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假装

民族:满汉半袭。信仰:三顿饭一张床。爱好:练贫。性格:大愚若智。目标:(1)减少满足了嘴对不起胃的次数(2)把贫穷表现为不露富。
个人资料
石假装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想让难让韩国人•能让则让韩国人

(2012-04-20 01:49:34) 下一个

韩国史学家欲把咱祖上的好东西都归为己有,把孔子的原籍搬到韩国,全世界的中国人都急了。好在中国人大度,一句笑话就能把那些无稽给吹走,不再细谈那些事。

中国人跟韩国人的不和,在东北地区早就很严重,而且是有切身利益的。讲两个例子:

听东北的老人讲:当年高丽棒子穿着日本军服,骑着马挥着刀到处抢东西。说他们比真正的日本人还狠。韩国1910年成为日本的殖民地,学校学习日语,要想冒充鬼子抢劫再容易不过了。

还听吉林省教育局的人说过,高考时朝鲜族考生用朝语答题,汉人没法阅他们的卷子,不知到他们的真实水平,占的名额比较多,当地人不满。我觉得那不满不是冲鲜族人来的,而是冲政策来的。一个研究民族政策的朋友说:咱中国的民族政策在外国学界是受到称赞的,就像大人跟小孩子赛跑一样,总得让孩子几步,中国实行的就是“让几步”的优惠政策。

上大学以后,就没有断过跟鲜族人、韩国人打交道。大学同班有个吉林来的鲜族女生,期末考试常不及格,我们除了帮她复习外,还找任课老师聊天套题。到了小集体就不是民族政策的“让几步”了,而是拉着她往前跑。

同班还有个辽宁农村来的鲜族男生,人不算坏,但老用蔑视的眼神瞥人,让人感到他不厚道。他比那个鲜族女生有头脑,鲜族女生只想攀个好男生,遇到自己喜欢的男生送上甜甜的一笑,要是夏天还会主动给人家扇扇子。鲜族男生爱谈政治,常常听到他批判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对少数民族的优惠就是对少数民族的歧视。敢情“让几步”的民族政策是一厢情愿的。看来中国的民族政策太笼统,应该再制定一些细则,住在内地的和住在边疆的要不同对待。

鲜族男生说了个被歧视的实例:中国的飞行员中没有鲜族人,说是怕他们驾机逃跑,所以不让他们参加空军。我无从考证,不知真假?

仅是这些也没有什么,就是不知道你无意中说的哪句话会伤着他的自尊心,他跟你急赤白脸一次。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就受一次抢白,不是滋味。不是找不到合适的词对付他,关键是你觉得那事不值得急、更不值得吵架。

那时粮食还限量供应,男生常常吃不到月底,鲜族男同学每月都差很多,看他难受,你有剩余饭票也不敢主动给他,闹不好又伤他自尊。班长是转业军人党员,见过世面,有工作方法。他把饭票放到鲜族男生的枕头底下,就像是鲜族男生自己忘了放在那里一样。20年后同学聚会的时候,鲜族男生忍着泪讲他看到饭票时感激而又复杂的心情。

革命不分先后,觉悟不分先后,感激也不分先后,做过好事的人一定能等到回报。

到日本上学时,老师的手下已经有两个韩国男生了。刚参加完入学考试,还没有开学的时候,研究室的助手来电话要我去参加研究室抽签。原来研究室的位子每年抽签决定,为的是让挨窗挨门靠墙的机会均等。

一到抽签现场,韩国的李桑像跟老熟人说话似地对我说“你考试时的小论文写的不错哟”。我第一反映是“你怎么之道的?”但没说出口。后来才知道他从预科读起,在系里已经呆了10多年了,哪个老师几点上厕所他都了如指掌。

    那时日本提出搞国际化,高中生也要跟外国人座谈,找到我们系我们老师头上,我们自然躲不过。我和两个韩国人去跟高中生们玩儿了一节课,回学校后,我回自己研究室,李桑像给妈妈买酱油回来交差的小孩子径直到老师那里汇报去了。我研究室在老师的隔壁,看到这一切,反省自己应该学着点儿。

    有次老师在课上自言自语:我这本书买重了。下课后,就见李桑拿着钱包敲老师研究室的门,说自己正想买这本书呢。老师还真有零有整地数着钱卖给了他。又过一周上课时老师问李桑读了那本书后的感想,李桑一句也说不上来,老师看出来他连目录都没有读时,当众骂他不爱学习。“背着萝卜找擦床”、“马屁拍在了马腿上”,就是指他这种行为吧。

     一天,李桑怒气冲冲地到研究室来质问我:你今天为什么叫我李君,而不是李桑?

日语里称比自己年长的人用“桑”,比自己年少的用“君”,换成中国话就是“老李”和“小李”的区别。别人叫他李君的时候,我也顺口叫了。他认为那是小瞧他,所以怒了。看架势不像说句“对不起”能摆平的样子。

“君在韩语里是什么意思?”我问。

“反正你对我用‘君’是失礼”,他说。

“我用的‘君’是中国的,意思是君子。你们国家不是也兴儒教,也喜欢孔子吗?不信去读读《论语》,看是不是这么写的”。   

“你真是用的这个意思吗?”

“这个字是从中国来的,当然是中国意思了”,我就这么瞎搅和着化险为夷了。

一年后的一天,李桑找我:我这个月给妹妹买结婚贺礼,钱不够了,借我一万块钱,下个礼拜还你。

出门在外,谁都有过不到月底的时候。我当时没带那么多钱,特意到学校的ATM取出一万日元借给他。

过了3个月他都不还我,后来干脆躲着我了。每次看到他躲我的身影就会想起莎士比亚的“借出去会使你人财两空”,也不知道莎士比亚说的包不包括我这么小数额的钱,我就联想乱用。丢他这么的同学无所谓,可是我窝囊呀。既然他能逼着我问‘君’的含义,我就该逼着他还钱。钱要回来了,后来很少见面。

同门还有一个韩国留学生姓金,上着上着学回去服了一年兵役,回来后吊儿郎当很少来学校,一天下课后在楼梯口碰见我急急忙忙地说:车里没油了,回不了家了,借我一千块钱加点油去,下周上课时还你。

我那一千块钱随着汽油挥发在空气中了。

隔壁研究室还有一个白姓韩国男生,儒家书生的面孔,说话举止也很儒。论文和他的研究题目有关的地方,他会毫不吝啬地教给你他所知道的一切,借给你他的书或积累的资料,发现了什么新东西还会及时告诉你。按年头他也是系里的老大了,大家有困难都原意找他。有人感谢他说:你真是好人啊。他诙谐地回答:你又看错人啦。这么多年了,老也忘不了他用幽默代替谦虚的这句话。

儒教文化圈里的中日韩,为人处世上同中有异,异中有同,所以才想让难让,能让则让地走过来了。


     当让不让的韩国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瞪着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dedoli的评论:
我愿以您这句话作为我们讨论的结语:

“怨恨会带来误会,偏见,伤害和不幸,而宽容才是唯一能终结怨怨相报的解决方法。让我们彼此多宽容吧。”

咱们亚洲人有一个共点:容易狂热、走极端、和钻牛角尖,往往不给不同意见留一点可讨论的余地。很荣幸和您这位有知识,理智的君子心平气和的讨论这些有益的问题。

我最后想说的是:中华民族是个非常能包容的民族,您如果不把自己当外人,没人把您当外人。您所说的那些鲜族人遇到的不公,在全国各地的汉族人都有,多数情况是更差。这不是民族问题,而是体制问题。希望鲜族人真正把中国当成自己的国家,担负起改变不合理的体制,让国家变得更美好的责任。
dedol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瞪着呐的评论:
“首先问一句:为什么是“抗战以后”才杀的那些朝鲜人?
加害和报复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一个是前因一个是后果。”
-您如果再了解一下早于伪满时期的朝鲜人的历史,您会发现这个加害方和受害方的位子是倒过来的。如果再回顾更久的历史,您就发现其实因就是果,果就是因,它俩是没什么不同的。所以加害和报复也没有什么不同的。两个民族其实是半斤八两的。没有什么那个更好,哪一个更坏,哪一个更正义,哪一个更邪恶。照此推演,可以说全世界各个民族都是善良的,也可以说都是凶恶的。就像人的心在善和恶之间摆动一样,各个民族的行为也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在善良和凶恶之间摆来摆去的。当人觉察出自己的心跟恶人的心一样存在着邪恶时,人才能产生对恶人的宽容,自己的民族其实跟别的民族一样也有邪恶的一面时,你才能原谅别的民族的邪恶的一面。所以我很欣赏您的这一句 "扪心自问,我们自己有多好呢?比朝鲜人强吗?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点,这并不说明这个民族的好与坏,这些特点都是特定的历史条件和周围环境造成的。" 所以认识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或者认识自己心中的恶才是首要的。

最后告诉您,我不感到委屈。我只知道怨恨会带来多大的误会,偏见,伤害和不幸而宽容才是唯一能终结怨怨相报的解决方法。让我们彼此多宽容吧。


瞪着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dedoli的评论:
“抗战胜利后很多朝鲜族被杀害了。只强调自己的被害的遭遇,不提自己加害别人的行为是不是欠公正阿?”
首先问一句:为什么是“抗战以后”才杀的那些朝鲜人?
加害和报复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一个是前因一个是后果。你把这说成是加害实在是欠妥。如果朝鲜人都是这么想的,那将是另一轮仇恨的源头,结果是加害-〉报复-〉报复被当成了加害-〉报复-〉报复又被当成了加害-〉报复,结果是冤冤相报,没完没了,谁都没好日子过。
我很希望人们都能像你说的有“能客观,公正地看待人或事物的态度,从而产生的宽容和包容。最后达到人与人之间的和平共处。”如果朝鲜人能正确的认识到那是被报复,而不是被害,和汉族相处的时候心理会不会更平和一些?
你如果还感到委屈的话,可以到东北的民间去访一访,问问那些还健在的老人,当初朝鲜人有多狠,多坏,他们都做了些什么事。换位思考一下,朝鲜人会怎么做?我感觉汉族人可能是世界上最温和的民族了。
我说这些不是在声讨朝鲜人。我认为要想和平相处,不能总认为自己是吃亏的一方。知道因果关系,理智客观地看问题,才不至于走进死胡同,才能和谐地相处。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我们需要互相包容,互相理解,和平共处。
感觉你是个很有知识,理智,思想成熟的知识分子。很高兴和你探讨这些有益的话题。
judongying 回复 悄悄话 楼下二位:
讨论问题就怕混淆概念、偷换概念。博主说的是朝鲜人狗仗人势欺负东北百姓的事情,和抗日有什么关系。再说那些事东北百姓尽人皆知,和有没有文化有什么关系。
要真扯抗日的话,在中国参加抗日的那些朝鲜人,回去后都被金始皇给肃清杀了,没死的又都跑回来了。理由就是嫌他们亲中、亲苏。同时金王朝又靠中苏养着。金家三代跟中国打交道的方法最能显示博主说的朝鲜人的劣根的一面。
dedol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瞪着呐的评论:
"其实不是因为这个才使“汉族对朝鲜人的印象多多少少带着偏见的”,而是当时很多朝鲜人真的做的很过分。这种事欺负人的一方不会给孩子们讲,因此朝鲜人的后代知道的没那么多。公平地说,如果当时日本人把中国人和朝鲜人颠倒过来,中国人也可能会做出类似的事。但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发生了的就是事实。"
-人一般更容易记得被欺负的事情。我听说的是抗战以后在锦州一带很多朝鲜人被当地的汉族杀害。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朝鲜人在东北抗日是事实,中国人民都知道,也很感激这些朝鲜人。那是在抗击我们共同的敌人,就象志愿军在朝鲜抗美一样。”
-你的回答让我感动。

“看起来你也算是高级知识分子,请你先好好研究一下这段历史后再写文章好不好?”
我把文章又好好读了一遍,没看出博主说了什么有悖历史的话.
-“当年高丽棒子穿着日本军服,骑着马挥着刀到处抢东西。说他们比真正的日本人还狠。韩国1910年成为日本的殖民地,学校学习日语,要想冒充鬼子抢劫再容易不过了。” 您不觉得这是有悖历史的话吗?先不说“高丽棒子”这样的带着侮辱性的称号,主语应该加上“有些”。要不然就变成"全体朝鲜民族怎么怎么样。。" 没有文化的老人受到欺负后说出这样的话,可以不计较。可是有文化的版主就不同了。写文章应该更严谨。而且抗战胜利后很多朝鲜族被杀害了。只强调自己的被害的遭遇,不提自己加害别人的行为是不是欠公正阿?

“这并不说明是歧视朝鲜人。咱国家那些好单位不都是靠裙带关系才能进去吗?谁最初在那个位置谁的后代和亲朋好友就沾光。你可以到全国各地看看,那些大企业所在地的老百姓沾到什么光了?他们只是没有民族牌可打而已。至于官位,那是肥差,是不能乱给嘀。我也想当官,可我不是官们的亲信。这和种族没关系。我们应该一起努力来改变这种不合理的现象。另外,我大学的系书记就是个朝鲜人。”
-我部分同意您这个说法。您也知道政府说的话和行为往往是相反的。而且现实中这种行为的不合理而造成的结果是很容易看得到的。光是宣传和好的解释是不够的。

“不对,我在内地的满族亲戚按政策生了二胎”
-我的一个朝鲜族朋友在烟台,他本想生第二胎,可是他的户口从延边迁到烟台了,所以不能生第二胎了。可能各地的政策有差异?

“第一,少数民族想生二胎最起码可以生,而且不像你说的养不起,第二,少数民族并不是因为是少数民族才被放到了贫穷地区,第三,“经济命脉又掌握在汉族手中”是在打民族牌。这跟民族没任何关系。”
-我说的是教养孩子。您也知道现在在国内教育的花销之大吧? 当然并不是因为少数民族才被放到了贫穷地区。可是国家财力的分配和投资上您能肯定政府做得相对公正吗?我说的不是绝对公正,那是不可能做到的。我不知道什么是打民族牌。我只知道少数民族地区主要的经济命脉掌握在汉族手中是现实。从而间接减少了少数民族就业上的机会。

“这个比喻也能让你不舒服?用汉语高考本来就使少数民族处于弱势,这种差别的大小就象大人和孩子。我觉得这个比喻挺恰当。大概没处于你的位置就没那么敏感吧。”
-如果这是对汉语能力的比喻的话,是我误会了。我道歉。

其实我觉得根本问题是心态。自己心的状态。就是能客观,公正地看待人或事物的态度,从而产生的宽容和包容。最后达到人与人之间的和平共处。很高兴跟您进行一次有益的讨论。也很欣赏下面几位网友的好贴。
瞪着呐 回复 悄悄话 Re: dedoli:
“韩国人自以为是东夷人后代,而且他们认为孔子是东夷人,所以说孔子也是他们的祖先。”
如果韩国人都这么说“孔子也是他们的祖先”,而不是说孔子是韩国人,还能接受。朝鲜人和中国人本来就有血缘关系。

“日本人为了便于统治的目的,离间朝鲜人和汉族”,“导致了当时的很多汉族对朝鲜人的印象是多多少少带着偏见的。”
其实不是因为这个才使“汉族对朝鲜人的印象多多少少带着偏见的”,而是当时很多朝鲜人真的做的很过分。这种事欺负人的一方不会给孩子们讲,因此朝鲜人的后代知道的没那么多。公平地说,如果当时日本人把中国人和朝鲜人颠倒过来,中国人也可能会做出类似的事。但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发生了的就是事实。

“还有建议读一读朝鲜人在东北的抗日史,虽然官方材料写得不够详细,但是从中也可以学到到他们在抗联当中的作用之大。”
朝鲜人在东北抗日是事实,中国人民都知道,也很感激这些朝鲜人。那是在抗击我们共同的敌人,就象志愿军在朝鲜抗美一样。

“看起来你也算是高级知识分子,请你先好好研究一下这段历史后再写文章好不好?”
我把文章又好好读了一遍,没看出博主说了什么有悖历史的话.

“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为止都是用民族语言受到教育的少数民族学生汉语水平跟汉族不是一个档次。”
完全同意,应该照顾。具体情况具体对待,这才叫公平。

“少数民族地区一把手是汉族,凡是重要机关的领导都是汉族的。像我们延边自治州,林业,税务,工商,电厂等福利好,工资高的铁饭碗单位都是当地出了名的汉族占大多数的。”
这并不说明是歧视朝鲜人。咱国家那些好单位不都是靠裙带关系才能进去吗?谁最初在那个位置谁的后代和亲朋好友就沾光。你可以到全国各地看看,那些大企业所在地的老百姓沾到什么光了?他们只是没有民族牌可打而已。至于官位,那是肥差,是不能乱给嘀。我也想当官,可我不是官们的亲信。这和种族没关系。我们应该一起努力来改变这种不合理的现象。另外,我大学的系书记就是个朝鲜人。

“少数民族二胎政策是仅限于本民族的自治地区范围了。”
不对,我在内地的满族亲戚按政策生了二胎。

“少数民族地区一般都是贫穷,边远地区,而且经济命脉又掌握在汉族手中,以大部分少数民族的有限的经济能力,很难决定生第二胎了。这就是政府大大宣传的少数民族优惠政策呀。这样的优惠政策,政府越宣传越增加汉族和少数民族之间的误会了。”
第一,少数民族想生二胎最起码可以生,而且不像你说的养不起,第二,少数民族并不是因为是少数民族才被放到了贫穷地区,第三,“经济命脉又掌握在汉族手中”是在打民族牌。这跟民族没任何关系。

“少数民族是孩子?汉族是大人?好大的口气!人数的优势并不代表能力的优势呀。”
这个比喻也能让你不舒服?用汉语高考本来就使少数民族处于弱势,这种差别的大小就象大人和孩子。我觉得这个比喻挺恰当。大概没处于你的位置就没那么敏感吧。

我的家乡朝鲜人很多,我的前辈们有很多关系极好的鲜族朋友,我的同学伙伴中也有很多朝鲜人。其实我很喜欢朝鲜人,他们讲义气,爽快,刚直,爱憎分明,充满活力,待人热情,很有礼貌。朝鲜人,中国人,日本人都是同样的人种,都有极聪明的人,应该没什么区别。中国的朝鲜人已经成了自己家人,我们就应该好好团结,不要再翻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老账,那都是特定的历史原因造成的。如果我们为这个闹不愉快,那才真是中了日本鬼子的奸计。

还有,我觉着这篇文章只是讲了几个小故事而已,它不也讲到了那个儒雅的谦谦君子吗?
judongyi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dedoli的评论:
你再读一遍,“让几步”的话是谁说的。不是明明白白地写着“研究民族问题的朋友”嘛。
可以很简单地驳倒你所有的观点,就是觉得无聊,不说了。
dedoli 回复 悄悄话 韩国人自以为是东夷人后代,而且他们认为孔子是东夷人,所以说孔子也是他们的祖先。而不是版主所说的孔子的原籍也搬到韩国去了。日本人为了便于统治的目的,离间朝鲜人和汉族而爆发了象万宝山事件一样的各种冲突,而且伪满洲国时期半强制性地移民很多朝鲜人到东北,并且从汉族农民的手中掠夺土地,租给朝鲜人,还有把各民族分成几个等级等等。。。 所以当时的很多汉族农民和朝鲜农民之间有着比较深刻的矛盾,导致了当时的很多汉族对朝鲜人的印象是多多少少带着偏见的。看起来你也算是高级知识分子,请你先好好研究一下这段历史后再写文章好不好?还有建议读一读朝鲜人在东北的抗日史,虽然官方材料写得不够详细,但是从中也可以学到到他们在抗联当中的作用之大。

包括朝鲜族在内的少数民族考大学和计划生育方面比汉族有优惠是事实。可是这样的优惠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多,那么悬殊。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为止都是用民族语言受到教育的少数民族学生汉语水平跟汉族不是一个档次。如果他们用不大熟悉汉语来考大学,那么在日本留学过的你应该知道其艰难程度吧。那么用本民族语言考大学算不算优惠呢还是应该有的权利呢?我认为真正的优惠是大学成绩上多加5分。这一点少数民族应该感谢中央政府。
考上大学后,大学一,二年级朝鲜族学生因为汉语能力的不足不大容易适应周围环境,学习成绩比较差的原因。大学考试的各科目除了语文的作文题目,都是有标准答案的。而且也有很多汉族知道朝鲜文的。你以为国家能让朝鲜族批考卷时胡搞?你太小觑政府的能力吧。少数民族地区一把手是汉族,凡是重要机关的领导都是汉族的。像我们延边自治州,林业,税务,工商,电厂等福利好,工资高的铁饭碗单位都是当地出了名的汉族占大多数的。少数民族二胎政策是仅限于本民族的自治地区范围了。少数民族一旦离开自己自治地区不能享受第二胎优惠政策。想好好地教养小孩,需要很多钱的。少数民族地区一般都是贫穷,边远地区,而且经济命脉又掌握在汉族手中,以大部分少数民族的有限的经济能力,很难决定生第二胎了。这就是政府大大宣传的少数民族优惠政策呀。这样的优惠政策,政府越宣传越增加汉族和少数民族之间的误会了。

但愿“让孩子几步“的少数民族优惠政策的想法只是版主个人的思维方式,不是国家或者是大部分汉族的想法。少数民族是孩子?汉族是大人?好大的口气!人数的优势并不代表能力的优势呀。



西门观雪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太好笑了。我遇到的韩国人,大部分比较极品,让人见识到什么叫“小国岛民”。
风行水上 回复 悄悄话 不说了,我就和韩国人一个办公室,什么都是他们发明的。不想争,争得没意思,连豆腐,茶都是他们发明的,还有寿司。

楼主见到的是典型案例,韩国学生特别会跟教授搞好关系,说好话,打电话什么
banshee 回复 悄悄话 曾经颇怀疑网上对韩国的负面新闻,直到听好友讲,他同实验室的韩国人当他面讲孔子是韩国人,才知道原来事出有因。

韩国现在反而以继承正宗明朝风俗自居了,颇有日本人认为自己才是正统唐朝体钵继承人的口气。凭什么呢? 凭你那身衣服?能看得懂明代的文献么?连汉字写的的自己的古代文献都没法看,穿了身衣服就成了传承人了? 腆着脸吹牛,脸皮还真厚。再说,明朝衣服有那么难看么?

还什么“明朝以后无中国”,异族统治的元朝算不算中国?崇文废武的宋朝呢,或者再早点,五胡乱华,甚至于秦2世以后无中国算了。

外族入侵,朝代轮回才造就了现在的中国,有荣耀,有屈辱,历经磨难而浴火重生。因为没有包容万象,同化异族的能力和文化资源,小国才鼓吹自己注重血统纯正,一直伟大光荣。正所谓小国寡民,夜郎自大。因为史上一直是大国附庸,所以崇尚有奶便是娘的,希望和最强盛时期的中国沾亲带故的扯上关系。宗主国势弱时,立即反水甚至倒打一耙,也是他们生存的方式。日据时鲜人在东北的作为,南京大屠杀,朝鲜军团的残忍,都是民族性的体现。
瞪着呐 回复 悄悄话 日本占据东北的时候朝鲜人是二等公民,在中国人之上。据老人讲那时候朝鲜人特别欺负中国人,远甚于小日本,这培养了朝鲜人在中国人面前的自负感。但是历史上朝鲜弱小贫穷,常受欺负,是大中国的附属国,又使他们有一种自卑感。这种即自负又自卑的感觉使他们性格拧曲,特别敏感,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和鲜族人在一起特累,得时刻注意别伤了他们的民族自尊心,不然他们会拼命。这在我的家乡是人人皆知的。我小的时候家乡有一个鲜族姑娘和一个汉族青年相爱,她父亲有很强的种族优越感,坚决不同意嫁汉人,把这个姑娘一顿暴打,锁在一个小屋里不让出门。
现在的年轻人没有那些历史包袱,心态都很平和坦然,有不少和汉族通婚的。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就娶了个漂亮的鲜族姑娘。
正像网友评论的,哪个族群都有好人和坏人。扪心自问,我们自己有多好呢?比朝鲜人强吗?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点,这并不说明这个民族的好与坏,这些特点都是特定的历史条件和周围环境造成的。了解每个民族的特点很有趣。
喜欢博主这些真实的,有好有坏,不抱成见的有趣的小故事。
谢谢分享。
杂家 回复 悄悄话 韩国民间一直流传着一种很普遍的理论:“明朝以后无中国”,指的是明朝治下的那个中国早在1644年爱新觉罗氏入主华夏之际,在全国臣民俯首归顺那一刻起就已经变成了满清国,所以凡是和以前千百年来的中华民族有关的中国传统:例如春节、端午、中秋、七夕等等节日都和满洲里的女真族毫无关系,反而保持在避难到高丽半岛的一小群难民的生活传统之中,他们身上穿的衣服虽然简陋,但毕竟是明朝的国服,不像几亿满清的国民穿的是马蹄袖,戴的是天坛帽,留发不留头,一直到现在都弄不清楚自己的民族服装究竟是什么,还在拿旗袍当国服。
banshee 回复 悄悄话 曾经北海舰队的机密是被一个朝鲜族几千人民币卖给韩国的。
人在异乡为异客 回复 悄悄话 "20年后同学聚会的时候,鲜族男生忍着泪讲他看到饭票时感激而又复杂的心情",
谢谢楼主好文,这种亲生经历很让象我这样没有类似经历的读者受益,这就是中国人“远人不服,修德以来之”的传统,来得晚,但还是生效了,唉,总好过西方以前的清洗政策。
newera 回复 悄悄话 俺上大学时,同系的朝鲜族学生是全班最用功的学生,虽然不是学习最好的,但是的确是最用功的。给俺唯一的深刻印象就是他们踢足球的临门一脚,真他妈的的很。
zhengnan 回复 悄悄话 看完金文学的《丑陋的韩国人》对这个民族有更多的认识
twqiao 回复 悄悄话 原谅在大学里念了这么多年书的韩国人吧,我一个朋友也是被年近40,读了若干年博士的大师姐搞得直抓狂。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twqiao的评论:

谢谢!
出国前就学了日语里叫同辈或比自己小的男生用“君”。
李桑,年纪比我小,年级比我高。我一直称他“桑”,那天是被周围拐跑调了。
即便是日本人也不会那么急。
twqiao 回复 悄悄话 小孩子或是同辈才叫君啊,老李要是年纪比你大,又是你的前辈,又在日本呆了十年的话,你叫他君,他生气是想当然的啊,您不会这点常识都没有吧。
我是纯东北人,上高中的时候后面的女孩就是鲜族的,都不会说朝语了,一直没觉得和我们有什么不同。来日本以后认识一对鲜族的夫妻,在家讲朝语的那种,都是清华毕业的,绝对是真才实学啊。
上大学的时候学院有一个班都是韩国交换学生,倒是真挺让人烦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