清楚, 朱老夫子做学问是高手, 生活上也挺花的啊!所以, 对他的评价, 有褒有贬。
nanjing2 回复 悄悄话 那个压抑的时代!好险呐。您真有大智慧,朱老夫子在保佑您!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to66' 的评论 : 是啊! 回过头来想想, 真有点害怕。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网友鼓励!
moto66 回复 悄悄话 A老有定力,躲过了一劫。确实,有的时候人走错一步,满盘皆输。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这些事过去就有,现在还是有。你年龄不大,却很有智慧,否则一生都受影响。
期待续!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