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山陇西郡

宁静纯我心 感得事物人 写朴实清新. 闲书闲话养闲心,闲笔闲写记闲人;人生无虞懂珍惜,以沫相濡字字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open studio - love to create

(2017-05-23 11:22:59) 下一个
I wanted to keep this reminding me how to cope with child art school - copy/paste if any objection I can take it down.  没有老师和画画班的约束,女儿经常漫无目标地画些东西,有时是她喜欢的歌星的头像;有时是家里一个角落的素描;有时是给朋友画礼物。动物、人物、静物、铅笔画、水彩画、速写、素描······,随心所欲,五花八门,虽然技巧不够好,但她还是很享受其过程和成果的。

~~

家有小女初成长——之学画的波折

一块孺子和牛共同耕耘的处女地
打印 (被阅读 1889次)

    上面这幅画是女儿刚刚完成的一幅画——雨后的外滩建筑。去年,女儿回国,在上海逗留几天。她非常喜欢外滩,回加拿大之后就开始画这幅画,因为一直很忙,最近刚刚完成。

            女儿从小喜欢涂鸦,她小时候学画画,我是“推”过的。然而,女儿能把这个业余爱好延续到现在,并对绘画的热情至今未减,其中却是有波折的,有我“推”的功劳,也有我“不推”的功劳,所以今天我就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女儿学画画的经历。

     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蛮佩服自己的:在女儿小的时候,我曾经定期开车往返两百多公里,带女儿学画画。

           女儿来加拿大时六岁,那时,我经常带她到图书馆借那种带图画的故事书。在家里,她自己画一些儿童画,有时也学那些书自己编故事,画小人书。故事的内容我记不太清了,但好像结尾的一句话差不多总是They live together happily forever。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给她找绘画老师。因为我们一直住在小城市,找不到那种一步一步教孩子基础绘画的老师或绘画班,我便把女儿绘画老师的目标锁定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多伦多,每隔几个星期,我这个“司机妈妈”便带女儿奔波于两个城市之间。女儿不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但上第一个画画班就出现了波折,她仅去了两次就坚决不去了。究其原因,她说老师让她照着一张图画一个动物,然后拿尺子量,如果什么地方不对,就把画都擦了,让她重画。我知道老师这样教是为了让她绘画基础扎实,但是女儿实在不喜欢,我也就作罢。

    一次挫折当然不能阻碍我“推”的脚步,继续帮女儿找老师。这一次学乖了,别指望着“严师出高徒”,找温和一些的老师。中间这样那样的原因,换了几个老师,最后固定到一位林老师那里。林老师人很好,教得好,人也和气。他体谅我们住的远,不固定女儿的授课时间,如果要去,只要提前通知,他总会腾出时间给我们。女儿在林老师那里学了大约一年左右,其间学到了很多基本的绘画知识和技巧,这段学习对她以后的绘画有很大帮助。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女儿对去多伦多学画画的热情越来越低。虽然每次上完课她也说挺好的,但下次再约上课时间,她就找理由,一拖再拖。本来我们也就是三、四个星期去一次,让她一拖,去的次数就更少了。直到有一天,女儿明确而坚决地和我说:“你要再让我去画画班,我就再也不画画了。”

    女儿的话虽然吓了我一跳,但“两权相遇取其重,两害相遇取其轻”的道理我懂,她要是从此不画画了,上绘画班还有什么意义?于是我和林老师打了个招呼,(暂时)停止了推女儿。

    前几天还和女儿聊起这个事儿,我说:你要感谢林老师和其他的几位老师,他们还是给你打了很好的基础。女儿很同意,不过她也说那种按部就班地画法让她失去热情,如果那时候强迫继续下去,她可能就不喜欢画画了。

    没有老师和画画班的约束,女儿经常漫无目标地画些东西,有时是她喜欢的歌星的头像;有时是家里一个角落的素描;有时是给朋友画礼物。动物、人物、静物、铅笔画、水彩画、速写、素描······,随心所欲,五花八门,虽然技巧不够好,但她还是很享受其过程和成果的。

    过了一段时间,我这个当妈妈的不甘寂寞,又想到要“推”了。不过这一次的“推”却得到了女儿的赞赏。

    原来,我们这个城市里有一所美术学校,学校办从幼儿到退休老人的各种美术班,女儿也曾去过学校的少年绘画班,但我总觉得洋人的那种教法像是哄孩子玩(其实我这想法也不对),女儿对这种班不反感,也不十分热情。闲着的时候,我又想起了这个美术学校,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班适合女儿,突然发现了新开的一个称为open studio的课。查看详细内容,说是这个班是为自由作画的人开的,但有一位指导教师。我想女儿画画不喜欢受约束,不如试试这个班,女儿也同意——没想到这一试让她受益匪浅。

    报名时,没有人问女儿的年龄,结果第一次送她去open studio时,我们母女两人都吃了一惊:满教室只有她一个梳着翘辫子的小孩,其他都是成年人。等去接她时,我又吃了一惊:教室里别人的画俨然都是成熟作品的雏形,而女儿带着一盒彩色铅笔,在画一个拯救地球的宣传画,好像是哪一门功课的作业。

    这时候指导教师走过来,她对我说的话让我再次吃惊。她没有说女儿画得不好,和别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而是告诉我她要教女儿画油画。我有些张口结舌地问她女儿行吗?老师说:“我问过Annie了,她说她行。”——学生自己说行就行,这样的老师是不是少见?当我又问她女儿第一幅油画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画做练习时,她告诉我:“选择Annie喜欢的,我发现只有喜欢的,才能画好。”——这又颠覆了我的观念:老师不应该建议学生从简单的开始吗?

      这个指导教师叫Anne-Marie,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超现实画家,女儿何其幸运,能和她学画。她不仅教女儿画画,而且告诉女儿:只有喜欢,才能画好。今后无论女儿画得快与慢,好与坏,这句话足能够让女儿一生都保持对绘画得热爱。

    而女儿在这个open studio里,也交下很多忘年之交的朋友,其中有专业画家,有绘画水平了得的工程师,也有七十岁才开始学画的励志老爷爷,他们看着女儿长大,并为女儿的成长进步高兴。直到现在,女儿如从学校回来,有短暂的假期,还要想着和Anne-Marie及其他人聚一聚,他们会一起作画、聊天、喝酒,不亦乐乎。

 

 
Jolene22 发表评论于
喜欢西方的教法,鼓励创作,想象力. 你女儿才华横溢
sog 发表评论于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llarry 发表评论于
画得太像了。现在没人这样画的。
rainfy 发表评论于
画的真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