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传人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个人资料
文革传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赛先生”蒙难---文革时的“打鸡血”(图)

(2014-07-15 20:01:52) 下一个

 

“文革小报”寻根第22篇。

文革的主题不是反科学。像“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那是“大跃进”的主题。不过,文革还是继承了一些大跃进的“革命精神”,没少反科学。“打鸡血”就是一个极具色彩的例子。上小报:











(不到一百种,呵呵。)







到这儿,有些许科学知识的人应该明白了,这个疗法是比“喝水抽血疗法”还“杀很大”的巫医闹剧。除去那些显而易见的感染、过敏、中毒、虐待动物等问题之外,用今天的高度来穿越,它既是转基因类转鸡因的推手又是能让流感病毒温柔缠的“敌对势力”。这么说吧,如果此事是1900年时在山东河北的传教士干的,咱国现在的“鸡血纪念馆”不知得有多少座。

新鲜鸡血,注入人体当然会有“效果”,就如同用棒子在你脑袋上猛砸一下会有“效果”一样。这个“鸡血疗法”是1959年大跃进时上海的一位半疯俞昌时先生“发明”的。就着大跃进的“热情”,俞半疯还真把这个闹剧炒起来了。有了些规模,于是引起注意,1965年卫生部介入找专家鉴定,就有了这个:




那么这个“北医”造反派的“鸡血疗法专刊”要干什么呢?



怎么翻法?

当然是政治翻。




得,一旦成了“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代表新生事物”的鸡血,打入人体后引起的啥过敏、感染、中毒自然免谈,谁想说虐待动物更是自杀行为。既然打鸡血是“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的新胜利”,还能顺便治疗93种疾病,“革命群众”还有啥怀疑的?用侯宝林的话说,“要是都打,就打吧”。

然后文革中各地出现了许多骨瘦如柴的小公鸡。

巫医其实不是咱国文化的专利。历史上其它地方的巫医是如何消失的?因为有了科学。咱国五四时的前贤们提出引进“德先生与赛先生”是很有透视力的真知灼见。 这“赛先生”不但可以整出船坚炮利来,还可以让操练船、炮的同胞们别乱打鸡血而造成大量的非战斗性减员。那“德先生”是干吗的?德先生是说政治制度的,政治制度进步了,其效果之一可以照顾“赛先生”,不至于被人给毫无防备的暗算了。

德先生一直没走进咱国,赛先生孤立无援结果文革时被“鸡血疗法”给踩在了脚下。为了促进鸡血遍地,北医的好汉们甚至把“安全第一、疗效第二”的“新药”准则给改成了“安全第一、疗效也是第一”全新宇宙逻辑。当然赛先生不是彻底被欺负,在局部地区赛先生还是受到了应有的保护。这个“太祖爷思想新胜利”的鸡血疗法可治病之一是“促进老年的体弱及健康(82)”,可一直被失眠折磨的太祖爷没听说接受过打鸡血疗法。太祖之外,全国“人民”有多少人次成了转鸡因的样品?可能会成为永远的未知数。

时至今日,当年疗法的后果依然相伴,像下面这位许多朋友一定在网上遭遇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艾妈妈' 的评论 : 大妹子好。这个最热时我8、9岁,没留下任何印象。最近阅读中发现,打了针后真有一人会有些亢奋的表现。至于那个是即刻的剧烈免疫反应还是公鸡的激素在人体内的物种间交叉反应引起的后果,可能会是永远的糊涂账了。估计死过人。67、68年没有禽流感流行是咱同胞们的运气。唉,文革的荒唐事,真希望没发生过。
周日愉快。凉快着。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留大侠好。鸡血最流行时我在北京的一个机关大院里,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红茶菌到是赶上,喝过,一定是起作用了,不然我现在忘性不会如此大,^_^。是,如您所说,对德赛二先生的缺乏,更显出一百多年前五四前贤的高度。和那时的思想巨人比,现在玩政治的一拨就是白痴。周日愉快。
小艾妈妈 回复 悄悄话 晕啊,以为人说打鸡血,是形容精神的亢奋状态,木想到,真有其事,还有鼻子有眼睛有根有据的。
这个是咱们独创吧,千万别再让棒子抢了专利权去:)
问好,周末愉快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ader' 的评论 :

80年代还有一些不错的讽刺相声,小时候还听过姜昆的《如此照相》。到了89以后就基本没有了,文革更是只字不提了。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多谢传人兄收集如此翔实的资料!

“打鸡血”俺只是听说过,没想到居然是官方推广的;猪脑小将们竟敢不把这一伟大发明呈送太祖爷,为他老人家去除百病,真乃罪该万死也!

小时候“红茶菌”倒是炒得挺热,后来又是“气功热”,这个大师那个大师,都是包治百病的样子。其实咱中国人的科学精神30年来没有一点进步,否则那个卖脑白金的就不可能成为亿万富翁——这东西在美国药店随处可见,几美元一大瓶嘛,FDA还印了一行字:此物药效不明确也!原因也很简单:没有独立思想,就没有科学精神。而没有民主,独立思想就没有保障。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ingfish2010' 的评论 : 鱼兄好。打鸡血的最高潮其,我正在一个相对隔离的地方生活,这个倒是没亲身经历过。常来坐。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ader' 的评论 : 大侠好。常来坐。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小玫' 的评论 : 哈大侠好。常来坐。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肥肥乖乖' 的评论 : 眼镜太酷了。这个不敢贪功。是周原先生在前,宋永毅先生在后出版的“文革小报”集,有一百多册几万页的资料。留住了历史功德无量。大侠常来坐。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文革中,北京清晨胡同里大妈大爷们一人抱一只公鸡去打鸡血,也是京城一景 :)

问好传人兄!
read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肥肥乖乖' 的评论 :

怪不得那時候的人,像”打了雞血“一樣的瘋狂!

鸡血疗法,也称之为“打鸡血治百病”,简称“打鸡血”,是中国1960年代文化大革命期间,流行的一种伪科学的健身方法。该疗法就是抽出新鲜的鸡(最好是小公鸡)的血液,注射到人的静脉中(一说肌肉注射)。据上海大夫俞昌时介绍这种方法能治多种慢性病,对高血压、偏瘫、不孕症、牛皮癣、脚气、脱肛、痔疮、咳嗽、感冒等都有治疗和预防的作用,并据他“统计”,"自己5年来亲身注射鸡血的疗效至少有24种,胆石症、丝虫病、脚肿、心脏病、老花、腹泻、睾丸硬化、冻疮、褥疮、脱皮、 脱发等病痊愈,而且精神健忘乐观,视力增进,抵抗力强,面色红润,不怕冷,性欲旺,睡眠佳,大便畅,无任何病痛"。一时,各单位有病无病的人们,纷纷拎着 大公鸡去医院排队打鸡血。各地流行(从大都市北京到穷乡僻壤的西双版纳)的起讫和流行的具体时间、长度略有不同。方法是抽取小公鸡(也有说[谁?]4斤以上重的纯种白色“来亨鸡”最好)的鸡血几十到100毫升,注射进人体,每周一次。
成效
鸡血注射在皮下肌肉(而非静脉注射)里,液体蛋白进入人体所引起的免疫反应。一些人有进补后的感觉,浑身燥热,脸色红润。在医学、医药条件相对低下的当时,可能具有某种类似替代性作用。但它的疗效和适用范围,显然被极端夸大了(一种夸张说法称它对半身不遂、脑中风、妇科病、阴道搔痒、不孕症、 牛皮癣、脚气、脱肛、痔疮、咳嗽、感冒等都有治疗和预防的作用)。而且由于鸡感染的疾病较多,鸡血的质量情况也不明确,带来副作用的可能性不易控制(也有 人注射后病亡的案例)。鸡血疗法本身的科学性没有得到理论和临床的证实,使用它的除了个别正规医院外,多是城市的街道诊所、县乡医院。高潮时候还需要排队 注射。
影響
一时间竟造成了小公鸡因紧俏而涨价,在低工资、高就业、物价稳定的当时,成为极罕见的现象。据称,被抽过血的公鸡瘦骨嶙峋,烹饪、食用时没有香味。
文化大革命其間,大量的非正常死亡、流血,使人们意识到生命的脆弱、易逝,因此特别重视肉体生命的保全。只是借助于西洋注射器械,又有了些“洋为中用”的科学色彩、现代意味,似乎愈发增加了可信度;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一哄而起、应和者特别地多。1980年代,相声演员姜昆曾创作《红茶菌和打鸡血》对其进行讽刺。


哈小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的文章!
肥肥乖乖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收集、保存了这么多文革的历史资料,让我这样没有亲身经历文革的人了解了那段历史。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